第二章 雪瑞

    香港全程,自然有秦立接待一切事宜。
    来到了李家湖指定的私人会所,才发现来参加派对的人其实有很多。秦立跟我们介绍,说都是一些珠宝金融行业的朋友,今天是李家湖妻子的生日,正好我们需要打探麒麟胎的消息,所以便邀请而来,至于呈仪,顾老板已经帮我们备好。
    大厅里的人其实还是蛮多的,都穿得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举杯畅聊;还有不少打扮得跟花孔雀一般的女士在大厅里面,游走交谈;会所自有专业的服务人员,穿着侍者的衣服在忙碌,中间有一个小舞池,在一个小乐队的伴奏下,不少男女已然在翩翩起舞。
    诸如此类的派对我其实也参加过几次,但对这种名门交际并不是很感冒。杂毛小道和小叔似乎也是如此,在秦立的带领下,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饮酒。
    也许时间还早,并没有见到主人。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许鸣端着酒杯子坐到了我们的面前来,招呼一声,秦立离开。
    相隔不到一个多月,许鸣的神情比往日要好不少,他热情地跟我们打了招呼,陪我们聊了一会儿天,然后与杂毛小道碰杯,说一声多谢。小叔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帅气的年轻人是谁,只是保持礼貌的寒暄,我则反应冷淡。许鸣已然适应了李致远的身份,言谈举止间也多了几分大家风范,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跟我们谈着话,不时地与远处的人举杯致意。突然,他说他也将参加下个星期在缅甸的翡翠原石交易会。
    我们一愣,问为什么?
    许鸣说这一次不是正经的公盘,而是一次小型的鉴赏交易会,受邀的人不多,他父亲也是听说了缅甸传来的消息,十分心动,想要把那个石头拍下来,然后剖石成玉,仔细雕琢,收藏起来。他笑了笑,说他父亲是一个收藏狂人,只不过因为最近美国的金融危机,无暇脱身,而他正好把手头上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便代李隆春去出席。
    他见我们都面无表情,笑着说:“不过我知道你们对那块疑似麒麟胎的原矿志在必得,我会帮你们的。”
    许鸣这是在向我们卖好,不过这件事情重大,我们也只有承他的情。
    须知,随着大陆与世界各地对于翡翠玉石需求的日益增长,玉石原矿的交易额度也出现了惊人的爆发,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常常卖出八位数、九位数这种天价的事情,也是常有的,莫说是我们这几个穷鬼,便是顾老板、李家湖这些人,在那交易会场也只能算是小角色。没钱怎么办?猫有猫路,狗有狗路,我们这些光着膀子的家伙自然有着自己的打算和办法。
    换句话说,我们自打有准备前往缅甸的想法,打算的就是个“空手套白狼”,做的是无本买卖。
    许鸣想来也是知道了我们的打算,告诫地说小心,缅甸那个地方,一直都是军政府管理,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角色。这也就罢了,你们真当那些主持交易会幕后的人是那么好相与的?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么大的盘子,不但会有军人在场,而且肯定有厉害的降头师坐镇。
    你们想要通过暴力夺取的,能去不一定能回来。
    我们皆好奇了,问缅甸的降头师到底有多厉害?
    许鸣说降头黑巫之术,在整个东南亚都十分的流行,但是若论最厉害的,莫过于泰国。
    为何?泰国被喻为“千佛之国”,占地约五十万平方公里,南面接马来西亚,西北接缅甸,东北接老挝,西南接柬浦寨,是好几个小乘佛教以及巫术大国的中心汇聚点。整个泰国上下约有三万多间寺庙,99%的人民笃信佛教,由于地理环境优越,黑白巫术盛行,又能大范围吸收邻国的巫术精华,再加上政策上的允许,所以泰国降头黑巫在东南亚一带,是一枝独秀。
    相比较而言,马来西亚缺乏对外交流,厉害者多在隐居;老挝林多人少,森林面积占国土的一半,巫术僧不浮于水面;柬埔寨终日枪林弹雨,天天打仗,哪里有心思发展这些?而缅甸,则是半桶水的神职人员、降头师居多,然而烂船还歹几根钉,你们莫要以为就没有能人了。据我得到的消息,那交易会里,便有一个炼有真正飞头降的僧人,而且已经炼制第三层境界!东南亚那个地方,虽然大道至理不及天朝,但是旁门邪术,却是厉害得紧的。所以我在这里劝大家一句,凡事以和为贵,莫要冲动行事。
    我们面面相觑,想不到此行竟然有可能会如此凶险。
    这时顾老板过来了,拍着我的肩膀说笑,说怎么跟李公子这么熟?许鸣说上次遭到劫匪,幸好有陆左和萧道长在,要不然就见不到现在的太阳了。救命恩人,自然要热切一些。顾老板说李公子真讲究。他拉着我的手臂,说要帮我介绍几个好友,他们一直都很仰慕传说中的高人呢。
    杂毛小道坏笑,而我则一脸无奈。
    顾老板就是这么一个人,说他古道热肠也好,说他圆滑交际也好,总之就是这么烦人。虽然我并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但是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也不好推却。只有站起身来,和他一起去晃了一圈。
    顾老板的朋友多是生意场上的人,人经历多了,见了不少怪事,年纪又大了,便对不能预知的事情起了敬畏之心,所以也比较笃信。
    而顾老板老是拿我的名字吹嘘给这些老友听,搞得他们对我十分热情。
    有人不信,说这么小的年纪,哪里可能会有什么成就嘛?顾老板一听这话就生气,拉着那人的手说老马,你若不信也可以,要不要给我这小兄弟试一下,给你显一显本事?那人嬉皮笑脸地说小顾,你还真的别吓我,这香港虽弹丸之地,但也是处处有高人的。你看看那些高人,哪个不是一把胡子,仙风道骨?所谓玄学,不但要博览古今,而且还要有一辈子的经验在,感悟道,才行。你看看你这小兄弟……
    旁人纷纷看我的打扮,黑西服白衬衫,跟他们手下的一个马仔一样,都笑说确实哦,陆大师看着不像哎!顾老板在一旁冷笑,说你们知道老李么?他女儿去年被人下降头,找了这么多高人,谁能行?还不是陆左帮解的?老章,那个家伙夜夜被鬼缠身,谁帮忙破的,还不是他出的手?你们这伙人,希望以后别有事,不然以后哭起来,别来求我这小兄弟。
    听到顾老板得意洋洋地谈起确凿的往事,可信度又高,那些人也变了脸,笑说逗你玩的,人家陆师傅都没有怎样,你老顾都是翻了脸皮,真的没有意思。
    正说得热闹,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已,由什么值得骄傲的?”
    我抬头望去,正好看见一个枯瘦的老头捋着胡须朝我看来。这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胡须花白,约莫有有六七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黑色的丝绸唐装,右手握着一小串玛瑙,这玛瑙颗颗滚圆,黄澄澄的。我一愣,顾老板给我介绍,说哦,这位是港岛湾仔的黄忠信黄大师,风水相宅,是有名的易学大师。
    我听这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再一想,哦,原来章董被鬼缠身,当时请了几个本地著名的算命、风水先生来帮忙看,但是却没有一点效果,那几个人里面,便有我面前这一位。
    难怪顾老板一提到章董之事,这个老头儿便气得胡须一阵颤抖。
    不过这跟我有半毛钱关系?自己撒不出尿来,还赖上了坑不成?我看着他,黄忠信朝我敷衍地一拱手,说小老弟,既然如此厉害,便问你学的是风水、堪舆、阴阳宅居还是周易、卦卜?我耸耸肩,微笑,说这些,我都略懂,但是不精通。我会的,是捉妖抓鬼那一套。
    黄忠信哈哈笑,说你倒是好耍无赖,本来还想与你讨教一番,没成想竟然这么说,未必这里面还有鬼怪给你抓不成?算了,算了,我也不与你这黄口小儿动气了。
    他过完嘴瘾,自朝另一边离去。
    我也不理这人,只听到音乐声一停歇,然后李家湖和他太太盛装而来,同行的还有一个剪着民国学生头的清丽少女。我看到这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含着笑,就像白天鹅一般纯洁,眼前一亮,心情都不由好了起来这个女孩子不就是以前被我治疗过的雪瑞(sheri)么?我们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她比以前出落得更加漂亮了,肌肤像牛乳一样洁白,头发如鸦靓丽,精致的面容在头发的对比之下,更加俏丽。
    关键是,以前的太平公主,现在的身材也发育得很好,虽然相对于小妖朵朵这狐媚子的火爆身材,还略显不足,但是在东方人的身材里面,却还算是不错的了。
    这一年,她应该有十七岁了吧?
    不过……我看着她晶莹黑亮的眼睛,似乎总是少了一些神采,让人感觉她与现在的气氛,多少有些不融入。

猜你喜欢: 《极品大魔法师》 《萌妻火辣辣》 《互动之完全失控》 《祖师保佑》 《系统之重生这件小事》 《我的系统是咸鱼》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