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仰光街头遇故人

    仰光是是缅甸联邦原来的首都和最大的城市,地处缅甸最富饶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是一座具有热带风光的美丽的海滨城市,城区三面环水,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素有“和平城”的美称。飞机于明加拉当机场降落,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李家湖在缅甸的分公司包了一辆大巴,将我们接往市区的酒店。
    机场离市区足足有二十公里的路程,上了车,才发现缅甸的首都跟国内的二线城市一般,路上有许多老爷车在行驶,看着就象是从废品收购站里面拉出来的一样,让人觉得有种穿越感,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感觉。听人介绍,这些车子都是日本、韩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古董车,有的年头更久,可以上溯到二战时期去。我听着汗颜,真难为它们还能够在路上跑的起来。
    与国内的二线城市比,作为缅甸第一大城市,仰光并不算繁华,建筑陈旧低矮,一路行来,反而更像是一个大公园,到处是植物,花草和佛塔。这是一个现代文明和历史文化结合的城市,也是一个悠闲美丽的城市,不断看到有裸露左肩、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赤脚在街上走着,年轻的女人脸上抹着“特纳卡”、裹着筒裙在追赶着孩子,光着膀子的男人露出一身瘦肉,在欢乐的笑着。
    天空上发出一阵咕咕的响声,有鸽子在飞荡。
    从车窗往外面望,看到最多的就是无数或镀金或白石的佛塔,点缀在建筑或者丛林之间。
    顾老板告诉我们,缅甸人笃信小乘佛教,无论是谁,建造佛塔就是完成一个最大的善果。人们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修建一座献给佛的塔。所以在最多的时候,这整个蒲甘平原上,曾经屹立着一万三千座佛塔。岁月流逝,时至如今,所有的古塔、古庙和遗迹,加起来也有五千多座。
    缅甸被评为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是这里的人们有了信仰,便不觉得贫穷有多么的可怕。
    然而就我们这外人的角度来说,却不由得对自己背后的祖国生起了强烈的自豪感。而这种自豪感,是身处于国内所没有的。
    我们一行有二十多个人,除了我、杂毛小道、小叔、顾老板、秦立、李家湖、雪瑞、许鸣之外,还有一些香港的珠宝商以及保镖、私人秘书等随行人员。到了市区的酒店,倒是差别不大,只是能够感觉到强烈的民族风情。从机场过来的大巴,气味并不是很好,我头都有一些晕,更别谈其他养尊处优的富商了。只不过由于西方的封锁,缅甸很难进口汽车,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有钱没处花。
    到了酒店,我和杂毛小道一个房间,而小叔一个房间。
    我们洗了一下澡,稍事休息,秦立便来敲门,叫我们下楼去吃饭。晚饭是在附近的一家高级餐厅吃的,参加的都是我们这些认识的人,其他同来的商人却是自有活动。李家湖的家族企业在仰光有一个小型的贸易公司,其实也就是个办事处,主要是收集玉石的行情和相关的交易,所以在这边都有一个叫做郭佳宾的经理,在打理行程。
    说是高级餐厅,但是装潢还不如我的那个餐厅,这里主要经营的是缅甸风味,上来的菜却比较偏油,吃起来有些咸鲜,但是米饭却十分香,咖喱烹制的鱼味道也很不错,凉拌菜很爽口,而且缅甸人似乎很钟情油炸食品,这一桌子上便有炸玉米、炸洋葱、炸香蕉、炸葫芦、炸虾四道油炸食品,不过这些都是裹着面粉和香料炸的,香气四溢,闻起来十分不错。顾老板指着我们面前的饭,笑着说缅甸人超喜欢吃饭,所以做的菜都是又咸又酸又辣,跟咱们内地做咸菜一样,好下饭,所以你们要多吃一点饭,入乡随俗。
    我们点头,说看来缅甸人民的生活,真不幸福,全靠吃咸菜过日子。
    不过,当天晚上我连吃了四碗饭,真香。
    一圈人围在饭桌前,谈及明天即将举行的交易会,徐家云跟我们解释,说08年的公盘已经举行过了,但是就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情况并不容乐观,因为交易会后面的军政府政策多变,而且对上等玉石的出口限制越来越严了,这些引起了内地和香港大批的商人很不满,虽然缅甸玉在市场上逐年走俏,但是自06年起,来参加交易会的商家和资本都呈减小的趋势。
    说实话,现在的交易会,一定程度上已经沦为了某些势力的洗钱工具。
    这一次交易会呢,举办的规模并不算大,得到消息和邀请的商家并不算多,不过都算是有实力的,汕头和福建那边也会来一批人,还有日本、欧洲都有人来,不过最多也就一两百人。这一次组织方应该会出一些精品,以挽回逐年跌落的交易量。要知道,现在的玉石行业,差不多算是缅甸的国民支柱性产业了。
    吃晚饭,顾老板和李家湖等人要回去商量明天交易会的事情,问我们要不要在仰光到处看看,若是,可以叫分公司派一辆车和司机、翻译给我们用。我们拒绝了,说自己出去走走看看,体验一下仰光的风俗民情。吃晚饭之后我们分别,沿着商业街到处逛,同行的还有许鸣和雪瑞,以及李家湖派的一个翻译。
    雪瑞之前跟她父亲李家湖来过缅甸,并且在那一次中了玻璃降。
    不过也正因为有了那一次经历,使得雪瑞在缅甸倒还算是一个称职的导游。其实依李家湖这种老狐狸的精明,自然知道自家女儿的变化,所以很多时候,他对女儿的管束反而没有之前那么严格,即使是重返缅甸这危险之地,他都居然答应了女儿的要求。
    因为他已然明白,自家的女儿,终究是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和想法,也便随她去。
    李家湖是一个聪明的父亲。
    绿树成荫,满目都是绿色的乔木和五颜六色的小花,身处于这异国的街头,夏夜的风从我们的身边游走,这风粘粘的,让人并不舒服。雪瑞走在我的旁边,给我们介绍着缅甸的风俗民情、经济和政治情况,不时还指着某些稀奇的东西,让我们去注意,完全不像是一个双目接近失明的女孩子。
    看着身边这些穿着色彩或鲜艳或暗淡的民族服饰的本地人,我心中总是感觉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这就是国外?这就是缅甸?这就是缅甸第一大城市仰光?好吧,我真心觉得还不如中国内地的二线城市繁华。
    许鸣跟着我们走着,插话,但是雪瑞并不怎么乐意搭理这个堂叔。
    过了一会儿,许鸣跟杂毛小道便落到了后面去,嘀嘀咕咕的。雪瑞在街上买了好多手工艺品,当地具有民族风情的衣服、草帽和饰品,然后我便帮着她提着。五个老爷们(翻译也是男的)跟这么一个小姑娘逛街,其实并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而我们还想着去交易会的现场看一看地形呢,更加没有心思继续走。
    我们毕竟不是过来旅游的,而且在军政府的统治下,缅甸的旅游业远远不如邻居泰国。
    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那块据说藏得有麒麟胎的原石。
    见我们有些意兴阑珊,雪瑞问是不是不喜欢这里,要不然我们明天去大金塔看看吧?那塔有一百一十多米高,表面涂了七十多吨黄金,据说里面供奉着八根佛祖释迦摩尼的头发呢。怎么样,要不要去看一看?咦,陆左哥,你干嘛停下来了?雪瑞拍拍我的胳膊,奇怪地问着我。
    我的眼睛被前方人群之中的一个男人侧身,给死死地粘住了。
    这是一个长得很俊俏的少年,头发有些略微曲卷,侧脸就像文艺复兴时期大师雕刻地一般立体果毅。他穿着夏日西装,一身黑,有着少女漫画男主角那特有的忧郁,在这还算热闹的街头里,显得格外的孤独和不合群。然后,他扭过了脸来,静静地盯着我,微笑。
    这种笑容不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之间的笑容,而是带着居高临下的俯视。
    他的眼神就像冰镇过的矿泉水,凉得透人。
    杂毛小道从后面跟了上来,看到这讨人厌的小子,拳头捏得咔咔作响,说靠,怎么是这个小子?
    是的,这个家伙确实是我们的老熟人,在江城植物园中盗草的日本小子加藤原二。这个有着“明媚忧伤”的家伙,表面上看着除了有些耍酷之外,人畜无害,然而我却见识过他当时在植物园中凶狠的表现,杀起人来,眼睛都不带眨的,而且事后的表现也实在嚣张,一副特等公民的样子。之后我们在某个私人会所里打了一架,当时我在搏斗的方面并不是很厉害,全凭蛮力,吃了暗亏,被这家伙用柔道死死压制住,羞辱了一番,而后杂毛小道立即给我找回了场子,把这个臭屁的家伙狠揍了一顿。
    我们之间,是有仇怨的,而这仇怨,并不可协调。
    当然,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和老萧两个人,开始了一段真正的、毫无保留的友谊。
    我们对望,然后加藤原二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头轻点,说陆君,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仰光街头,我们又碰面了。

猜你喜欢: 《女医门唯一男丁》 《[综]金木重生》 《病娇娇[快穿]》 《从地球踏上星空的修炼者》 《异界全职业传承》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