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花落谁家

    完璧归赵、将相和、负荆请罪、传国玺……和氏璧是一个谜,极富传奇色彩。两千多年来的历史文献中,有许多关于它的记载和传说,有许多文人墨客的诗文吟咏。由于历代统治者极力宣扬获得传国玺就是“天命所归”、“得传国玺者得天下”,所以和氏璧代表的不仅仅是它的本身价值,更多的是一个政权的力量,是君权神授的象征。
    这个我自然知道,看着杂毛小道一副等待我询问的样子,我不耐烦地说有话就赶紧说。站在我肩膀上的虎皮猫大人捏着嗓子叫:“卖关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杂毛小道拉我到人少的地方,小声说你应该晓得卞和献玉的事情,晓得那个被砍了双脚的男人的故事。之所以提这个事情,是想告诉你,即使如和氏璧那般的宝物,在没有剖开之前,也是和石头一般。何况是普通玉石?亿万年时间的岩浆包裹,地质变迁,任何现代光学仪器都不能够查明,除非是练就了佛家所言的阿赖耶识,明了万物至理,不然任何人,都不能够违逆规则而行。
    赌石,一是靠经验,而是靠运气,此外别无他法。
    我看着在前方的雪瑞,说她开了天眼,不知道能不能够看得到。杂毛小道笑,说开天眼的人多了,都来这里赌石,那这组织方不是亏死了?昨天听李家湖这边公司的经理老郭跟我说,上一次,组织方拉了一大堆破烂石头来充数,有的根本就不是原石,糊弄人的。他们赚的,不就是这个钱?
    我看着在会场持枪维持秩序的士兵,忍不住想吐口水真够黑心的。
    随着人流,我们来到了第105号展位,这是一块篮球大的不规则石头,没有切过口,表皮粗糙,呈灰黄色,在背面有一道细小的夹皮绺,仔细瞧,能够看见一抹浓郁的碧绿来。这一块标号为105的石头,便是之前一直传言半夜能发出娃娃哭声,又有野兽的形状浮现的那块。
    来之前的时候,我们就研究过了,麒麟胎之所以会有分离神识、安定神魂的力量,是因为它属于自然界神奇的造物,中国古代最原始的信仰是多神教,认为万物皆有灵性,动物成妖植物成精,此外便是一块石头也能够有灵性。而最受中国人推崇的就是玉石,玉乃君子的象征,沉淀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的玉石岂能是凡物?玉能够养人,滋润身体,有道之人拿玉石作为法器,而麒麟胎这种玉石,据说就是一种从玉石里诞生的生命,便如同五色石中跳出来的孙猴子一般。
    当然,孙猴子那是神话演绎,而麒麟胎却不是,是曾经真实存在的东西,如同著名的双鱼玉佩一样(这个自行百度,本文不普及)。
    蕴含着麒麟胎的玉璞,在将其剖开之后,定然是色泽单纯如玻璃般,明净通透,而在玉石的最中央,会天生自有一团麒麟胎盘的形状,活灵活现,夺天工之造化。握在手中仔细感应,会有一呼一吸,如同胎儿一般的律动,给人一种有生命的感觉。将这麒麟胎放于三叔口中含放,由虎皮猫大人解针,只要手法快速,顺序不论,次日即能醒来,一如寻常;而将朵朵寄托于这之中,便能够利用其温润祥和的力量,将朵朵和小妖朵朵分离开来,一个依然是灵体,一个则是玉身。
    然而在这块篮球大的原石身上,我从人群间隙中打量,却看不出有什么稀奇来。
    不过正如同杂毛小道所说,每到最后时刻,谁能够知晓答案呢?恐怕只有天晓得吧。
    盯着这块石头的显然并不是只有我们,这一个展位至少挤有二十几号人,伸长脖子看着。我感觉耳朵一热,转头过去,只见一身白色休闲服的加藤原二正眯着眼睛看着我。这个家伙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我能够想到,虽然不知道这麒麟胎,对他那已经是植物人的姐姐,有什么功效,但是这满场的原石之中,若他真的想要参与的话,必然不会放过这一块的。
    我没有理他这怨妇一般的眼神,扭过头去,反倒是虎皮猫大人被盯得不爽,破口大骂道:“看什么看,看你妈比啊……小日本!”此言一出,加藤原二脸色大变,一阵青一阵红。他也无奈,总不能跟一只鸟儿对骂吧?狠狠指了我一下,转身离去。虎皮猫大人还骂着兔爷、娘炮、小日本子……
    旁边好多来自中国的商人,见到虎皮猫大人在这里肆无忌惮地骂人,都觉得有趣,哄笑,纷纷叫好。有个胖子还冲我乐,说兄弟,你这鸟骂起人来,那叫一个畅快……卖不卖啊?
    虎皮猫大人头扭过去,骄傲地说,胖子,爷卖艺不卖身,滚球吧你这傻波伊。
    又是一阵哄笑,把现场严肃的气氛一下子就冲淡了。那个被骂的胖子也没生气,笑嘻嘻地冲着我竖起大拇指,说你小子调教得不错,这脏话鹦鹉,又肥又可爱。我微笑回应,身后面全部都是冷汗。做人要低调,闷声发大财,自古皆是如此。虎皮猫大人这么一大出风头,惹人注意,岂不是麻烦死了?
    我有点后悔,带这么一个火药筒子出来,还偏偏让它站在我的肩膀上。
    搞得我像是一个养鸟的混混子。
    我离开这个热闹的场合,然后转身朝别的地方走去。小叔走南闯北,也见过一些石头玉器,望了一眼也就不再盯着了,只等有人将它拍下,去把石头给切了,看是不是真正的麒麟胎,到时候再出手。所以,我们三个心怀鬼胎的家伙,便在这里四处游走,装着要看石头、买东西的样子。
    虎皮猫大人扑楞着翅膀,转移到了小叔的肩膀上去。
    这里的石头,少则数万、数十万,多则上千万,甚至上亿,而我们三个穷鬼,此行身上所带的钱并不算多,而且大部分费用还是蹭的顾老板和李家湖的。富生善意,穷有歹心,为了朵朵和三叔,俺们只有做那劫道的土匪,不讲道理,蛮横这一回吧。
    逛了一圈,我心中有些恍惚:想当初我刚刚南下打工,每个月挣不到几百块钱,便觉得比在家种地好。而后咬着牙包谷在人生地不熟的南方闯荡,方知道生活的不容易,时至如今,已经不用太为钱财而发愁了,所以有闲暇到处闯荡。没想到在缅甸这个落后的东南亚邻国,一个如同菜市场的交易会里,看着这成百上千万的石头摆在我的面前。
    人生的奇妙在于,永远都有你想不到的东西存在,而未来,则总是不可预知的。
    雪瑞出现在我的身旁,叫我,说发什么呆呢?
    我转过头来看她,今天的雪瑞穿着一身白色的短裙,黑亮的头发扎起来,露出洁白修长的天鹅颈,眼睛眯着,可见血色的耳朵在轻微地动。我微笑,说我在想一个问题,你能不能够看到这原石里面是不是藏得有玉呢?如果是,那我就是倾家荡产都要叫你帮我看一块,买回去,坐等升值。
    她说好啊,我帮你看。
    我屁颠屁颠地跟着她走,而她旁边则还跟着一个英气的女保镖,剑眉,不苟言笑地跟着。来到57号展位,雪瑞指着地下一块屁股大的石头,说这个咯。我蹲着看,只见这块石头被擦了一道边,边上有一片淡淡的绿色。我并不懂赌石这种东西,只是看到这一片绿色,心中就觉得不靠谱。昨天吃饭的时候,听他们聊天,说什么“灯下不观色”、“宁买一条线,不买一大片”、“无绺不遮花”的这些口诀,知道越是看着这一抹绿色,卖得越贵,然而石头一破开,说不定就是薄薄的一层,亏得心肝儿颤。
    雪瑞说她也看不出来好坏,只是这块石头破了口,溢出来的玉色让她觉得浓郁,所以给我指点一下。
    我问这一块石头需要投多少钱的暗标?雪瑞摇头表示不知道,而旁边一个男人操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笑,说这一块石头,你要是肯投二十万,估计都是你的了!我顿时黑脸,尼玛,这么一块破石头要二十万?俺真心玩不起。雪瑞倒是笑,说还不算贵,她的压岁钱就可以买了。她问我要不要买,我木然地摇头。
    她说哦,她一会儿去投标。
    我们又逛了几圈,不时碰到一堆人聚集在一起讨论着。雪瑞又问起我要不要去“大金塔”玩?我摇头,她说你说你们,过来这里也不好好玩玩,真是无聊死了。我耸耸肩,没有说话。我们过来的目的,本就是为了麒麟胎,那一块石头如果是的话,我们就得好好策划一场惊天劫案,如果不是,我们还得马不停蹄地赶往泰国清迈,找寻那个什么般智上师,人命关天,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生活情趣?
    上午的活动很快就结束了,心中有谱的商人们开始把暗标填好,走到交易处去投标去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这些大大小小的原石花落谁家,便可以知晓了。
    不过,105号石头的归属,需要在明天下午才能够知晓。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