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怀璧有罪

    人群一阵骚动,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而我旁边的一堆人都朝着对面涌过去,纷纷问:“怎么了,怎么了?”我没有挤过去,而是心中猛然跳了一下,感觉有一股凶戾之气从前方冲天而起,接着骤然收缩,消失不见,一种莫名的惊悸从我的尾椎骨爬上来,然后有淡淡的腥甜之气,传到了鼻间来。
    这气味,似乎是血的味道,但是又很淡薄,寻常人肯定闻不见。
    我扭头看向了杂毛小道,而他则小声地跟我说,白虹冲天上,凶煞在人间,这是大凶之象。
    人太多,主办方有人来维持秩序,这才散开一些,突然有人指着李秋阳手中的石头喊流血了,流血了。我看过去,果然,那被切成足球大小的不规则石头上,刚刚被开了一个口子,结果从那个口子里面晕染出一丝鲜血一般猩红的颜色,而透过那口子,能够看见一汪如同迷梦的翠绿,碧波荡漾,宛若千古深潭。
    这料子,绝对是帝王玻璃种。
    李秋阳喜不自胜地和旁边的枯瘦老头急切地谈了几句,然后叫来了手下的马仔,将这块解到一半的原石给收了起来,朝四方拱手,说诸位,今天到此为止了,如果有喜欢这块玉的朋友,可以跟我老李联系。散了吧,散了吧……旁边的人也都很激动,纷纷叫嚷着让他解完,让大伙儿开开眼界,以后也好跟人吹嘘一番;也有人出价了,比他之前中标的价格又翻了一番。
    李秋阳只是拱手,告饶,说得罪了,得罪了。
    我有些着急,低声问杂毛小道,说这里面到底是不是不知道,感觉这气场,真有点像,但如果能够把石头剖开的话,就能够确认了。这个家伙真狡猾,切一半,然后让别人来跟他交易,果真是赌得大,不知道他到底多少才肯卖?只不过,他这么一来,肯定是要招惹麻烦的。
    我问旁边的小叔,说虎皮猫大人那厮呢,它应该认得的。
    小叔来回看了几眼,说刚刚说去拉翔了,谁知道又跑哪里去了?我一阵气苦,***,这可是大好机会,没想到虎皮猫大人这肥母鸡一到关键时刻就溜号……唉,这家伙已经溜成习惯了。
    时间来不及了,这个李秋阳就要走了,我再不动手,他到别处去,我可找寻不到了。
    我缓步走上前去,心中默默唤着金蚕蛊的大名,准备给李秋阳身上留一个蛊毒,让他将这块疑似麒麟胎的东西,能够转让给我这样是没办法的事情,这种手段本来是预计给那日本小子的,可惜这家伙也是铁公鸡一个,让我唯有找这个黑胖子下手了不知怎么的,心中就是有些内疚。
    一步一步,我走向李秋阳,只要到达一定距离,我就能够隔空下蛊。
    这便是所谓的灵蛊,以灵性为联系,将蛊毒散播。
    突然,我停住了脚步,感觉身后一阵凉意。冰寒,就像是有毒蛇在背上游动着,伸出细长的红信子,嗤嗤作响。这是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缓缓地回过头去看,只见昨天早上见到的那个在台下跌坐的黑瘦男人,气势强盛,正迈着大步朝我这边走来,而他的身后,有四个黑衣男人,面目僵冷。我心中一紧,背部的肌肉立刻绷得僵直,他是这里镇场的,定是发现了我,所以要出手对付我,维持秩序。
    这个男人手长过膝,走起来像是一个人形猿猴,脸上全部都是枯瘦如柴的皮肤,眉毛几乎没有。
    他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与我擦肩而过。
    我有些楞了,紧绷的肌肉有些用力过度,酸疼,视线跟着他的方向看去,于是我见到了日本小子。那个娘娘腔的小脸儿白,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正谨慎地看着走近而来的黑瘦男人。终于,黑瘦男人停在了一个黑胡子的本地人面前,说道:“吴楚(缅甸人有名无姓,‘吴’是指该男子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你不应该来这里捣乱的……”他说着,手一挥,两个黑衣男人就把这个黑胡子给拖走了。
    然后,黑瘦男人双手合十,向四周叽里呱啦说一堆,旁边的翻译在我们旁边继续解释:“他说,很抱歉给诸位带来困扰,这个人给会场秩序带来了不便,我们已经处理了,请大家自便……”
    知道这人不好惹,众人都各自散去,不再在这里纠缠哄闹了。黑瘦男子把李秋阳拉到一边,解释几句后,双手合十,冲着他念了几句经文,然后掏出一根两寸长的黑色铁针,在李秋阳的十指指头处各扎了一个针眼,针眼扎破后流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乳白色的脓汁。隔得也远,我看得清楚,但是却不知道两人在咕哝什么,最后,李秋阳带着山羊胡老头、几个随从匆匆而去。
    我刚想跟上,便感觉刚才的那道阴寒又蔓延上身上来,回转过去看,只见黑瘦男子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我身体僵直不动了,跟旁边的杂毛小道扯着话聊天。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那人离开了,这才转过头去,果真离开了,而那个日本小子加藤原二也不见人影了。我们无心在此处停留,匆匆出了会场,
    走出门口,发现李秋阳已然不见踪影。
    我回过头来,看着杂毛小道和小叔苦笑,说这可如何是好?杂毛小道打量着四周的车子,然后说他在过来的时候,他大师兄曾经交待,说如果遇到麻烦的话,可以联系一个人。那个人是本地的地头蛇,他们的人,可以帮我们查询一些资料的。要不然,打个电话咨询一番?
    小叔也点头,说那人既然是福建的,自然也是要回国的,这里实在不好下手,我们便跟回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将麒麟胎先借给我们便是。只不过,我们都不确认那块石头,到底是不是麒麟胎刚才那一下虹光冲天,凶光溢出,而且还有血腥味飘散,确实有点像麒麟胎的感觉。真神奇,这样一块在地底下深埋几千万、上亿年的石头,居然能够孕育出生命,大自然的造化,果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杂毛小道去打电话,我和小叔则在旁边等,我疑惑,说虎皮猫大人这肥鸟儿又跑哪里去了?
    小叔苦笑,说虎皮猫这厮脑子活泛得很,长有一双翅膀,便到处飞啊飞,向来都是自有主意,来去无踪。放心,它又不是小孩子,自然会找回来的。我恨恨地骂那家伙,果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要是它能带手机就好了。总是搞失踪,让人好蛋疼。
    这时许鸣、雪瑞和她的女保镖一起出来,过来找到我们,问怎么都出来了?
    我们都摇头,说赌石太惊险,不适合我们这些穷人。许鸣笑,说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那块105的石头我其实也有投标,只不过少了一些,才被拍走的。不过你们也不要担心,李秋阳是有名的揽客,做的都是投机的生意,他出手买石,并不是为了公司的生意,而是为了过一道转手费。他的联络方式,雪瑞的爸爸、顾老哥都是有的,到时候我们再去谈谈便是。
    他这么说,我们都很惊喜,谈交易这东西我们并不关心,也没有财力去翻倍购买。
    我们关心的是,那破石头,到底是不是麒麟胎?
    雪瑞问我,说陆左哥,你们为什么对那块105号石头那么上心,而且还有志在必得的架势?我的感觉就不是很好啊?那块石头有一种大凶的样子,好像有一头老虎潜伏在里面,在择人而食呢。之前我们谈事一直避开她,雪瑞并不知道我们要找寻麒麟胎的想法,现在有一个女保镖在,也不好解释,只得说是因为小道家人有病,事关生死,听闻那块石头有治疗的功效,所以才需要的。
    雪瑞没有说话,反倒是旁边的女保镖忍不住插话了,说有病还是上医院好一点,玉石哪里能治病呢?
    这个女孩子并不算大,应该是与小道同龄的样子,英姿飒爽,长得不算漂亮,但是眉目之间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英豪之气。我记得她的名字,好像叫作崔晓萱。
    我们都笑了,也没说实话,都说是啊,这不是病急乱投医么,不过听别人说得玄乎,所以就信了。
    女保镖听出一点意思了,便没有再问了。
    一分钟后,杂毛小道打完电话回来,然后跟我和小叔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我们也不问,跟许鸣、雪瑞一同返回交易会场。等人少了的时候,杂毛小道告诉我和三叔,说那人同意帮我们查一查李秋阳的具体情况,会尽快出结果,不过让我们不要乱来,要进去了,到时候他不好捞人。
    我笑,说没事的,看那李秋阳同行的几个人,没有真正厉害的角色。
    小叔却不同意,说怕就怕几个贼把手伸进头一个兜里去。你没看到那个降头师抓的人?盯着那货的人不少,并不只有我们这几个。杂毛小道也跟着笑,说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就看谁的手段高明了。
    下午结束的时候,许鸣告诉我,说他堂哥李家湖联系上李秋阳了。

猜你喜欢: 《清歌行》 《美味战国》 《大明厂督》 《我的英雄学院之最棒英雄》 《元能战记》 《武学大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