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女秘丢魂,小道揩油

    听到许鸣说的这句话,我心中大惊,急忙跟着他往楼道的东面跑去。
    顾老板的房间在李家湖的斜对面,这是一个大套间,门口敞开着。这个家伙来缅甸,除了带着助手秦立和两个保镖之外,还有一个妩媚迷人的私人女秘书在。通常套间外面会有两个保镖轮流值班,而女秘书则白天办事,晚上陪床。当我们进去的时候,两个保镖像死猪一样躺在沙发上,而卧室床上则有一个裹着床单的女子,露在外边的肌肤雪白,但是双目睁着发呆,却并无神采。
    李家湖、雪瑞等人都在,然而却没见着秦立这小子。
    见我们进来,李家湖迎过来,说今天早上听到保镖说楼道里有异常,接着发现老顾的房门大开,他带人进来,发现是这个样子,连忙叫李致远(许鸣)把我叫醒了来。说话间,一对黑眼圈的杂毛小道也走了进来,听到了解释之后,用手掐住了昏睡着的保镖鼻子下人中位。没反应,他又拨开两个保镖的眼皮观察了一下,抬起头来说:“没事,这两个是被人用乙醚给迷晕了而已,过一阵就醒过来了。”
    我问秦立呢?他老板出事了,他人却跑哪里去了?
    杂毛小道走到里间的大床上,看着床上那具曲致玲珑的美女躯体,暗自咽了一下口水,俯下身来,盯着女秘书茫然的眼睛瞧了一会儿,然后回头对李家湖说:“清一下场吧。”
    李家湖知道事关重大,不能让太多人知晓,于是叫几个助理和保镖把沙发上那两个男人抬走去治疗,一阵忙乱,我看到杂毛小道趁人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抓了一把女秘书饱满的酥胸,差点笑出声来。最后,房间里只留下了我、李家湖、许鸣和雪瑞几人。
    雪瑞不肯走,李家湖也没有办法。
    李家湖皱着眉头问到底怎么回事?
    杂毛小道还回味似地搓着拇指,脸上却一本正经地说:“顾老板的女秘书倒没事,应该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吓掉了魂而已。”他问我,说陆左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事情?我动了动鼻子,说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他的眉头锁紧,说看来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诅咒猫灵,对不对?
    我点头,说是的。看来是秦立这个家伙身上出了问题,他没有把那猫灵的尸体给焚化掉,所以变异了。
    当初我们之所以一直跟秦立强调,说那黑色的猫灵一定要焚烧掉,就是因为死猫身上自然就会有一股子怨气在。这怨气十分活跃,很容易沾染同类,像病毒一样侵入体内,重塑一个自己来。这便是猫有九条命的由来,然而更加离奇的事情是,这怨灵还能够感染上人,让这人也变成猫灵的一部分,西方常常传说的“猫女”,便是这样子形成的。
    当初叫秦立处理,一是在香港人生地不熟,二是因为如果十二个小时以内将那猫灵焚烧了,则无大碍。
    不然,那股怨灵附身,久久隐藏着,不仔细,是很难看得出来的。
    这一下,我们都不由得后悔了。
    李家湖问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报警?我和杂毛小道都点头,说这是当然,在缅甸仰光这个地头,我们都不熟,自然还是交给当地的警察机构来破案搜查。不过也不能够全信,我们自己也要多留心。杂毛小道问我,说这个女人应该知道一些东西,不过现在她丢魂了,谁来喊?你还是我?
    我说你来吧,杂毛小道很无奈,说:“就知道你这家伙会这么说。”他虽然埋怨,但是也不拖沓,跑到自己房间里拿来了勾魂幡、招魂铃、香烛和一应用具,摆开架势,问清楚这女秘书叫什么名字之后,开始唱道家招魂歌,铃声悠悠,且歌且舞。我们退到了卧室门口,只见杂毛小道幅度越来越大,幡影浮动,最后竟然分不清人影,还是幡影,连成了一片。
    一股强力的意识漩涡从杂毛小道的罡步中,开始逐渐地流动起来。
    我看着这个家伙,有一种他变得越来越强的感觉。
    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招魂歌被杂毛小道唱了两遍之后,倏然立定,幡子一停,直定在那美貌女秘书的眉心,杂毛小道口中清啸:“赦令,女子赵研,魂魄还不速速归来,且等府兵拘你?”这一声如春雷炸响,震聋发聩,所有人的心中都一阵心神不宁,而正在这时,一直呈痴呆状的女秘书骤然咳嗽起来,一口浓痰就吐在了毛巾被上,乌黑粘稠,内中有血丝游布,腥臭得很。
    咳了差不多一分钟,女秘书这才悠悠回过神来。
    当看见我们一群人在旁边,反观自己竟然丝缕未着,全身*,顿时就是一声尖叫,十分刺耳。杂毛小道连忙喊道:“女居士莫慌,女居士莫慌……”喝了一口无根水,噗哧一下,全部都喷射到了这小妞妩媚的小脸之上,然后凌空画了一道符,她终于消停下来。
    之后又是一阵安抚,雪瑞递了一张毛巾给女秘书擦脸,她才终于明白了状况。
    留下雪瑞陪她将衣服换好,我们都出了房门。
    再次返回房间时,女秘书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只是小脸还有些苍白。一番询问,女秘书赵研告诉我们,说大概凌晨两点左右,她睡得一阵朦胧,发现与她搂抱而睡的顾老板,被人猛力地往外边拽,她醒过来,借着床头灯那昏暗的光线一看,竟然是一个脸上毛茸茸的男人。这个男人的脸长得像一头野猫,眼睛是蓝绿色的,在黑夜里闪着幽幽的光亮。她刚刚醒转过来,睡得头昏,骤然见到,脑子还没转过来,那猫脸人就朝她“喵”地叫一声,顿时天空昏暗,没了知觉。
    “那个男人长得像是谁?”
    面对着我的追问,赵研凝神回想了一会儿,吓得直哆嗦,浑身发冷,不由自主地收起双脚,抱膝而坐。
    她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周围的我们,哆嗦出了两个字:“秦立!”
    ********
    警方终于来了,过来调查取证一番之后,告诫我们最好不要离开酒店。
    李家湖本来预计要返回香港的,但是老友出事,他自然是走脱不得的,他又担心自家女儿在这个鬼地方并不安全,于是征询了许鸣的意见,让他们两个先返回香港,他留下来处理这一堆事情。家属肯定是要通知的,到了中午,阿根的电话就打到了我这里,询问他表哥的事情。我坦白相告,阿根咬着牙说秦立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初跟他是一个村子的,要不是他表哥带他去香港,他能有今天?不过……这小子平日里虽有些小气,但还算是靠谱,怎么就突然朝他表哥下手了呢?
    我告诉他,这里面的事情有些复杂,不好讲。还有王珊情的事情,我上次已经告知过他,现在忍不住又将这个狠毒的女人已经成为通缉犯的事实,再给他谈起,让他不要又着了道,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他的。
    阿根也是很气愤,说屁大点的小孩都要杀,这女人太没有人性了,当初把她送局子里面去就好了。
    中午的时候雪瑞和许鸣要去机场,同行的还有两个保镖。李家湖忙得头晕脑胀,自然无法顾及,我们说要不要去送一送,雪瑞还没说话,许鸣便直摇头,说不用了吧,那么客气,又不是干嘛去。到时候你们回来,我和雪瑞到机场来接你们到是真的。安全方面,有小崔她们两个,也不成问题的。至于么?好歹这里也是缅甸的原首都呢。
    雪瑞跟我和杂毛小道告别,说确定归程之后打电话给她,她应该还会在香港待一段时间的。
    说完她又摸着虎皮猫大人的羽毛,说可爱的鸟儿,你可要减肥了,怎么越来越像是母鸡了!
    虎皮猫大人不干了,振翅飞了起来,说水当当的小妞儿,你再这么说,大人我就要泡你了。一阵哄笑,告别的气氛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交易会的客商出现了第二起恶*件,虽然这事有可能是客商的内部人所为,但是警方还是予以了高度的重视,在第二天的早上我们就接到了通知,说警方有内线消息,那个叫做秦立的中国男子已经出现在前往泰国的路上。至于他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这就不得而知。他是要经泰国返回国内么?顾老板是生是死?这些都不得而知。
    虽然缅甸的警方高度重视,然而各省各邦的联系并不紧密,所以想要立刻破案,很困难。
    李家湖心急如焚,他接到了顾老板家属的好几个电话,都是苦苦哀求,让他想办法营救。要不是香港到仰光的航班每个星期只有两班,顾老板家属早就跟过来了。我和杂毛小道合计了一下,在仰光苦等缅甸警方的结果,也是浪费时间,于是买了前往大其力市的飞机票,准备查询姚远和105号石头的踪迹。
    前往泰国,大其力是必经之路。
    而顾老板那一边,李家湖已经通知了当地的中国大使馆,请求中方介入,向缅甸警方施加压力。
    我和杂毛小道前往大其力,随时准备支援解救顾老板的行动。

猜你喜欢: 《红楼之不可惜》 《唐朝悍爹》 《逆袭大清》 《女神的贴身仙尊》 《九五后尊》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