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狂猴山魈,猿尸降现

    一路惊魂,即使睡觉,我们也是半睡半醒,哪里敢呼呼大睡,不顾其他?所以这声音一出现,我们便立刻清醒过来。杂毛小道从石头上一跃而下,而我,则睁开眼睛,翻身起来,看向了头顶那黑蒙蒙的上空。
    这一声接一声的啼叫,便是从我们头顶上空传来,越来越近。
    我从背包侧边抽出了开山大砍刀,放在右手紧紧捏着,小心翼翼地仰头看。
    倏然,本来就没有多少星光的天空陷入了一片黑暗,接着一道飓风朝我扑面而来,我看着前方那一道疾驰而来的巨大黑影,毫不畏惧,提着刀子就迎了上去。噌!这一刀子跟黑影对拼一记,竟然迸出了许多火花,接着我被一阵巨力给撞倒。向后跌去,我被一阵风压给吹得头发舞动,接着,我听到虎皮猫大人义愤填膺的怒吼声传来:“艹,又是你这扁毛畜生?待俺来战你!”
    虎皮猫大人化作一条黑线,冲上了天空。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在仰光与虎皮猫大人狭路相逢的那头食猴鹰来了。一想到这个结果,我们的心就立刻揪了起来要知道,将李秋阳等八人全部斩为碎肉,头颅堆砌成佛塔的那伙人,可并不是姚远这么一个糟老头子所为,而是有着一个神秘的团伙在后面:有被下降头的食猴鹰,有恐怖的咒灵娃娃,还有一张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大网……
    我甚至在那一瞬之间想到了那个小巧如狸猫的女子,和与她有着同样黑蜘蛛标识的情报掮客差猜。
    黑暗的丛林上空,那是虎皮猫大人和食猴鹰的战场,它们的速度飞快,几乎不能够用肉眼去找寻,只是偶尔会传来几声凄厉的鹰啼,还有虎皮猫大人的脏话。它们似乎成了胶着状态,然而从大人的骂骂咧咧声中,我能够听出来,似乎它并不处于下风。
    如此便好!
    我很好奇这个痴肥得如同肥母鸡的家伙,是怎么和比自己大十几倍的怪物搏斗的?
    要知道,就体型而言,这完全就是堂吉诃德战风车、螳螂挡车的不自量力之举。
    然而虎皮猫大人上次的战绩,却是啄瞎了食猴鹰的一只眼睛,而自己的翅膀下面被抓破出血,说是两败俱伤,但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就这方面而言,虎皮猫大人其实还算是胜利者,真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虎皮猫大人”这五个字,不就是代表着一切皆有可能么?
    正在我们心急着丛林上空的结果时,小妖朵朵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出声示警,说有状况。我和杂毛小道立刻顺着小妖朵朵指点的方向看去,只见黑黝黝的林子里,有好多个暗影在树梢浮动着,影影绰绰,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嗖嗖的石子破空声响起,接着有好多石子朝我们这边甩来。
    这些石子力大势沉,如同炮弹。
    好在这溪边有些高大的石头竖着,我和杂毛小道立刻躲在石头后边,避开了这一波攻击。我趁着一波石子攻击的间隙,伸头出去看,竟然是一群黑乎乎的猴子,尾巴长长,正朝我们这边扔石子呢。然而让人奇异的是,这些猴子又瘦又小,如同三四岁孩童那般大,力道却不小,半个拳头大的石子被扔得嗖嗖作响。
    而且,它们的攻击目标十分明确,就是在溪边的我和杂毛小道。
    我两个蹲在石头背后,心中其实已经大概明了一些因果:自从那巨大的食猴鹰出现之后,我们就知道善藏法师后面的力量已经开始行动了,他并不仅仅只能够控制错木克的村民武装,而且还有着极强大的后援和帮手在,这些厉害的角色,并不因为夜间的丛林,便轻易放弃追逐我们的生命。
    我想起了善藏法师在佛塔二楼时嘶哑的吼叫声“受死吧,你们这些亵渎者”,在宗教里面,亵渎者是很严重的罪行,即使宽容祥和如佛教,都是罪不可免的。佛前有罗汉、有金刚、有八部天龙,都是干这脏活的,而且,善藏法师并不是简单的佛教徒。
    他懂降头术,能驱蛇,应该是一个黑巫僧。
    然而驱使这些猴子来对我们进行骚扰,这种行为并不能够对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害,反而在心中多了一丝愤怒。在佛面前,众生平等,这些猴子都是无辜的,然而却被驱使来致我们于死地,我们是出手反击呢,还是坐以待毙?这是一个让人很纠结的问题。
    十二法门中有记载,两岁以上的猴子,都能够懂得一些道理,通灵了。
    对付这样的智慧生物,让我们如何下得去手?
    正想着,一道瘦小的身影便越过我们藏身的大石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朝我的脸抓过来。我这人便是这样,动手之前会犹豫,顾虑很多事情,然而一旦交手,涉及生死,便果决很多,不再磨磨唧唧悲天悯人,直接用开山大砍刀的刀面,使劲儿拍开这袭击而来的猴子。
    那猴子尖叫一声,跌落而去。
    然而有了第一个,陆续又有不少猴子越过大石头,朝我们攻击而来。这些孙悟空的猴子猴孙们敏捷得不行,上蹿下跳的,我尽量不伤它们,都是用刀面去拍飞,而杂毛小道的桃木剑舞起来,如一虹游龙,绽放出了绚丽的剑花,将这些疯狂的猴子给全数挑飞出去。小妖朵朵已然奔袭到了另外一边,朝着林间的一高个黑影指去,说:“是那个人在捣鬼!”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我和杂毛小道自然明白,当下也不停留,拔腿就朝那个隐于暗处的幕后主使狂奔而去。那人见我们奔来,也不惊慌,先是将手中的一物往天空一抛,瞬间烟火灿烂,接着他仰天长啸一番,嗷嗷嗷,有着古怪而疯狂的嘶吼声。
    当我们冲到这家伙面前时,借着清冷的月光,被他吓了一大跳。
    站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人,或者说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这个家伙骨骼奇大,全身黑毛长达寸许,鼻塌嘴大,一口狰狞的獠牙,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毛茸茸的双手长过膝盖,爪子上的指甲乌黑尖锐,最让人恐惧的是他的眼睛这是一双充满着暴戾、愤怒和嗜血的狭长眼睛,通红,像宝石一般晶亮。
    这哪里是一个人,完全就是一个黑金刚的缩小版。
    这个家伙足足有一米九,比我和杂毛小道都高出一个头来。
    而在他的背后,还有两个蹲地的“黑猴子”。
    这两个“黑猴子”,跟刚才袭击我们的猴子并不是同一个种类,它们体型粗壮,体长接近一米,尾短粗,头大而粗,马脸凸鼻,血盆大口,有着艳丽色彩的脸。就是这脸,让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是山魈,一种生活在东南亚丛林中的凶猛猴子,它凶猛好斗,胆大暴躁,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和危险性。
    一看到这山魈,我立刻想起了面前的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的熟悉。
    王洛和,猿尸降。
    这个死于我手中的男人,是我永远都忘不了的恨。就是因为他,小美死了,而他也让我认清楚了这世间的残酷,和游离于法律和道德之外的另外一种规则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你不强大,便只有接受痛苦、失望和欺辱。这个世界温情脉脉的面纱,被我这个便宜师叔给一下子揭了开来。
    我要杀你,与你何干?
    拥有力量的人,就是这般的自信和冷血无情。
    思想在电光火石间结束,我的开山刀、杂毛小道的桃木剑都全部招呼到了这个降身为猿尸的男人身上。我的砍刀被避开去,而杂毛小道的桃木剑直刺入男人的左腹柔弱处。他的剑法角度刁钻,被刺中的这个男人嗷的一声惨叫,后退一步,伸手去抓杂毛小道的桃木剑,然而却被杂毛小道果断收回。
    然而围攻的好时光总是结束得太早,在地上蹲伏的两头山魈如箭一般弹射而出,分别扑向了我和杂毛小道。
    紧急时刻,我哪里还想得到动物保护法,也不用刀面了,也不用刀背了,直接抡着刀片子,就朝这山魈脑袋砍去。这畜牲的身手敏捷得很,居然在空中都能够停顿,然后伸手抓住了我的刀口。我似乎砍中了,因为我听到了一声厉喝,然而那山魈直接就撞进了我的胸前。
    轰……
    我往后跌倒下去,只见腥风一起,一股子难闻的酸臭味道扑面而来,接着我怀里的山魈已经张大了嘴巴,那獠牙,白得如同冬日里的初雪。
    我的后心重重摔在地上,一根树木的根节硌到我的腰,疼得我泪花立刻就飚了出来。
    这山魈的嘴一旦张大,可以容纳我整个的脑袋。
    我惊悸到了极点,全身的肌肉紧绷,正想将怀中这毛茸茸的家伙抛飞去,一把木剑从侧里斜出,阻止了山魈的一咬。是小道出的手,他将冲向他的山魈逼退之后,一剑将我怀中的山魈嘴封好,一大脚将其踹飞,给我解围就搏斗能力而言,杂毛小道高我几层楼。
    然而当我刚刚爬起来,却被那猿尸降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手,朝天举起来。

猜你喜欢: 《叩荒》 《花都极品主宰》 《时光古帝》 《红尘之轮:再见谎言》 《一个钢镚儿》 《星武狂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