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狗急跳墙,手掐白衣

    再邪门凶狠的术法,一碰到枪炮这些现代武器,立刻抓瞎。
    王初成已然中蛊,死与不死,都留给时间来考验,我们也没有心情顾及这个狭路相逢的家伙,夜间的丛林中响起的枪声,像发令枪,用“抱头鼠窜”这四个字来形容我和杂毛小道两个再妥帖不过了,雨林树密,我们一阵猛冲,感觉子弹雨泼一般地朝我们这边扑来我后来看美剧《血战太平洋》,当看到雨林中作战时子弹横飞的场景,回想起当初也就是这般被人拿着枪子撵的。
    不过或许是因为我们命大,竟然没有一颗子弹咬到我们。
    只不过旁边的树林子却是一片狼藉,木屑横飞。
    死神刀尖跳舞的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体验,所以我和杂毛小道一阵疾行,再次窜出了林间几百米。等到后面的枪声渐渐远去,杂毛小道喘着粗气,在我旁边,语气低沉,边跑边说小毒物,这样不行啊,晚上我们还可以趁夜色隐蔽,如果到了白天,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路况可比我们熟悉千百倍,到时候一搜起林来,我们可跑不了啊。
    这可是战乱之地,人命如草芥,死一个人,跟死一只蚂蚁,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肯定不行,我和杂毛小道商量了一下,依姚远这一伙人在解石工坊的那血腥手段,又出动了身怀猿尸降这般邪术的王初成,持枪持炮追杀,显然是想要我们的小命了。跑没有希望跑,坐以待毙这种没胆的事情我们也做不出来,那么就反过头去,尽量将敌人的有生力量在天亮之前消灭掉,这样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的生机呢。
    我们两个折回了刚刚逃窜的路上,像猴子一样爬上了树梢,憋着气,寻思着搞死几个人再说。
    至于虎皮猫大人,我们都没有心思管了,只有听天由命吧。
    刚一停歇,等了差不多有两分钟,就有六个黑影从我们藏身的树下五六米处经过,动作灵敏,训练有素,行进的时候十分警觉,不时地开枪试探可疑的树丛中,强力手电的光照不时朝四处扫描。我这时不敢露头了,只是让肥虫子在隐秘的地方窥探着。
    这六个人中,有一个是穿着白色薄衫、双手空空的家伙,其他五个全部都是穿着迷彩绿的军服。他们肯定不是错木克村的山民,而像是善藏法师请过来的外援,或者半职业的雇佣兵。当然,除了那个白衣男外,其他的都是本地人模样。
    掸邦常年战乱,这种训练有素的战士并不少见。
    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士兵到底会有多少个,但是只要他们手上有着枪,便是我们最大的威胁。待这六个人渐行渐远,朝着我们刚才的方向追去时,我和杂毛小道则溜下树,静静跟随着。我让肥虫子跟着,伺机下毒,能够不正面冲突,那是最好的。
    小妖朵朵在我旁边,问我她好饿,可以吃人肉么?她要吃人肉,不然她没力气干活。
    我说可以,你吃吧,但是离我远点,不要让我看到,就行。
    刚一说完,这小狐媚子便飞到我的腿下,将我刚刚被蛇咬破的伤口处使劲一吸,已经愈合的口子立刻裂开,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就传到我的神经来。我疼得要命,又不敢出声,脸都扭曲了。小妖朵朵冲我甜甜地笑,说那些猴子的肉太臭了,吃你的,甜的。
    她说完,不顾我的反应,便飞向了黑暗的丛林前方,留下气爆了的我和幸灾乐祸的杂毛小道。
    借着月光,我看了一下手表,凌晨四点,来搜查的肯定不止这六个人,而且也不仅仅只是这种手段。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把前面这伙人给弄掉,能解决一波,便解决一波。
    我和杂毛小道跟着那六人一小段路程,小心翼翼,不敢有太大的动静,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前方一阵叽里咕噜的喊叫声,接着又是人的惨叫。我们两个心中大定,从侧面绕上了前头,只见林中的小空地上面,有五人结阵念经,而中间被围的那人,满地下乱滚,哇哇地叫着。
    那是金蚕蛊的功劳。
    而小妖朵朵,则在林子的黑暗处时隐时现,空间里飘荡着她隐约的哭泣声,飘渺凄美,让人恨不得立刻放下刀兵,不再让她如此伤心地哭泣。这五个人想来也是见过这些邪物的人,尤其是穿白衣的那个人,他手中持着一个黄铜法轮,不断地转动着,而随着他的不断转动,一圈又一圈的气场,将这五人紧紧覆盖着,不留一丝空隙出来。
    金蚕蛊在林间鬼鬼祟祟地钻来钻去,像是一个偷人东西的小贼。
    对付不可知的事物,这个队伍有着足够的经验,所以小妖朵朵和肥虫子的第一轮偷袭,并没有多少效果,只以一人中蛊而告终。这成绩并不让人满意,然而那个白衣男子显然也是同道中人,再次偷袭肯定不易。我和杂毛小道一筹莫展,正在这时,那个白衣男子手放在嘴中,一声唿哨清亮,穿透林间。
    我和杂毛小道蹲在灌木丛的背后,静候着,没有半分钟,头顶的树梢处,树叶一阵乱动,然后有一只翼展三米的大鹰出现在林中空地上。灰色的背,白色的羽毛,身上有着好多血红色的杂乱痕迹,这头扁毛畜生就是刚才和虎皮猫大人纠缠的食猴鹰原来这个白衣男子便是那个神秘的训鹰人。
    这是它出现了,虎皮猫大人在哪里呢?
    说曹操,曹操到。只见林间又飞来一道黑乎乎的影子,大声地叫骂:“你个扁毛畜生,大战正酣,你跑个锤子?来来来,再跟大人我再大战一百个回合,看看到底你是鸟中之虎,还是大人我称霸鸟坛?”
    这凶猛的食猴鹰竟然腾身往人群的身后躲去。
    回答虎皮猫大人的,是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子弹在黑夜里肆意地飞扬着,一通乱射。虎皮猫大人没有冒头,便又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留下了一连串的脏话,和对持枪者亲切的问候。食猴鹰展翅飞起来了,它朝着小妖朵朵扑去。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神奇的生物和王洛和的那只塔特索原狐猴一般,可以对灵物有着独特的杀伤力。我不知道这个食猴鹰是不是这样的一个,但是小妖朵朵却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威胁,往黑暗中退去。
    鹰是一切虫子的天敌,一物降一物,肥虫子也不敢跟它硬碰,找个地方闪开去。
    这头被下了降头的食猴鹰一出现,立刻将金蚕蛊和小妖朵朵营造的困局给一力破开去。
    端的厉害,亏得虎皮猫大人还跟它纠缠那么久。
    小妖朵朵逃跑的方向是我们这一边,与我们擦肩而过,如同一道妖风,那食猴鹰也顺着林道倏然刮过。我和杂毛小道屏着呼吸蹲在荆棘的阴影处,不敢动弹。危机解除了,那没事的五个人立刻有两个扶起那个在地上打滚、痛不欲生的同伴,而两个人则跟着食猴鹰往前冲。
    六人呈前进队形往回跑来,最中间的就是那个白衣训鹰人。
    看样子,这男人也是一个降头师。
    五秒钟,他们便路过了我和杂毛小道藏身的荆棘前。时不我待,我和杂毛小道再也藏不住心中的火气,双双扑出。我的目标是那个白衣训鹰人,而杂毛小道则舞着桃木剑,朝着那几个人的手腕处抹去。
    肉搏我们并不怕,就怕被枪轰。
    我在扑向白衣训鹰人的同时,手中的开山大砍刀已经化为一道白线,朝着前面探路两人组中左边的那一位脖子处甩去,而右边那个,自然有鬼头鬼脑的金蚕蛊对付着。战斗在一瞬间爆发开来,黑暗中,我几乎无暇顾及太多的大局,眼中只有那个白衣训鹰人的身子。
    我们两个轰然撞在一起,滚落下地上来。
    如果有人问我,打架最重要的是什么?我只能跟你说,血勇,咬着牙包谷顶头而上的狠劲,这些就是我那个阶段最重要的元素,没有技巧,没有方法,调动自己求生的本能,跟这家伙拼了,不留情,并且尽量快速地杀掉他。
    人在文明的时候,是最美好的生物,然而也可以一瞬间,转变为无情的野兽。
    我感觉我的头被那个黄铜法轮给狠狠地砸了一下,然而他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因为我已经掐住了这个家伙的脖子,双手合拢。显然,同样为降头师,修外物和修自身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受猿尸降的王初成和我比,就是卡车跟拖拉机,而这个白衣训鹰人却仅仅只是单车的级别了。所以,就像掐鸡一样,我轻而易举地将他弄死了。
    白衣训鹰人一死,杂毛小道那边也差不多结束了。
    桃木剑只降妖捉鬼,杀不了人,但是杂毛小道却能,这个男人一身的牛劲,真正发起狂来,并不是这几个打过仗的人就能够抵挡的。当我站起来的时候,那三个人都已经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而杂毛小道,已然冲到了前方去。在那里,被我甩刀未中的男人已经举起了步枪,指向了我们这边来。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