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悬空僧人,杂毛失踪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和现象是难以解释的,比如西藏密宗修行大圆满时出现的一种死亡现象“虹化”,得道高僧在圆寂时,其肉身化作一道彩虹,进入佛教所说的空行净土无量宫中,有的肉身成虹身,直接不见,有的身体缩小,或者只留下指甲毛发;再比如肉身悬空而起。
    这里的悬空,并非指的是魔术中用威亚、钢丝吊着欺骗人视觉的小把戏,而是纯粹利用人的念力,将肉身承托而起。意念这东西虚无缥缈,寻常人倘若想把它量化形容,是很难以做到的事情,在西欧有这么一句话“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里面所说的上帝管辖,便指的是精神范畴。
    世人之所以对有道行者如此尊敬,因为那是神的范畴。
    人不是灵体,肉身悬空,这需要的能力是常人所不能够理解的,古时候的人形容楚霸王项羽有“过顶之力”,就是说的这一点,我至今也没有看到一个人能够做到过。并不是那东西很难,而是法门不通,方向不一样,比如说你让一个学计算机的人去盖房子,这就真的有些难为人家。不过虽然说方向不同,然而能够让念力托载自己悬空的,却实在不多,正如同修藏密者很少能够虹化一般的道理。
    这样的每一个,都是传奇人物。
    然而这些都不是让我惊讶的事情,我真正吓了一跳的是,这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我还真的有见过,就在几天以前的下午时分,这个老僧人带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弟子,慢腾腾地从错木克村往外走去,他当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让夕阳将他的影子斜斜拉长,然后消失在苍翠的森林之中,头也没有回一次。我们当时还以为是两个普通的行脚僧人,甚至还担忧他们在丛林中遇到危险。
    世界是如此之大,又是如此之小。
    它是圆的。
    我们两个呆呆地看着这僧人浮空好几分钟,在不远处的树林上空。等到我们反应过来,准备过去接触的时候,那个老僧人却消失不见了。我们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才来到了刚刚看到他的林间地上,人影无踪,只是在这林间的腐叶沉积处,有一双深入地下半尺的脚印子,以及一些凌乱的痕迹。
    我不知道那个老僧人是敌人还是朋友,然而见到这般高明之辈而没办法结交,失之交臂,心中多少有些恍然若失,悔恨起刚刚的痴呆和迟钝来这是我第二次见到般智上师,这个来自泰国清迈契迪龙寺的僧人,我当时并没有想到他的身份,也根本没有预料到他对于我的整个人生来说,会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
    黑黢黢的丛林中,我们没有再找到那个老僧人,除了丛林中不知种类的鸟鸣和虫叫外,别无他物。
    我们没有继续寻找,一是因为不明敌我,唯恐意外,二是毫无踪迹可寻,一切都像是梦幻一般,就仿佛是我们自己的幻觉。我是一个有极强自制力的人,能够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什么事情紧要,什么事情急迫,还是能够拎得清的,所以带着姚远继续走。
    在黑暗的雨林中行路,我这几天常做,而姚远却并不适应这件事情,一路上跌跌撞撞,唉声叹气,几乎就想赖着不肯走了。然而自从见到了那个浮空的僧人后,他也来了精神,一边在前面走着,一边回头跟我说,这是南传小乘佛教里面,修行到了极高境界的一种神通,他常听人说起,然而活了这五十七年,却从来没有真正见到过。古人言“朝闻道,夕可死矣”,现在看来,他今天即使死在了这片雨林子里,这辈子也不算是白活了。
    他十分感叹,就像宗教里面看到神迹的信徒,似乎在一瞬间看通了生死。
    姚远似乎认命了,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地跟我说着这些天来的境遇,他告诉我善藏法师是一个极有手段的人,别看他在这么一个小山村的破旧佛塔里面当一个住持,日夜艰苦修行,好像一个苦行僧,然而他的地位十分的高,算是那个组织的第五号人物……
    我背着步枪,拿着一根木棍行路,听到他说起这些,疑惑地问道:“组织,什么组织,是契努卡么?”
    姚远回头望我,说你倒是知道契努卡,不过不是。
    契努卡是一个纯粹的降头师联系行会,成员间的联系并不紧密,属于松散性的联盟,而善藏老和尚他们的这个组织却不是,等级十分森严,上传下达,就像一个军队一样。不过他们的名声不显,一般人都不知晓的,外人只知道是山里面的。当然,你也看到了,其实他们的影响力大得很,你看看我在福建莆田,千里之外,都着了他的道,你说说,一般的组织哪里有这种力量?
    姚远似乎起了谈性,或许在这黑暗之中,他避开恐惧的办法,就是将心中的话语往外面掏吧。
    我也乐得听他谈起,其实仔细琢磨,里面还是有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不过我也不反驳,一边看路,一边与他搭话。然而这般持续了两个小时,姚远终于支持不了了,脸色痛苦地告诉我,他走不下去了。一路上,我们不知道遇到了多少蛇虫,复杂的路况让这个向来以算命为生的老头子恐惧不已,一直来到一个小溪旁边,姚远苦苦地哀求我,说不行了,饶了他吧,在这里歇一夜,明天早上再行路吧。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说实话,不仅是他,我赶了一天的路,基本上也是精疲力竭了。没有小妖朵朵在,黑夜里行路风险太大了,说不定走着走着就跑到悬崖去了。而且虽然有着肥虫子帮忙引导,但是也不能够保证路线的正确。于是我答应了他,找来了干燥一些的柴火,在这个溪边的平洼子旁生起了火。其实在林中生火是有一定风险的,因为燃烧的火焰很容易招惹到蚊虫和大型的动物,前几天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我们都没有生火。不过对于姚远来说,所有的一切威胁,似乎都没有黑暗来得可怕。
    生了火,我将路上宰杀的两条长蛇剥皮抽筋洗净,然后在篝火上烤炙,我一条姚远一条,当做晚餐。
    然而姚远却推辞,说他是个在家的居士,吃不得荤腥,只是吃了些路上摘的野芒果、野香蕉。
    我这一路也算是消耗了大部分体力,见他这么说,也乐得如此,将这两条烤蛇都下了腹。我们两个围着篝火而坐,肥虫子并没有露面,而是在附近默默地享受着见到篝火飞来的蚊虫。
    这些都是食物,肥虫子幸福得直流泪。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东南亚的丛林中,蚊虫的个头都大的出奇,别人说三个蚊子一盘菜,说的便是如此。这些蚊子又凶又毒,是林中最大的杀手,姚远之前最担心就是这东西,然而一路上却并没有遇到许多,也是有些惊奇。不过他认为是我的手段,问了几句,便也不再说起。
    我把姚远押到这边来,主要就是想让他依着法子,给杂毛小道解去傀儡替身降,其他的倒也没有太多的想法。而他虽然对自己所中的降头术有些担忧,但是逃出生天,却多少有些得享自由的感觉,也轻松。一路疲累,我们两个都没有再多说什么,依着篝火疲倦睡去。
    因为有着肥虫子在,我也没有担心太多,睡得也沉。不过我很敏感,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心中一动,睁开眼睛往前一看,只见篝火旁边人影空空,已然见不到了姚远的身影。我背后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瞌睡立刻就消失一空,站起来四处望,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我立刻呼唤肥虫子,它也听话,从黑暗的草丛中飞射出来,停在我的手掌上,摇着头,黑眼睛忽眨忽眨。
    时间才是四点半。
    从肥虫子的那里,我得知了一个事情:姚远是在我们睡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偷偷爬起来的,他是个十分精明的人,知道像我这般的人对于生死之事是最敏感的,所以起来之后并没有对我进行任何伤害,甚至没有拿一样东西,而是蹑手蹑脚地离开。也正因为如此,使得肥虫子没有管他,而是一心一意地给我站岗巡逻。他的精明救了他,然而让我疑惑的是,在这黑夜里,茫茫的大山和丛林中,姚远到底能跑到哪里去?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我自然是没办法再休息了,于是将这篝火熄灭,痕迹扫平,继续朝那江边走去。
    我大概是在第二天的午后,来到的江边。让我心中疑虑的事情是,在江边的榕树上吊着的日本人,居然消失不见了。是他的同伙过来帮他收了尸体么?我先是在外围观察了好久,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接近杂毛小道的藏身之处。然而当我拨开草丛,走进洞口的时候,让我遍体生寒的事情出现了。
    杂毛小道,他不见了。

猜你喜欢: 《农门小辣妹》 《文娱的良心》 《你是我的半条命》 《妃常锦绣》 《刺激召唤》 《凉城好景》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