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血池生魔,老友救场

    威尔失踪,独目男暴起发难,这一切都是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发生的。
    独目男的诡异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所以他的拳头挥出,我便立刻往后疾退,加藤原二双手一绞,封住他的这一拳,而老和尚则如弹簧一般冲出,直取他的下盘。不得不说,独目男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泰拳高手,但是体力已然不支,在众人合围之下,没几招便被擒拿住。
    老和尚盯着独目男硕果仅存的那只血红眼珠子,说不好,他被迷惑心志了。说着话,凝神静气,再次结印,覆于他的脑门之上。然而却并不奏效,独目男发出痛苦的嚎叫,疯狂挣扎着,一脸仇恨地看着我们。
    加藤原二气急败坏地扬起手,重重砍在独目男的脖子上,但是依旧没有效果。
    我望着雪瑞,她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青虫惑效用极佳,但也不是没有一点限制,也许独目男所中的心魔太强,并不是它所能够抑制的青虫惑刚才之所以能够施法掩护,也是因为我们面对的都是些没有道行的小杂鱼,最强的,反而是在牢房门守着的那两个黑袍巫师。
    青虫惑在他们身上花了太多的气力,以至于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要说加藤原二也是个狠角色,救不了你就杀了你,他在奋力压制独目男无果之后,毫不犹疑地拾起从守卫那里夺来的短刃,一刀就顺着第三和第四这两根肋骨之间的缝隙,在我们猝不及防之下,插进了他的心脏。独目男的眼睛立刻凸起来,口中溢出了鲜血,加藤原二匕首一扭,人便死透了。
    我和雪瑞都站了起来,往后退去,用讶异的目光看着日本小子。
    老和尚也退后一步,长念一声佛号。
    加藤原二的眼睛满是血丝,将短刃缓缓拔出,避开喷溅出来的血,抬头看见我们不理解的眼神,语调低沉:“我不杀他,说不定我们就有人死在他的手下我这是在救我们大家!越狱的危险本来就大,死了也正常。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意志不强,被邪物迷惑了。”
    我们都沉默不语:出发时八个人,肥婆叛逃被重伤,天残地缺一个生死不知,一个被自己人捅死,而威尔岗格罗神秘消失……在这短短的一段逃亡之路上,损失一半,叫我们心中怎么好受?
    这个佛堂一般的房间陷入了短暂的宁静,地上五个死人,血池中的浓浆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我缓步走了过去,看着这上面的残肢断手,心想威尔这个家伙不会是潜进血池里面去了吧?怀着这种疑问,我找了一根足足有两米五的长幡,从池子的边缘往下试探,看看有多深。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当我的手快与这池面持平的时候,依然没有探到底。
    无底洞?这么深的血池,需要用多少人的血才能够填满,而且还没有凝固,如同沸腾一般。
    好古怪的情形,这血是热的么?
    当我准备把手指伸进池中,想要去摸一下的时候,雪瑞拉住了我。她露出了很少见到的紧张,牙齿都在打颤,抓得我手臂生疼。她焦急地说道:“别碰这个,别碰这个……”我看到她瞳孔里出现了白色的一点星芒,然后回头一看,那血液竟然如同拥有了生命一样,顺着长幡的竹竿往上蔓延而来。
    这诡异的情形让我吓了一跳,仔细看了下,连忙把手放开,往后连退几步。
    一时间,那血池边的液体如同活泛起来一般,伸出一条条由血浆形成的触手,努力朝我这边延伸过来,这数十条凝结而起的触手蔚为壮观,让人心惊胆颤。不过好在这池子旁边有着布置,它们总是难以越过这青石修筑的池边矮栏。
    雪瑞颤抖着告诉我,这里迷雾重重,她也是刚刚才看清楚:这血池看着是一池翻滚的血浆,然而在这里面,却有着数以万亿计的血线虫在里面生存着,这种细微得肉眼都难以发现的生物平时浑浑噩噩,朝生暮死,然而却能够在某一时刻苏醒过来,做出恐怖的事情。
    我扭头看向地上独目男的尸体,他刚才似乎就是沾染到了血池里面的血浆。
    我们吓得心惊胆战,往门口处退去,并且警告加藤原二不要碰独目男的尸体。他听到这个消息,一脸惨白地看着自己的手,默默不语。
    然而没等我们把心放下来,随着那张长幡在水面上打转漂浮,血池中突然一阵异动,水平面上的血浆开始大股大股地冒着泡泡,咕嘟咕嘟,每一个泡泡都足足有人头那么大,接着还算是平静的池面开始翻滚起来。这种翻滚是如同有活物一般的异动,有一个人形一般的生物在水池最中央开始凝结,这一过程十分缓慢,如同电影中的慢动作,足足两分钟,血池中才开始将这个生物的头颅,塑造完成。
    这是一个光溜溜的头颅,血水不断洗刷,露出半张美丽的女性脸孔来。
    在这一过程之中,一种凝重如山的压抑感,在我的心中缓缓地生长而成。从雪瑞、加藤和老和尚的脸上,我能够知道,他们也感受到了这股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重压。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心防一点一点地溃退,有一种跪下来,俯首称臣的想法出现。
    当看到了这半张脸,老和尚浑身一震,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随即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度地惊恐:“怎么可能?他们竟然要召唤出‘阿耐刚亭勒’?天啊,这群畜牲……”
    恐惧之后,他变得歇斯底里了,飞快跑到门口,去扭动那道沉重的门。加藤原二跑过去拦住他:“你疯了?”老和尚突然猛地一瞪他,恶狠狠地说:“小子,我巴通成名之时,你还没有出生呢。你不知道阿耐刚亭勒的可怕,所以闭嘴。我们从这里突击出去,是死是活,总算是也有个希望,如果待在这里,我想你是不会有下辈子,来后悔今天的决定的落在‘阿耐刚亭勒’的手中,连死,都会变得幸福。”
    他说得又急又快,语气肯定,连一向果决自我的日本小子都有些犹豫了。
    老和尚一把推开加藤原二,看向我们,说各位准备了,是死是活,都祈祷佛祖保佑吧……说完,他满怀惧意地向后面再看一眼,一咬牙,猛地一开启大门的开关,将这重逾千斤的铁门缓缓开启。
    老头是一个十分有见识的人,我们也知道那血池中的东西邪恶得要命,才使得他如此不淡定。于是我们都没有阻止他开门的举动,绷紧身体,准备迎接最后的决战。随着门拉出一条缝隙,加藤原二最后的那个纸片式神杏子立刻飘飞出去,我拍了拍雪瑞的头,出去之后一片混乱,一步即生死,我可能就照顾不到她了。
    她冲我甜甜地一笑,眼睛眯如皎月弯牙。
    当门半开,我第一个冲了出去,迎面而来的是一排尖锐的长矛。我低下身子,往下面躲开,“刷”的一声炸响,杏子运掌如刀,将这一排长矛给悉数斩断,而我的眼前黑影一闪,三枝角度刁钻的箭矢被雪瑞暂时降服的咒灵娃娃给叼在嘴里,反射回去,立马传来了几声惨叫声。
    我捡起一根断矛挡开两个人,往后一退,才发觉这个库房里面的人,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之前所见到的一大群人里面,少了好几个黑袍巫师和一队精锐的看守,特别是被老和尚称为萨库朗现存第一高手的五号人物黎昕,还有刚才那个恐怖的血巨人,也没有见到踪影,只有三十来个手持长矛和刀刃的看守和善藏法师、我所熟悉的古努,以及其他的五个黑袍巫师在。
    如此,或许还有一拼,或者一逃。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心念一起,我们都难免有些激动,感觉希望在,便有源源不断的气力就从身体中涌现出来。我双手各持着一根断矛尖,狂呼一声走,从侧面与加藤原二化作两个锋矢,往前突击。二十多个人围着我们,不断攻击,我跑了几步,回转身来捅伤两个人,矛尖拔不出,便又捡起了地上的刀刃,与之拼搏。
    没走十几步,我身上已经新添了三个口子,好在金蚕蛊在,血暂时不会多流。
    与我相比,加藤原二就潇洒很多,他捡了一根稍长的断矛,这小子应该自幼习过枪法,拦、拿、扎、刺、搭、缠、圈,耍得有模有样,挥舞起来,水泼不进,不一会便伤了四五人。随着日本小子的逞凶,我们的压力就变得小了很多,沿着墙壁往前奔了二十几米,突然我的脚下一僵,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一般。
    我回头看去,只见善藏身边的几个黑袍巫师都在念咒,而一个缺了半只耳朵的老家伙则对着我得意地笑。在他们眼里,我们只是困兽犹斗,跳梁小丑而已。
    我手结内狮子印,暴喝真言:“洽”立刻恢复行动力,然而旁边的人却都团团围将上来。
    四vs四十,我们在劫难逃了么?
    正在这个时候,库房的那座铁门被重重撞开,伸进一只粗壮如柱的大腿来,接着一个久违了的声音出现:“傻波伊们,你们竟然凶残到这个地步,无法无天了么?大人我要代表月亮和正义,惩罚你……”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