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小道杀蛟,雪瑞失惑

    见到杂毛小道旋风一般冲到了洞口,躬身去拾起地上的自动步枪,我就知道要进入搏命的节奏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这么激动,但是我知道一旦那条黄金蛇蛟将吴武伦等人干掉,下一个目标便是我们这一伙人。我一跃而起,也不管不顾,甩开膀子就往前冲了,而旁边还有一个更快的身影,刷地一下超过我。
    是小叔!里面准备拼命的那个家伙是他大侄子,他更是不敢怠慢。
    我感觉自己眼睛在充血,一冲到洞口,就看到杂毛小道手中的自动步枪已经开始射击了,嗒嗒嗒、嗒嗒嗒,精准地朝那条追逐士兵的黄金蛇蛟射去。他射的地方十分刁钻,专射脖子下那块巴掌大小的白色鳞片。那是逆鳞,血液从蛇蛟心脏的主血管涌出,经过白色鳞片这里,再分散到各支血管处,是极其敏感的地方,《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曾有言:“人有婴之,则必杀人!”
    这蛇蛟虽然还未成长为蛟龙,但是亦有此逆鳞。
    果然,杂毛小道的挑衅终于得到了回应,这条长有十几米、粗壮如木桶的畜牲停止了对吴武伦手下士兵的追逐,缓缓地回转过身来,盘起身子,头部高高昂起,足有四米;它左眼是一个血窟窿,右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里面有一种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拔凉拔凉的恐惧感。它吞吐着红色的信子,嘶、嘶……信子轻轻地舔舐这自己被击中的逆鳞处。
    它与洞口的杂毛小道隔着三十几米,但是站在老萧身边的我,却能够感受到,他被锁定了。
    这是一种气场的锁定,一种玄之又玄的“炁”之场域。
    这一刻,我想我敢肯定这条蛇蛟已经有了智慧。
    杂毛小道已经将自动步枪弹夹里面的子弹给全部射光了,然后他竟然一点也没有感受到压力,反而是歇斯底里地挥着枪挑衅,高叫来啊,来啊?你不是很厉害么?过来跟我一战!骂了隔壁的,你很厉害么?你吃了那么多人,很爽是么?来啊,八年前我怕你,现在你再狂一下试试?
    我不知道杂毛小道想表达什么,但我看到了往旁边躲避的吴武伦几个人,向这边投射过来敬畏的目光。此时此刻,杂毛小道身上所有的猥琐之气都悄然无踪,他当之无愧地堪称“勇者”。
    僵持不过十来秒,那条蛇蛟不动则已,一动便势若奔雷,如同一根射出的利箭。
    我们纷纷不敢与之硬搏,往旁边闪去。
    我滚落一旁,感到一股腥气扑鼻,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就往后面扔去。我闪开得及时,只听到一声重重的声音,是那蛇蛟落在门口处的响声。翻滚起来之后,我没有看到小叔和杂毛小道,在我眼前只是一条粗壮的蛟身,而我不远处,则是一把尖锐的三棱军刺,散落在一个死去的士兵旁边。
    我连滚带爬地跑过去,拾起那把军刺,咬着牙就冲了上去,也顾不得什么七寸三寸,直接就瞄准鳞片的间隙,顺手扎了下去。
    忙乱中,我刚刚扎进半寸,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这蛟身上反震回返,如同电流一般,将我的手震得酥麻。
    这伤虽然并不重,然而却引起了黄金蛇蛟的震怒,它的注意力本来还在另一边的杂毛小道身上,此刻回转过身来,巨尾一扫,朝我猛力拍来。我可不敢跟这千斤之力做抗衡,连忙往旁边的一个大树间退去。那蛟尾蓄含了它愤怒的一击之力,猛烈地鞭打到这树干上,顿时一人合抱的大树边轰然折断,倒塌下来。
    我本来在后退,没想到脚被牵绊了一下,跌倒在地,七八米的树干便朝我倾倒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我感觉自己手臂一紧,便有一股力量把我往斜着拉开,堪堪与这倒下来的大树错开。接着我听到身边传来一阵闷哼,却是这人被树枝给挂了一下,重重地敲击在了脑后。我抬起头,救我的人竟然是加藤原二。
    日本小子被这树枝误伤,破口大骂“八嘎牙鲁”,然而还没有说完,竟然被横空甩来的蛟尾,给重重地抽中,啪的一声,吐着血,往几十米的山下跌去。以这个距离,他即使不当时死去,也没有多少时间好活了。我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心中又有些悲伤:我和加藤原二这个娘娘腔一直不对付,他之前甚至还想杀我,为了越狱,我们才不得不暂时合作。
    然而他为了救我,瞬间消失在我眼前,不由得让我感慨。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不过我也来不及感伤太多,连忙唤出体内的金蚕蛊,让它以小制大,看看能不能够给那条蛇蛟找点麻烦。我一边吩咐,一边换了地方,小心翼翼地打量,只见大家伙都跟这条畜牲战成了一团:
    小妖朵朵飞临上空,青色的光华从她的体内飘洒下来,落在了我们的脚下的青草上,这青草立刻疯长,拼力去缠绕住黄金蛇蛟,哪怕只有一点点;雪瑞脚步轻灵,双手舞动如同蝴蝶纷飞,偶尔娇喝一声,那偌大蛇蛟竟然停住半个节拍;而小叔竟然也人品爆发,在瞬间请神成功,手中的雷击枣木剑电光闪闪,正面扛住了蛇蛟的獠牙。
    连盘旋在空中的虎皮猫大人,都不断地加油鼓劲,实施自己的顶尖骂功,一片“傻波伊”洒下来。
    不知道那长虫畜牲能不能够听得懂?
    而这个时候,最开始引发火拼的杂毛小道在哪里?
    我绕着旁边的树走去,听到有一种奇怪的念经声从某个地方遥遥传来,只见那条大蛇蛟的攻击竟然在这和缓的声音中,越发地软弱下来。这声音是杂毛小道的,他念经持咒的速度我曾经做过专门的介绍,属于一流水平。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这经文根本就不是用语言来表达的,而是一种鼻腔共鸣的呐喊,类似于蒙古族中特有的演唱手法“呼麦”,音域忽高忽低,却恰恰能够影响蛇蛟的判断力。
    或许经过八年前的失败,杂毛小道已经研究出了一种对付蛟龙之属的特有战法。
    然而既身为蛟,必有其不凡之处,在经历了短暂的迷茫之后,黄金蛇蛟终于挣脱出了杂毛小道设置的音波陷阱之中,清醒过来。而当它完全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正面与这巨蛟蛇头做纠缠的小叔便遭了秧,尽管他浑身闪闪冒金光,有不属于他的强大力量,然而他所请的神,或许职位太低,被那蛇蛟用蛇头猛地一砸,风势夹着铺天盖地的力量,重重地砸在了旁边的草地上,人都站不稳,朝一边歪去。
    这条蛇蛟头部一扭,张开了恐怖的巨嘴,朝着跌倒在地的小叔咬去。
    这一下若咬实,小叔肯定立刻报销。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蓄谋以待的肥虫子行动了,它如同一道金光,直接奔向了这条黄金蛇蛟嘴中那挂着血腥肉丝的獠牙缝中。它想干嘛,想用牙疼来打倒对手么?当然不是,蟒本无毒,然而进化成蛟,便是剧毒之物,与普通毒蛇一般,都存于上颚的毒囊中。肥虫子最爱之物,便属各种生物剧毒,所以它才会第一时间地冲进去。蛇蛟之毒如同人体之精,失去了,便无精打采,反应力下降,变得迟顿,犹豫不决。
    然而这只不过是芥藓之疾,并不能真正拿蛇蛟如何。这个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小叔的旁边,双手结印,然后从口中吐出一物,糊在这条蛇蛟仅存的右目之上。
    这东西张牙舞爪,然而终究只是一条拇指大的软虫。
    青虫惑。
    这条来自神秘的苗家神婆所赠予的青白色虫子甫一出现,先是飞临到蛇蛟的头部上空,又附在了它的眼睛里,“叽叽”一叫,那蛇蛟竟然有被迷惑住地趋势,本来准备砸下的头颅出现了僵直。趁着这一时机,小叔连滚带爬地闪开去,而一直在念着咒文的杂毛小道,他出现在这巨大蛟首的下方,右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冰蓝色的小巧玉剑。
    他咬了一口左手拇指上的鲜血,第一滴涂在自己的眉心处,第二滴点在了玉剑上面。
    这个男人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潮红,双脚一瞪,竟然跳出了三米多高,飞身扑到了那条蛇蛟的头颅下方,纯熟无比地将那一柄滴血的玉剑,果断刺入了白色的逆鳞上。
    在我们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之中,枪射刀砍都不能攻破的鳞甲,被那玉剑一刺即入。
    玉剑化作了一道蓝色的光芒,进入蛇蛟体内之后,依然铮亮,竟然随着血液的流动,直接逼进了蛇蛟的腹中去。受到如此攻击,黄金蛇蛟自然是狂躁地满地翻滚,杂毛小道也完成了最后的咒文,然后口中高呼着“陶陶……”,被甩飞到了山下去。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呼叫小妖朵朵,让她去照看一下杂毛小道,别摔着了这哥们。
    小妖朵朵毫不犹豫地领命而去。
    玉剑在蛇蛟体内发出了刺眼的光芒,我们外面都能够看见,最后停留在了七寸心脏处。
    它轰然倒下,终于死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那只青虫惑竟然直接钻进了黄金蛇蛟的下颚处,过一会儿,掏出了颗鸡卵一般大小的蓝色珠子,这小牛拉大车,竟然头也不回,直接朝山下射去,而雪瑞,则口中吐出了鲜血来。

猜你喜欢: 《清歌行》 《美味战国》 《大明厂督》 《我的英雄学院之最棒英雄》 《元能战记》 《武学大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