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山穷水尽,强援来袭

    ***********友情提示,本章内容,请未成年者在家长的陪伴下观看***********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有一张符合东方审美观点的瓜子脸,丹凤眼,鼻梁挺而直,樱唇嫣红,明眸皓齿,肤白似雪,身材也很匀称,鸽乳蛇腰,美腿修长,身形高挑,白净的脚光着站在红得发烫的石板上,如同江南烟雨中绣花的仕女,眼神迷离地看着我们。
    然而与这美丽的景物不和谐的是:她是一个秃子,全身没有一根汗毛,而且还湿漉漉的,除了头部,一身黏稠的血浆挂着皮肤上,有一种妖艳的诡异。
    她手上还拿了一个头颅,正在啃着。而这被吃了半边的脑袋,它的主人正是那个黑袍蒙面男人、萨库朗的四号人物麦神猜。
    一个风云一时的人物,竟然被她当作零食一般啃食着,这让我们肯定地知晓,她便是小黑天。
    从血池中,被那二十来个可怜女人的怨念,所召唤出来的小黑天。
    她是一个美丽到极致的尤物,也是一个血腥到极点的魔鬼。
    见到我们都愣住了神,她将手中头颅的白色脑浆子咕嘟咕嘟一饮而尽,然后丢在一边,缓缓地走了过来。她舔了舔唇边的白色液体,说话了,然而“嗡嗡嗡……”,就像是虫子在摩翅鸣叫,没有人知道其中的意思。吴武伦毫不犹豫地下令剩余的手下开枪射击,一时间自动步枪的射击声轰鸣,瞬间有大量的火力,朝着她倾泻而去。
    那个裸女不闪不避,一脸的迷惑,萌得像二八少女。
    子弹携带着巨大的动能,瞬间出现在她的面前,除了个别士兵心绪紧张激动打偏之外,大部分的子弹都击中了她。
    小黑天被打得连着往后退了几步。
    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像是没有骨头一般,子弹打在她的身上,中弹的位置立刻扭曲,然而就像橡胶皮一样往四周拉扯,人都变了形状,但就是没有破裂,更谈不上死去。
    一阵枪声停歇,硝烟散尽,完全变了形状的小黑天终于站稳,她伸出双手,先是揉了揉脸,将头恢复完整,又去揉胸,因为是心脏部位,这里被攻击得最多,凹了一个大口子,她揉啊揉,居然把胸隆成了d罩杯……她在我们呆滞的目光中,俯首拾起一个被烧去大半个身子的士兵,一米七的人竟然被她轻松拿起,然后撕下一条腿来,嚼了两口,吐,然后看向我们,嘟哝着大步走来。
    她依然在说话,但是我们只能够听到虫鸣。
    四十多米的距离,她几秒钟就走了过来,白嫩如初笋的小手揪住了一个士兵,离地抬起来。这个来自缅军精锐部队的男人,此刻竟然疯狂地哭泣起来,口吐白沫,双腿哆嗦,流出一滩腥臊的尿水。
    这也难怪,遇见这么凶残的食人魔鬼,又一想到自己将会成为她肚子里的消化物,不崩溃才怪。
    不过他的肮脏挽救了他,小黑天一脸嫌恶地看着他,轻轻把他丢在一边,然后又闪电一般地抓住了另外一个士兵,瞬间啃断他的脖子,将狂涌而来的鲜血给饮尽。
    她竟然把我们当作了圈里面的猪羊,随意宰杀。
    逃也逃不了了,怎么办?
    惟有拼了!
    还有一战之力的我、小叔、雪瑞、小和尚他侬、吴武伦和他最后的精干手下(就是四五十岁的那个,代称老头吧),全部都将自己最得意的本事一齐亮出,硬着头皮冲了上去。我抱着震镜许久,已然跟人妻镜灵沟通好了,此刻一冲上去,立刻高高扬起,口中直呼“无量天尊”,便朝着那东西当头照去。
    不愧是号称“震一下”的法器,小黑天狂震一下,竟然僵住了。
    趁这时机,小和尚的念珠,雪瑞的道家点穴手、吴武伦的红魔血手、老头的曼陀罗,以及小叔的雷击枣木剑,全数都招呼到了她的身上。
    前面两个不算,吴武伦那双红通通的手握紧成拳,重重地击在了小黑天的头上,脸都砸成了凹形;而小叔那木剑已然持上了咒,上面附有蓝色的游弋闪电,一捅,将她心脏部位捅了个对穿;而老头的曼陀罗锦布上有一股子灰白之气,已经朝她体内流去。
    情况在朝好的方向前行。
    杂毛小道在旁边扯着嗓子嚎:“轻一点啊,这个水当当的小尼姑,降服了,拿来暖床岂不是很爽?”
    这贱人被摔得七荤八素,动弹不得,但仍然还是要过过嘴瘾。
    不过话说回来,小黑天长得真美如果她不吃人的话。
    然而“震一下”终究只能震一下,一秒钟过后,小黑天恢复过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上的木剑,再看一看眼前的这几人,柔美的小脸上一瞬间变得无比狰狞,张开嘴大嚎一声,一股浓烈的黑气就从身体中喷出来,挨得她近的五人,立刻震飞开去。
    她随意一伸手,手竟然长了几十公分,将老头拉了回来,双手一用力,竟然将这人活活给撕成了两块,掏出胸腔的一大团内脏,往自己被捅穿的伤口处塞去。她发出一种高频的尖叫,将我的耳膜都给震出了血来。
    就在她发出黑气震开几人的那一刻,一个娇小的身影朝我跌来是雪瑞。我伸手去接,却被巨大的动能带着一起朝后边飞去,重重跌在草地上。
    我口中涌出了一口甜血,睁开眼睛,却发现雪瑞正面朝着我,也吐出了一口血,喷在我的脸上,然后陷入了昏迷。
    那一刻,我们的唇只相距0.01毫米。
    好吧,我承认我在不经意之间,与雪瑞亲吻了。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回味这久违的感觉,就发现自己的右脚脚腕一紧,被一阵巨力拉动拉,天黑地转。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小黑天已经半蹲在了我的面前,而我,则躺在了草地上,头晕脑胀,肚中有隔夜饭要吐出来。
    小黑天静静地看着我,如此近的距离,我能够瞧见她的眼眸,是一种纯净的白色,没有一丁点杂质。她的脸是如此的美丽和娇艳,初开的花朵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呵护,然而嘴中的鲜血滴出来,里面还有着白色的肉丝,却让人恶心。
    她扫量着我的全身,从头到脚,最后视线停留在了我的脐下三寸处。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从她的脸上看到有一丝疑惑、一丝恐惧,以及憎恨。
    突然,她伸出了粉嫩的舌头,轻轻地添了一下我左颊上的那道疤痕。
    一种温润滑湿的触感从我的脸上传来,接着有浓烈的尸臭涌入我的鼻子中。我当然不会以为这是一次艳福,小黑天看上了我:我很清楚地明白,这是要被吃掉的节奏了。我如果不想变成一坨不明来历的排泄物的话,惟有奋起反抗。然而这怪物实在太厉害了,我全身僵直动弹不得,所有能够战斗的人又全部都趴下了,还有谁……能够拯救我?
    正想着,肥虫子从头顶飞来,抵在了小黑天的嘴里。
    她很诧异,伸手揪住肥虫子,使劲一掐,肥虫子被揪住的部分立刻变得扁平,而那双黑豆子眼睛凸起,飚出了眼泪来。不过金蚕蛊的体质就跟橡皮泥一般,看着柔弱,其实怎么揉捏都伤不了它的根本。小黑天瞧了一会儿,将它往山下一扔,嗖的一声,不见踪影。
    完了、完了……我看着小黑天俯下来的笑脸,心中生凉,死亡的阴影已经在我的头上萦绕。
    接着我听到了扑棱着翅膀的声音,是虎皮猫大人驾到了。
    它只说了一句话,便将我的生命又一次延缓了:“好久不见啊,老朋友……”
    小黑天抬起头,木然地看向了空中这只肥母鸡一般的扁毛畜牲,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老朋友?我暗自咬了一下舌头,才确信自己不是因为恐惧而出现的幻听。
    我认识虎皮猫大人也有些日子了,怎么没听过他有这么邪门的朋友?然而就在我诧异的注视下,虎皮猫大人竟然也开始发出了如同虫鸣一般的声音。这一下,小黑天的脸色终于变了,她竟然满心欣喜地跟虎皮猫大人交流起来。我脑子发蒙,便看到虎皮猫大人跟小黑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然后我感觉到有一种力量渐渐地回转到我的身上来。
    正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了一种庄重森严的佛号,随着这一声佛号而来的,是一阵呼啸的风声。
    而正在与小黑天聊得舒爽的虎皮猫大人也变了脸色,往上高飞:“老和尚,这魔物是血肉和怨力所凝结的,而且还是不完全体,用佛法将其震散,超度即可……”
    虎皮猫大人话没说完,我便看到小黑天的胸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形象崩溃,整个人立刻变成了血肉模糊的怪物。她回转过身去,与偷袭而来的那个人对拼了几记,两人朝着十几米外奔去。我勉强撑起身来,只见消失好久的般智上师,正浑身金光地小黑天战作一团。
    被偷袭一掌之后,小黑天惊艳的女神造型立刻变了模样,变得如同索命恶鬼,周身冒着红光。然而这个被萨库朗费尽心力召唤出来的小黑天,会被般智上师所击败么?
    答案是否定的。
    虽然偷袭成功,但是般智上师在两分钟之后,却被一掌劈飞,如同断线的风筝,歪歪飞去。而此刻,小黑天似乎已经受了不少的伤害,她不管不顾,奋力朝我冲来。这意思,好像是要把我吃了,以作补药。我惟有又掏出震镜,准备做最后的挣扎老子豁出去了,唯死而已!
    而正在此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炸响:“大胆妖孽,胆敢造次?”

猜你喜欢: 《情到深处自然浓》 《种田旧事》 《绝色总裁爱上我》 《发个微信给神仙》 《镇香令》 《枕边尤物》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