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临时工与堂妹子

    在食堂吃完饭,一顿饱餐,我和赵中华在院子的篮球场旁边又聊了很久。如我所猜测的一般,其实编外人员就是个临时工,不用坐班和出勤,享受着为数不多的津贴和福利,但是若想要分房或者别的东西,那便是妄想了。
    这里的原则就是,按劳取酬,多劳多得。
    他告诉我,我的上线就是他,在南方这一片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联系他,随时备注我的动向,除此之外,组织还会根据个人特点,布置一些任务,我可以做选择,如果合理就接,不合理也不必去理睬,如此而已。聊了一会儿,他又带着我去各部门熟悉人头,说以后如果碰到什么事情,都相互照应。
    如此一圈走下来,赵中华说可以了,我们回去吧,相关的证件和工资卡,到时候会通知你来拿的。
    竟然如此简单,让我有一种进入了草台班子的感觉。
    我在东官待了三天,其间处理了一些店子里和房客的杂事,又自己跑了一趟宗教管理局二处,拿了我的工资卡和证件。工资卡是中银的,每个月的工资水平和一个新入职的普通科员差不多,当然也有一些象征意义的伙食、通讯和交通补助;证件很拉风,跟刑侦电视剧里面的警察证件是一样一样的,表皮黑色,有国徽。
    不过组织办公室的那个老阿姨苦口婆心地跟我说,因为是地下编制,所以平时最好不要拿出来用,别惹麻烦。
    她在碎碎念地唠叨,我听了大半天,终于明白其中的含义:不要拿出来张扬,小心俺们不认账。
    所以说,这世界上最辛苦的都是临时工,拿得最少,干得最累,背黑锅的时候冲在最前面……
    好吧,以上只是开玩笑。
    第四天的早上我和杂毛小道由阿根开车送到了洪山,终于歇下了脚。在休息一天之后,杂毛小道开始忙碌地制作起黄大仙牌抛光布和狼毫符笔。这两样东西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杂毛小道也只是听闻,并没有亲手尝试过,所以需要反复琢磨。同时,他手头还有那块血虎红翡需要雕凿篆刻,这东西才是最熬人的,杂毛小道需要将自己对道法的领悟,融入到刀法中去,几乎大半天才会下一刀。
    洪山苗疆餐房的生意已经进入正轨了,阿东经营得很不错。虽然我基本上不在,但是通过电话我还是能够了解一些情况的。这次返回洪山,我找到阿东,说起年尾的时候我可以转让些股份给他,毕竟我并不常在这里守着,对餐厅的经营并没有多大的支持,眼见生意蒸蒸日上,便不好意思拿太多的分红。
    他拒绝了我的要求,说我能够在关键时刻信任他,便是最好的支持,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
    我没有再说话了,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肩膀。争与不争,这些都只是态度问题。
    在静静等待小妖重铸妖身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早在东官的时候,我小叔又打了两次电话给我。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对远在南方江城的女儿小婧,十分地挂记,想来想去,也只有求到了我这里来了。
    说实话,我小叔这个人的性格有些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有些拗,不原意求人。所以我想他能够打这两通电话,应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不过说实话,儿行千里,家人担忧,小叔小婶肯定是急得不行的。于是在回到洪山的第三天,我便决定前往江城一趟。
    上次麒麟胎丢失的事情让我魂飞魄散,于是我也留了心,将那项链拆散,然后将那翡翠吊坠跟槐木牌挂在一起,贴肉而放,除了洗澡以外,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用我的体温尽早将小妖朵朵孵化出来。其实这件事情,肥母鸡一般的虎皮猫大人本来也想争着跟我抢的,但是最终被我一票否决了。
    长得像肥母鸡,但是它终究有一颗男儿的心,我可不放心。
    从我所在的洪山古镇到我堂妹小婧所在的江城西区并不远,车程不过一小时,比去主城区近得多。我吃完早餐出发,没到九点多钟就来到了小婧打工的地方。
    这是个远离城镇的一个小工业园,很荒凉,多以做线路板和电子产品为主,而且都是简单的后期制造,没什么技术性,主要就是因为人力资源便宜,所以才会坐落于此。我从小叔那里打听了小婧所在厂子的名字,找了好半天,问了几个人才终于在一个离附近村子很远的地方找到。
    我把车停在路边,看着那厂子里厂房钱的地上疯狂生长的杂草,心中不由得惆怅。
    我也曾经在这样类型的厂子里,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
    一般没有这样经历的人,是不会理解这种生活状态的:这里的工人通常来自于农村或者小城镇,他们普遍受教育的程度不高,家中贫困,然后背井离乡地来到东南沿海城市,来到这样的小工厂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流水线上做着机械的事情,如同一个木偶,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前程没有一点儿期盼。
    很多人,也包括年少时的我都认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就像电视剧上演的那般美好,然而当我们真正不远万里而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仅仅只是作为廉价劳动力而存在,世界里满满地写着无奈。
    有不甘者便如我一般奋力挣扎,或成功或失败;服从者便如同我鹏市那两个工友阿培和孔阳一般,耗尽青春,默默终老,如是而已。
    与家里面不同,江城、洪山这些地方,除了台风季节,一般的天气都是很好的,四季不分明。我下了车,靠在车边晒太阳。清晨的太阳并不是很热烈,有一种暖暖的惬意。麒麟胎贴着我胸前的肌肉,传来一种凉凉的感觉。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小婧的号码,脑海里开始浮现起那个跟我小叔一样性格的堂妹子娇俏的模样。
    电话没通,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在台资或者日资电子厂工作过的朋友应该能够知道,上班不能带手机,这是一项硬性规定。
    我给小婧的手机里发了一个信息,让她吃中饭的时候出厂门口来找我,然后返回车中歇息。
    坐在驾驶位上,我伸出右手食指,金蚕蛊浮现出来。
    在缅甸山林中,这个饿死鬼因为吃了太多的蛟毒,难以消化,所以变得又黑又肿,过了这些日子,在昨天的时候,它褪去了一层黑皮,重新回复了金黄色,只是周身会有眼睛一样的黑点,均匀地分布在身体两侧,我数了一数,足足有九对。我把从蚩丽妹那里得来的虫丹给它吃,它摇了摇头,没要。当我以为收到了假冒伪劣的时候,它冲我打饱嗝。
    得,原来是吃多了,不消化。那虫丹有用就好。
    没有朵朵的陪伴,肥虫子显得有些无聊,我将车窗打开一道缝隙,它便朝着附近的草丛中钻,去祸害里面藏着的飞虫。我等了两个多钟头,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接到了小婧打来的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你们厂门口,她有些犹豫,说那辆蓝色的小车子是你的啊?我说是。
    过了一会儿,我小叔的女儿陆婧出现在了厂门口。
    她穿着蓝色的工装,这种制服让她的身材变得有些臃肿,几个月没见,她倒是瘦了一些,下巴尖,眼睛亮,变得漂亮了一些。她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说你怎么来了?之前我在青山界抓矮骡子,害得小叔受伤,小婧一直不怎么理我来着,后来关系稍微缓和了一些,但并不算是亲近。她之前总是有一股傲气,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而像我这种人,则是社会上的混混(在我们家里,没有正经工作的人很受歧视的)。
    现在她变成这个样子,自然很不好意思。
    我跟她聊了几句,得知她一点半才上班,于是带着她去附近的村子里吃饭。这厂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足足开了十分钟,才在最近的村子里找到一个稍微像样的餐馆。点好菜,我跟她聊起天来。她并不是很愿意谈学校的事情,每当我问起都有些失落。
    不过她到底是小女孩心态,当菜上来的时候,忍不住频频举筷,不断地说好吃。然后跟我抱怨厂子里的伙食太差了,不但没有辣椒,而且一点味道也没有。
    我问她工作情况怎么样?她说还好,就是天天检板看得眼睛痛,而且领班很凶,下班了又有些无聊。还让我一会儿带她去附近的租书店,她回去看上街一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我又问了她在这里的福利待遇之后,斟酌了一下语气,说出了我的想法:“小婧,我觉得你还是回去重新复习一年,考一个大学好些,这样对你以后的人生,是最好的结果你点头,我立刻去跟你联系补习班,上学的费用你也不用考虑;当然,如果你不想回去读书,我也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好一些的工作……”
    小婧脸色为难地摇了摇头,不肯听从我的安排,说在这里有几个同学陪伴,挺好的。
    我还正想劝她,这时候她的电话响来,一接通,我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陆婧你这骚娘们,我听说你跟一个开小车的男人跑了?你在哪里呢?”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