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所谓童子尿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我的身子刚刚一弓,便见那面瘫脸的妇女贾微从我身边一掠而过,手中倏然多了一把赤红色的铁剑。当她到达小水潭旁边的时候,挥剑横斩,砍在这人腰粗细的粘液触手上。黑暗中,擦出闪耀的火花来。同时跟进的是杨操,这个灵觉强大的年轻人早有所察,从怀中掏出一排银针,穿过贾微的腰间,准确地射在了这根滑腻的恐怖触手上。
    当我们大部队赶到的时候,只见到那墨绿色小水潭上气泡翻滚,一圈又一圈的水纹来回晃动。
    而那东西,早已不见踪影了。
    岸边跪坐着一个人,防护罩被吸走,脑袋如同被硫酸泼过一般,血肉模糊,已经严重变形了。半边脑袋消溶,塌了一边,一颗眼睛留在泊泊冒血的眼眶里,另外一颗,则由一根筋肉吊着,在胸口处晃荡。我在旁边看着,仿佛看到了一个正在燃烧的蜡烛,最上面一片狼藉的模样。
    更让人恐怖的是,变成了如此古怪形状,如同恶鬼,这个可怜的战士却并没有死去,而是在大声地嘶嚎着。因为太过于恐惧和痛苦,他的声带很快就嚎破了,发出近乎于刮玻璃一般的声音。
    最终奄奄一息。
    这东西是什么?我拿着震镜连往后面退,小心防备着,心中生寒。
    看到这恐怖的一幕,敢围上来的人并不多,我、杂毛小道,宗教局五人以及吴刚。我们都在小心防备着这一口井眼般的小潭里,将会冒出的危险,而吴临一则蹲下地来,掏出一根玻璃棒,小心搅动着挂在尸体上的黏液,很浓稠,而且还柔韧,如胶水脓痰一般,难以断开。洪老大在手下的压阵下,用浸过桐油的红线在这小小的深潭上面,快速设了一个阵法,并且在最中间的连线上面挂了一个小巧的黄金铃铛。
    他是一边念咒一边布阵的,完成这些之后,脸上露出了倦意,一抹额头上的汗,问老吴,怎么回事?
    蹲在旁边检查战士伤情的吴临一摇了摇头,看着这个战士的头颅在迅速地消融,双手无力地往上抓,好像是想找一根稻草捞住一般。他抬起头,没有回答洪老大的问题,而是跟旁边的吴刚说道:“给他一个痛苦吧,要快!”吴刚毫不犹豫地抬起手上的黑色手枪,对准这个战士脑门就是一枪。
    战士浑身一震,终于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腥臭的血流了一地。
    吴临一站起来,神情严肃地看着我们,说莫不是鮨鱼?
    我顿时一愣,鮨鱼是什么鱼?大叔唉,这玩意分明就是触手怪啊!然而很快吴临一就帮我们做了解释:“鮨鱼是山海经中的一种水兽,鱼身而犬首,其音如婴儿,手如望潮(章鱼的古称),现在来看其实就是章鱼的变种。之所以说它是鮨鱼,是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在安顺龙宫水潭里也见过这么一只,不过不大,蓝环剧毒,跟这个很像淡水章鱼不多,向来潜伏于大山大泽之下,剧毒,而且通灵!”
    洪老大的脸色有些不好,咬牙切齿地望着那陷入沉静的绿色水面,说***,有本事再出来。
    他耗费心神布置的这红绳法阵,倒是和赵中华的结绳手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在我看来,略显煞气了一些,想来威力也是极大的。
    发泄完,他立刻又恢复了淡定的表情,问这里还有几个人是处男。陆续有人红着脸站了出来,问需要做什么?洪老大指着这口混浊发绿的潭水,说往这里撒尿,既然是鮨鱼,那么就必然怕阳气灼热的童子尿,撒几泡就不用担心它再次出现了。说完,他领头解开裤带,然后一本正经地抖落一片清亮的液体。
    一听是童子尿,站出来的五个男人立刻羞羞答答地回去了三个,将自己发烫的脸藏在黑暗里面;而另外两个,则犹犹豫豫地尿出一泡混浊的液体。老先生看了,直摇头,叹气,说人心不古。
    这种事情我和杂毛小道两个过来人自然远远躲开,回到刚才所站的位置。自有人过来收拾那个死去战士的尸体,马海波在我旁边声音颤抖地说:“第六个……”我这才发现,那个刚刚死去的战士,从他那仅存的侧脸来看,是如此的熟悉,竟然是跟我们之前一起出任务的战士。
    我不认识他,想来是退伍或者调走的三个人里,其中的一个。
    这代表着:这里所有人都在遭受死亡的威胁,但是相对而言,我们这些曾经围剿过矮骡子的人,死亡的几率最大。所有离奇出现的恐怖邪物,它们无一例外地选中了被标识印记的我们,从小刘,到这个我不知道姓名的战士。难怪马海波脸色如此差劲:人生下来就不平等,却没想到连死亡,都是不平等的。
    这种事情,搁谁那里,都受不了。
    我也是一阵蛋疼,有点想回家了:尼玛,洪老大这伙宗教局的人先斩后奏,忽悠我这个有着洞穴恐惧症的家伙进洞子带路,让我心中一直都不爽。外面都这么危险了,一旦进了里面,又黑又窄,周转不灵,到时候吃瘪的机会一大把。上次进洞时九死一生,让我后悔不已,此番再次进去,我到底所为何来?
    为了世界和平?扯淡,要是为了黄菲,我倒是更加有觉悟一些。
    我拍了拍马海波,说放心,你随时紧跟着我,有我一口气,不会让嫂子变成征婚广告上那肤白貌美的丧偶少妇的。马海波想笑,结果脸太僵硬了,比哭还难看。杂毛小道蹲下身来研究那个人脚獾的骨刀,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我问咋了?他说这东西手上的两柄骨刀,是十分好用的材料,用来制作符箓,是再好不过的了。来,小毒物,帮我把这东西弄下来,趁着天还没有亮,抓紧时间,多少也算一个手段。
    我扭过头去,发现宗教局的人都在安抚那些受惊的战士,没有管我们这边,然后便蹲下身来,用随身的匕首将这人脚獾的手掌给卸下来。
    我想起一事,问你那血虎红翡的玉刀搞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我的震镜霸道?
    杂毛小道不屑地撇嘴,说你那震镜也就沾了年代久远的光,孕育出了一个镜灵,跟我那深埋地底十几万年的血虎红翡,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不过呢,我那玉刀还没有完工呢,你这人是个闷捻子,一肚子才气,有时间给我想一个牛波伊的名字,以后好拿出去吓人。
    我们两个在这里说着话,一直在我们身边的马海波、罗福安、刘警官和向导老金紧张的心情才终于和缓了一些,开始尝试着跟我们探讨一些事情,比如说真的有鬼么、矮骡子这种东西是阎罗王的小鬼么……之类的问题,我没怎么说,杂毛小道却能够胡诌,天花乱坠地应付着。
    到了后半夜,精疲力竭的几个人终于没有气力了,返回火堆旁,相互背靠而睡。
    杂毛小道开始拿着刻刀,一个人借着火光,在静静雕刻两把血淋淋的骨刀,在上面刻下各种古怪和抽象的团案文字。我坐着,静静地看值班的战士们不断向溶洞口的篝火处添置柴火,看着宗教局的几个人围着那个粉红肤色的小猴子在做讨论,看着有的战士在默默地清扫着地上的虫尸,看着肥虫子在逗弄着那只傻乎乎的食蚁兽……
    这气氛有些压抑,每一个人都显得不爱说话,有沉重的压力在心头搁置着。而我的心里面,也突然有些恐惧起来。明天过后,要进洞子里面了,那么,会有几个人能够出来了?
    我无比地讨厌起引起这一切的矮骡子,和它背后所有的势力来因为死亡,也因为失去。
    两个种族之间的战争,没有对错,只有胜负。
    头顶上呼啦一阵响,我抬起头,只见肥母鸡出现在枝头,正朝着我们嘎嘎地笑。这贱鸟,终于出现了。
    洞口的火堆一直燃烧到了天明,在太阳出来的那一刻,十三条红布巾终于化成了灰烬。
    准备进洞的有我、杂毛小道,马海波、罗福安、刘警官这三个警察、向导老金、吴刚及手下六个战士,宗教局的胡文飞、杨操和贾微也将同行,而洪老大、吴临一则和叶联络员在外面戒备,随时接应我们。本次行动不但配备了无线电通话器,而且还有许多装备,比如二氧化碳测试仪、强力电筒,甚至还有人背了两个急救氧气罐,而且还有全套的防化服。
    我整理了自己的背包,除了里面有大把的糯米和一些纸符外,还有些个人用品、匕首,急救医用包,以及一些干粮、运动饮料。临行之前,洪老大找到了我,说到了里面,胡文飞和杨操会配合我的工作的。只要找到那个大厅处,杨操就有办法,帮我们所有人身上所有的印记,给予抹除。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宗教局的这些人,他们的目的并不单纯,肯定不会只为了我们这些人的破事,也许探求耶朗故地的事情,更加重要。我在犹豫,是不是讲神农架的那一段,跟他们说起。
    早上九点钟的时候,我们背好了装备行囊,绕过那个水潭,朝着溶洞子里进发。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