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崩地裂,断垣残骸

    罗福安跪倒在地,然后朝着前面的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吐血,这血粘稠如墨,上面有许多蜉蝣一般细小的东西在不断地跳动,眯着眼睛看,都是些微若尘埃的小鱼,和我们之前在魔眼洞穴下来时在那水洼子里见到的小鱼,一般模样,只是小了数十倍而已。
    我想起罗福安嚼食那小鱼时一嘴血的诡异模样,想起他曾说这东西是他吃过的最鲜美好吃的东西,想起他突然饿死鬼一样祈求我给他再找几条来吃的渴望神情……
    没有人想到,那些小鱼腹中竟然有着无数鱼卵,而这些鱼卵竟然能够迅速孵化,以罗福安的身体为营养皿,开始迅速繁殖起来。我们看着地上这一滩血浆之中成千上万跳动的小东西,心中不禁生寒,也后怕得很。
    此刻的罗福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跪倒在地,竟然把一双手都放进了嘴巴里面,试图将腹中的小鱼给全部吐出来,然而血浆吐完了,还有苦胆水;苦胆水吐完了,还有内脏……
    当罗福安把好几块模糊的肉块吐出来的时候,我知道,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马海波在罗福安吐血的一开始,就神情激动地拉着我,大叫道:“陆左、陆左你救救老罗啊?用你的虫子救一下他,哥哥求你了?他家里还有丫丫,还有他老婆呢……”我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把他往旁边拉开一些,免得溅上了这些小鱼虫。我不知道刚开始若知晓厉害,让金蚕蛊去罗福安体内将那些鱼卵吃掉的话,会不会救得了老罗的性命?但是此刻,一定不得行了。
    我们可以把握当下,拼搏未来,但是不能够改变过去。
    当时我若把金蚕蛊放出来,或许能够提前发现,但是我若没有金蚕蛊一直在体内给我提供力量,或许我根本走不到这里。事物都是辩证的,我们……改变不了这悲剧。马海波见我无能为力,痛苦地跪在草地上,所有的悲伤全部都涌上了心头,眼泪鼻涕都一齐流了出来。
    在那一刻,这个男人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罗福安终于吐完了,在他的面前有一大滩的血浆内脏,他表情奇怪地看着地上这些蕴含着无数跳动小鱼虫的秽物血水,眼中的玻璃体突出,环顾四周,然后看向了我,声音沙哑地说陆左,救救我……我摇摇头,苦涩地说没办法了,老罗,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赶紧跟我们说,我们帮着办。
    听到我的话,罗福安跌坐在地,仰首望天,陷入了沉默。
    我以为他会说照顾我老婆孩子之类的话语,然而他没有。他默然不语,皮肤下有蚯蚓般的东西在游走,表情狰狞,痛苦得要命。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提出一个问题:“你说,我死了之后,人变成了尸体,但是还有没有意识呢?意识会到哪里去呢?”
    这是一个从古至今,都在争议的哲学问题,我没想到罗福安这个普通的警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会与我探讨这种话题。
    我回答:有,幽府,一个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的地方。
    罗福安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了一滴泪:“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唉,如是而已!马队,别自责了……”这个在我心中一直油滑小胆的警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喃喃说着这番话。接着,他的整个身体突然像膨胀的气球一般,变得鼓鼓的,特别是前面的肚腩,变得异常畸形起来。我们收拾着东西,往后退去,没走开十几步,听到沉闷的一声响,像重锤擂破鼓。
    接着,漫天的血雨飘洒着。
    我回过头去,只见那个白胖的警察腹中破开,肠子内脏流了一地,流淌的血水上面尽是跳动的小鱼虫。
    “老罗……”
    马海波双膝着地,将自己的脑袋深深埋在了草地里,放肆地哭嚎起来。
    杨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近前,看着这四五米方圆的血泊上跳动的无数小鱼虫,回过头,说这些小鱼虫怨气极重,要赶紧处理这些东西,然后做法将这怨气给度化掉。不然的话,恐怕会有后患呢。我们点点头,死者已矣,活人还是要做活人的事。我们也来不及去安慰悲伤中的马海波,开始找来柴火,将这一片地方给焚烧干净,不让这些如同蛊毒一样的小鱼虫存活。
    金蚕蛊对这东西倒是不抗拒,也飞出来,大吃大嚼,帮忙清理。
    小周的背包里有一把折叠工兵铲,当下由杂毛小道用罗盘选了一块土地,然后用破烂的防护服将罗福安的残躯包裹着,超度完毕之后,我们将他给埋葬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相比那些死无葬身之地的前者,能够入土为安的罗福安,无疑是幸福的。
    当然,这种幸福,不过是活人,对于死者的一种慰籍罢了。
    葬了罗福安,我们站在坟头默哀,突然间山体震动,轰隆隆地响声从头顶如同打雷一般传来。接着,前方不远处的溪流开始咕嘟咕嘟地冒出混浊的泡泡,旁边的石头滩涂也瑟瑟发抖,地壳不断地震动,一开始是轻微的颤动,然后大范围的抖动开来。我们惊诧莫名,抬头看去,看到远处那道十来米宽的瀑布断流了,成吨的巨石从两侧山崖上跌落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林间和水中,整个空间里都是一片的混乱。
    峡谷两道,不断有石头抖落下来,山体滑坡,大树携着泥土滑落下来,在那一刻,峡谷中如同地狱。
    这变化当然不是因为罗福安的死,而是杨操他们埋在魔眼上面的定时炸弹,在这时爆炸了。
    魔眼为那山体的中枢地带,被炸毁之后,整条山脉都为之震动。
    我们不及思考,旁边便有一巨石重重地砸在了前面十米处,巨大的重力,引得地皮都跳了几下,碎石飞射。我们躲在罗福安坟前的巨石缝隙里,双手紧紧撑住地下,在这自然之威面前,什么也做不了,只有大声祈祷着各路神灵,保佑我们不被砸中。
    这场地震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之后又余震了三两次,所幸的是,我们居然真的挺了过来,没有一个人受伤。当一切稳定下来的时候,我们出来,只见峡谷的一端,已经被满满的巨石给封满了。
    而另一端,入目处也是落石嶙峋,不复最开始世外桃源的形象。
    连那一开始清澈幽绿的溪流水,也变得无比的混浊,白沫翻滚。这突如其来、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我的心情也随之阴郁起来,看了下杨操,他的脸色也不好。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开始收拾行囊,沿着河水下流,开始往着那一端慢慢走去。
    一路上狼藉不堪,溪边的石头本来就杂乱,此刻巨石挡路,裂缝丛生,更加难行。
    在我们的左手边有一大片物种多样的原始从林,纵深十几米,最前的一段路程全部都被毁坏,大块大块的石头和山体滑坡而来的泥沙将将这里掩埋,有许多小动物在我们的脚下四处逃窜,松鼠、青蛙、蟾蜍、蛇、蜥蜴以及猴子,不远处还传来了犬吠的声音,世界一下子就变得热闹生动起来。不过这一切的喧嚣,都不过是惶恐、是惊诧、是家园被毁的无奈而已。
    即使是最富有攻击性的蛇,都顾不上我们,在角落里游走而去。
    行了几百米,视线渐渐开阔起来,而我们的面前也再没有落石之类的东西,可见刚才我们所见到的,仅仅只是一次小范围的地震而已,说不定山外根本就一点儿感应都没有。沿溪而下,原本只有七八米、十几米的峡谷越来越宽阔,溪边不再是乱石滩,各种绿色植物也丛生起来。然而让人疑惑的是,我们发现了一条路来。
    不论是人开辟的,还是野兽踩出来的,这都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只是我越走越疑惑: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
    走在最前面的尖兵小周突然出声示警,说有情况。我们纷纷警戒起来,伏地身子,然后四处地张望。吴刚持着步枪上前,问怎么回事?小周不自在地扭动脖子,说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黑影子,一闪而过,他立刻想到了矮骡子,所以才停住的。我的脸立刻变得苍白起来:这阴魂不散的矮骡子居然又出现了?
    吴刚紧紧抓住小周的肩膀,说你确定?
    小周有些犹豫了,说是看到了一个黑影子,至于戴草帽,就真的只是余光一扫,并不确定。贾微一个唿哨,她旁边的食蚁兽小黑立刻接到命令,迈着小短腿往林子里面跑去,给我们作侦查。老胡一脸严肃地告诫大家,说万事续小心,说不定,我们与那矮骡子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然而我们却只有不断告诫疲惫的自己,危险犹在。
    前行了一里多地,溪流在我们面前变成了一个大湾。绕过前面的山麓,在这水湾不远处的平地上,我们惊异地发现,这里竟然有一些依山势而建成的围墙,不完整,有很多残破的地方,不用粘合物,而用石块自然堆砌而成,一望便知是建筑技术尚不发达的古代建造。

猜你喜欢: 《异界生活幻想曲》 《鬼墓迷灯》 《星际修妖者传说》 《神器种植空间》 《我是神界监狱长》 《人设不能崩》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