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离阵,红云遮天

    这东西沿着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砸落到了我们面前三四米处。
    它在地上弹了几下,然后滴溜溜滚动着。我定睛一看,是一个周身皆是六边形孔巢的蜂房,黑黄色,上面的孔洞被一层薄膜所覆盖着。而在这滚动的过程中,那些透明的薄膜开始被里面的黑点所戳破,然后陆续有一个一个身线修长、呈现出黄黑色斑纹的马蜂状飞虫,破壳而出,然后飞临到了这蜂房的上空。
    这个拳头大的蜜蜡蜂房,竟然在三五秒钟之后,飞出一大团身形纤细的“马蜂”来。
    这些小东西比我们寻常所见的马蜂要小一些,具有昆虫的标准特征,包括头部、胸部、腹部、三对脚和一对触角,全身黑、黄、棕三色相间,口器发达,上颚粗壮。此物甚小,而且浑身茸毛又长又粗,看着如同飞行的毛球一般。
    之前的穴居人一过桥即爆体而亡,贾微上桥后寸步难行,而法阵却并不阻止我、杨操和胡文飞三人在我的估计中,这是因为我们皆是正常人,而这些穴居人则是受到诅咒的耶朗后裔,贾微被鬼魂附身,乃邪物,皆不能行;同样的道理,矮骡子这一堆奇形怪状的生物,自然也是进不来的。
    然而它们显然有过研究,对付躲入阵中的敌人,自有办法:收集了这种藏有奇异马蜂的蜂房,将其封闭之后,扔过来。躲过水银之河的防御,这些马蜂便能够露出爪牙了。
    果然是好算计!
    马蜂的毒素和螫针十分厉害,可引起人肝、肾等脏器的功能衰竭。只是,一蜂仅一螫针,它们能够奈何种下“虫蛊驱避精元”、不惧毒素的我们么?
    拥有金蚕蛊的我自信满满,手上还拿着拍打杨操的湿衣服,也不犹豫,直接冲上前去,呼啦一下想将其兜住。然而这群马蜂却也不傻,四散逃开,往空中一飞,如同一张大网,嗡嗡嗡,鼓翅鸣声,十分的吓人。
    我也不慌,手抚胸前,大喊一声有请金蚕蛊大人。
    蜕皮过后的金蚕蛊,虽然本能地对这大阵和连通深渊的井眼厌恶,但是还没有到不敢出来的地步,一听召唤,立刻飞出,如一道暗淡的金光,四处游窜,将飞临到我面前准备发动袭击的马蜂,给悉数消灭之。
    对于此事,肥虫子驾轻就熟,眨眼之间,就不知灭了多少马蜂。
    杨操和胡文飞皆是鬼精之辈,见马蜂群袭来,纷纷朝我靠拢,将自身纳入金蚕蛊的防御范围之内,接受保护。电光火石之间,马蜂群就被消灭了一小半,我心中正欢畅,只见空中那些余下的马蜂不再朝我们攻击,而是飞向了各处坐镇的石鼎处。
    我纳闷,它们这样,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然而片刻之后我终于明白了。
    只见那些马蜂各自三五一群,分成了十几股,然后朝着石鼎、青铜锁链、井眼以及之间的一些石雕饰物飞去简单讲一下这个大阵的情况:它的主体其实就是以井眼为中心、以三米高的八个石鼎以及相连的青铜锁链为主体,分呈不规则的巨大圆形,直径足有二十几米。
    在石鼎的间隙还有一些石头雕栏,而我们则正处于这大阵的边缘,并没有进入其中。
    马蜂一进入里面,杨操突然大叫一声,说不好,我们赶紧出阵。
    我一愣,外面兵荒马乱,各种鬼物纷呈迭出,我们这几个身上都有伤,行动不便,一出阵岂不是羊入虎口,哪里能逃得出去?然而杨操脸色严肃,竟然不管不顾,拉着我们就往外面跑去。
    杨操此人师承不明,来历神秘,但是一双眼招子却毒辣得很。之前进阵是他,出阵也是他,胡文飞对他完全信任,自然不说什么,我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见他如此惶急,多少信了几分,脚步也跟着往桥上走去。
    果然,当我的左脚刚一踏及桥面之时,只听中心处传来一阵洪荒野兽般的吼叫,轰隆隆,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我全身皮肤上的汗毛仿佛过电一般,噼哩啪啦一阵轻响,寒意从尾椎骨直往上蹿,而杨操则将我们一起往桥对面推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滚落在地上。
    这桥面上还有着穴居人的尸体和一地的血浆,我身上沾了不少,滑腻腻的,熏臭之极,觉得有些恶心,想站起来,但是整个地皮都在颤动,左右摇晃着,维持平衡都很困难。
    杨操不断地滚,朝着我疯狂地喊,说快,快出去……
    当我们滚落到桥下的时候,感觉后面红光遮天,热力透背,整个空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周边水银池中咕嘟咕嘟地翻滚。我回头一看,只见那大阵中的石鼎竟然开始平移滑动,变幻方位。而从鼎口中,突然冒出许多如同曼珠沙华般的花朵,迭出开放,一朵又一朵,几乎遍布了整个阵中。
    这些花朵由灵力凝结,皆是热烈的大红色,那些化成黑点的马蜂一旦接触到这花朵红光,立刻焚烧殆尽,化为灰飞。
    我们刚才停留的地方还有一滩鲜血,是刚才穴居人溅射出来的,此刻如同蚂蟥吸血一样,被这火花给迅速附着上,立刻燃油一般烧化。
    大阵中所有的生物,都被盯上,化为灰烬这是阵法的自动防御机制,马蜂进入最大的目的,不是蜇伤我们,而是将这防护给启动出来。我吓得一身冷汗,这火焰比起杂毛小道那“离火七截阵”,不知强上多少倍,倘若我们还在阵中,只怕也已经烧了起来,连骨头渣滓都不会留下。
    四周还在摇晃,当空间中所有生物的注意力都还在瞧着正中心那些恐怖的红云花朵之时,我们几个已经勉力站了起来,避开前方的家伙,朝着远处的台阶上跑去。
    然而刚刚跑出二十几米,便有一道风声从旁边响,我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闪,只见一条短吻鳄重重砸在了我们的前方。这东西一落地,尾巴便哗地甩动,胡文飞躲闪不及,被绊倒在地。我们没有反抗,也不作半分停留,冲过去一人拉着一只手,拖着胡文飞便跑,那条冷血畜牲爬动飞快,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跑。
    我的鼻子有点儿发酸,心里面悬得高高的,感觉脚步稍一停歇,屁股上面的肉就要被咬到了。一边跑着,我的心里面也疑惑重重:这洞穴之中,怎么会有这些东西?难道除了那口井眼,这洞穴的其他岔路中,还有连通地下的其他道路不成?
    杨操一边跑动,口中一边在轻诵请神咒诀,就在我们即将身陷重围的时候,他突然把胡文飞朝我这边推来,然后折身过去。
    从我的余光中,我看到杨操身上有淡淡的虹雾霞光,由内而外,形成一个瑰丽恢宏的光晕。
    这光晕中,充满了莫名的威严和力量。
    他请神成功了!
    回转过身子的杨操高喝了一身“无量天尊”,这一声犹如狮子狂吼,振聋发聩。接着我听到有拳肉交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夹杂其间的是吱吱的叫喊声。
    其实我们这里仅仅只是这空间战场中很不起眼的一起打斗,矮骡子这一伙生物所针对的,其实还是那些操持着武器的穴居人。所以我们后面虽然有敌手追逐,但是压力却并不是很大,中心石鼎的阵法已然到了尾声,火焰燃尽,空间又回复了一片昏黄的颜色。
    在这黄昏之中,处处都有着追逐和围斗。
    杨操既然能够不顾生命地返身与之搏斗,我也不再装孙子了,放开恢复过来的胡文飞,双手快速结外狮子印。此印结完,在这危急重重、极度困难之际,立刻从心中涌起了一股倔犟果敢的意志来。
    依旧是那句老话:“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越是怕这伙畜牲,便越容易被其所趁。战场之上,最容易活下来的人,往往都是那些最不怕死的人。我这几日被各种纷繁的邪物欺负得厉害,早就窝着一肚子的火,当下印结于前,胸腔中战意浓烈,一声“统”字真言出口,便跟着杨操冲了上去。
    我们的对手,是一条三米长的毛鬃短吻鳄、几朵害鸹以及五个矮骡子。这些是从桥头就一直注意到我们,并且一路相随而来的。杨操从背包中掏出根三寸长的骨头棒子,如同打了兴奋剂,挥着这棒子就朝着那条短吻鳄的脑袋敲去。
    那畜牲倒也狡猾,摇头晃尾,就是不正面接触,这个时候的杨操,瞳孔里面一片孤独的白色,发狂了一般,扑下身,紧紧摁住这爬行动物,左胳膊一搂,将其大张的嘴给封闭住,然后骨头棒子猛烈敲击,邦邦邦,如同敲击木鱼。
    我腾空而起,将最近的一朵害鸹给扯了下来。
    我这一双手在异变出鬼脸之后,越加地厉害起来。有的时候,连我都控制不了,感觉掌间一阵灼热、一阵冰寒,被我扯住的这害鸹疯狂地抽动,四处拉扯,然而却始终没办法逃离我的手掌,三两秒钟之后,奄奄一息,垂落在地。
    死去的害鸹如同一张干枯的海蜇皮。
    也就在此刻,三只矮骡子跳跃起来,分别从左、中、右三个方向,腾空朝我抓来。这些宿敌的爪子又黑又硬,尖锐得很,我也不敢硬拼,退后两步,竟然被那条毛鬃短吻鳄的尾巴所绊倒,跌落在地。我们所在的是那片石俑林边,后边三米处便有一个俑人,两个矮骡子借着它的身子,反踏过来,就要抓到我的脸上。
    我闭上眼睛,往旁边翻滚,以为就要中招了,结果听到枪声响起,一大片温热的鲜血洒落在头上。

猜你喜欢: 《重生之武侠神话》 《时光巷陌》 《且以深情度流年》 《龙刺兵王》 《全能小中医》 《盛宠七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