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黑神秘消失,大人适时醒来

    一直在马海波旁边的食蚁兽小黑一声欢呼,朝着远处的贾微跑去。
    这小家伙跑得欢畅,一边跑一边嗷嗷地叫唤,而我们这边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防范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中年妇女。要知道,有了悠悠的这个例子,我们对于之前还是鬼王附体的贾微,保持了高度的警戒。
    贾微并没有理会在她脚下打转的小黑,径直走到我们面前的五米处,还欲前进,杨操手持骨针,警告她停下,不要靠近,不然他就射了。此刻的杨操精神萎靡不振,所请之神显然已经离开了,摇摇欲坠,然而却苦忍这疼痛,疲倦坚持着。
    一般请神,完毕之后必须要休养好几天,方才能够回复过精气神来,然而此刻情况危急,杨操也不得不咬牙坚持。
    贾微不满地看着杨操,说你这个家伙倒是蹬鼻子上脸了,连洪安国都不敢这么跟她说话。见她正常,胡文飞脸色一喜,走前两步,说贾微你恢复过来了么?那老鬼不是说把你炼了么?贾微说怎么可能,老娘哪里是那么容易相与的,我一直都在,只是进了洞中,才拼搏不过那几百年的老家伙,躲藏着了下来。它一离体,我便解脱得返了。
    胡文飞高兴地直搓手,说你真厉害,不过那家伙不是有两千年了么,怎么又才几百年了?
    贾微笑着说两千年?扯淡呢吧!这一年年的阴风洗涤,哪里会有千年老鬼的存在?
    两人说着话,越来越近,而杨操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我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小黑虽然对现在的贾微像小狗儿一样,绕来绕去,但是它目光中却流露出一种奇怪的陌生感;而贾微的嘴角,在莫名其妙地神经质抽动。
    这里面,似乎有着一些古怪在。
    当贾微伸出手去拉胡文飞的时候,我终于想起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记载的一件杂谈,冲上前去,使劲把胡文飞扯倒在地上。贾微一手抓空,心中有些惊讶,恼恨地瞪着我,说你干嘛?
    杨操横着骨头棒子小心防守,而吴刚、马海波都持着武器,默默地围将上来。
    我冷笑,说我曾听老人所言,这人遭了横灾,若想避开而又没有能力的话,是可以将此祸转嫁于他人的这东西跟我们养蛊人“嫁金蚕”一般,不过更加恶毒的是,被转嫁之人,基本都是有死无生.)想来,大妈你也是有这想法吧?
    贾微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向来都不善于掩饰自己的想法,此刻也是很勉强地强笑着,说怎么会?我和老胡是老同事,老熟人了,哪里能够害他啊?
    她说这话,小黑便伸嘴去咬她的裤脚。不知怎么地,小黑咬得很用力,竟然将贾微的裤脚给撕扯烂了,而这个时候,她的嘴角又不由自主地抽动着,使得她的笑容更加勉强。
    所谓转嫁横灾,其实历来已久。比如农村里某家遭鬼遇怪,必会摘下灶房上挂着的篮子,上面有一张白布(通常是别人家办白酒的时候带回来的孝布),在天黑之前偷偷拿到相怨的人家墙角边挂起;又比如有人冲了太岁,会将没洗过的内裤用袋子装好,丢到别人家的院子里……通常做过之后,烦恼全除,而被嫁祸的人家却遭了灾,鸡犬不宁。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很多人应该都有过亲身经历。
    而贾微的这个更加恐怖:她被鬼王上过身,一辈子都有着印记,根本就逃脱不了鬼王的追踪和再次附体,或者行尸走肉,或者神形俱灭;然而如果她将这印记渡给了旁人的话,便可由别人替她受过,与她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法子,作为慧明和尚的女儿,想来应该是会的。
    我们的小心防备,让贾微本来就僵硬的脸孔变得更加让人恐怖,她终于明白了欺骗之术并没有效用,脸色木然起来,伸脚踢开了她曾经缠绵悱恻过的食蚁兽小黑,一步一步地朝我们逼近而来:“你们还好意思说?这么多高人,竟然没有一个发现我被那个王座上的老鬼盯上,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为我分忧!杨操、胡文飞,当初洪安国是怎么叮嘱你们的一定不要让我有事,不然……事到如今,你们不是应该挺身而出,为我排忧解难么?随便一个人,只要让我把这该死的东西脱下来,就可以。随便一个人……”
    她一步一步地走着,声音越来越低沉,仿佛入了魔一般。
    小黑不断地拉扯着她的裤脚,不让她前行,终于,贾微发怒了,她俯下身子去,小黑直以为女主人是要跟它接吻,伸长了舌头,却被一把给揪住,贾微的身手在那一刻变得狠戾而果决,竟然将小黑的舌头当做了甩绳,拉着这长长的舌头,如同扔铅球时的720°大转圈,然后把小黑朝着杂毛小道那边给扔去。
    偌大的小黑,它没有一丝反抗,如同炮弹般飞开去。
    而贾微手上,却多了一截血淋淋的舌头。
    她是如此残忍,竟然将自己的爱宠给折磨成这般模样?她疯狂地笑着,指着我们说一群傻逼,不肯付出是吧,要死大家一块儿死,反正老娘也不想活了。
    食蚁兽小黑重重砸在井眼的边缘,脑袋沉入井口,而大半个身子则悬留在外面。如此卡着,有黑雾将它萦绕,而之前吞噬黑雾的那些石头蛊虫本来是凝结在井口的,此刻也“嗡”地一下,附在了它的身上。
    因为舌头被揪断,小黑的叫声有些怪异,而经过那井眼的空间回荡,传到我们的耳中,多少有些心酸。
    一个被主人虐待、抛弃的动物,一个心中只有主人的宠物,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贾微突然发起狂来,掏出身上的红绸,铃铛叮铃响,朝着我们这边甩过来。一般的绸子,软趴趴的,没有一点受力,形如跳舞,然而贾微这绸缎一甩,却跟皮鞭子一样,在空中炸响,灵动有如游蛇;最厉害的是她那铃铛如同招魂铃一般,响着会有迷惑人心志的效果,我倒没事,马海波等人却是一阵迷糊,接连被抽中了好几鞭。
    我心中狂怒,伸手去抓这红绸,好几次都没有得逞,贾微毕竟是家学渊源,脚步灵活,我们这些个大男人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抓不到她。然而双拳不敌众手,我瞅准机会,飞身就将其扑倒在地,贾微奋力挣扎,口中各种污言秽语骂出,我听了都脸红耳臊,突然,所有的叫骂声都停滞了,转化成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啊……”
    鲜血飚射,我愣了,抬头一看,便见到小周那张年轻而愤怒的脸。
    在那一刻,我发现小周的整张脸都是扭曲的。
    他喘着粗气,将捅入贾微胸前的三棱军刺拔出,这三棱军刺连着打空了子弹的自动步枪,见我们都傻了眼一样看着他,这个年轻人眼皮直跳,没好气地说看什么,不是她死,就是我亡,这个时候我们还有得选择么?
    贾微躺倒在地,口中的血沫子一股多过一股,糊住了脸,那怨毒的目光看着让人心中直冒寒气。
    转头看杨操和胡文飞,只见他俩都将头扭到了阵中去,不看也不知。
    小周再次补刀,结束了贾微的性命。
    这个年轻人,杀伐果断,要么是个疯子,要么就是未来的领导人才。不过我们的关注力已经集中到了大阵之中,在那里,杂毛小道已然唤醒了小苗女悠悠,可是那晃晃悠悠的绳索却依然穿过她的锁骨,将她给倒吊着。每一次摇晃,都让这个小女孩痛苦不已,哇哇大哭。
    而卡在井眼处的小黑,已然不见踪影了。
    是跌落井口的深渊,还是爬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去,我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我越过石鼎,想过去帮忙,然而杨操喝止住了我,让我不要胡来:这大阵已经开始警戒起来了,如果我再加入,便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恐怕烈焰出现,便会焚烧我们所有的人,化为飞灰。
    同样喝止住我的,还有石桥那头的鬼王。
    这位仁兄因为宿主贾微的死去,黑色的浓度竟然减轻了几分,除了咆哮之外,它主要的行动还是将涌进来的蛇群给裹挟着,朝着大阵边缘的水银河沟扔去,一时间,噼哩啪啦,溅起了许多银色的水花来。
    鬼王大声吼叫着,它强烈地斥责我们,说还不赶快死出来?真的要让这个阵法破灭,黑暗复苏么?我紧紧盯着阵中的杂毛小道,只见他居然从身上拿出了罗盘,开始仔细研究起阵中的风水布置起来。有着悠悠的尖叫声作背景音乐,他的心绪显然不宁,眉头皱起,如同山川。
    杨操并不看好杂毛小道,悄悄地拉着我们朝偏僻的地方行去。
    实在太乱了,我的心里面乱糟糟的,一团乱麻,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出现了动静,一声愤怒之极的骂声传过来:“我艹,是哪个傻波伊把大人装在这里……”

猜你喜欢: 《伎谋》 《业界大忽悠》 《火影之隙月流光》 《豪门隐婚之宝贝太惹火》 《青梅欲强婚》 《扬剑天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