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双蛊相斗,金蚕为王

    有了马海波的招呼,我们一路畅通无阻,小李在前面领着,而我则跟杂毛小道在后面交流。!>他简短地介绍了一下他那边的情况,说那主顾是个刑满释放的劳改人员,就住在离县城不远的大垌乡,状况和老江他堂叔差不多,也是中了邪。
    杂毛小道三言两语便套出由来,感觉有些邪门,便给那人一符,安定心神,然后追至此处。
    小李领着我们来到一个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沉稳的中年人,是这儿的领导。
    小李给我们做了介绍,知道这位领导姓周。马海波之前跟周领导通过电话,他很热情地欢迎了我们,没说一会儿,便跟我们诉苦,说自从六月出事之后,早就想找人看看了:出事的那个监房,总是感觉阴气森森的,好些个犯人整宿整宿地做噩梦,哭闹得不行,而且值班的狱警也时有反映,说总能够听到奇怪的动静。
    更加让人怀疑的是,有两个转监的狱霸在前一段时间内莫名猝死了。
    如此这般,我们便是一拍即和,当下也说好,由着周领导带着我们前往监房。
    作为一个向来遵纪守法的公民,我这辈子也没有进监狱这种专政机构的机会,跟电影小说里描述的不一样,除了门窗皆是铁的、防卫森严外,竟然和我读书时候的那宿舍,有些类似。通道里有一股陈腐的气味,灯光虽然明亮,但是却给人予阴森之感,不知道本就如此,还是因为监狱的原因。
    过了几道铁门,穿着制服的狱警敲了敲右边最里间的门,叫嚷了几声,接着带着我们推门进去。
    走进去,先看到的是一排蹲在墙脚的人头,全部都青愣瓦亮,狱警跟为首的那个大胖子训了几声话,然后回过头来,问我们要怎么搞?杂毛小道问能不能把这些人先请出去,我们好仔细查询?狱警回头看领导,而姓周的那领导则点头,说好。于是像赶羊一般,那一群穿着囚服的犯人在呵斥声中,挨个儿走出去。
    我看着这些人,全部都朝着看守露出讨好的笑容,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他们在外面或许是穷凶极恶的恶人,或许是油奸手滑的偷儿,或许仅仅是热血冲动的普通人,但是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却都失去了自由,有的甚至抛开了尊严,只为了上一点点好的待遇。
    这个地方,人性扭曲得厉害,历来都是不祥之地,能不进来,最好还是不要进来.)
    待人走空,杂毛小道将灯关上,点燃一根红色的蜡烛,然后蹲下来,借着这跳跃的烛火瞧手中的罗盘。那罗盘轻微抖动,指针不住地旋转着,杂毛小道口中不住地念着“开经玄蕴咒”,而我则四处打量着这监房:大通铺,很普通的样子,在最角落里有一个蹲坑厕所,散发出一股尿骚味;
    当杂毛小道将灯关掉的时候,我左边的眉头不由得一阵跳动,总感觉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被人盯上了一样。
    四下黑暗,杂毛小道念念叨叨,声音模糊,在房间里回荡,周领导、小李这几个本来在旁边看热闹的人感觉不对劲,于是就悄悄退出门去,整个监房里就只剩下了我和杂毛小道两个人。
    清晨九点半,外面天气阴沉,而这里面,莫名地寒彻透骨。
    借着朵朵的鬼眼,我仔细地扫瞄着,打量每一处角落,空气都变得有些沉重了,每呼吸一次,都感觉心中气闷。杂毛小道已经站了起来,端着罗盘慢慢朝我走来。他面色凝重,一眼也不眨地看着我。我想笑,却感觉笑不出来,探头过去看他的那罗盘,只见天池里的黑色指针,正死死地指向了我。
    我往左边移动一步,指针便往左边偏移一分;
    我望右边移动一步,指针便往右边偏移一分。
    我的心突然提到了半空中,感觉身后有一物在动,猛地往后一瞧去什么都没有!悬空的心终于落下来,我一掌拍在杂毛小道的肩膀上,笑着说你丫的,没事吓我干嘛?杂毛小道没有说话,用下巴努了努地上,我奇怪,往地下一瞧,吓得魂飞魄散我刚才站立的几个地方,出现了好几个清晰的血脚印。
    这血脚印的纹路和我所穿的这大头皮鞋一般样子,显然是我刚刚踩出来的。
    当我注视地上的时候,杂毛小道刚刚点燃的那一根红烛,也开始激烈地跳动起来,灯影飘忽;而我们所站立的这地板,开始莫名地湿润起来,我感觉我的鞋子黏嗒嗒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住了一般。
    水泥地上,渗出了好多血水。
    我和杂毛小道一步一步退,而那地上血水跟着我们蔓延,在蜡烛的照耀下,呈现出一种妖异的红色。终于退到角落处,旁边的那个蹲坑厕所没有冲,显得十分的臭,而那血水则顺着我们脚下而过,开始流向了黑黄色的陶瓷坑中去,嘀嗒嘀嗒,竟然有清晰地响动,出现在我的耳朵边。
    杂毛小道端着红铜罗盘,在我耳朵边喃喃说道:“小毒物,这股怨气看来是冲着你来的啊?老萧我还没怎么作法,它就连底裤都掀开来了,不对劲儿啊?”
    我说罗盘怎么显示的?
    他说阴灵之气最足的,应该就是在这里,想来几个月前那个罗老爹自杀,血水应该就是从这里冲洗出去的。我听过这种死祭之法,死的时候越是痛苦,产生的执念便越是大。但是你要知道,人类骨子里的想法就是怕死,恐惧痛苦,所以往往能够在自杀的时候忍受这种莫大的痛苦,死后必然会产生极强的怨念,化身为鬼魂怨物,莫*力。而它依然能够潜伏这么久,说明……
    我接着说:“说明它是一个极厉害、极聪明的怨灵,想要引导我至此来!”
    “正是!”杂毛小道的目光已经瞧向了大通铺最靠近蹲坑的位置。
    我走过去,掀开被子,在那一霎那间,有一道影子朝我面门射来。早有准备的我往后一仰,这东西与我的鼻子交叉而过。视线之外,在我的感应中那黑影子并未直飞而去,而是如同拥有生命一般,回转过弯,又朝我的后脑勺射来。我往旁边跳开一步,发现杂毛小道已经拔出木剑,挡住了那东西。
    我稳住身形,定睛一看:尼玛,居然是一根一指长、浑身生锈的铁钉子。
    它钉在了杂毛小道那把劣质木剑上面,不断地发颤,似乎要脱离出木剑,然而杂毛小道其岂是易与之辈,他竟然模仿着这钉子的震动频率,与之协同,将这蠢蠢欲动的钉子给稳定在木剑之上。
    我的脑海中立刻蹦出了一个字眼“钉子蛊”!
    此蛊我后来还专门翻阅过《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相关记载,它和周林炼制的夺命追魂银针一般,都属于利用怨念驱动的死物,属于很古老的巫术炼器。至如今,几乎绝迹。
    既然是蛊,自然少不了金蚕蛊的出马,我口中大喝“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肥虫子立刻透胸而出,飞临到了杂毛小道的木剑之上,它小心翼翼地碰触了一下那犹如装上了电动小马达一般的钉子帽,来回几次之后,突然用肥肥的躯体将这生锈的钉子给缠住,使劲儿一吸,那东西便失去了活力,不再动弹。
    我拍着手,给这小家伙助威加油,心中高兴,突然杂毛小道伸出左手,把我往旁边猛地一拉。
    我猝不及防之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正好坐在那湿漉漉的蹲坑旁。血润湿了我的裤子,我有些生气,正想骂他,突然感觉一道阴凉至极的气息从我的身边吹过去,浑身的鸡皮疙瘩立刻窜起来。杂毛小道一张火符燃起,朝着蹲坑中扔去,只见这坑中的洞里刷的一声,冒出一只由粘稠液体组成的手,一把抓住了我撑在地上的左手。
    啊
    这东西触感滑腻,里面似乎还由好多疙瘩和秽物组成,阴寒恐怖,力道还大得出奇。
    我被这么一拉,整个人就往那坑中平移过去。它的力量十分的大,源源不断,似乎想把我整个人都给拉扯到里边去。我的脸瞬间胀得通红,费力地往回拔,然而却无奈地一点一点,滑落过去。
    一剑划过,杂毛小道的木剑斩过那只血手,犹如挥刀断水,不伤分毫。
    力道在持续,我感觉自己的整个膀子都要给拽了下来,一想到我有可能被拉扯进这下水管道中,整个人化为肉糜,我就惊恐万分,使劲地往回扯,然后运足了气力,将左手上那可克制邪物的力量激发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划过,金蚕蛊射进了这血手之中,金光闪耀,接着那犹如实质的血手一阵黑烟冒出来,力道竟然弱上了几分。
    我憋足了精神,奋力往上一拽,拉出一条血带上来,怨念游聚,红光四射。
    我的双手一合拢,将其往墙上一扔,使劲高喊了一声“裂”,手结智拳印,死死抵在了墙上,杂毛小道也与我一同出手,符纸燃烧,剑点墙壁。整个阴冷的气息顿时收敛,而在那墙上,则出现了一个如同刻画上去的红色人影。

猜你喜欢: 《奥术执政官》 《1984之狂潮》 《呱太和刀子精[综]》 《长风万里尽汉歌》 《总裁前女友她回来了》 《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