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雷击木,掌柜的河中捞尸

    “你干嘛去?”
    在这风声鹤唳的情况下,我可不敢让这小子发神经病,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突兀,回过头来,朝我挥手,脸上露出了鬼鬼祟祟地笑容,显得十分的猥琐。%&*";他走得急,三步并作两步走,我回头跟万三爷招呼,说过去瞧上一瞧,一会儿过来,万三爷点头,说快去快回。
    我走进桃花林中,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寒冬,枝桠孤寂倾斜,没有叶子和花儿,使得这一片林子显得十分萧瑟。林间都是些落叶和腐烂的果子,踩在上面软塌塌的,让我有一种不安全感,生怕自己又跌落下那无数死人的坑中去。
    在更远的地方,我看见了有几个活动的黑影子,在树头跳跃,看那灵活的模样,兴许是山里的猴子。
    杂毛小道在一株树干粗壮的桃树面前站立着,等待我的到来。
    这株桃树与它的邻居相比,显得格外的粗壮,树龄看起来也长,方圆六七米处皆无植株。当然,这并不是它最大的特征,在我面前的,是一株通体漆黑,树冠从上倒落、露出暗红色的断茬来的桃树,瞧这般狼狈的模样,莫非是……遭雷劈了?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夜宿农家乐的时候,瞧见黑竹沟方向有数道闪电划过,闪耀黑夜的情形。
    因为小妖朵朵的关系,我多少也知道一些草木成精的辛秘:通常来说,雷电作为天空中至刚至阳的能量形式,是不会随意降临到大地之上的,除非是地上有东西在指引。是什么东西呢?大楼矗立,自然有铁制的避雷针,而这大树遭雷劈又是为何呢?因为灵气。草木餐风饮露,望着月亮潮汐,偶有灵觉者,便能够产生些许意识,这些或者仅仅只是生物电上的反应,但是当累计到一定程度,便能够学会思考,并且依据这生物“趋利避害”的本性,开始自我修行。
    这便是“精怪”,超脱植物本体的另一种生命形式。
    然而天道昭昭,自有其运转的法则,这种生命形式并没有如同人类野兽一般,遵循着基因遗传和突变这种缓慢到以千年、万年为时间单位的规律,所以并不受到上天的喜欢,那么如何将这种并不属于人间的生命形式给铲除呢?那便是天雷之罚,每当雷雨天气,雷电便如同天神巡逻的马车,每当感应到这些许灵气,便降下一道雷电来,将其意识毁灭。%&*";
    所以,通常来说,被雷电击中的树木,都是已经开始有觉醒迹象的精怪。
    这类树木虽然被雷给劈得神识消逝,但是身上总是会留下一些好东西,可以让懂行的人,为之利用,而且更加巧合的是,被劈的这株,居然是桃树!《太平御览》曾言:“桃者,五木之精也,古压伏邪气者,此仙木也,桃木之精气在鬼门,制百鬼,故今做桃木剑以压邪,此仙术也。”相传上古大能,就是射日的那个后羿,便是被桃木棒所击杀,此物历来都有祛邪之神效,也是茅山道士的标准配备。
    然而管用的桃木剑,哪里有那么好找寻?最有功效的山东肥城桃木,上了年岁的好材料都已经被人定制一空了,普通的却也没有什么好效果。
    雷击桃木,若能够以此来制作一把桃木剑,必定是一把上好的法器。
    难怪杂毛小道激动,他以前从家中带来的桃木剑在青山界丢了,后来草草制成的廉价桃木剑,在中仰村又折断在罗聋子的僵尸之口,后边便没有再弄,一直没有趁手的武器,怎么叫他不欣喜若狂?
    我不由得想起了三叔的那把雷击枣木剑,他那把虽说是六转雷击,坚硬如铁,但是那雷击乃人工绑定铁针,引雷导致,并非天然而成,是故也许还要差上一筹。更何况枣木坚硬,可用来降妖,桃木辟邪,可用来驱鬼,两者各有千秋只是,不知道这桃树遭了几次雷劈?
    这桃木有壮汉的腰身一般粗大,表皮处皆是黑色如炭,杂毛小道搓着手,仿佛前面是赤身*的勾人大美女,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笑容,招呼我,说小毒物,咱们看一看,能不能够弄出里面残留的树芯来。
    虎皮猫大人从空中降落在那漆黑的树枝上,然而它鸟爪刚一落下,立刻如同触电一般,载倒到地上来。
    我们赶紧过去抱起它,它口中一阵大骂,然后饶有后怕地说还真烫,亏得大人我神魂坚固,要不然就刚才那一电,估计都要嗝屁了。瞧这模样,似乎昨个儿遭了七道雷击呀!
    七转雷击啊?我们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
    我们手上各有厚背开山刀一把,用来伐木似乎有一些勉强了,然而却挡不住我两个的热情,杂毛小道更是如同吃了万艾可一般,牛劲勃发,从那断茬入手,朝着这碳化的树木就一阵猛砍。我们鼓捣了好一会儿,赵中华找了过来,瞧着我们修理出来的这两米长的桃木躯干,惊讶得很,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出门踩狗屎了,一个在路边就找到了珍稀药材,一个居然瞧见了这难得一见的雷击桃木……咂咂!
    他表示十分羡慕,而杂毛小道一脸的小气,说着一株雷击桃木,雷力只会残留在巴掌大的树芯中,别指望我会分你。赵中华笑岔了气,骂说你丫的,要是神仙藤,老子还要跟你磨叽一下,这桃木,我拿来何用?
    掌柜的用的是红绳,给他一把剑,倒真的耍不开来。
    他说完这些,然后看着我们两个还准备把这一截木头裁出胚子来,也不打扰我们,说大家已经开始在那边落脚,然后四处找寻那个叫做万朝安的冒失鬼,你们搞完赶紧过去,不然要给老爷子留下出工不出力的印象,小心老爷子给你们下绊子。
    我难以置信地说不能吧?老爷子心胸有这么狭窄?
    赵中华不敢说自家师父的坏话,摇了摇头离开。我心忧手上的病情,想跟着过去,被杂毛小道一把抓住,他说那破烂掌柜的话语你也相信,万三爷是得道高人,心里面跟明镜儿似的,敞亮,哪里会记这些?我看多半是赵中华那厮假传圣旨,过来抓劳力的。不过这么多人,地方也只有这么大,多两人少两人,一个样儿!
    杂毛小道说得有道理,我便安心跟他把砍下来的这截木头给削去焦炭外皮,顺着树木的脉络,将里面的树芯给小心取出来。如此又过了四十分钟,这一整株树最后被我们给剥离出五尺三寸长、直径两寸的暗红色木棍来,正中心的地方有个眼睛一般的图形,呈现出鲜血一般的颜色,手摸上去,有麻酥酥的电流传来。杂毛小道从乾坤袋中翻出一个白色布袋来,将其正中包裹住。
    当我们从山丘桃树林中走下草甸子来的时候,发现帐篷前面生起了熊熊的篝火,那个被咬伤大腿的杨津被安置在篝火旁边,小俊一边烧着开水,一边照顾他,而李汤成则在翻看什么东西,老成持重的万勇往篝火里添柴,一边给大家做午餐。
    那把三筒猎枪就在他手边不远处,想来他留在这里,多少也有监视三人的意思。
    见我们抱着木棍走下来,万勇朝我们打招呼,我走到篝火旁,蹲下来看,只见锅子里咕嘟咕嘟地冒着白色的泡泡,肉香四溢。杂毛小道把木棍放在一旁,问里面煮着什么,万勇说都是些肉干和糍粑坨坨,还有些刚才去林子里扯来的蘑菇和野葱,本来没打算弄这些的,不过既然生了火,又有锅,弄点肉汤喝,吃干粮的时候就没这么噎,也暖胃。
    我问人找得如何?万勇长叹气,说分两组去找了,刚才回来一趟,说没找着,可能还要翻过那个梁子去……唉,朝安这个兔崽子大小就不让人省心,累得他三爷爷七十多岁了,还要为他操心。我站起来,说您也五六十了,身子骨可也吃不消,我去那边找一找。
    他拦住了我,说不急,马上就开饭了,他们也要回来的,吃完饭再去。
    我见他说得认真,便坐下来陪着聊天。说了一会儿,杂毛小道便问李汤成怎么想到来这边发财?有了刚才的生死经历,李汤成也不隐瞒,说他们在黑市上买到一本古籍,记载了巴东黑竹沟这一带有个大墓,就过来看一看。结果他们一伙专看阴宅风水的狐狸一下子就瞧到了其中玄机,找了几天终于确定地方,昨天挖了好久,结果下雨了,早上又挖了盗洞,准备进去瞧一瞧,哪知出了这档子事……
    李汤成不住哀叹,说要不是他负责古董鉴定的活计,说不定也就死在洞中了。
    正说着话,赵中华和万朝新从靠溪流那边的方向走了过来,两人合力抬着一具尸体,走路有些艰难。万勇见到,搅动锅里的勺子都不由得跌落下来,站起来望过去,身体颤抖。我们都站了起来,莫非这具尸体,就是万家那个走脱了的孩子?

猜你喜欢: 《nba万界商城》 《阴阳随笔》 《绝色逆天召唤师》 《豪门隐婚之闪来的娇妻》 《尽欢》 《醉迷红楼》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