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似故人,河面浮现第二尸

    我哪里忍得住这好奇心,赶紧借着帮忙的名义,跑过去看。%&*";
    这尸体全身*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他应该死于重度烧伤,脸简直就是一团浆糊,根本就瞧不清楚模样,身上有好多地方都露出了白色的骨头,许是被水浸泡了很久,焦黑肌肉的边缘,是发白肿胀的皮肉,有一种奇怪的剥离感。赵中华和万朝新一个人抬手,一个人抬脚,看他们的神情,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悲伤。我想这具尸体,或许并不是老万家的那个年轻人。
    而瞧这衣着……我不由得朝李汤成他们瞧去。
    果然,走到了近前七八米,李汤成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悲伤,而小俊直接跑了过来,扑到了这具尸体上面,大叫钉子哥……赵中华勉强把他给拉开了,劝他,说这尸体虽然浸泡了溪水,但是身上还有一些酸液的残留呢,你要是还想好好活着,最好离远一点。
    由于已经做好洞中两人已死的心理准备,所以小俊多少也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了,再说有尸体,总比尸骨无存的下场要好得多,他深呼吸了几次,然后让开了道路。
    李汤成问他们两个是在哪里找到三步钉的?
    赵中华指着林子尽头的溪流边,说他们沿溪找寻,在一个水荡子里发现了这沉浮飘动的具尸体,看这新鲜程度,以为是要找寻的那个人,于是打捞过来一瞧,认出来不是,但是想着说不定跟李汤成等人有关,于是就费劲带了过来。
    李汤成握着赵中华的手,千恩万谢,说感谢他们把自家的兄弟给带了回来。
    赵中华说不用,只是这事情奇怪得紧:你们不是说人在那盗洞之中么?我们已经把那洞口给封住了,怎么尸体却漂浮到了溪流里去?万朝新二话不说,到之前那个山丘跑了一圈,回来说洞口的封口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情况。
    我们便猜测,那山包子下面的古墓,说不定还暗通一条水道,所以尸体就漂流到了溪边去了。
    李汤成想要再去溪边,看看能不能找到另外一个成员“狐狸”的尸体,这样子带回去,也好给留在家中的兄弟做个交待。赵中华拦住了他,说都找遍了,撒网一样排了三回,没有再见到任何情况。
    我们把豆子爷和三步钉的尸体堆放在下风口,过了十分钟,万三爷和万朝东两个人从密林小径处,慢腾腾走来。
    瞧他们脸上的神情,便知道并没有任何发现。
    望着远处躺着的两具尸体,大家其实并没有什么吃饭的兴致,不过为了充饥,各自舀了勺热汤,混合着干粮吃了起来。不过说实话,万勇老伯的手艺还不错,那小半锅汤倒是进了我的肚子。谈到接下来的打算,李汤成仍然不死心,说杨津这伤势,一时半会走动不得,他一会儿再去溪河边转悠一下,看看能不能够找到狐狸的尸体,若能,便将这三个一齐带出这黑竹沟,不再回来。
    他问我们,说找了好几里了,那小伙子依然找不到,你们是不是要打道回府?
    他仍有些不放心,担心我们谁将他给举报了,人没死,却要进局子里蹲着。万三爷摇了摇头,说自然不是,我们这次来是有准备了的,不找到人,绝不出去。吃过饭,我们就越过那边岭子,穿到对面的山头去看。说完这些,万三爷抬头看了一下窝在帐篷顶的虎皮猫大人,对我说你们这鹦鹉来头不小,看着不像是一般宠物啊?
    我们连忙摆手,说这肥母鸡,谁敢拿它当宠物啊?心都操碎了。
    虎皮猫大人看了看我们,捏着屁眼娇滴滴地说话:“主人、主人,伦家饿死了,怎么办?”
    万三爷瞧了瞧一脸冷汗的我和杂毛小道,笑了,说:“你这鸟儿来历神秘,依老夫看,好像是并非普通鸟物那么简单。它若能展翅高飞,帮我们从高空看看朝安那孩子的踪迹,也好过我们这般胡乱寻找啊?”他常年与鬼物打交道,什么样的东西没见过,自然能够瞧得出蹊跷。虎皮猫大人被他瞧得发毛,说好了,你这个老不死的家伙,大人我算怕了你了,帮你跑跑腿便是了。
    话音刚落,虎皮猫大人振翅高飞,不一会儿就没见了踪影。
    饭后,李汤成等人找来了准备的裹尸布,将自家同伙给包裹起来,放置在一边,他让小俊在营地照看大腿受伤的杨津,而打算独自一人去溪流边查看,赵中华不放心,便与万朝新一组,与他一同顺溪流往下搜寻;我、杂毛小道、万三爷和万朝东四人,沿着密林小径,继续往前,翻过那道山梁子,到对面的坡地去;而万勇则留在营地,随时照应这里。
    分配完任务之后,我起身,跟着万老爷子往前走去。杂毛小道这个家伙放心不下自己刚刚弄来的桃木胚子,便跟孙猴子一样,扛着这根木棍儿一起走。
    黑竹沟并不仅仅只是一道狭长的沟子,它是一大片起伏不平的峡谷,有山有水,还有好多茂密的丛林,它的面积大得让人绝望。想要在这么个地方找寻一个人,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想当初,在这沟子里失踪三个人,发动了全县人民来找寻,才能够找到……而还是尸体。
    我不知道万三爷他们为何要这般执着,在我想来,或许那个家伙已经死在那个沟子里了吧?
    当然,我这种恶意的揣测,也就自己想一想而已,倘若说出来,只会被人痛扁一顿。
    好在进入这密林中,地上的草和蕨类植物开始多了起来,也没有进沟之前那么泥泞了,行走也顺畅许多。有了缅甸那段在山林中整日奔波的经历,这个地方对于我和杂毛小道来说,简直轻松得要死,一路寻来,如同度假休闲一般。
    跟之前一样,我一路走来,大部分的精力还是集中在寻找龙蕨草这件事情上面。
    万三爷年轻的时候来过黑竹沟,但是并没有探索到中部,就因为前面的瘴气浓郁,于是知难而退了,当我们来到一处茂密的丛林之时,他拦住了我们,说不要再前进了。
    这是一片茂密得让人难以挤入其中的树林,各色植株相互往上生长、攀延,争夺着有限的生存空间,而在地面上,尽是些落叶和腐烂的果实,以及死去的动物尸体,在经过发酵之后,散发出淡薄如雾一般的白烟来。
    倘若万朝安真的进入其中,自然是活不出来了的,我们没有继续前行,而是顺着旁边的一条小道,来到了右边半里处的溪流下游。看着混浊东流的溪水,我们恍然若失,不知道此行是不是找对了地方。那个冒失鬼除了在沟前留下一粒黑钮扣之外,便如同插了翅膀一样,消失不见,果真是遇见鬼了。
    我们在溪前站了一会儿,从西面突然刮来一阵风,贴地卷来,习习如猎。
    过了一会儿,这风越发地大了,将附近的树木吹得左右摇晃,稍微小的竟然有拔地而起的迹象,随之而来的是暴雨,如同瓢泼一样毫无预兆地浇下来。我们纷纷将雨帽戴上,然后开始撤离,走了十几步,这雨太大,我们寸步难行,感觉脑袋上好像被不断敲打着。万三爷朝我们这边大声地喊着,让我们跟他走,又走了一段路,我们终于来到了溪边的一处岩石断壁旁。
    这里有一道两米深的内凹,可以融我们暂时避雨。
    头顶上没有雨水砸落,我浑身湿漉漉的,将雨帽给摘下来,看着奔涌混浊的溪水,还有外面的白色雨幕,说不知道老赵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万三爷抿着嘴巴,没有说话,而杂毛小道则拄着木棍儿,说没事的,李汤成他们的那个帐篷质量好得很,再大的雨,往里面一躲就没事的。万朝东咂着嘴巴,说今年到底怎么了,雨水这么足?
    这暴雨足足下了三十多分钟,我看到万三爷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期间还蹲在地上,用七个铜钱不断地排卦,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算万朝安的踪迹,还是我们此行的安危。
    当暴雨开始逐渐变小,那溪水漫过了岸边的鹅卵石滩和草地,最深的地方只怕足有一人高的深度。我们着急回营地,便准备冒雨出发,然而正准备收拾东西返回,突然听到万朝东指着左边的溪水喊道:“那是什么?”
    我转过头去,只见在那溪流中,有一个人形尸体在水里面沉沉浮浮。
    看到这具身形魁梧的浮尸,我们纷纷跑到了溪边,看到从那上游一路飘下的东西,露出水面的地方全部都是红色的绒毛。杂毛小道走到一块突出的岩石前,伸长那桃木棍儿,准备着去扒那东西,大概两分钟,浮尸冲了下来,杂毛小道用棍子死死抵住水流的冲击力,然后我们纷纷伸出手中的拐杖,终于将那巨大的尸体扒到岸边。
    看着在浅水区中这巨大的尸体,我不由得心中一跳: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猜你喜欢: 《官途:第一秘书》 《神纹卡圣》 《我要当天帝》 《重生七零之怦然心动》 《恶魔住隔壁:小甜心,请注意!》 《超弦空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