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施绝技,燃阳问神查踪迹

    万三爷带回来的消息,让我们胜利的心情一下子就落到了冰点。
    凌晨三点,在那薄雾连绵的夜里,我们商谈了一番,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枯守在这篝火旁边,疲惫便如同潮水,慢慢爬上了心头。我有些困,就没有再参与讨论,喝了那苦得想吐的药汁后,昏昏沉沉睡去。次日醒来,发现洞口外面一片白茫茫,可视距离不到十米,再远一些,就变成了一片混沌。
    杂毛小道在洞口坐着,一直在给他那柄血虎红翡玉刀打磨,一夜如是。
    我问他望着远方干嘛呢?他说在等虎皮猫大人过来救驾。
    我这才想起来,那只肥母鸡自从昨天中午说去找万朝安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了。
    大家陆续都醒了过来,看着外面那大雾弥漫的天气,心中不由得叹息。李汤成等人在整理行李,然后还尝试用无线电通话机,联络外面的同伴。我问李汤成这是要干嘛?他回答我,说他们要离开了,出了这道沟子,汇合同伴。回到家乡去,种种地,做点小生意,不再干这种营生了。
    我指着外面的景象,说你们能够走出去么?小俊插话,说没问题,他记忆好得很,不会走错的。
    我有些奇怪,昨天我们在讨论迷阵的事情,他们三人是听到了的,怎么一夜过去,竟然会下决定,独自离去?
    杂毛小道问他们为何不和我们一起,李汤成反问,说你们现在要出谷不?是的话,我们一起走,找人的话,还是算了,这里太邪门,我们都是普通人,就不敢再在这里凑趣了。
    我们齐刷刷地望向万三爷,老爷子白色的须发上面还有着晨露,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朝安他父亲是我徒弟,是我一手带上道的,现在在外面帮国家办事,他家里,自然由我来帮忙照看。他的儿子,我一定要帮他找到的,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又有什么脸,去面对他呢?你们谁要离开,自去,我不留。”
    他说得斩钉截铁,我听着,被他话语中那浓浓的师徒之情所感染。认识万三爷这么久以来,老爷子话并不算多,也不怎么跟我闲聊,但是言之有物,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极重情谊的人。
    所以,万三爷十分受人尊敬。
    我们都没有说话,李汤成淡淡地笑了笑,说果然如此。
    他没有再说其它话,但是这种玩味的态度,却让我们心中有一些不爽,仿佛我们想把他们硬绑上自己的战车一样,也不想一想昨天是谁救了他们。万三爷没有说话,静静地在双手结绳,编着红线,显然已经默认了他们的离去。李汤成跟杂毛小道和我说起,那三具裹尸袋中的同伴,先暂时搁置在这里,他们会在今天或者明天,找人回来抬走的,请我们帮忙照看,同样,有什么口信或者物资需要带的,尽管开口。
    万勇便让他们去村子里报个平安,其它的倒没什么。
    李汤成点头说好,抱着拳头,说诸位,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承蒙关照,我们这兄弟有伤,需要治疗,就先行离开,祝各位早日找到你们的家人。如果没有意外,我们下午、或者明天再见。
    说完这场面话,李汤成、小俊搀扶着杨津,缓慢走出洞口,往坡脚下走去。
    杨津昨日早晨,大腿被咬下一大块肉,虽然经过金蚕蛊神奇地止血,后来杂毛小道和万三爷又给他进行了治疗,但是并没有太多的好转,行走时都是瘸瘸拐拐的,撑着拐杖才能勉强。看着三人的身影渐渐隐于薄雾之中,万勇略有担忧,说他们只怕是走不出这黑竹沟了,我们要不要叫住他们?
    赵中华摇摇头,说这世界上莫名其妙的关心,在别人看来,反倒是别有用心,特别是他们这种高度紧张的职业。萍水相逢好做,若想再进一些,就是很难的了。他们三个人身上皆有枪,倘若不让他们走,到时候万一冲突了,反倒是一件坏事,且由他们吧。
    我没有说话,依然在思考李汤成为何着急要离开。
    杂毛小道见我纳闷的表情,说你太想当然了吧?有几个人正常人见了昨天那阴兵横行的场景,会不惊慌的?在李汤成他们眼里,这里离沟口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大白天的,随时折返离去,况且我们并没有什么交情,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的话?
    我点头,说也是啊,李汤成他们觉得能够离开,自然没有留下来陪我们的道理。这个时候拦他们,倒显得我们别有用心,等他们迷路折返回来,才会心服口服地相信。
    只是,这大雾迷茫,我们怎么去找寻万朝安那个操蛋的小子呢?
    这个问题被赵中华问出来后,万三爷嘴角抽动,洒然一笑,说原本是没有线索的,但是陆左既然帮我们找到了这条内裤,那么一切就好办了。赵中华眉头一跳,说师父,你的意思,莫不是……万三爷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不能够让大家陪着老头子我一个人,在这个诡异的黑竹沟里面耗时间,所以,一会我要尝试一下“燃阳问神”。
    赵中华对万三爷历来尊崇有加,言听计从,然而这一次却罕有地反对了,摇头说不行,这东西实在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您老人家就……实在不行,让我来吧?
    万三爷摆摆手,很坚决地说让他来。
    两人争执一阵,老爷子用长辈的身份来压赵中华,说如果他再唧唧歪歪,以后便不要说是他徒弟了。这句话说得很重,赵中华的脸在那一霎那间就变得通红,几乎要滴血下来了。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双手合十,说愿为恩师护法,万三爷这才摸着胡须笑。
    接着两人开始了做法的准备工作,我看得不明白,问杂毛小道知不知道。
    他压低声音,说少时曾听家中老人所言,道门灵宝道曾有这一门道术,主要的用处,是请得那传说中的山神、土地公公这般司职地界的神灵,以某种契物作引子,问知发生的事情。宋仁宗时期著名的包拯包青天,即是擅长此术,相传他有一法器,名曰“阴阳枕”,经常以此物沟通土地神灵,查情断案,极为厉害。
    然而此术虽然厉害,但是却有一个弊端人存一世,皆有阳寿一说,佛家讲因果,道家说福源,总之这阳气乃是不断消耗之物,每过一天少一点儿。然而此术的实行,却需要阳气的供养,也就是所谓的燃阳;而且,道力不足、意志不够坚定的话,很可能被那土地公公的灵识所感染,变成白痴,危险性极大。
    是故流传得越来越少,后来就没有听闻了,没成想万三爷却能够懂。
    万三爷来到山洞深处,点燃香烛,就在裹尸袋的旁边盘腿坐下,青烟袅袅,他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那根红色布条挂于指间,开始入定。
    赵中华把我们都轰出了洞口,不让我们瞧见,说怕我们影响万三爷入阴请神。
    我们在洞口下面的坡地下等待,我百无聊赖地看着远处的朦胧迷雾,沿着昨夜阴兵行走的兽道前行,走了没一会儿,从草丛中踢出一个骷髅头来。这骷髅头巨大,并非人类,而像是牛或者鹿类的头骨。
    我蹲在地上研究这骨头,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就看见万三爷出现在坡顶上,他面无血色,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抬腿朝着左边的一条小路走去,而掌柜的则紧紧跟随其后。
    我瞧万三爷虽然气色不好,但是眼神清明,显然没有请神上身。
    但是他走得很坚定,胸中似乎已有了答案。
    我们也赶紧进洞,背上行囊紧跟着走。顺着山壁边缘一路行,转过了好多茂密的林子,万三爷尽挑些没有道路的丛林中走,这薄雾弥漫,视野不广,但是我们却走得飞快,突然山壁一空,转过去便有一个豁口,如同一道石缝,万三爷突然停住了,脚步缓慢地靠近。
    这石缝边缘尽是些附着的藤蔓和苔藓,旁边还有一大片的野柑橘树,上面挂着桔黄色的果子,颤颤巍巍的。到了这里,林子里的生机就多了起来,地上也有好多白色、黄色的翔,偶尔还传来了“嗷嗷”的叫声,远处有黑影摇动。
    是黑竹沟的猴子,在林间跳动奔行。
    我们摸着山壁缓慢前行,发现十米远的前方,有一个如同我们之前那种山洞一样的凹口,前面铺着好多松软的树枝,还有一种腥臊的气味飘散过来。在洞口不远处的树枝上,居然还挂着半扇山羊肉,以及其他内脏肠子;有一个猫儿一般大小的小猴子蹲在树梢上面,警惕地四处张望,似乎在看守这些食物。
    为了不打草惊蛇,万三爷打开腰间那碧绿色的竹筒,将他养的那只猛鬼,给请了出来。
    猛鬼一出竹筒,立即沿着山壁藤蔓,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
    我们一齐蹲在草丛后面,静静地看着洞口,等待着猛鬼的消息。大约过了二十秒钟,里面突然传出了奇怪的笑声,哈哈哈……如同夜枭;接着,有一个坦胸露乳的高壮枭阳奔进了我们的视线中来。

猜你喜欢: 《灵猫捉鬼记》 《女院长的贴身神医》 《妖娆毒仙》 《这个萝莉有点萌》 《我最拉风》 《我的男友是丧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