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倒吊男,恐怖木屋脚步声

    一直充斥在我视野中的白雾骤然不见,我站立的这个小坡山头往下看,出现的不仅仅只是一栋破旧的木屋,还有大大小小八架木轮水车,在木屋不远处的溪中矗立。除此之外,那木屋的周边,有一大片人为开垦出来的田垄,上面种着绿油油的冬白菜和大葱,许多瓜果树木围绕在那木屋旁边,间杂着些许枯黄的稻草垛子。
    在不远的草地上,还有几头黄牛在悠闲地啃草,远远望去,尽显田园之美。
    这样的场景,让我十分地诧异。想不到在这黑竹沟中,竟然会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我穿过林间,驱使着猴孩儿往前走,然而他却止步,怎么也不肯前行,我把刀子比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竟然闭上眼睛,宁愿引颈受死,也不愿意走。猴孩儿在这山林中纵横奔走,自然不是胆怯之人,然而他此刻却害怕成这副模样,想来那木屋中,定有着什么可让它恐惧的人,或是可怕的事物。
    我在这山林子里转悠了小半天,早已烦闷无比,见这木屋出现,显然里面有着蹊跷,等待我的探询。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我将他的嘴堵上,然后用登山绳把不肯前行的猴孩儿给吊在身后大树的树枝上,离地三米,既不让他能够受力逃脱,也不让他被勒死去。
    这可由不得我不小心,猴孩儿现在看着柔弱,然而他却是杀害自己养父的杀人凶手,而且手上那把尖刀不知道要了多少人的性命,是个冷血无情的异类,稍有放松,我定然会吃大亏的。
    将这祸患处置妥当,我开始拨开前面的草丛,从西面的坡林缓慢靠近。
    在此之前,我对那房子以及周围的一切,都已经观察了好久。毕竟一个让敏捷和爆发力都十分出色的猴孩儿如此恐惧的地方,自然有其厉害之处。我右手紧紧握着开山大砍刀,猫着腰,脚步轻盈,左手放在胸前,随时准备着掏出震镜来解围。
    我前进的路线斜对着那木屋,走下坡林,路过一片菜园子的时候,我的注意力被那菜园子旁边的杂草给吸引住了。
    我勒个去!我看到了什么?
    在田垄边缘那一丛丛枯黄的杂草中,我看到了好几株密被黑褐色、披针形有缘毛鳞片的阔叶草,而这种草在我这两天里,简直是魂牵梦萦。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龙蕨草!
    这是货真价实的龙蕨草,竟然在此地,如同路边杂草一般平凡。我甚至看到田垄旁边的排水渠中,被扔置了许多发黄的龙蕨草在里面。心中狂喜的我顾不得疲惫,连忙蹲下身来,薅了好几把,然后颤抖地塞进我那破烂的登山包中。
    当我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心情无比愉悦,好似捡到了金子的乡民一般。
    多年以前,王宝松是不是也跟我一样的好心情?
    脚步轻快的我越过菜地和果林,来到了这间木屋的门前来。这木屋跟湘黔鄂等地少数民族山区的那种一般模样,板壁呈黑色,屋顶上铺着的是松树皮,看着摇摇欲坠,显然已经有很多个的年头了。
    踩着那腐朽的木屋梯,我来到了这屋子的大门前,敲了敲门,我问候有人么?
    喊话的时候,我浑身绷得紧紧,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然而没有一点儿声响。等了十几秒,我轻轻推开木门,没锁,一推即开。里面十分简陋,木桌竹椅,还有一张款式老旧的床,上面的被褥是几十年前的老款式,看着十分老旧,许是这里的空气太潮湿了,散发出一股子霉味。
    很快,我的注意力被床对面神龛上面的一尊雕像,给死死吸引住。
    ********
    在我人生近个年头里,很少有像这两年这般劳累,身心俱疲。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拥有了金蚕蛊,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这一套理论,应对在了我的身上来?总之,我从去年七月开始,几乎没有闲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接踵而来,应接不暇,而我也是好多次死里逃生,与往日平淡的生活基本绝缘。
    这些事件我本来以为都是独立的个体,然而我却发现其实并非如此。
    这样三头六臂、张牙舞爪的跌坐于莲台上的神像,我第一次是在阿根的新居见过,是阿根的前女友王珊情所供奉的,此后我便在各处见到:在镇宁蝎子蛊传人老歪的家中,在鹏市炼制小鬼闹闹的邪教徒家里,在异国缅甸的萨库朗基地,在青山界溶洞子的壁画上,甚至连罗聋子自杀死亡时的那图案,也隐隐与这副神像有着莫大的联系。
    所有的事件都被这一条线,给串联在了一起来。
    这神像是什么东西?
    我在杂毛小道的大伯口中得到过答案,那个常年在边疆维持稳定的老人告诉我,这是邪灵教所供奉的神之分身,名曰“大黑天”他们信仰的神,也是唯一的神,有三个分身,分别代表了“创造”、“毁灭”和“法则”,而“大黑天”便是“毁灭”的承载体,因为司职毁灭,最有力量,所以受到了广泛的追捧这种以“世界末日”为噱头的邪教,全世界皆是如此,为避免和谐,故而其道义和类比,便不做介绍。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神秘的黑竹沟中,在这空无一人的木屋里,我居然又见到了它。
    看着这凶恶狰狞的神像脸容,那漆黑的眸子里仿佛露出了邪恶的诡异,我感觉自己的脚板底有些发麻,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油然而生,然后在我的身体里漫延开来。所有的事件,都转化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我给勒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我静静地在这神像前面站立良久,思维飘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脑子空空的,完全出于无意识状态。
    十分钟后,我听到在房间右边的侧门传来了晃晃荡荡的声响,好像房梁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是老鼠么?我侧耳听了一下,感觉不像,开始缓慢地移动脚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在木门的旁边有一个褐色的粗瓷米缸,里面有半坛子大米,看着还算是新鲜。我推开门,进入眼帘的是农村很普通的那种灶房,并没有什么稀奇的,门槛有些高,我抬脚进去,突然闻到一股很浓郁的血腥味。这味道本来被灶房的烟火味所掩盖,但是一进入其中,就直往我鼻子里钻。
    接着我看到土灶旁边湿漉漉的,是暗红色的鲜血。
    滴滴答答的声响,从门背后传了过来。
    我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在身体中蔓延,缓慢地将那门给关闭,然后猛地抬头,朝那门背后看去
    我看到了两个倒吊着的人。
    其中的一个早已死去,他被一根巨大的黑铁钩子勾住了腹腔,肚子上的皮肉外翻成白色,里面的内脏已经被完全掏空了,生锈的铁索将其紧紧缠绕,而那残余的血液,还顺着他下垂的脑袋和双手,一滴一滴地流落在下面木盆中;旁边还有一个,吊在房梁上的,嘴被用黑色的布团给塞住,用同样的铁索绑着,倒垂的脑袋不断地晃动着。
    我在见到这两个人的那一霎那,心被猛地揪住,浑身颤抖。
    之前在瘴气林中看到了杨津,转眼消失,我直以为是幻觉,一路行来的时候还在想,盗墓三人组说不定已经逃出了黑竹沟,离开了此处,然而面前的现实却将我的想象给破灭了:这个死去的男人,便是秃头儿李汤成,而在虚弱挣扎的男子,则是小俊。
    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如此这般模样的他们。
    小俊显然看到了我,之前的他瞳孔有些扩散,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的惊恐当中,直到看到门口的我,眼睛里突然爆发出一丝亮光来,不断地挣扎晃荡,让我很担心那房梁会不会断下来。我的第一反应并不是上前解救他,而是紧握着刀子,将这厨房搜了一圈,然后走到倒吊着的小俊面前,将他口中的黑布给拿出来,小俊口中全部都是血,然而却十分激动,说陆哥,快放我下来,快……
    我见他情绪激动,语无伦次,连着拍着他的胸口,说不要着急,先说说怎么回事?屋子里还有人么?
    小俊告诉我,那个魔鬼出去了,你赶紧放我下来吧,不然我就要死了。
    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小俊的腰间有一个铁勾扣子将其锁死,便把他的身体托住,然后将那扣子给解开。铁扣一开,那铁链便哗啦一阵响动,人也掉落下来。我将他接住,平放在厨房的地上,见他口中尽是血,便解开水壶,给他喝了两口,问他好一点没有?
    他来回地说了几声谢谢,然后看着死去的李汤成哭泣,说他们在出沟的路上迷路了,结果与杨津走散,摸到这里的时候,脑袋后面一黑,就晕过去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倒吊在这里,而李叔已经死了。那边的房间里有人在自言自语,后来楼板响动,人就出去了。再后来,就是我过来了……
    小俊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在屋子的门口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猜你喜欢: 《极品大魔法师》 《萌妻火辣辣》 《互动之完全失控》 《祖师保佑》 《系统之重生这件小事》 《我的系统是咸鱼》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