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狗东西,忘恩负义化身魔

    我看到了谁?我有些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实在想不到会在这个靠近三峡的神秘谷沟中,碰到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之前萧家动员了所有力量都没有找寻到的他,居然会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沟子里。没错,他就是周林,曾经跟我们同生共死,又在某一天中午,发了魔怔地在自己的恩师头顶上,种下了恶毒的“银针追魂术”,欲把萧家三叔的魂魄炼成针上的灵魄,驱使伤人的周林。结果因为他,我们还往那缅甸走上了一遭,经历了各种惊险至极、毕生难忘的事情。
    杂毛小道说周林是因为在神农架的耶朗祭殿中,偷拿了一块黑蝠雕老玉佩,所以才会被迷乱了心智,只是我至今都没有明白,周林为何要在萧家大宅做这事?他不知道萧家老爷子和小叔都在旁侧么?
    难道当真是鬼迷心窍了么?
    当我身下这头黄牛流着泪、奄奄一息的时候,旁边的朵朵和肥虫子已然将那暴躁不安的两头黄牛给制服了。两个小家伙的手法可比我强上许多,朵朵摸了摸这黄牛的耳朵背,然后不断地揉搓,使得它竟然在短时间内收敛了狂暴的气息,盘腿趴了下来;而肥虫子直接往牛鼻子里一钻,接着那头黄牛就轰然倒下,不再动弹。
    干净、利落、果决。
    解决完这些,我才有闲心隔着遥远的距离,打量对面那个健步走来的家伙。
    多日未见,周林变得更瘦了,原本还有些小白脸的帅气,此刻却被风尘磨砺,两颊削瘦,头发剃得短短,脸上变得又黑又粗糙,只是那眼珠子晶亮,眼神变得格外的锐利,如同磨快了的刀子。他穿着很简单,普通的磨砂蓝色牛仔裤配白色的圆领t恤,姜宝提过的黑蝠雕老玉佩,正被用一根黑色的麻绳,挂在胸口。
    那玉石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黑雾,将周林给笼罩得有些阴森恐怖。
    在我的感觉中,倘若以前的周林是一把公园老头老太太练习用的那种太极剑,现在就如同屠夫几十年用惯了的杀猪刀,锐利而又杀气凛然。
    我双手一展,朵朵和肥虫子藏回于我的体内,然后看着离我不到十米的周林,展颜一笑,跟他打招呼道:“嗨,周林,好久不见了……”周林手上提着一捆登山绳,是我用来捆猴孩儿的那一根,然而这周围,却并没有见到猴孩儿的踪影,不知道是被他给杀了,还是别的处理办法。%&*";他也微微一笑,像跟老友一般跟我寒暄:“是好久不见了,算起来,差不多一年了吧?爱,怎么样,陆左,最近过得还好吧?”
    “还好。”
    “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是过来找我的么?”
    “不是,”我摇摇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缓慢:“不是的,我哪里知道你会在这儿?这黑竹沟外面有个村子,我一个朋友的后辈在这山里面走失了,于是我就跟着人群进山来寻找,虽然找到了,但是我却迷了路,一不小心就走到了这里来。周林,你怎么会住在这里啊?”
    “住在这里?”周林缓慢逼近,一字一句地问:“陆左,你进了那个房子了么?”
    我摇摇头,看着浑身散发出一种骇人气势的周林缓慢靠近,心中的防备不由得一点一点儿提高至巅峰,不动声色地后退,说没有,我也是刚刚到这里的,什么个情况?周林的脸扭曲了,由爽朗的微笑便成了一种僵直的愤怒,他咬着牙走上前来,说:“陆左,你当我是白痴么?以你跟萧克明那个被茅山逐出门墙的弃徒的关系,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不知道我对萧应文所作的事情么?你装得如此虚伪,让我怎么去相信你呢?”
    被周林揭穿了,我并没有太多的沮丧,而是耸了耸肩,说果然,我真的不是一个会演戏的材料,太耿直了。话说,周林,萧家对你有恩,况且你本身就是萧家的成员,为何会做出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情来?
    “对我有恩?哈哈哈……”
    周林仰头便是一阵轻蔑的狂笑,低下头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眸子里,尽是血丝,里面闪耀着无数的疯狂和愤恨:“有恩!我周林天资聪颖,过目不忘,自七岁开始便跟随在萧应文身边习艺学生时代开始,寒暑假都是在萧家大宅里度过的,而自从高中毕业之后,便一直跟随着萧应文走南闯北整整十八年啊!就因为不是萧家的嫡子,他们根本就不把最好的术法和宝贝交给我,我***到年初,都一直就是个废材,而看看萧克明,呵呵……”
    我摸了摸下巴,看着状若疯狂的周林,有些无语了:“老萧似乎是在茅山学到的本事吧?”
    周林的面目扭曲:“说错!萧家有一本奇书,叫做《金篆玉函》,这可是上溯远古的典籍,造就了历代王侯将相的奇书,可是我居然没有听到萧应文,跟我提过半句!防我就像防家奴一样,这样的萧家,算是对我有恩么?有什么可以值得我留恋的地方?”
    我勒个去!
    我简直无语了:《金篆玉函》明明就是虎皮猫大人这厮的绝学,跟萧家有半毛钱关系?大人洒脱随性,全凭好恶度人,若看谁顺眼,便传个一招半式,若不顺眼,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以周林以前的那德性,我这个刚刚接触的人都觉得厌烦,更何况是虎皮猫大人这个人老成精的家伙呢?
    肥母鸡据称可是从幽府中活着回来的人物,目光如炬,哪里会辨不出人的好坏?
    那么,周林又有什么资格,能够学得那《金篆玉函》呢?我跟那肥母鸡好得跟哥们儿一样,历经生死,还不是照样不知道里面的半分内容?我心中在这一瞬间,无数的吐槽就想爆发:这世间就是有这么多奇葩之人,总以为世界就是围绕着他转动的,根本就不想着付出一点点努力,只知道无尺度地索取,若不能随他意,便是无端由来的仇恨,仿佛杀了他父母一般。
    我心中只想说:真是你妈惯的!
    见我没有说话,周林洋洋得意地说:“现在不会了,我周林不用求人了,迈向强者的路上,我自有导师,根本不需要低三下四地求得任何人的施舍。萧家实在厉害,这点我知道,陆左,我周林现在已经是萧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你既然是萧克明那混蛋的朋友,又遇到了我,那么,只能够怪你运气不佳了……”
    这话刚一说完,周林的脸容一肃,有一种让人畏惧的气息从他的胸前聚集起来,然后他猛地一前扑。
    这个男人竟然如同猎豹一般,一跃便有五六米,完全超越了人类的极限,朝着我狂扑而来。我有些惊讶,但是已经锻炼得如同岩石般强硬的心并不慌张,扭动腰胯,然后狠命地挥刀,朝着奔腾而来的周林,当头斩去。
    两者交锋,生死搏斗,心存怯者必亡,心存善念者,也基本上离死不远了。
    这一点我十分明了,故而一刀挥出,毫不留情。
    这聚集了我全力的一刀,快如闪电,然而周林在高速冲撞中,却轻而易举地将我的刀尖给拈住,手臂轻轻一颤,我感觉到握刀的右手一阵发麻,如同过电一般;而此刻的周林已经跟我撞到了一起,我听到自己身上的骨骼一阵可怜地响动,似乎像被那货车撞上去了一般,巨大的力道将我往后面推去。
    仅一下,周林就用压倒性的绝对力量和速度,将我直接逼至失败的边缘。
    分别一年,他竟然会变得如此的厉害,到底是什么法门?
    我腾空而起,朝着后面跌去,在空中,朵朵骤然出现,将我托起的同时,朝着周林甩了一道冰蓝色的氤氲光芒;而肥虫子则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像一道流星,朝着我面前这个恐怖的家伙,义无反顾地冲过去。
    周林胸前的黑蝠雕老玉佩上突然冒出一股黑雾,形如山鼠,将朵朵射出的这一道光芒给挡住。
    这黑雾一接触那冰蓝色光芒,立刻有一种化形为冰雕实质的趋势,然而它浑身如猴儿一般抖动,居然将这股冰寒的趋势给化解,然后张开嘴,与跟随而来的金蚕蛊,斗作一团。
    半空中的一道黯淡的金光和浓稠如墨的黑雾,缠绕在一起,分不清楚孰强孰弱,只是一阵眼花缭乱。
    周林看着跌落在地又迅速爬起的我,哈哈大笑,说你这区区一野路子出家的小子,不过是凭借了一条肥虫和一个小鬼,竟然敢跟我对抗,简直是活腻味了。要是我不把你弄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也显不出我新得的这一身本事!
    说罢,他双手结出了一个古怪的印记,然后望向了我身边的朵朵,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这笑容过度的邪恶,以至于我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此刻,唯有拼搏了,我狂吼一声,九字真言加持,准备与之搏命,而就在这一刻,我身后出现了一个声音,朝我高声喊道:“小毒物,你个吊毛,还不快快趴下来,让老子我来清理门户?”
    我一听,心中狂喜,往旁边就是一翻滚,天旋地转的,接着听到有沉闷的枪声响起来,如同雷轰。

猜你喜欢: 《恶魔少爷轻一点》 《异梦传》 《未来动物城》 《正义的使命》 《系统之主播奇才》 《豪门霸少的独宠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