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龙虎山,拯救小妖大作战

    听到了万朝安他爹的话语,我忍不住放下了筷子,问起那草木成精的小妖怪,到底长着什么样?
    万朝安的父亲叫作万忠,在赣西省工作,负责的是赣北一带宗教联络的相关事宜,前一段时间是因为进山后信号不通,所以没有来得及赶回来,等联络上了,才知道家中发生了大事,自己儿子虽然安然无恙,但师父的修为却是丧失大半,几近废人。%&*";他匆忙赶回家,将那正与女友卿卿我我过着二人世界的万朝安吊在房梁上,暴打了一顿。
    可怜的朝安几天都下不来床,在女友面前丢尽面子的他嚷嚷着要离家出走,万忠却并不顾这些,跑来跟万三爷请安问好。
    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他儿子的救命恩人,而且万三爷对我们也赞不绝口,所以对于我的问题,他也是知无不言,跟我们细细道来,说他在赣北工作,认识了一个居家的道人,名曰青虚。这青虚的来头颇大,师父是龙虎山天师道的望月真人,可是当世道家里顶尖的几个制符大师之一(符箓宗花开三支,分别为龙虎、阁皂、茅山,分传天师、灵宝、上清三宗经箓,称“三山符箓”),他可是与那茅山过世的符王李道子比肩的人物,弟子自然不差。
    他与青虚识得,但是知道此事却是通过另外的渠道,据说那小妖精有半人高,浑身浓郁的青木乙罡之气,是个挺漂亮的小美人儿。青虚捕获此精,然后准备于明年开年起炼丹一事,本应是十分隐秘的事情,只是这个家伙好吹嘘,酒桌上说了出去,结果就传到了万忠的耳中。
    这小道消息,孰真孰假,本不可辨,至于详实的情况,他倒也未知。
    万三爷眉头皱起,说这草木成精之物十分难得,也珍稀,只是一般这些精怪并没有什么作恶之处,就这般炼了丹,只怕有伤天和。阿忠,你怎么不劝一劝那个什么青虚?
    万忠谈起,说这个青虚虽为道门中人,但是为人却重利轻义之辈,十分贪图钱财,而且还是一个不肯听劝的执拗性子,说好听一点是性格鲜明,敢爱敢恨,说不好听一点就是条疯狗;我跟他交情泛泛,只不过因为在一个地界,彼此熟悉罢了,犯不着为了一个传言,和一个不搭界的精怪,去与他争执,并且得罪他后面的龙虎山。
    万忠也是一个独当一面的成年人了,万三爷虽然不喜,也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然而这话听到我耳朵里,却打心底里拔凉拔凉的:听万忠这描述,不就是跟离开的小妖朵朵,一个模样么?
    我本以为她离开了我会过得逍遥自在,快活得很,没想到这个小笨蛋妮子转眼就给一个叫做青虚的家伙给抓住了,还要炼成什么药丹。一想到泼辣直率的小妖朵朵有可能会变成一颗供人吞服的丹丸,而不在这人世,我的心脏就像被一头强壮有力的枭阳给猛地揪住,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感,蔓延到了我的全身。
    杂毛小道也想到了这个可能,脸色变得有些白。
    不过我们也看得出来,万忠显然并不太想管此事,而且刚刚才见面,不知道人家底细,也不好追问,只是默默地吃饭。饭毕,在返回农家乐的路上,杂毛小道盯着忧心仲仲的我,说你怎么了,现在担心了?我很坦诚地说是,我好担心万忠所说的那个草木成精的小姑娘,就是小妖朵朵。
    他笑了,说现在才知道担心,早干嘛去了?当初你干嘛又放那小狐媚子离开呢?
    我说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小妖朵朵执意离去,我自然不能强拉着她不让走,现在她有难了,我能够不相帮么?只是听那个万忠说青虚的后台背景厚实,实力也十分强横,师父是比肩你师叔公李道子的高人,而且他这人行踪不定,这一点十分难寻啊要不要去找那万忠,好好问询一下?
    杂毛小道一翻眼皮,说那你刚刚为什么没有问呢?
    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信任万忠,生怕打草惊了蛇。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说你这个人,眼光倒是蛮厉害的,而且也沉得住气那个万忠跟万三爷没法比,不靠谱,凡事应该都是利益为先,瞧他把儿子吊起来打的那架式,跟摔阿斗的刘备有什么区别?说不得转身就能够把我们给卖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可以和李道子并肩”的废话,还是不要再说了,望月那个家伙,坐飞机都赶不上我师叔公的造诣,怕个毛?
    我们两个商量了一阵,感觉赵中华应该还是蛮可靠的,而且南方省与赣西省靠得近,双方部门之间的联系也是蛮紧密地,让他帮忙查探一番,似乎更加靠谱一点儿。
    拨通了掌柜的电话,很快就回复了,我把从他师兄这里得到的消息告知了他,作为曾经和小妖朵朵并肩作战的他表示知道,并且立刻通过关系,帮我们查询到那个青虚的落脚点。最后他安慰我们,说不要急,更不要轻举妄动,他看看能不能够通过行政手段,从那个青虚手中把小妖要回来。
    我有些担忧,让他小心行事,不要打草惊蛇才好,他表示知晓。
    在等待掌柜的回电的时候,我们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着离开的事情。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是要前往龙虎山一趟的。杂毛小道本来打算在我的病情好转之后,便前往句容去找寻帮他三叔制剑的老师傅,将这桃木剑弄出来的,然而出了这档子事情,古道热肠的他自然不能不管,连虎皮猫大人都心灵感应一般飞了回来。
    大人的皮毛有些暗淡,显然是前伤未好,但是却仍然嚣张地喊叫,说骂了隔壁的,居然敢动我的大姨子,简直就是不想活了,杀过去,将那傻波伊给弄得死去活来,欲死欲仙,大人我方才肯罢休。
    即时此刻的心情十分郁积,然而听到虎皮猫大人的叫骂声,我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越是焦急,越要有大人这种睥睨天下的霸气和精神。
    ***算个毛啊?我左道组合再加上虎皮猫大人,还怕这个家伙?
    等待是漫长的,当得知小妖姐姐有可能被坏人给抓起来了,朵朵急得直哭鼻子,这些天在农村里吃得肚滚肠肥的金蚕蛊浮在空中,想起往日经常欺负它的小妖朵朵,想起自己老是赖在人家饱满胸前的惬意,一双黑豆子眼睛,不由得露出了悲伤的情绪来。
    它的朋友并不多,我一个,朵朵一个、虎皮猫大人一个,杂毛小道也算一个,还有就是小妖朵朵了。
    我的世界里,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和敌人,然而对于它来说,上面数到的,几乎就是它的全世界了。这样的小冤家,见到了会烦,离开了,却是贴心贴肺地想念。
    过了有半个小时,掌柜的就又打了电话过来,把青虚的相关资料和具体住址告知了我们。掌柜的告诉我们,经过侧面了解之后,和平协商的希望十分渺茫。因为这个家伙有一个同门很厉害,在总局混得很开。我们问是谁,他迟疑了一下,说你应该认识的,是小萧大师兄陈老大的老对头,袖手双城赵承风,他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开山大弟子,来头比茅山宗还要厉害,在过去的老朝代里,掌教算是国师一样的人物。
    陈志程和赵承风,因为名字里都有一个相同的发音,又表现出色,故而一直在总局里有“双璧”之名,就如同武侠小说里面的“南乔峰、北慕容”一般,在界内也是威名赫赫。然而或许都是顶尖儿的绝代人物,或许上面搞平衡纵容所致,故而性情并不相合,向来都有龌龊,现如今我们要从青虚这个家伙手里面讨东西,真的要费上一翻功夫了。
    况且,作为望月真人的弟子,青虚也是一个天才型的人物,并不是软柿子,任我们拿捏。
    在结束的时候,掌柜的突然问我,还记得不记得一个叫做曹彦君的家伙?
    骤然提起这个名字,我自然是有些印象模糊,回想了一下,似乎是在南方省有关部门的某一个职员,那次浩湾广场事件后有一个漏网之鱼,是个养广南壮族癫蛊的蛊师,引我至垃圾场里搏命,收尾的工作似乎就是他做的,算是个知趣的妙人,便问怎么了?
    赵中华说曹彦君是他的好友,也是龙虎山贵溪古镇的俗家弟子,对青虚了解颇深,算是个知根知底的人,可以信赖。他找到了曹彦君,已经得到了小曹的同意,到时候返乡,配合我们的行动。
    赵中华说这件事情,最好让老萧告诉他大师兄,这样子我们好获得最大的支持。
    挂完电话,我们的心情终于没有一开始的焦急,于是收拾了行李,前往林中小屋,与万三爷告辞,又到村子里挨家跟相处了大半个月的万家诸位告别。在离开村子的时候,看到有好多人朝着王麻子家里跑去,抓住旁边认识的小屁孩高昂问怎么回事,他告诉我们,王麻子的老娘在得知自家儿子葬身于黑竹沟之后,绝食而死了。
    在那一刻,我和杂毛小道的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猜你喜欢: 《鬼谷子心理术》 《凡之念》 《逆袭的一百种路线》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 《我的私人电视台》 《网游之九转轮回》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