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误入主题酒吧

    贵溪市属于影潭下面的一个县级市,到影谭市区并不用多远,当我们到达了月湖区的酒吧一条街时,正好是夜场刚刚开始热闹的时候。i^曹彦君把我们放在了街边,然后去找停车位,站在这冬意渐寒的街头,一路上人群稀少,然而在这里却是熙熙攘攘,看来再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年轻人好动而燥热的心。
    哦……我看到了几个肚肥肠满的中年人挎着漂亮妹子走过,在此收回“年轻人”这三个字。
    每一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的城市名片,也都有着自己的特色,只不过我们心急如焚,行色匆匆,并没有把太多的心思花在流连盛景中去,漫步在这样的街头,看着霓虹灯闪耀的招牌和人群流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出那个留着三撇飘逸胡须的男人来青虚的照片,我已经从曹彦君手中得到,是一个长相俊朗飘逸、形容威严的美男子,倘若比较而言,跟09年末风靡天朝的电视剧《蜗居》里面的宋秘书,真的很像。
    额外说一句,我个人很喜欢张嘉译这个演员,演戏十分出彩。
    然而我却并不喜欢青虚这个家伙,在我手里的照片是一张生活照,青虚侧着脸,斜瞟过来的眼神中,有一种桀骜不驯的骄傲,和不顾一切的疯狂。这种人很可怕,他从来不尊重权威,尊重别人的看法和建议,在他的心中,永远只有随性自我的妄为和追求自己极道的执念,像一把没有刀鞘的锋寒尖刀。
    按常理说,这样的人虽然可怕,但是因为不知收敛,很容易遭受挫折而陨落,然而他却横行无忌到如今,除了本身的实力过硬之外,恐怕头脑也是十分精明的。
    一个人,可以猖狂,但是一定得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可以得罪,这样子才能够活得长久。
    而根据资料上显示,青虚跟自己的师父望月,以及很多同门长辈的关系都十分要好,而且跟袖手双城的交情也是极好的,每年都给赵承风输送许多的符箓这样的人物,我们通常也能够在偶像剧里面,看到某些富二代反派饰演这种角色,一边在父母长辈面前装纯洁,一边翻过脸来,对着通常是主角的那个人各种毒辣。
    也正因为如此,赵中华才一再地跟我交代,说过这边来,行事一定要小心。i^
    说实话,我们确实不想惹这样辣手的角色,可是奈何他手上有一个疑似小妖朵朵的小妖精,而且还准备把那狐媚子给练成丹丸,吞服入口中,增强道力。这事情我就不能忍了,小妖朵朵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异类,然而在我们心中却如同亲人一般,我怎么能够忍心她变成如此模样?
    在街头聊了几句天,曹彦君停好车走过来,然后带着我们前行,四处张望夜店的招牌。
    说句真心话,我在珠三角南方市、东官、鹏市、江城和洪山都混过,早年间没什么机会接触这些,后来自己做点小生意,总是要和工商税务打交道,所以也出入过这种场合,与那些繁华之地相比,影谭只算是个三线城市,夜店并不算好,从外面看,跟一线城市90年代末的差不多。
    曹彦君也不是很熟,走了一段路,终于来到了一家酒吧前停下。
    我们站在这霓虹灯光闪烁的招牌下,看着这门口出入的好多男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说就是这里么?
    曹彦君点头,说是的,我们进去吧。
    说到逛夜场,曹彦君这个有关部门的家伙竟然有些放不下架子,倒是杂毛小道驾轻就熟,直接就推门而入。里面的气氛很热闹,放着劲爆的dj舞曲《耶耶耶》,让人一进去就觉得浑身不自在,非得要摇上一摇,才觉得骨子里畅快。
    我们找了一个台桌,点了一些啤酒应景,听到我们普通话的口音,那个侍者不断地跟我们推荐他们这里的芝华士,还有招牌鸡尾酒,杂毛小道接过瓶子来,瞄了一眼,然后递给曹彦君使眼色。曹彦君是个相当精明的人物,一瞧,知道是假酒,便递回给他,用当地话跟他说拿真酒过来的话,就来一瓶吧。
    被识穿之后的那个侍者也不害怕,嘻嘻笑着点头,说好,问还有其他特殊需要么?我怕杂毛小道这个家伙泡妞误事,提前伸手拦住他,说我们自己可以了。
    侍者离开后,我们窝在沙发前喝酒,然后在迷离绚烂的舞台射灯中打量这里间的人群。
    酒吧开了暖气,所以里面温度不低,妹子们穿着都比较显露身材。然而我瞧了一下,就发觉出有些奇怪来:这里的人虽多,然而常见的那种浓妆艳抹的职业酒吧女,却并不常见,而且奇怪的是,作为寻求艳遇、消遣作乐的场合,这里的人除了少数一些外,居然大部分是男的跟男的、女的跟女的在一起,有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奇怪现象。
    抿了口30块钱一瓶的科罗娜啤酒,我把这个疑问提交给领我们过来的曹彦君。
    曹彦君的脸色有些奇怪,他左右打量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这里是影谭比较有名的主题酒吧……”
    老曹的低声述说,让我们有些吃惊,原来这里居然是一家隐而不宣的同性恋酒吧,这家老板就是一对百合,整个影谭地区的同性恋都慕名而来,十分的火爆。这个消息让我们十分无语,难怪刚刚进来的时候,吧台上几个纯爷们看着我们,眼神怪怪的。这种主题酒吧我也听过,我在东官的住处附近就有一个蓝宇酒吧,虎窗那边有个宝贝湾,不过要么是gay,要么是拉拉百合,少有混合一起的,彼此都别扭。
    面对我的疑问,曹彦君也很无奈,说小地方,也就这样子吧。又不是帝都、魔都、南方市这些一线城市,将就点,要求不要太高……
    我和杂毛小道一头的冷汗,我们有个毛线的要求啊只是,老曹你说青虚有可能会在这里,莫非那个家伙……曹彦君点头,说是的,青虚就是一个玻璃男!这个消息让我们彻底震惊了,之前老曹说这个家伙沾花惹草,流连于夜店,我总是把他当成是杂毛小道一般的好色。
    没成想,这家伙居然好的是男色!我有点不相信,说那今天下午你怎么不跟我们说起?
    曹彦君有些迟疑,但还是咬着牙说你们知道我为何与青虚那个家伙交恶么?
    我和杂毛小道一同盯着长得跟网络巨子马云一般模样的曹彦君兄弟,十分无语这是要讲诉一段因爱生恨故事的节奏么?掌柜的跟我说这个曹彦君是个可靠的人,然而我却总感觉有些被忽悠了,我并不想对这件事情深究下去,与杂毛小道抿着酒,四处找寻青虚那个家伙的踪迹。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出了事情。
    两个打扮得很娘气的男人扭着虎背熊腰就走了过来,手中端着杯子,朝我们“嗨”了一声,打完招呼之后就坐下来,跟我们攀谈起来。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油光水滑的长发年轻男子,他盯着我左脸的疤,说哥们儿,不常见啊,第一次来么?
    和我印象中的断背山不一样,这个男人虽然身上有淡淡的古龙水味道,但是他的言谈并没有如他打扮的那种娘气,而是很直爽。我点了点头,结果发现这是一个老手,三言两语,没一会儿就开始主动进攻起来,让我的后脖子上面,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冒起来。正当我想要发飙的时候,杂毛小道突然揽着我和曹彦君的肩膀,对着这两个端酒而来的男人说道:“我们今晚是一起来的,你们还是到别处去吧……”
    长发男子有些犹豫地看着嚣张霸道的杂毛小道,眼色迷离,含情脉脉地说哥,我不介意的……
    杂毛小道很霸气地回绝他,说我介意。
    “哼!恶心……”
    两个人横了我们一个白眼,扭着屁股离开了,而我赶紧把杂毛小道放在我肩膀上面的手拿下来,各种毛骨悚然。我和杂毛小道都盯着曹彦君,十分不满,说老曹你妹啊,你在玩我们是么?
    曹彦君很无奈,说青虚有个相好的,叫做李晴,也叫做晴妹儿,具体住址不知道,但是经常在这个酒吧出没,他们两人感情十分好,时常黏糊在一起,这几天还在此处出没过。所以我第一就想到来这里,无论是找李晴,还是找青虚,都能够摸到他们的住址。
    我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干嘛不早说,老给我们弄突然袭击?不带这么玩儿的!
    曹彦君也无奈,说我怕你们对这里膈应,不肯来……我和杂毛小道都不厚道地笑了,说我们不歧视同性恋。突然我看到曹彦君的眼睛突然直了,锋利起来。我们回过头去,看到有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男人,从酒吧里面的过道中走了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十分漂亮,秀眉樱桃嘴,跟文莱的人气演员吴尊一样,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妖媚。
    我们低声问那李晴是他么?曹彦君点了点头,说对。
    我朝着晴妹儿后面看去,却发现是孤身一人。

猜你喜欢: 《我和外星人老婆的甜蜜生活》 《女孩子就是用来宠的》 《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 《反宋》 《念你此生无憾》 《我与极品美女特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