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李晴

    李晴出现在酒吧中之后,直接来到了吧台的位置,点了一杯红色荡漾的鸡尾酒,然后开始随着音乐晃荡身子,不断地跟工作人员和酒吧里面的熟客打招呼。%&*";他在这里的人气十分旺,不管是男女,都跟他十分熟络。我们待在卡座前默默地喝酒,也不说话,只是用余光很隐匿地打量着这个“倾国倾城”的男人。
    音乐声一直很劲爆,闹哄哄的,灯光暗淡,之前缠着我们的那两个男人,现在已经在吧台上和李晴聊起天来,相谈甚欢。长发男人说了一会儿,然后朝我们这边指指点点,似乎在说着什么,李晴喝了一杯酒,长长地打了一个饱嗝,然后妩媚地伸懒腰,看向了我们这边。
    曹彦君本身就是秘密战线的工作人员,杂毛小道游走江湖十数年,而我也是自小离家,见惯了人情事世故,三个人都是胆上长毛的角色,自然不会因为这一瞥而怵场,淡定地喝着酒,然后看着小舞台上的歌手嘶嚎。
    杂毛小道的手,又不动声色地摸到了我和曹彦君的腰间来。
    我的脸色如常,身子还在随着音乐的节拍而扭动,然而心中却把那个未曾露面的青虚道人,给恨得要死,咬在酒瓶上面的牙齿咯吱直响,然而一想到某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小狐媚子,想到她那绚烂骄傲的笑容,如春天那杜鹃花还要美丽的模样,心中便强忍着这种种不适,把所有的怨恨都放在了心里面。
    过了几分钟,李晴也提着着酒瓶径直走了过来,他先是看了一下脸上有刀疤的我,接着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杂毛小道脸上,笑吟吟地说嗨,你们是第一次来的吧,哪儿过来的?
    杂毛小道露出了狂放不羁的笑容,眯着眼睛看这个可口儿甜心般的男子,说是过来旅游,听朋友介绍的,刚刚下了火车呢。李晴笑了,大喇喇地把我往旁边挤去,坐在杂毛小道旁边,抽出一根柔和七星,然后用粉红色的zippo打火机点燃,手一挥,立刻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过来,问晴少,什么事?
    李晴手一挥,说这桌打五折。
    那个工作人员点头,说知道了,然后恭敬地施礼,回转身去。李晴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将这袅袅的烟雾吐在了我们的面前,开始做自我介绍,他本来就是我们的目标,也不好赶在,于是都报上了“大名”。i^杂毛小道“哎哟”一笑,说还可以哟,你在这里混得蛮开的嘛,这么大的面子,轻轻松松就五折,要不然我请你喝一杯吧?
    “那自然……”
    李晴横了杂毛小道一眼,然后举起酒杯,跟我们轮流碰了一下,轻轻抿了一口。我坐在李情的旁边,闻到他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凑巧我曾经在第二个女友与我分手的时候闻过,是香奈儿邂逅香水,十分迷人。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却感觉到晚饭的那些食物,不住地在胃中翻腾,似乎要造起反来。
    李晴跟我们(主要是杂毛小道)开始介绍起来,说这酒吧的老板是他的铁姐们儿,所以打折这种事情,一句话的事儿。然后她开始盘问起我们的来历和职业来,我自然说是在南方做点小生意,都不好意思说是小生意了,就是个小个体户,曹彦君表情有些木,说在某个地方做中学老师,教物理的,唯有杂毛小道不说话。
    李晴娇嗔地看着大喇喇坐着的杂毛小道,说你呢,茅哥?
    遇到陌生人通常自称“茅克明”的杂毛小道揉了揉鼻子,说你觉得呢?李晴哈哈笑,口中那股薄荷味的青烟萦绕在我们的鼻子里,痒痒的,千娇百媚的李晴点了点杂毛小道的肩膀,说茅哥你这气质百里无一,倒是和我的一个好朋友,极为地类似,呵呵……
    “是么?”杂毛小道摸了摸自家粗糙的胡须,说我这个人向来长得就很奇葩,被人歧视惯了,倒是不知道还有人跟我一样,有这种悲催的长相。
    李晴捂着嘴笑,说你们长得倒是完全不像,主要是气质,他说过,身体就是一副臭皮囊,人修一世,仅仅就是五克的重量。
    “哦……”
    杂毛小道眉毛一耸,显得十分动容,说这五克的重量,莫非就是人的灵魂?我曾听以前的科技杂志上说,人死的那一瞬间,整体重量会轻上五克,这就是所谓的三魂七魄。能讲出这番话的人,确实是一个不世出的高人啊?难得难得,小晴,你能够帮忙介绍一下这位仁兄么?听你这三言两语,倒把我的好奇心给勾出来了。
    李晴妙目一转,说这当然是可以的,不过……他拖长了语调,说人家有什么好处呢?
    杂毛小道“虎躯一震”,说好处?你倒是想要什么好处呢?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地对着放了一会儿电,同是心照不宣地笑了,这表情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你懂的……”,两个人含情脉脉地说了一会儿,又互留了电话,李晴带过来的芝华士喝空了大半,他突然说啊,忘记一件事情了,我要走了,明天晚上我们圈子里约好一起玩“三国杀”,你要不要一起来?
    杂毛小道又摸了摸自己颔下的胡须,说啥子叫做“三国杀”,恕我孤陋寡闻,倒是没有听过这玩意儿。
    李晴一拍杂毛小道的大腿,说呀,三国杀你都不知道,真的是“奥特曼”了,它是北京大学(实为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名大学生设计的纸牌,集合了历史、文学、美术、悬疑、战略于一身的桌上游戏,比杀人游戏还要好玩一百倍、一千倍呢……
    杂毛小道:请问杀人游戏又是什么?
    李晴:……
    略微的尴尬之后,李晴拍了一怕杂毛小道结实紧绷的胸肌,说放心,不会的话,人家可以教你嘛,这些都是小事情,到时候我给你电话,一定要记得来哦?杂毛小道坦然地接受了李晴这明是拍、暗是揪的一下,指着我和曹彦君,说那我这两个朋友,到时候能不能够一起带过去啊?
    李晴从头到尾都没怎么看过我和曹彦君,这会儿似乎发现新大陆一样,打量了一下我和老曹,然后为难地摇了摇头,说我们这个圈子很保守的,一般普通成员都只能介绍一个进来,你如果要来得话,先来参加几次,到时候再把你的朋友介绍过来嘛……
    对于他这种隐藏颇深的歧视,我却表示很快乐,高兴地点头,说老茅,我们明天要去办事处找老王,就留下你一个人没事,你不用管我们的,跟晴少一起去玩吧,好玩的话,再介绍我们来也成。
    李晴捂着嘴巴呵呵笑,说刀疤哥哥你真的好体贴啊,让人家都忍不住拉你一起来了。
    说完这话,李晴起身,然后跟我们告辞,然后朝着酒吧侧边的过道走去。
    看到她手里拿着粉红色的诺基亚,边走边打,杂毛小道得意洋洋地看着我,说小毒物,你觉得哥哥的演技怎么样,是不是秒杀金马男主角,可以直接角逐奥斯卡啊?我望着李晴那灰色铅笔裤勾勒出来的翘臀,说我去下洗手间,说完站起来,朝着李晴的那个方向跟过去。
    洗手间在过道的尽头,而在左边第二间,则是一个虚掩的小办公室,我过去的时候,听到李晴在跟人打电话。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然后听到他似乎在跟人争吵着,声嘶力竭。
    左右都是过往的人,我自然不敢停留太久,露了痕迹,于是走到了男性洗手间,走进蹲坑位,关门,一拍胸前,低声说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肥虫子立刻闪亮出现,他明了我的意思,立刻顺着缝隙钻出了洗手间,然后朝着刚刚那个房间奔过去。
    我坐在马桶上面,然后闭目凝神,开始冥想着一个未知存在的地方,将意识与肥虫子做着勾联。
    做这件事情我已经是十分熟练了,闲着没事的时候经常……呃,偏题了,反正我很快就进入了肥虫子的视线,世界一坠一坠,晃晃悠悠地来到了刚才的那个房间门口,一看,刚才虚掩的门居然已经关闭了。当然,这难不倒已为半灵体的肥虫子,它低下身子,准备往锁眼里面钻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光芒朝着肥虫子肉乎乎的身子射去。
    金蚕蛊这小东西何等机灵,一待发现,立刻横移一米,往上一瞧,只见那门的正中,正好贴着一张三指宽、两寸长的黄色纸片,上面笔走龙蛇地绘着乱七八糟的线条,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息。肥虫子莫看它傻乎乎的萌货一个,本来却是个暴躁的性子,正想挺身冲上去与这劳什子符箓肉搏一番,争个高低,却被我给唤了回来。
    与杂毛小道相处日久,我知道高明的制符师能够留一丝神念在自己的符箓之上,现在事态未明,我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肥虫子罕有地不乐意,愤愤不平地瞪着那黄色符箓好久,这才退了回来。
    待它回归我的体内,我双目一争,走出了洗手间,只见杂毛小道两人朝我招手,说要回去了。我不舍地回望了一眼那个房间,却是空空如也。

猜你喜欢: 《凶灵偷渡师》 《百鬼全书》 《远走高飞》 《重生九零之一程山路》 《重生之妖孽横行》 《三千位面大抽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