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源奥秘

    这个人,正是前段时间与我们并肩战斗在黑竹沟、而后又偷偷出了院的小俊。%&*";
    披着白色浴袍的他身形削瘦,表情淡漠,敞开的胸膛间还有几道吓人的疤痕显露,在他身边,还有四个属“螃蟹”的壮汉,全部都是身材魁梧、肌肉发达之辈,为首的那个男人颔下有一缕飘逸的黑须。小俊赤脚从我们走过,并没有注意到旁边这云雾缭绕的池子里,还有两个旧相识,正用一种惊诧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打量着他。
    此时的小俊,跟黑竹沟里那个惊慌失措的小年轻,已经有着截然的不同。
    他消瘦了,两颊深凹,唇上有了一层细密的绒毛,虽然没有瞧向我们,但是给人一种犀利的印象,就像《杀破狼》里面的冷血杀手吴京。在他旁边一个只有一米六身高的汉子,形如坦克一般,目光扫量时看向了光着膀子躺在氤氲白雾中的我们,那眼神凶悍,显露出了仇恨的怒火。
    对于他来说,我们都只能算是路人,所以匆匆走过,曹彦君看着我和杂毛小道奇怪的脸色,问认识?这伙人的杀气不小啊,今天这里莫非要出大事?
    我们与小俊他们并不冤仇,甚至还有相救的情谊,所以他们自然不是冲着我们来得。
    那是谁呢?我突然想起了小俊他们脖子上那块刻得有“净心神咒”的玉符,似乎跟这里有着什么联系,回过头来问杂毛小道,他回忆了一会儿,恍然大悟,说那玉符李汤成曾经说过,是从龙虎山的青虚道长那里请来的,这个青虚道长,可不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么?这世界还真的是太巧了啊?
    果然是很巧,只是小俊他们杀气腾腾地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把这几个人的身份告诉了在旁边一脸茫然的曹彦君,他笑了笑,说原来是伙武装土夫子,我说嘛,要是杀手的话,那里会有这么明显的杀气,跟我们这些路人甲一样,才好办事嘛。术业有专攻,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小俊的突然出现,把我们的计划给打乱了,很明显,他们似乎也是过来找寻青虚的,若是能够通过他们,将那家伙给引出来,那实在是太妙不过了。%&*";
    这温泉池子里虽然有着十足的惬意,但是总抵不过我们的好奇心,于是我和杂毛小道留下老曹,跟着这几个人的脚步,远远地辍着,转了一个弯,看见这五个人没有继续前行,而是找了一个池子也泡了进去。这池子旁边还套着一个小池子,用石块堆砌的屏风隔断,我俩便绕到了另一边,缓缓地进了池子,然后支楞起耳朵,开始偷听来。
    一个阴霾的声音响起:“……小俊,你和豆子爷、汤叔他们上次也是在这里,跟那个青虚道长碰的头?”
    小俊回答说是的阳哥,那个家伙很喜欢在这澡池子里,*裸,面对面地谈事情,上次买玉符和付定金的事情,都是在这里谈妥的。
    “哼!”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来,说小俊,你们上次实在是太大意了,倒斗之前,怎么也不问一问那附近的村民?那么凶险的地方,六个兄弟只回来了你一个,连豆子爷、阿汤叔两个个老大都死了,你啊你……
    “罗厉,不是跟你说过么,豆子爷他们的死,跟小俊无关!要不是碰到小俊口中的那伙高人,他肯定也回不来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青虚那个老杂毛给我们下的套,明明知道那里是要命的地,还给出巨额的定金和狗屁不通的资料,将他们给哄骗过去,盗什么汉王赤足双耳鼎,弄得现在尸骨无存。这仇我们‘豫北堂十七罗汉’只要还剩下一个带把儿的,也一定要报。一会你们都不要说话,听我命令行事……”
    “是,阳哥!”
    三四声参差不齐的声音响起,而我们心中也总算知道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汤成他们之所以出现在黑竹沟中,竟然是出于青虚的指使。
    这一切,未免也太巧了吧?
    不过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他们这种执着的报仇精神,我还是蛮欣赏的,只是不要耽误我们营救小妖朵朵的正事才好。小俊和阳哥等五人没有再说话了,而我则和杂毛小道耐心等待着,过了一会儿,看到从西边缓步走来一个留着浓密络腮胡子的男人,打我们面前经过,接着听到那边的水池晃荡,他们似乎都起了身来,接着那阳哥凝重地声音传来:“你是谁?”
    那个络腮胡坐了下来,然后自己介绍,说他是青虚道长派过来跟他们接洽的。
    阳哥问:“为啥青虚道长不亲自过来呢?”
    络腮胡答:“最近道长他有一些急事要处理,脱不开身,你们那汉王赤足双耳鼎带来没有,若有,我验验货,然后再跟你谈换玉符和付足全款的事情。”阳哥回答没有,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不会带在身上的;再说了,他们只相信青虚道长,其他人,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不敢冒险,毕竟那都是拿性命换来的。
    络腮胡声音低沉了些,说:“我听说了,对于豆子爷和老李的事情,道长表示很抱歉,我们会在总价格上提高百分之二十,当作是你们兄弟的抚恤金。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死者已矣,活人总是要继续过活的。三天后这温泉山庄停业,在居酒屋会场那里有一场小心的交易会,到时候道长会出现,跟你们直接交易。我这里给你们几块竹筹,到时候你们直接过来便是。告辞!”
    那络腮胡说完,起身离开,从我们面前的池子经过的时候,用眼睛斜瞟了一眼池子里眯眼享受的我和杂毛小道,然后缓步走开。我看着这个家伙消失在白色雾霭的木屋转角,尽量把身子靠近到那石砌屏风的遮角,防着被小俊认出。
    果然,在得到了确定答复后,小俊等人起身出了池子,然后离开了这片温泉区。
    我背靠着那石砌屏风,不让小俊看到,荡漾的温泉水在我的胸前波动,突然,我看到这透明的水里面,有一丝红色的鲜血在飘荡,很小的一团,随着水流的涌动,消失无踪。杂毛小道显然也看到了,耸了耸鼻子,问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尸体的腐臭和血腥味儿?
    我使劲儿吸鼻子,充斥在鼻翼间的都是这温泉水里面掺杂的硫磺味,哪有杂毛小道说的这些?
    见我不相信,杂毛小道憋红了脸,咕嘟一下,我们的两人之间立刻冒出几个白色的水泡泡。这泡泡一浮出水面便破裂,我立刻往后退去,捂住鼻子想骂娘,只见他严肃地伸出左手,凌空一虚抓,竟然像是要握住那一股臭气。惊人的变化出现了,那无形的气体变成了青色,似乎还有白色的气流翻滚。
    杂毛小道把这气体往前一拍,竟然在这水汽蒸腾的池子里,勾勒出一个风吹的箭头来。
    我十分惊奇,说你这是什么东西,天下间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招数?
    杂毛小道尴尬地笑,说这是李道子他老人家传授过的凌空画符之术,借用五谷轮回之气,来指正出那死气的轨迹,找寻鬼物。这凌空画符之术十分玄妙神奇,我也不能把握,只是偶尔神光一现而已。走,此处定有蹊跷,我们去看看。
    杂毛小道起身出池,我则咕哝着这家伙,所谓的灵感,莫不是在放屁的时候才有?
    这可真的要滑天下之大稽了。
    温泉水从上流下,途经二十余坑,是一个长长的流动来回,明线暗线无数,杂毛小道按照刚才那凌空画符之屁的指示,带着我一直走,越过了小桥和流水,越过度假村式的木屋,天色昏暗,迷雾中各处暖黄色的灯光亮起,我们来到了一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前。
    这里是温泉的控制室,虽然这外面宣传的口号是天然纯正的温泉水,但其实就是用锅炉烧出来的。
    这控制室房门紧闭,开启不了。里面有人,我们自然也不好破门而入,我眼珠子一转,呼叫去时久矣的肥虫子。那小家伙虽然一直没有传回音讯给我,但是一经召唤,立刻在一分钟之内赶了回来。
    我手一指,小家伙立刻从门锁里面直接透进去,我和杂毛小道则退回一边,靠着过道的墙壁等待,我进入了冥想状态,沟通金蚕蛊的视野。
    入目处都是一些机房里惯有的机器,开关、闸门和各种粗大的管道,还有一些温度监控的电子仪器和电脑,这里并不是锅炉房,而是整个温泉的控制中心,很普通,两个穿着藏青色工作服的男人正在看盯着显示器上面的数据,有一个还在开小差玩手机。很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画面一转,对于血腥味十分敏感的肥虫子立刻找到了不正常的地方,穿过侧面的一个小门,只见在中控室后边的巨大添加池中,竟然悬浮着一个浑身通红的死婴,蜷缩着身子,脖子上系着一个黑色的麻绳,像个小老鼠一般,随波荡漾。

猜你喜欢: 《怒指苍穹》 《东山再起[娱乐圈]》 《器灵失踪之后[快穿]》 《重生之我是一只鼠》 《霸道总裁宠上天》 《萌妻十八岁》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