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逆北斗夺煞冲阵

    我摸了摸鼻子,说找我的?我可不认识什么流莺小姐的。i^
    小戚扬着电话笑,说是酒店前台。
    我“哦”了一声,接过来,问什么事?前台小姐那甜美清亮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过来,说陆先生,大堂这里有三个人要找您,您看方不方便通一下话?我说是谁,让他说话吧。电话沉默了一下,然后听到一个故作沉稳的声音传过来:“陆先生,我是郭天宁,您叫我过来找你的……”
    郭天宁?听到这声音,一张国字脸、一身正气的男子脸容,浮现在我的面前。
    我想起来了,就是下午找我麻烦,反而被我下蛊毒的国字脸,八手神偷的弟子,猴三的师兄弟。我本想着他一开始惊讶,后来便只当我是骗他的,想让他今天晚上子时吃一点苦头,明天再处理这件事情。没曾想他竟然如此识时务,并没有作半点犹豫,直接就找将上门来了。
    我本来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置这一伙人,但是既然是我找过来的,那么我自然是要负责处理的,于是跟左右的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乘电梯下楼。
    来到大堂,才发现来的就只有三个,除了叫做郭天宁的国字脸外,还有那个中年妇女和满脸倔强的半大小子二蛋。这酒店并不是什么豪华酒店,大堂里也没有咖啡厅之类的,狭小得很,我只有领着三人,乘电梯返回了我的房间。
    进了屋,落座之后,我笑着问国字脸,说你倒是真的来了,怎么不熬一天再过来呢?
    他苦着脸,说你别当我是傻子,我师父以前就在湘西遇见过你们这种养蛊人,差一点把命都送了,从此返回东三省,再也没有来过南方。他后来时常教导我们,跟人拼斗,讲究的是一个快、狠、准,但是碰到蛊师的话,要么扭头便跑、头也不要回,要么束手就擒,手也不许还,不然就像只有和他以前的一个伙伴一般,浑身都是烂虫子,死相难看得很。
    我说八手神偷他老人家倒是见多识广,不知道他遇到的是哪一个人?
    国字脸疑惑地说你们蛊师的圈子很小么?我听我师父说给他下蛊的人是个老苗子,叫做吴临一,用的是一种淡黄色粉末,下到他身上时,也是阴冷嗖嗖的,结果回去之后,不到半天,上吐下泻,面红耳热,肚子里仿佛有好几条蛇窜来窜去,像是要把那肠子给打结了一样。i^后来同伴硬挨着,而师父他老人家,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返回去求他,最后允诺说再也不来长江以南,才解了蛊回家,而同伴却死掉了。后来教徒弟,总是拿这个来教育我们。
    我心中有些震惊,那个吴临一,不就是我们在青山界剿灭矮骡子时,黔阳宗教局从同仁请过来的生物专家么?后来我们从水中遁出,一直到后面的追悼会,因为他一直在青山界镇守,所以就再无相见的机会。想起那个表情淡漠的老蛊师,我笑了,说原来是他,凑巧得很,我倒是认识的……
    “他……是你师傅么?”
    我摇头,说仅仅认识而已,一个很厉害的蛊师,也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他心胸开朗,所以你们师父才会活着回去;而八手神偷他老人家毫不隐瞒自己的这段经历,显然也是一个豁达之辈,所以你们才知道了敬畏。这么说吧,你身上的蛊毒,比你师父所中的,要厉害十辈我不吹牛,具体的你可以自己亲身体验,若是想解,最近的这一段时间里,需要帮我办一件事情。
    若办好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一举报销,若不好,也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国字脸表情凝重,而旁边的那个黑小子二蛋则忍不住出言埋怨,说你这个人也太不大度了,为什么不能学那个老苗子,把我老大的毒给解了?大不了我们离开这里就是。
    我看着他,有些好笑。
    这少年大概十五六岁,实在有些太自我,浑身戾气。这样子的人,长大之后,必然又是一个祸害。见我面露不快,怕我下蛊,那个中年妇女连忙拉着他,向我道歉,说小孩子不懂事情,请不要责怪。
    我摇摇头,盯着这二蛋,说小朋友,在这个世界上,你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要想想后果,做好负责任的心理准备,我们头上有法律这根准绳,心中还有道德,除此之外,还有你们惹不起的人,所以一切事情,三思而后行。
    国字脸和中年妇女连声道歉,我摇摇头说不用,这小子聪明,但是你们要让他懂得敬畏,人只有如此,才能勇敢,才能成事。我对国字脸说我先帮你缓几天的毒性,免得你空受痛苦。事情办完之后,再给你解开。说完,我把手放在他的头顶,让金蚕蛊把他身体中的蛊毒镇压,完结之后,挥手让他们离开,两天后再来。
    人应有善心,但那是对于弱者而言,倘若毫不原则的行善,有的时候更像是助纣为虐,而且还被人瞧不起,被笑话为老好人、傻波伊。我以前做过管理,虽然最高也就是一个小厂里的副主管,但是这里面的学问,多少也能够把握。
    这些人里,包括这个螳螂拳不错的国字脸,说到底就是个软蛋。
    不是说我瞧不起贼,只是不劳而获的事情做得太多了,心理必定扭曲。送走几人,我过到曹彦君房间,发现人已经散去。老曹告诉我,易文和老五今天不回来了,在那小区对面的宾馆开了一间房,通宵监视。不过,李晴现在都没有回来,估计晚上也说不准了,你早点休息,我们明天还有一些事情做。
    我点头,又跑去看杂毛小道,他在给血虎红翡玉刀用黄大仙裘毛制作的毛皮在抛光,十分仔细,这是制作法器的关键所在,用心一点一点跟这里面的精元作沟通,达成和谐默契。
    虎皮猫大人依旧在睡觉,自从翅羽损失了许多后,它的瞌睡一天多过于一天。
    聊了几句,我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把朵朵放出来,玩笑两句后,让她自己修炼,而我则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想着既然青虚在这个城市,我又隐约感应到了小妖的存在,只怕这个小闯祸精真的落到了青虚手中了。这也难怪,青虚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弟子,一个极端厉害的角色,而小妖朵朵麒麟胎身初成,为人又不知道收敛,大剌剌的,自然很容易着了道。
    真不省心啊,我轻叹道。
    ********
    次日早上,我起床打了一套固体瑜伽的拳式,然后出来吃早餐的时候,曹彦君他们正拿着几张规划图在参详。我问是什么,曹彦君说是那温泉山庄在建设局里面留下的存档资料,他找体制内的朋友弄了出来,供我们参考一下。我凑过去,因为懂得不是很多,看着这些工程图纸,难免会有些眼晕,不明所以。
    杂毛小道带着虎皮猫大人也出来了,桌上早已准备好了的龙井茶叶和洽洽瓜子,肥母鸡飞过来开动。它看到这桌子上的图,说呀,这整体效果图怎么这么凶戾?
    我们连忙问此话怎讲?
    肥母鸡卖了一个关子,指着图纸上的七栋大小不一的主体建筑,和这环环相扣的二十余个温泉水池,然后又指向了这山庄之后的山势水体,说你们看这像什么?杂毛小道学过它的半本《金篆玉函》,懂得多一些,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说这是很明显的北斗七星阵位,而且位置测算精确,外围山脉走势如双龙环抱,一江走腰,而至于这大大小小几十个水池子,倒是看不出来……
    肥母鸡毫不犹豫地说:“这是逆北斗夺煞冲阵,是个蕴含鬼力、魂锁阴阳的法子,最容易滋阴养邪,而且一定有很古怪的东西。在这道都之地,居然会出现这种地方,当真是丢他们龙虎山的脸面要是在茅山句容,这建筑早就给拆得只剩下地皮了。难怪龙虎山式微,跟他们这种纵容和不查,有很大的关系呢。
    听虎皮猫大人说得霸道,又联想起我在温泉山庄中看到的以死婴为泉引的青春不老泉,我们心中担忧,如此明显而没有人来追究,只怕青虚的后台很黑啊。
    当下也不说什么,我们各自分头行动,曹彦君依旧通过关系,找寻青虚的踪迹,杂毛小道在宾馆等待李晴的电话,而我则按着老曹给的地址,跟小戚一起前往李晴所在的小区,试图找到其中的一些线索来。我们与彻夜监控的易文和老五交接,然后蹲守了良久,终于看到那辆红色的奔驰小跑,返回了住处。
    又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杂毛小道打电话告诉我,说李晴约他一起去吃午饭,然后商量买镇宅符纸的事情。我点头,大概中午十二点左右,李晴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然后乘车离去。
    我跟小戚说好,然后整理衣冠,插着兜,准备前往李晴家中,一探究竟。
    这是我第一次偷摸入室,跟国字脸、二蛋这些惯偷比起来,说实话,守惯了规矩的我,真有些紧张。

猜你喜欢: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魔女冕下》 《纸上谈婚》 《不正经侦探指南》 《龙血玄帝》 《穿越到修真世界》 《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