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来了,你在哪?

    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不讲道理、而且脾气死硬的居委会老太太。%&*";
    这种人就是一根筋,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特别有原则,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暴露之后的结果,我回头看到那辆红色奔驰小跑已经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害怕这老太太招来更多的人,只有硬着头皮,往下爬去。这栋楼是90年代建的,我在五层,下面有好多外置的空调和遮阳棚,还有一些排水管道,我这一年以来进步非常大,身手跟猴儿一样,几跳几蹦,刺溜一下就爬了下来。
    我这矫健的身手,倒是把这带着红袖章的老太太吓得不轻,看到这电影上才有的效果,让她忍不住连着后退了几步,然后准备大声呼救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手往怀里面一摸,掏出一本带着国徽的证件。
    这是我在领到这本工作证之后,第一次用到它。我沉声说道:“老太太,先别张扬,我在执行任务,不要胡乱声张,免得打草惊蛇!”我这个人虽然脸有刀疤,但是严肃起来一身正气,跟郭天宁这个国字脸有得一拼。不知道是我的身手,还是这耀眼的国徽,老太太果然被我唬住了,她疑惑地接过我手中的证件,逐字逐句地费力念道:“南方省东官市宗教局二处科员……陆左?”
    她对着这照片和我瞄了又瞄,突然伸手抓住了我,满是皱纹和老人斑的脸上露出了气愤的表情,说小伙子你敢骗我!你一个南方省什么宗教局的人员,跑到我们影潭来爬窗户,鬼才信你咧,走,跟我去派出所走一趟!
    老太太抓得十分紧,揪着我大衣的领子就是不肯放松,她个儿矮,搞得我这个大小伙子不得不躬下来。
    这时间大楼附近并没有多少人,但是也不乏打酱油的,虽然没有看到我火速降落的场面,但是这会儿却准备围了上来,我头皮发麻,正纠结间,小戚跑了过来,他过来拉住了这个小老太太,说大娘,您先等一下,派出所的谢警官马上到了,三分钟,我们出去说,这里人多眼杂。
    我愣了神,不知道小戚在这短暂时间里,去请了哪路的神灵来。
    老太太将信将疑,把围将上了的人群驱散,然后跟着我们走到了门卫室那边,过了一会人,一辆警车匆匆而来,下来一个大肚腩的中年警察,径直走过来跟这老太太说了几句话。%&*";到底是穿制服的,说话很有信服力,老太太疑惑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过来跟我道歉,说不好意思啊,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抱歉,抱歉,我一会儿去跟他们解释。
    这责任心超强的老太太搓着手离开,而那个谢警官跟我握手,说谢宇轩,老曹的朋友。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他就是老曹那个在派出所管户籍的警察朋友,连忙跟他握手。谢宇轩跟我说,他已经跟那个孙承茹孙老太太说了,不会让李勤知道你曾经到过他家的。你们走吧,我走不开,能够帮助的也只有这些了。
    我跟他再次握手,连声感谢之后,与小戚返回车子内。
    小戚一脸崇拜地看着我,说陆左,没想到你的身手居然这么厉害,五楼那么高的地方,你就像电视上的特种兵一样,刷刷两下就攀了下来,简直帅呆了。我苦笑,说谁曾想那老太太神出鬼没,居然还着了道,要不是你请来了救兵,估计我们就暴露了。一旦暴露,那个青虚肯定就躲着不出来,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小戚打转方向盘,开始朝着我们在附近的那家酒店行去。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掏出自己的手机来。08年末我用的是刚买的诺基亚n95,像素为500万,将保险柜中那麒麟胎项链给清晰照出,看得我心中一阵有一阵地难过,回忆起跟小妖朵朵相处的点点滴滴,她那娇蛮霸道、偶尔小温柔的性子,刀子嘴豆腐心的可爱模样,回想起好多好多事情,而如今,她身陷囹圄,正等待着我去解救她……
    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紧迫感,恨不得立马找到青虚,然后将我的小妖朵朵给解救回到我身边。
    这小惹祸精,以后再也不放她离开我了,要不然,都不知道又能闯下什么祸事。
    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宾馆,易文和老五在房间里补觉,老丁和曹彦君则还没有回来,而一直昏昏沉沉睡觉的虎皮猫大人却没有见到踪影。过了大半个小时,曹彦君返回来了,拿着一个牛皮纸公文袋,放在了桌子上,跟我讲起了那温泉山庄的背景:这官面上的背景自然深究不到,单说具体的经营者,本来是一个早年间的做香火生意的个体户,后来得到投资,然后就建起了这么个地方来,老板叫何君栋,是个大胖子,但是他还有一个朋友,叫做……
    他故意卖了一下关子,环顾着我们,我并不给他没弄的机会,说是青虚吧?
    他点头,说是,是青虚,他们两个从小就是玩伴。可以说,这温泉山庄,除了上面抽成的干股,其他的,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青虚的股份,而且这温泉的建筑格局,也是这个家伙给监造出来的。我深吸了一口冷气,说这么大一个场子,倒是要投资很多钱啊,不是说他最近很穷,所以才会变卖手中的珍贵符箓么?
    曹彦君摇摇头,说这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是幕后老板,这温泉山庄倘若真如你和猫大人所言,那么其中必有蹊跷。难怪这个家伙道法越来越厉害,竟然是吸收了这么多顾客的气运在。
    他停了一下,问我,说你想知道十年前青虚长什么样么?
    我一愣神,说咋了?他从文件袋中找出一张老照片,上面是一个尖嘴猴腮,獐头鼠目的道人。曹彦君冷笑,说他现在一副老帅哥的模样,风度翩翩,你却想象不出他当初有多猥琐。
    我们在房间里商量了很久关于明天晚上所谓的符箓交易会,因为都没有参加过,所以会觉得有些棘手,不知道以什么为突破口。即使遇见青虚,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下手,即使将他擒住,未必能够逼问出小妖朵朵的下落,最关键的一点在于:青虚的老窝在哪里?
    大概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杂毛小道返回了宾馆,然后递了两块雕工精美的碧绿色竹筹,说获得入场券了,我们明天下午六点,准时参加。这是我和他的,曹彦君与青虚彼此认识,自然不好加入其中,还是作为幕后策应好一些。
    我看着手上这竹筹,抛了抛,说这***雕工倒是不错,不混道士了,还可以去做一个工艺品雕刻师傅,也能有活路。
    旁边刚刚醒转过来的老五出言讥讽,说这厮好大的排场,不就是卖几张符么?还搞什么交易会?贱人就是矫情!易文摇头,说老五你错了,青虚的符文十分管用,莫说整个赣北,周边好几个省,好多富豪都慕名而来,连香港、台湾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这个家伙也机灵,交易的两成份额,雷打不动地上缴,这才让龙虎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万物皆遵守能量守恒定律,玄学也不例外。我之前还在好奇青虚批量性制符的奥妙,但是看到这温泉山庄的布置,似乎能够猜到很多。
    我将今天在李晴家中的见闻说与杂毛小道知晓,他咬得牙齿痒痒,说果然,小妖真的被抓了。
    虽然他在小妖眼里是个怪叔叔,但是这并不能够阻挡大叔对萝莉的热爱。
    我们要反击了,管它什么龙虎山,管它什么黑后台,我们誓要将小妖朵朵救出。当天下午我们开始筹谋着明天晚上的计划,逐步地推敲,调集人手。我在傍晚的时候找来了被我晾到一边的国字脸,给他分配了任务:在明天晚上的时候,潜入温泉山庄,搜查类似于符文木盒、布袋或者其他的东西,如果没有,听我们的暗号,伺机引发混乱。
    虽然对我的这个指示十分不解,但是国字脸依然选择了坚决的执行。
    我告诉他,这件事情,在明天晚上行动之前,千万不要透露给他队伍里面其他人知道,要是万一提前走漏了消息,我敢保证,他身上的蛊毒,天下间都没有人会解,我发誓,“不得好死”这个词,真的不是造出来吓唬人的。国字脸连连点头,说你一定要信守承诺,不然我们就白忙活了。
    我点头说你放心,这事情我不骗你。谈完这些,我让他离去。
    当天晚上我有些失眠,强制着自己闭上眼睛睡觉,养足精神,而朵朵知道明天就是要去解救小妖姐姐的日子,更加勤奋地盘坐练功。寒冬夜里,月半弯,天空微芒。
    次日,我们返回了上清古镇,将落在那边宾馆的行李收拾一番,挑了些有用的东西,筹措一番之后,到了下午,我开着曹彦君的黑色suv,载着杂毛小道从贵溪赶往温泉山庄。远远看到牌坊处有灯笼亮起,那大门紧闭,但偶尔有豪华车辆停在坪子上,有工作人员引导着,从侧门进入。
    我深吸一口气,将车沿着坡路驶上去。
    小妖朵朵,我来了,你在哪?

猜你喜欢: 《情到深处自然浓》 《种田旧事》 《绝色总裁爱上我》 《发个微信给神仙》 《镇香令》 《枕边尤物》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