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肥虫子的逆袭

    杂毛小道出生于道学世家,早在他出生之前,他爷爷萧老爷子便算好了生辰八字,利用种种秘法,给他制作出本命血玉一块,置于乡道之上,由路人踩踏三年,直至他三岁之时,便天生自有一牛之力,好大的神通。%&*";
    何为一牛之力?
    住在城市的朋友或许没有见过牛发疯时候的样子,那力道,最凶悍的武者都不敢掠其锋芒。
    然而杂毛小道重重地撞在那半抱大鼎炉之上的时候,却如同撞上了一堵石墙。
    这铜炉被青虚等人抱到此处,要说有多沉重,实在很假,然而它此刻确实沉重得难以移动,这主要的原由,是因为青虚用这八卦五行令旗以及其他布置,将铜炉生生地拉扯在这阵中心处,吸住。这铜炉不大,然而它却牢牢地生根了发芽,溪畔林间的灵气都汇集于此,与这阵法,已然连作了一体。
    所以杂毛小道并不是在撞那铜炉,而是在与青虚布的这阵法为敌。
    就如同著名的马德堡半球实验,实验者并不是在跟那两块胶质半球在拉扯,而是和大气压强在斗争。
    杂毛小道似乎用了什么措施,将自己的气息隐匿到常人难以找寻的境地,然后暴然而起。
    他并没有袭击青虚,而是选择直接攻击那铜炉,其一是因为这铜炉是这法阵的关键所在,一旦损毁,全盘皆破;其二,则是因为此铜炉一旦错位颠覆,青虚就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处置那锦绣卦囊中的东西。
    倘若是小妖朵朵,若将其放出,自然可以反噬青虚。
    所以不是他不知道铜炉难撞,而是因为他不得不撞。
    轰
    那铜炉终究是被杂毛小道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撞翻倒地,炉内的丹浆散落一地,将那新平整出来的土地激发得烟雾缭绕,下面的火灶塌了半边,那些柴火顿时就散乱了。而这个始作俑者却也并不好过,巨大的反震之力,将他往反方向震到了一边,趴在地上狂吐血。
    仅一击,两败俱伤。
    看到散落一地的红色炭火,青虚的脸上呈露出震惊的表情,手中的七星剑一挥,朝着倒地的杂毛小道直刺过去。瞧他这出剑的姿势,便知道他同样也是一个练剑的高手,用剑歹毒刁钻到了极致,寒光一抹,倘若临于杂毛小道咽喉处的话,这个坏了他好事的家伙,必然要在明年过忌日了。%&*";
    然而杂毛小道终究是一个有着足够实战经验的家伙,他一倒地,甚至都没有气力爬起来,便朝着旁边急速翻滚,一直滚到了残破法阵的边缘,压倒了好几处令旗和一根燃烧的火把。
    接着他站了起来,踉跄地朝着黑暗中跑去。
    我已经绕过竹林,用尽全力朝着那边冲去。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本就受过许多内伤外伤的杂毛小道在正面上,并不是青虚的对手了,若是被那厮追上,他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必定一剑枭落我好友的首级。然而我哪有青虚的速度快,当我离他们还有二十来米距离的时候,青虚已然一爪拉住了杂毛小道的衣袖。
    他一扯,杂毛小道外衣的整个袖子,全部都碎成了数条细布。
    青虚手中的七星剑如电出手,平削杂毛小道的脖颈。
    果然,他真的就有枭人首级的想法。
    杂毛小道头一偏,勉强让过这一剑,伸手去抓青虚握在左手上面的锦绣卦囊,然而那手无力,竟然被青虚以胳膊横掼,将人给绊倒在地上。青虚一脚踏在了杂毛小道的胸口,高高举起了剑,狞笑着讥讽道:“你不是茅山黄金一代中,最厉害的天才修道者么?怎么变成了这么垃圾的模样?就凭你,也敢来管我的闲事?如今我将你的小命送入黄泉,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所坚持的正义和公正,会给你带来半点的荣光么?”
    我仍在狂奔,突然左后侧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呼啸,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已经往地上扑去。
    一道不到十公分的利箭与我擦身而过,带着阴寒恐怖的气息,射入我旁边的泥土上。
    那泥土轰然炸响,出现了一个脸盆大的深坑。
    我看到了远处蹲在青玄身边的青洞,正挽着一张小臂长、玩具一般的黄木弓箭,对着我,脸色发白。这是什么东西?射完箭之后的青洞,显得格外虚弱;而与此同时,青虚手中的七星剑,已然由高至低,豁然刺出来。
    来不及了,我半闭眼睛,焦急地呼唤这肥虫子来救场。
    然而肥虫子并没有在青虚附近,早就有了预判能力的它,竟然已经潜伏在了青洞的身边去了。
    杂毛小道要被刺死了么?
    我脸贴着地,心死如灰,突然感觉到一股大自然清泉流水般的力量在黑厚的土地中蔓延。
    是愤怒,还是悲鸣,又或者深情的请求?
    在我“炁之场域”所感应到的世界里,在人眼看不到的地下,生长着各种各样植物的根茎。
    这些根茎平日里默默地在幽暗的泥土世界中穿行,听不懂人言,自得宁静,然而当着股力量在蔓延,在叹息的时候,这些平素比蜗牛还要缓慢的植物根茎突然狂暴起来,以疯狂的速度穿破土壤表面,如同无数的触角在生长着,然后缠住了青虚的双腿。
    青虚的身子一僵,竟然难以前行一步,青绿色的草叶已然攀上了他的腰间,无数细碎而集中的力量将他拉扯,固定身形,不得走脱;然而杂毛小道的身下,那些绿草竟然如同海中的波浪,将他往着旁边推移而去。
    闪电般落下的七星剑一剑刺空,重重地插进了泥土里。
    为了保证必杀,青虚这一刺,几乎毫不留手。
    不留手,而又未刺中,导致他的力道受到反震,脸上顿时一片紫红,猪肝一般。我豁然站了起来,偏身又晃过了一箭,心中却狂喜不已是青虚左手中那锦绣卦囊中的小妖朵朵,在反击么?
    她难道还有着意识在,知道我们来了?
    青洞的第二箭落在了我身边两米处,将地上的泥土炸开,无数爆碎的泥块拍打着我的腿部,刺骨一般疼痛。倘若我要是中了这一箭,我必然也如同这炸开的土坑一般,惨死当场,见到青虚被束缚,我终于放下心来,扭头看向了对我最有威胁的青洞来。
    我有预感,我如果再冲向青虚,我绝对躲不过第三箭。
    青洞是一个可怕的箭手,前面的两箭,并不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他在修正箭道和测试我的闪避习性,一直在喘息着的他倘若再射出第三箭,估计我已然身死魂消了。青洞手上那小弓小箭,绝对是一件法器,将自己偌大的道力,附于飞速的箭矢,将对手击毙当场。
    我之前的那两次躲避,几乎是来自于对死亡畏惧而产生的本能反应,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否避过第三箭。
    我毫无把握,开始跑动起“之”字形,快速朝着青洞前进而去。
    两箭射出,本来蹲身在青玄旁边好生安慰的青洞脸色越发晦暗,似乎每一箭都透支了他的生命力,而他的脸色越苍白,越近乎透明的颜色,他的眼神越坚毅,在他那黑色泛黄的眸子里,世界就只有我一个,只有一个点。
    而那个点,就在我的眉心处。
    青洞扬弓捻箭,嘴角朝上,颤抖的身子里散发出了强大的自信,如同看着肥沃土地和子民的王者。
    而就在此时,我也停了下来,不闪不避,看着这个气势恐怖到了极点的男人,露齿一笑。
    青洞的目光已然死死锁住了我的眉心,然而玩具小弓刚刚一拉开,还未有紧绷,拉弓的右手胳膊上突然一阵麻痒,然后一股酸胀无力的感觉立刻蔓延开来。他难以置信地低头一看,只见一个暗金色、似蚕茧、周身尽是如眼睛一般黑点的肥虫子,正用无辜的黑豆子眼,也盯着他。
    大眼瞪小眼,都眨了一眨,肥虫子看到了大眼睛中瞬间爆发出来的愤懑和难以置信。
    它委屈了,它可是强忍着巨大的压力,趁着这个家伙身体虚弱的时候,突进来的,见一双大手果断地朝它拍来的时候,它很气愤,埋头再咬了一口。
    青洞的手掌重重地拍在了这温润如玉的金蚕蛊上面,而我的手掌也已然重重轰在了青洞的左脸。
    十几米的距离并不算远。
    啪……
    我从未有觉得打人巴掌有这么畅快,一挥下去,便能见到血沫子和几颗槽牙飙射而出。尽管没有肥虫子在身,但是经过它改造一年多的身体里,却也蕴含着强横的力量,我怕极了死亡的威胁,先是猛扇了他两巴掌后,果断地将那半臂长的小弓给夺了下来。
    被金蚕蛊一蛰,青洞的精气神都仿佛垮了下去,任我狂殴。
    青玄、青洞已然失去战斗力,我扭头去看青虚。
    然后我差一点叫出声来。
    在我视野中的青虚已然不是常人,而如同沐浴在黑烟迷雾中的恶魔,只见他已然摆脱了身下绿草根茎、藤蔓的纠缠,烟雾将所有的绿色给驱退,然后前冲数步,将口鼻流血的杂毛小道给狠狠揪了起来。

猜你喜欢: 《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 《我在聊斋当城隍》 《领主万万岁》 《九叔》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 《史上最强中介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