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望月真人清门墙

    虽然小妖朵朵的好朋友失去了,我们被她悲恸的情绪所感染,但是终究没什么交情,这悲伤也只是陪衬的意味,在我们所有人心中,更多的,还是久别重逢的欣喜,以及劫后余生的庆幸。i^
    然而正在此时,有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邋遢老道人,悄然出现了。
    用手温柔地抚摸着小妖和朵朵那柔顺黑亮头发的我,背脊瞬间挺直起来。
    我恐惧,一股不寒而栗的恐惧感从内心,一直蔓延上了我的全身,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都冒了起来,一阵又一阵。这个邋遢老道人年纪约有六十来岁,面相如猴,眉高目深,眉毛狭长相连成一字眉,而眼睛之中竟然有诡异的双瞳交叠十二法门上说这种长相的人福薄而命夭,天生小鬼样,也是个难以打交道的人他挽着一个并不齐整的道髻,头发苍白,厚厚的棉质道袍陈旧得如同乞丐一般。
    看着这般形象,曹彦君之前提供给我的资料,瞬间就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不错,来者正是青虚和青洞的师父(青玄跟的是另一个师父),龙虎山天师道第一制符高手,望月真人。
    看到望月真人从黑暗的林子里缓步走出,在泥地上蠕动的青玄大喜过望,伸手抓住望月真人的道履布鞋和黑稠裤脚,大声说师伯救我。望月真人停顿了一下,望了望地上的青玄,又望了望倒下的青虚、青洞,以及我们这一伙人,轻柔而坚决地把青玄踢到一边儿去,然后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杂毛小道到底是个见惯场面的人,双手并拢,拱手为礼,朝着望月真人唱了一个肥诺:“茅山萧克明,见过天师道前辈。”
    我也有样学样,恭敬地拱手说道:“苗疆陆左,见过前辈。”
    我以前听杂毛小道讲过道门之事,高人前辈大体都是讲究传统的,诸如此类的礼数不可不做,不然会被人瞧不起,没有教养。然而见到自家的爱徒如此模样,望月真人却并没有什么好脸色,阴沉得如同要滴下水来一般,扬起略微狭长的一双眉毛,一字一句地冷冷说道:“好好的道士不做,居然养这般恶鬼伤人,你们当真以为贫道不敢管这闲事,将你们这一身修为给废了么?”
    我眼皮一跳,虽然看这架势,知道望月真人来意不善,却没想到他竟然倒打一耙,说我们养小鬼,恶意伤人?
    这人还真的是蛮不讲理啊!
    我心中阴沉下来,能够教出青虚、青洞这样的徒弟,别的不说,望月真人这教徒无方的名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然而他这蛮不讲理的一套,确实让人猝不及防。i^好在杂毛小道反应极快,他挺身拦在了我和两个朵朵的身前,微笑着说道:“前辈此言差矣,我朋友所养这鬼,乃因缘际会所致,并不沾染半点因果,而且这鬼乃幸运福星,比之寻常的养鬼术,要厉害许多倍,接近道法本源,不可同日而语,不信您可以闭上眼睛,仔细感应……”
    望月真人冷哼一声:“说得天花乱坠,难掩邪魔歪道的本质,何必多言?”
    听到他这一通不讲理的胡搅蛮缠,我心中顿时怒意横生。
    虽然也知道望月是故意要激怒我,也忍不住出言讥讽,说术法似兵,乃凶器,只是看掌握这凶器的人之本性如何?我自出道以来,从未做过一丁点儿伤天害理的事情,倒是你这宝贝徒弟,不知害得多少人尸骨无存、多少人骨肉分离,死在他手下的无辜者,数不胜数,你不好好管管自己的弟子,倒有闲情来讲我?
    呵,真是笑话了!
    “你!”
    我面前这个瘦老头子听到这些话,勃然大怒,眼睛瞪得跟牛一般,一股庞然的道力立刻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震得我们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骂得畅快,然而看到这副景象,心中又有些慌了:此刻我们这些人已然全无战力,而这望月真人又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且道法厉害,要是他不顾忌老前辈的脸面,将我们给灭了口,只怕我哭都不知道往哪儿哭去。然而望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并没有再看向我,而是走到了青虚的身边来,俯身蹲下。
    此时的青虚已然处于极度痛苦的状态,死了一般,唯有身子在不断地抽搐,显出人还活着。
    望月真人往青虚身上的各处要穴连拍了几下,手法老练精准,青虚咳了几口血,神志终于清楚了起来。
    见到自己师父在眼前,青虚顿时泪流直下,先是一番忏悔,然后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悄然无声息的青洞身上,他哭诉完之后,指着我们,说都是这一伙人,将他炼制黄芽甘露金丹的计划给彻底毁了本来他还准备成丹之后,献一颗给师父您老人家的。
    青虚恳求望月真人杀了我们,给死去的青洞师弟报仇。
    望月真人默默地听着,也不说话,僵硬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悲哀之情。
    听完后,他叹了一口气,说青虚,你还记得我当日放你下山,我是如何劝你的么?青虚一愣,说师父,这关头,你何必讲这些?望月真人叹气,看着自己这爱徒脸色渐灰,眼角不由得湿润了起来,说山下红尘万丈,繁华不渡得道人,若无七窍玲珑心,怎跃得过那红尘炼心的魔障?你离开天师道太久了,越行越远,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青虚了……
    望月真人闭目,似乎在回忆往昔的美好岁月,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盯着青虚,说我这次下山,本来是想过来替你把关炼丹之事,然而临时接到掌教天师的命令,要清理门户你闯的祸事太大了,为师也兜不住,不过师徒一场,你有甚遗愿,一并说与我听吧!
    听到望月真人这一番话,青虚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当中。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期待的救星,竟然是那将他送入幽府的索命死神。他的眼睛瞪得硕大,几乎都要凸出来了,然而当看到望月真人严肃的表情,他终于明白了最疼爱自己的师父并没有在跟他开玩笑,本来就苍白黯淡的脸,显得更加没有了颜色。
    见青虚不吵不闹,望月真人轻叹,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之前所用的邪法,已然将你的生命力给透支掉了,即使为师不处理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不如给我们龙虎山留一分面子,也好在同道面前,争取一些主动权,不至于太丢脸。
    青虚死死地盯着望月,知道大势已去,便开口说道:“师父,既是如此,徒儿求你三件事。”
    望月真人颔首:“但说无妨。”
    青虚开始交待后事,说自家父母已然拥有了他所遗留的财富,后辈子并不用发愁,只是他有一朋友,叫做李勤,是个可怜人,希望师父以后能够照拂一番,让他死后也心中安宁一些;其二,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便是师父,希望能够原谅他;其三……
    青虚看了我们一眼,声音渐小,望月真人附耳听去,两人交流完第三件事情,望月眉头皱起,似乎不愿,然而看到青虚祈求的眼神,终于心软,说可以,我会给你办的……
    他说完这些,深深地看了青虚一眼,右手摩挲着自家徒儿的头颅。
    而青虚则带着怨毒和快意的笑容,看着我们。
    过了一会儿,望月真人劲力一吐,青虚浑身像过电一般狂震,然后口鼻和眼睛处流出了黑红色的鲜血来,断绝了呼吸。望月真人闭上了眼睛,眼睛流下了一滴泪水,又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将青虚的尸体放平在地,站了起来,看向了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我们。
    望月真人没有说一句话,然而口中的咒文却一声声快速默念而出。
    他宽大的左袖处滑落了一张陈旧发黄的纸符,不点自燃,随着这火焰的旺盛,空气顿时凝重了几分,如同灌注进了水泥一般,压得人心口沉重。杂毛小道和我都变了颜色。
    瞧望月真人这架势,似乎青虚的第三个遗言,是要我们给他陪葬,而这老杂毛却已然答应了。
    一番大战之后,虽然我俩服用了虎皮猫大人所给的金刚大力丸,然而因为消耗过度激烈,本来已有二十四小时功效的这药力已然在刚才开始衰弱了,我困倦欲死,无尽的虚弱感已经袭上了我的身体里来,此刻哪是这老杂毛的对手,于是心中惊慌,连忙往后退却。
    杂毛小道面现怒容,说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做什么?
    他将刚刚激发出红翡虎魄的那玉刀举在手里,表情凝重,说你徒弟青洞,可是被青虚给踩死的,与我们无关,而青虚根本就是他咎由自取,我们只是自卫,况且也不是我们杀死的他?为何要把这帐算到我们头上来?
    燃符的望月真人气势凛然,平静地看着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舞动着这符,而空气则越发地沉重。
    而就在此刻,从溪流对面的密林中,突然照射过来几束强力手电筒的光芒来。

猜你喜欢: 《诸圣之上》 《废材也搞逆袭》 《我在天庭代个班》 《仙妻多娇》 《异界武林神话》 《公子极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