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伏蛟道符,冰雪宫珠

    次日我从无尽的酸疼和虚弱中醒过来,疲惫得甚至都不愿意睁开眼睛,面对这世间的一切。%&*";
    虎皮猫大人赐予的大力金刚丸,吹得天花乱坠,但实质上就是一粒土方炮制的兴奋剂,而且还不保质保量,有效期提前到来,实在是让人头疼不过要不是这东西,遭受一番酷刑虐待的我和杂毛小道,估计也撑不了这么久。
    只是现在的我,虚弱得连一只小蚂蚁都捏不死,浑身的肌肉和手脚都一齐罢了工。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妩媚中又带着一些清纯的俏脸就在我旁边,瞪着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看着我,像猫儿宝石一般,我这才放心,之前的担心终于烟消云散而去。
    小妖朵朵回来了,而且这小狐媚子也没有在我睡梦中悄然离开。
    见我醒来,小妖皱了皱小巧的鼻子,说你睡觉的样子可真丑,像个没有断奶的娃娃,还老流口水……
    我一阵郁积,这什么人啊,居然偷看我睡觉?
    一番大战之后的我自然顾及不了形象问题,能活下来已经不错了,睡相难看这等小事,自然不做计较。我昨天睡去,梦里面都记得两个小家伙在我的耳朵边唧唧喳喳说了好久的话语,转动脑袋,发现朵朵已然不见,回到了我的槐木牌中,便问小妖朵朵白天住哪里?
    小妖朵朵笑了,说你傻啊?我现在是麒麟胎玉身,可以正大光明地行走于阳光之下,为何还要躲起来?不过,你这槐木牌若是挤一挤,我倒也是可以住进去的。
    我惊讶,感叹说虽然知道麒麟胎修炼是一等一的厉害,却没想到竟然将鬼物灵体的这么多弊病,都给消除了!
    小妖朵朵眨了眨眼睛,说你是不是后悔了,当初要是把朵朵的意识分过去,你的心愿就实现了?
    我摇头,说不是,这天下间的事情,讲的是一个因果,讲的是一个缘分,这麒麟胎跟你有缘,所以你才能够融合,若换了朵朵去,说不定根本就成功不了,烟消云散了。即使不是这般,你和朵朵在我心中都是一般无二的,换作是谁,我都是很开心、很高兴的。
    小妖朵朵本来洋溢着笑容的精致小脸一下子就变得红了一些,沉默了一会儿,将手伸出来,在她的手心处,有一滴水银一般滚动的轻灵液体,本来还略有一些小妖气息的她眼圈突然红了,轻轻地说道:“朵朵昨天跟我说了很多,想不到在我离开的日子里,你们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每一次,都差一点儿没有了小命,陆左哥哥,你这个混蛋,居然让朵朵和肥肥差一点儿没命,真让人头疼啊!”
    我看着这滴银色水珠,这是在黑竹沟中万三爷凝结之后给朵朵的,总共三滴,朵朵服用了一滴,金蚕蛊吃了一滴,还剩下一滴,一直留在蚩丽妹送给我的粗瓷瓶中,后来我们被掳,那东西就不见了,想不到居然被朵朵收了起来。i^
    见小妖朵朵用半责怪、半心疼的语气唠叨我,我心中突然一阵柔软,说你离开的日子里,朵朵和肥肥可一直在想念你啊。
    小妖朵朵点点头,说我知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她:“你走之后,过得怎么样?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那叶子,还有丢了的翡翠项链,这些都是怎么回事?”小妖朵朵的眼角流露出了一丝悲伤,然后在一瞬间消失了,说我可以不说么?我点点头,说好的,随你吧。
    其实我能够想象得到,无外乎小妖朵朵找到了她的好友糖糖,然后糖糖就被青虚给抓住了,小妖一路跟踪至此……
    只是我仍然忍不住抱怨她,为何不跟我们联系,让我们白担心了这么久?
    小妖朵朵的眼圈红了,忍不住滴下了眼泪来:“说了不要问,不要问……我是有苦衷的嘛!”她咬着牙,一副难过得模样,眼泪掉到地上,竟然凝结成了一颗颗晶莹透亮的玉石,我忍不住心疼,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不要再分开了,不然你这个小惹祸精不知道又捅出多大的篓子来。
    小妖朵朵似乎对我给她安的这个外号十分不满意,哭着鼻子,又在我胳膊上面,咬了一口。
    这小丫头……啊,好疼!
    ********
    前来求援我们的总共有七个人,两人背尸,一人押送青玄,还有四个人则抬着全身无力的我和杂毛小道,在清晨的时候出发,一路上许多艰辛自不必提,走了一半路程,手机终于有了信号,于是林齐鸣总算又联络到了第二批救援队,没有了那么多辛苦。
    虎皮猫大人是我们这里最舒服的一个,它在昨天的大战中被震伤了神魂,于是借故不想动,在所有人的艳羡中,被小妖朵朵捧在怀里,在队伍的最前方轻快地走着。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那四个警察,就属于不明真相的群众一类。
    他们总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走在队伍前面的那个小美女,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昨天见到的那个乖乖小萝莉为何就不见了踪影,不明白这两个一身重伤的小子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不明白前面那个身高不到一米的小女孩子,为何会有比成人还要火爆的身材难道是牛奶喝多了?
    他们不明白的事情太多太多,然而出发的时候显然已经强调过了行动纪律,不该问的不能问,一切行动都需要听从两位特派员的指挥,于是他们十分称职,并不言语,只是默默地赶路。
    我们于中午两点多钟的时候出了山,由车子接着直接拖往了影潭市人民医院。
    经过在医院的全身检查,我和杂毛小道身上有多处严重挫伤,肌肉、神经、血管受损,骨骼碎裂,内脏也有大出血的现象,特别是我,背上和大腿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焦黑的烙痕,每一块好肉,虽然暗里有着肥虫子在,但是有的伤口还流出了脓水来。
    这模样,简直就是从渣滓洞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里面拖出来的一样,看得旁边的小护士直龇牙,一阵又一阵地害怕。
    接下来就是治疗包扎,处于安全的考虑,我和杂毛小道住在同一间病房,一番忙碌,已是晚上。
    勉强吃过了医院那没有味道的晚餐之后,我任由朵朵、小妖和肥虫子在房间里玩闹,正准备闭目而眠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身穿着黑色唐装的大师兄陈志程与林齐鸣一同走进了房间里来。
    我连忙坐起来,想要下床,被他们拦住了,劝我好生躺着便是。
    朵朵和小妖都知道这个梳着大背头的老帅哥来头很大,乖乖地叫伯伯,又搬来凳子让大师兄和林齐鸣坐下。大师兄见到两个小家伙如此懂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杂毛小道因为没有肥虫子,所以比我要困倦许多,早已睡去,迷迷糊糊被小妖朵朵给摇醒,见自家大师兄就在眼前,不由得百种情绪在心头,一声“大师兄”称呼后,竟无语凝噎。大师兄微笑着摸了摸朵朵的西瓜头,问我这两个便是你的朵朵和小妖朵朵吧?上次见面匆匆,未曾留意,如今一见,养得真不错,有大福运,看来你们两个总是死里逃生,也不是没有缘由啊!
    我给他介绍,这个西瓜头小萝莉叫做黄朵朵,这个身材一级棒的小妹儿,叫做小妖朵朵。
    这个贼头贼脑、肥嘟嘟的小虫子,是我的本命金蚕蛊。
    大师兄哈哈一笑,说有趣有趣。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红线缠绕的黄绿色玉牌、一颗晶莹透亮的水晶珠子,说大师兄我走南闯北这么些年,也没有留什么东西在身上,这枚伏蛟道符中镇压着一条未成年的小蛟之魂,可用来抵御正道五光之气,适合妖精所用;而这冰雪宫珠乃慈禧墓陵中挖掘而出,口含之,可镇神魂稳固,给你这朵朵也是极好的这两物,是以前缴获的,我留着没用,便算是我这做大伯的,给两个小家伙的见面礼吧。
    我心中狂喜,这可都是十分实用而且珍贵的东西,也不矫情推托,催促两个小家伙收着。
    两个朵朵脆生生地说谢谢伯伯,接了过来。
    大师兄笑得脸上长了花儿,说看到这两个可爱的小姑娘,让我都忍不住想着去养一个小鬼了。杂毛小道出言叹气说我曾经也这么想的,不过这世上的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机缘,陆左这不沾因果的法子,倒是任何人都学之不来的,所以也只是羡慕而已。
    大师兄拍了拍朵朵的肩膀,说去玩吧,朵朵和小妖便去了窗边,他说师弟说得甚是,这都是机缘,强求不得啊!
    尽完礼数,大师兄也不再继续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问,说陆左,你可知道这孙姨是何人么?
    我点头,说之前便有过猜测,听说是邪灵教的大人物。我和老萧也算是久趟江湖的汉子了,竟然被她一招撂倒,别的不说,身手便是一等一的厉害。
    大师兄沉叹了一口气,说:“唉,你们俩个,算是捅了大篓子了!”

猜你喜欢: 《唯有情深似暖阳》 《精灵之沙暴天王》 《医家女》 《助理建筑师》 《乞丐帝师》 《三界外卖app》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