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妈妈与孩子

    关知宜是一名老戏骨,演绎过很多脍炙人口的角色,最常出演的,就是天真无邪的纯情少女。[138看.]
    然而在说到自己从来只吃素的时候,我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慌乱。
    对于一个演了十几年戏的演员来说,这简直是一件很离谱的事情。唯一的解释,是关知宜其实自己知道答案,而且这个疑虑一直压在她的心头,所以才导致了她如此失态。我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隔着宽大办公桌的我和她之间便有了一些距离,这气氛凝重,如死水一般。
    过了好几分钟,我才沉声对她说到:“关小姐,你既然能找到我,说明你对我也还是有一些信任的,你应该也知道,讳疾忌医这种事情,最受伤的恰恰是你自己。我坦白跟你讲吧,你身上的黑气很浓重,凝而不散,倘若不及时解决,只怕你不但星途坎坷,而且还会有性命之危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从来不像普通风水算命先生一般乱打诳语,让你恐惧,你若不信,自可以找别家高人,也能一知。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放下自己心中的负担,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说清楚讲明白,这样我才好帮你。”
    关知宜看着面嫩的我,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见她这般模样,沉吟了一下,说你是不是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怀了一个孩子,然后又因为某些情况流产了?
    关知宜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摇摇头,说这些并不重要,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不关心,不过既然你过来找我了,我就有责任提醒你:你说你吃素,这个我相信,然而在近期内,你应该吃过了一些不太干净的东西,所以才会导致一系列情况的发生,至于是什么,我自己或有猜测,但还是需要你来跟我讲明,不然出来的结果和处理方法,南辕北辙,到时候反是污了我的名声,实在不美。
    见我一副言之凿凿的表情,关知宜觉得自己所有的伪装和面具都被我一下子给撕开,心中的防卫顿时失守,又或者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于是痛哭失声起来。
    听到关知宜的哭泣,她留在外面的助理顿时一阵紧张,连忙敲门来问小宜,怎么回事?关知宜失态地朝外面大吼,说滚啊,不要在门口偷听。敲门声立刻停止,脚步远去,我从抽屉里掏出了一盒纸巾,推到了她的面前,关知宜的泪水将脸上精致的妆容冲花成了一团,赶紧抽出纸巾来擦眼泪和鼻子,一边喃喃自语,说我其实是很想要那个孩子的,我不是故意的……
    我叹了一口气,说关小姐,我们不谈这些,你跟我把事情谈一谈吧?
    关知宜终于控制住悲伤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开始跟我讲起她的故事:关知宜在演艺圈中厮混了十来年,与这许多艺人、相关从业人员和所谓的上流名媛形成了一个既开放又狭窄的交际圈子,这里面的故事许多,暂且不谈,在一次酒吧聚会里,她认识了一个叫做舒娇的富商女公子。这女公子是英国留学回来,花样繁多,很快就成了她们这个圈子里的潮流人物,关知宜和舒娇一来二往,便熟悉了。
    玩得久了,关知宜就渐渐地发现舒娇跟往日的姐妹淘,有一些很大的不同来:比如舒娇很少白天出现,即使出现也总包裹得厚厚,戴着宽大的太阳镜,比她还有明星范儿……当然,她们在一起,大部分都是派对或者酒吧,并不是很在意这些细节。
    关知宜有一个绯闻男友杜宇峰(化名),也是一个明星,虽然一直没有承认,但是两人其实已经同居了。
    在今年九月份的时候,关知宜的月事没来,通过检查知道自己怀孕了。这个消息对于一个当红女明星来说,无疑是一件惊天噩耗,更重要的是杜宇峰根本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在得知消息之后一直推诿,甚至责问她为什么没有做好安全措施。于是两人为此大吵了一架,陷入了冷战状态。
    关知宜想打掉这个妨碍她事业发展的孩子,然后将那个负不起责任的男人给一脚踹开,。
    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了舒娇的耳朵里这个圈子,本来就不大。
    舒娇在某一天夜里找到了关知宜,跟她说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她容颜常驻、保持青春,问她愿不愿意干?
    要知道,对于她们这些女明星来说,没有什么比“容颜常驻”这几个字更让她心动的事情了享受了万人欢呼崇拜的虚荣,倘若如那些过气女明星一般变得默默无闻,无疑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而这些年来,为了让自己保持美丽,她暗地里做了许多手术,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破坏性的开采,付出了超出常人的想象。
    听到这个消息,关知宜的第一反应,便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在一番女人之间的交锋后,关知宜终于得到了这个能够让自己容颜常驻的法子,便是在把自己的胎儿打掉之后,将其用十多种秘药进行炮制,合汤服用,将其浓郁的生命力,转移到她自己的身上来如此这般,毫无一点儿排斥感。关知宜在得知了这个方法之后,十分震惊,根本就不相信,然而舒娇却告诉关知宜,说她是英国灵学研究会克鲁克斯先生的学生,这法子绝对灵验。
    关知宜翻来覆去考虑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诱惑,在一个星期天,喝下了由海龙、虻虫、鹿角、瓦松、狼背蜘蛛毒囊、葶苈子等十几种药材炮制出来的汤药。
    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一味食材,是刚刚从她子宫里刮出来的那未成型的小生命。
    服用之后,关知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精神奕奕,一下子都差不多年轻了六七岁。她对舒娇感谢不已,紧紧抱着这好姐妹哭泣。舒娇告诉她,喝完这汤仅仅只是第一步,她还需要经常找些新鲜的胎盘来,与花椒、蜂蜜、青米和长流水同炖,如此这般吃下,定会越来越年轻,到了五十岁都如同鲜花一般的年纪。
    关知宜照着做了,发现自己的容颜焕发,皮肤如同少女一般娇嫩,眼角的皱纹也逐渐消失了,紧绷,**也上翘了……她开心极了,人气越来越旺,片约不断,经纪人那里的通告堆叠如山。
    于是她忙了起来,两岸三地到处跑,片场、商演、录音棚……关知宜开始爱上了胎盘,她知道这东西学名叫作紫河车,是大补的中药,她通过黑市,总能够从医院里购买到新鲜的胎盘,然后用舒娇的法子炖着喝;有的时候还会加一点儿冰糖,或者人参,她还会不动声色地把这汤,分享给家人和朋友。
    一直到12月份,她开始频频做噩梦,出现了她跟我说的那种种迹象。
    然而这个时候,她想着去找舒娇,却发现这个富商女公子已经去了英国,不管她通过什么手段,都联系不到她。这个时候的她才开始慌张起来,四处找人,却没有用。不过她所遇到的倒也不是很严重,而且实在难以启齿,工作又太过繁忙,所以她只当作是隐忧,不做追究。
    ********
    关知宜说完这一切,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整个过程中除了作导引的话语,我并没有参与太多,而在这美丽女明星性感红唇的一张一合间,我有一种错觉,这贝齿银牙似乎变成了无数细密而尖锐的牙齿,如同那鬼娃娃一般。没有敬畏,所以人才会如此放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关知宜在法律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大错,我也不好多做评价,安心地听着,等她讲完之后,我对她说你躺下吧,我帮你问灵。
    关知宜问我什么是“问灵”,我回答说据我大概地估计,应该是你那个未曾来到这个世间的孩子,懵懵懂懂中残留了一丝怨力,本来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消逝的,然而因为你吃了太多的胎盘,里面蕴含的先天生灵之气,将这丝怨力给留下,并且茁壮成长起来,所以你才会经常听到哭泣,听到小孩子玩闹的声音,我将会通过一些手段,把那怨灵从你的心灵中激发出来,问询因果,然后将其超度。
    关知宜又惊又疑,问这就是我听到小孩子哭泣的原因,也是我老是被鬼压床的原因?那么,我为什么总是会梦见有一个和我一般模样的女人,在床下面冷笑呢?
    我叹气,说你后悔过么?
    她哭了,说后悔。
    我说这便是了,那个女人,就是你的后悔。她又问,说既然那婴孩儿已经成形,又是哭又是闹,却为什么没有来害我?我沉默了,这一次的沉默显然有一些长,让关知宜显得十分疑惑。见她这般模样,我长叹了一口气,说虽然你从来没有把它当作是你的孩子,但是它……却一直把你当妈妈啊!

猜你喜欢: 《余生一个程延之》 《帝国之眼》 《重力战线》 《赤龙天尊》 《黄庭道主》 《奶爸村官海岛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