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为叔报仇的侄儿

    我的瞳孔骤然收缩,凝聚成一个点,全部都集中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去。飘天文学
    因为角度的关系,我们这边被大片的建筑材料和房屋遮挡,而开工时间,也没有多少人过这边来,使得我和他成为了此处**的存在。这是一个身材削瘦的青年,脸色出奇的白,如同日本戏剧里面的艺伎,皮肤松弛不紧绷,有许多皱纹,这使得他看上去有些老态,不高,瘦弱,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晶状体里布满了血丝……以及无边的怒火。
    我不知道这个家伙哪儿来的这么多怨气,估摸着他也许是朱能请过来侦查我的,于是摸了摸下巴,问:“阁下从第一国际的广场跟踪至此,到底所为何来?有事请请直说。”
    “陆左,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了……”
    那人摇摇头,又是遗憾,又是意味深长地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心不由得猛跳了一下,开始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虽说人的记忆力相当于1500亿台80g的电脑,但在心理学范畴中,人的记忆分为无意记忆和有意记忆,因为没有目的性,所以我们通常会对忽略的东西和事物会有熟悉感,但总是想不起来,所以这个男人,一定是被我忽略过的什么人即使以我被金蚕蛊温养而全面提高的记忆,都不得知他到底是谁呢?
    我犹豫了,然而从他的这脸型轮廓中,一个沉入了心海中许久的人物,突然浮现了出来。
    这似乎是一个导火线,许多被我放在心底的人物和事件都井喷出来:小美、雪瑞、宾馆里的初见、塔特原狐猴、医院后花园的战斗……画面最后定格在了那个被我用灵蛊诅咒而死的王洛和身上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杀人,积蓄了无尽的愤怒和悲哀,生命中最浓烈的情绪,在那一刻喷薄而出。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曾经自称为我师叔的男人,将我所喜爱的女人给残忍的杀害。
    我眼前的这个男人,跟我那便宜师叔王洛和,眉目之间长得极为相似,神态也几乎如一,更重要的是,他与王洛和修炼的,是同一种邪术猿尸降;而不同的是,他是青出于蓝的那个。
    然后我喊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王初成!”
    他点了点头,似乎很高兴,说你终于想起我来了。他微笑,笑容里有些萧瑟和落寞。我记起来了,我们曾经在缅甸的原始丛林中交过手,当时王初成还在萨库朗的阵营中,带着两头凶猛山魈出现的他如同魔头降世,而他那恐怖的猿尸降化身,差一点就将我撕碎成了两半,是个一等一的肉搏高手。
    然而这个在猿尸降状态还保持清醒的男人,在那时并没有上演传奇。
    他在嚣张地登场之后,还没有将自己的实力淋漓尽致地展现,便在转瞬之间,被我、杂毛小道、小妖朵朵和肥虫子毫不讲究脸面地一通围殴,最后在小妖朵朵神奇的青木乙罡打击之下,从两米多的金刚大个儿,回复成现在这般模样,然后被我一把扔进了溪水里。
    而后在牢房里解蛊,当时我心焦逃狱,也未曾留意这相貌。解了蛊,而后便再也没见着。
    算一算,是有大半年没有再见了萨库朗基地已然被我们捣毁,剩下的即使不被摧毁,也被穷得耗子哭的缅甸军政府征收了,善藏死了,黎昕杳无音讯,护教的金山大神被杂毛小道含愤袭杀,费尽心力召唤出来的小黑天被般智上师、七剑和大师兄连番围攻消亡,整个组织都差不多已经崩溃了。
    不知道这个王初成,是怎么逃出来、并且出现在这里的。
    当然,我此刻最关心的,是王初成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伙人?
    于是我故作轻松地跟他打招呼,说嗨,好久没见了,最近过得还好吧?
    王初成眯着眼睛看我,说其实我不知道该感谢你,还是该恨你感谢你,是因为你帮我摆脱了萨库朗的束缚,帮我彻底逃出了善藏那个魔鬼的掌控,这一点,我应该向你表达我的谢意;然而,摩罗上师在那一战中也死了,他们承诺给我找寻延命的秘方失传了,之后我流落辗转,一路漂泊到了香港,又来到了这里,准备开始我新的生活,安享剩下的残生,然后命运又让我遇到了你你坦白跟我说,陆左,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作王洛和的老者。
    见他一副笃定的表情,我知道隐瞒并没有用,于是点头,说认识。
    王初成神色哀伤地回忆起来:他出生于掸邦老街一个贫困的华人家庭,十三岁就没了爸,在老街上给人打零工,供养他母亲和两个妹妹,受尽欺凌;后来缅北战乱,他母亲和大妹死了,就剩下一个小妹,才六岁,就在他绝望的时候,他叔出现了;王洛和与他父亲自小离散,一直在跟随一个中国来的老巫师,在山林里做苦修,但是资质有限,直到那个老巫师行将朽木,都没有能够学成什么东西,便回家来了。
    是王洛和,把他和他小妹从死亡边缘线给带回来的,他叔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却有一身本事。他叔带着他和他小妹辗转四处,终于在他叔一个师兄的介绍下,加入了萨库朗,衣食无忧起来。
    然而可惜的是,好日子并不多,他叔和他都被教里面的摩罗上师给看出有修行猿尸降的资质,于是他们便被善藏挑中,做了那老鬼的试验品他叔是自愿的,他却不是,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同浸泡那山魈鲜血和脑浆、涂抹腐烂皮毛的十个人里,就有八个先后感染死去,就剩下他和他叔成功了,却需在每个月圆之夜的前后几天,饱受那如被万虫蚕食的痛苦……
    他叔后悔了,真的后悔将他带到那个鬼地方来,但是他们却不敢怎么样,第一是因为这猿尸降每个月那几天都要忍受着无尽的煎熬,没有摩罗上师配的药,只有靠鸦片来缓解痛苦,第二是因为他小妹被送到泰国曼谷最好的学校读书、工作和生活,一直都被萨库朗的人所严密监控。
    后来他叔悄悄告诉他,说他叔的师父那一脉,原来是来自于苗疆,祖上还曾经出现一个被称作“汉蛊王”的大人物,但是后来他师祖带着几个师叔伯去洞庭龙宫的时候,惨死了,就剩下一个人逃回来。他师父一直怀疑自己的二师兄,便是害死师祖的叛徒,只可惜后来一直在打仗,而后战败,流落到了东南亚,浑身伤病,便再也没有提及。
    那二师伯一脉,定然继承了汉蛊王的一本奇书,名曰《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当中应是有解脱猿尸降的记载。他叔思虑了很久,说他自己老了,不要紧,但是王初成却还小,总不能这么过下去,十年死亡,于是决定孤身前往中国,去找寻那本书的下落……从此他叔再也没有回来过。
    王初成盯着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讲这些么?
    我默然,之前那个在我心中一直扮演着丑恶角色的王洛和,形象顿时丰满了一些。不过也许是立场不同,所以我们看到的侧面也不一样王初成心中满满都是他叔对于他的付出和慈爱,然而在我心中,对那个屡次要致我于死地、并且当着我的面将小美残忍杀死的家伙,却实在喜欢不起来。
    每个人都有着善良和丑恶的一面,即使是法西斯希特勒和独裁者斯大林,对待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也是一个让人感觉温暖的人,他们的朋友感恩,但是让那无数惨死于屠杀和大清洗的人,情何以堪?
    王初成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心虚了,又问:“如果你最亲近的亲人被杀死在异国他乡,而你又有报复的能力,那你会不会动手?”
    我抬起头,看着这个成竹在胸的男人他还真的不是很了解我,他见我一个人孤立无援,又才大半年过去,那个剑法高明的小道士不在,能够发出恐怖青光的小妖精也不在,便觉得能够战胜我。这么说来,他或许真的是如他所说,仅仅只是碰巧了若如此,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我笑了,说你的意思,是想怎样?
    王初成脸色越来越冷,说我不知道我叔是怎么死的,后来我叔的一个师兄告诉我,说我叔死在了东官,所以我才来到这个城市。一年半了,他的尸骨只怕是早就已经寒冷如冰了,不过,若是你能够下去陪他做伴,我想他一定会十分安慰吧?
    我摸了摸鼻子,说你不想要那猿尸降的解法了么?
    他摇摇头,咧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说杀了你,一切都有了。这话说完,他那洁白的牙齿开始变长,狰狞恐怖,然后全身裸露出来的皮肤钻出了一丛丛又粗又硬的黑毛来,身体膨胀,宽松的衣服开始变得紧绷,像吹气球一般,变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的黑猩猩,满脸的痛苦和难受,眼神凶悍地盯着我。
    我后退一步,正想如何对付这人猿泰山呢,突然从我后面传来了一声恐惧的大叫,我一回头,竟然是过来找我的老万。见到这恐怖情形,他吓得手中的工具包都掉落,一屁股坐在沙石地上。
    王初成动了,他竟然没有找我,而是冲向了坐在地上的老万。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