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鸡血大破猿尸降

    王初成袭向老万,而不是我,在那一瞬间,我便明了了他的意图。飘天文学
    老万是个南方百事通,市井中的老混子,特点就在于油滑和懂事,但就战斗力而言,简直就是个渣渣。王初成选他而不攻我,是为了速杀老万,再将较为难缠的我给击毙,不让这次袭击的影响扩大,让他逃脱不得。如此看来,王初成虽然人已狂化,但是却没有决死一战的意志和决心。
    为人清醒,有恐惧,这些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就看我怎么利用,将其转化为我的优势来。
    见这恐怖的人形金刚狂奔而来,老万自然是吓得哇哇大叫,然后忙不迭地想要爬起来跑开,我左移两步,沉心静气,左脚抓地,右脚就从侧面朝着前扑而来的王初成踢去。
    二目平视,舌尖微舔上腭,津液下咽,气沉丹田,收腰扭胯,抬腿如风,落地如针,这是萧氏弹腿的精要所在,我略有心得,一击即中完成猿尸降之后的王初成左腰处。到底是享誉盛名的“护坛武士”,完成猿尸降的王初成浑身肌肉紧绷,力道大得出奇,下盘也稳,我这刚猛一脚,如同蹬在了石墙上一般,反震得生痛,右脚发麻。
    不过我已然有过如此的打斗经验,知道一旦邪术灌体,这些家伙的身体如同钢筋铁铸一般的坚硬,于是出腿也留了三分力,一触即收,却也没有太影响腿脚。
    而就这一耽搁,老万已经连滚带爬地朝我后面跑去。
    他有一些崩溃了,大声叫嚷道:“陆哥,陆哥,这他妈的是什么玩艺啊?动物园跑出来的大猩猩?”
    听到这等话语,王初成低吼一声,口中有**的尖锐牙齿,挥手朝我摆动而来,这个家伙的力量奇大,我并不敢与其正面交锋,往后连退几步,右足酸疼,知道与其较量气力,简直是自取灭亡,于是便一拍胸口,早已按捺不住的小妖朵朵立即从我胸口闪现而出,挥手朝着王初成打去。
    一边是毛茸茸、肌肉发达的巨手,一边是白嫩如藕的小手,在那一刻撞到了一起。
    然后我听到了有骨骼碎裂的响声传来。
    “嗷呜……”
    王初成猿尸降成之后雄壮的身躯与小妖朵朵相比,简直就是一堵不可跨越的高山,然而在这剧烈一撞之后,小妖朵朵固然脸色苍白地飘退到我的身边,而王初成也不好受,右臂不自然地往下垂起,恐怖的猿脸上面全是痛苦的神色,压抑不住地仰天巨吼,布满血丝的眼睛里,也不由得狂涌出痛苦的眼泪来。
    趁着王初成往后退去的这当口,我想这这家伙身上既有邪物,必然受制于震镜中的金光,当下也不犹豫,扬手就是一照,口中“无量天尊”一声大吼,只见王初成被这一照射,往后斜倒而去。
    我朝着小妖朵朵大叫,说快上青木乙罡,别让这个家伙给跑了!
    这小妮子却并不理我,嘴一撇,不屑地再次冲将上去,对着这个巨猩猩男一阵狂殴,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先是一愣,尔后想起,小妖朵朵魂体转移到了麒麟胎中,自行孕育,修为已然重归于零,仅有麒麟胎的底蕴和体质。她本身自然有青木乙罡的修行之法,只是这麒麟胎身并不适合修炼木类的罡气,故而成就有限,也正是如此,那个青虚方才能够得手,掳走了她的那个青梅竹马糖糖。
    小妖朵朵不比傻乎乎、完全信任我的朵朵,而且又比较低调,所以现如今她到底有什么本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今天一看,似乎这麒麟胎身的打斗能力十分的强,往昔那个擅于操作植物的小妖精,现在有向母暴龙发展的趋向……
    朵朵继承了鬼妖之身,自然能够放出那一团浓郁的青木乙罡,只是她现在是白天,这可如何是好?
    想不通,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痛打落水狗,偌大猿尸降头,居然被这小不点儿“一拳”给撂翻,小妖朵朵冲上去这一顿拳打脚踢,将王初成揍得恼羞成怒,大声咆哮,我便也冲上去,一边回忆起十二法门中对于此术的讲解,一边打着太平拳,朝着他折断的手臂一通狠踩。
    王初成实在想不到,自己化身猿尸之后,本以为可以将我快速杀死,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然而结果却和想象中差距太大被突然出现的小不点一顿胖揍,然后被我当作草地踩,憋屈到不行。
    愤怒之后便是爆发,他终于将小妖朵朵拍开,一骨碌地爬将起来,朝着我双手捉来,瞧着气势,似乎是又想将我给生撕了。他这套路常用,纯熟得很,然而我却早有预料,低身一拱,避开这一搂抱,但是猛力撞入他的怀中,抓着他的腰盘,使用那铁板桥的蒙古摔跤技法,四两拨千斤,将这个雄壮的家伙一下子,就给重新摔在了地上,轰隆一声响,全身的骨骼都在呻吟。
    人永远都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王初成只以为我还是缅甸丛林里肉搏无力的状态,顿时就吃了大亏。
    这一记后翻摔是应用了王初成自己的力量,偌大的身体栽倒下来,即使以他那狂化的粗壮神经,也不由得一阵头晕目眩,口中鲜血横流,脑子里仿佛开了个铁匠铺,哐啷哐啷响,嗡嗡蜜蜂飞。
    而这个时候我已然想起了洛十八阐述猿尸降时在文末犄角旮旯处的备注,说万物莫过于生生相克,这山魈凶猛刚烈,然而天性却最怕公鸡血,古语云“杀鸡给猴看”,这红色乍现,立即捂脸不敢瞧,天性使然,至死不渝,故而用鸡血泼之,当可将狂躁解去。一念及此,我立刻想到刚才出门时,工具箱里似乎还有一袋鸡血,本来是用来镇场面的,也没有用上,正好拿来此处泼洒。
    我回头朝跑到厕所后面的老万大吼,说老万你个龟儿子赶紧过来,把里面那袋鸡血泼在他身上。
    老万本来害怕得胆子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他想着跑去喊人,听到我这话说得似乎很笃定,出于对我的信任,腿也不抖了,走着内八字步就跑了过来,哆哆嗦嗦地打开工具箱,拿出那袋鸡血,闭着眼睛就朝着这边甩来。
    那鸡血是用密封袋包扎的,根本就没有解开,一大袋歪歪斜斜地朝着站起身的我砸过来。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个老油条平日里跟小澜、猫儿吹嘘,那臂膀上都能跑马,此刻的胆子却小得如果针眼,眼睛都睁不开。不过我也不怪他,像他这般的普通人,看到这完成猿尸降变化之后的恐怖猩猩,能有胆量跑回来,也算是对我有着足够的信任了。
    袋子歪歪,然而小妖朵朵却是个的小妞儿,身手有灵活,手一揽即抓住,一解封口,将大半升冷却的鸡血淋在了王初成的头顶和上身。
    这鸡血对于用了猿尸降的王初成如同浓硫酸一般,立刻一阵浓黑的烟雾冒出来,可怜的王初成又是一声大叫,这叫声似哭,呜呜哇哇,也来不及翻身来打我,只是用手四处挠,一挠便是一撮毛,在地上四处翻滚喊痛,像个耍赖的孩子,无比可怜。
    我心中狂喜,万物皆有克星,当日我思谋对付王初成的时候,因为mp4屏幕太小,并未曾看得仔细,后来几次重读,方才将这数十万字背诵得朗朗上口,但洛十八备注中也只是作了猜想,却未曾想道这鸡血。还有如此奇效。
    一番闹腾,王初成一开始还想着借最后的机会伤我,却被我避开去,待那鸡血渐渐生效,最后便缩成了一团,降头祛除,回复了一开始瘦弱无力的虚弱模样,一身鸡血,精神萎靡不振,脑袋被揍成了猪头。
    工具箱里有祭祀红绳,现在我便拿来当作捆绑的绳子,将王初成手脚绑住,不让他动弹得了。
    我看老万吓得瘫倒在地,手还抚着胸口回魂,便走过去蹲在他旁边,拍他肩膀,说老万,你个狗日的没事吧?他惊了一下,看着我,眼中充满了崇敬之情,拉着我的手感叹,说陆哥,我的亲哥哥哟,我早就知道你的厉害,上回你们在浩湾广场帮阿根找魂,我也带过路,这次讲数我也在过场,但总感觉这鬼神之事,虚无缥缈,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是刚刚看这大猩猩凶猛像恶鬼一样,心中害怕,却终究证实了心里面的猜测陆哥,你太威武了,我万全勇这辈子都跟定你了。
    我嫌恶地甩开手,说我不搞基的!说完,我与老万哈哈大笑。
    小妖朵朵走到老万面前来,恶狠狠地说老万,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小妖朵朵的身份是我的堂妹子(有时是小表妹),并没有在他面前展露过这般凭空飞舞的厉害老万连忙求饶,哭着说姑奶奶,你饶过我吧,我就是做梦说话,也不敢乱讲的……
    小妖朵朵扬起了小拳头,得意地笑,似乎为了自己小魔女的威风而自豪。
    而正在此时,从我们后边传来了一声诧异地疑问:“陆师傅……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猜你喜欢: 《本王不吃软饭》 《至高运薄》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江湖妖孽传》 《独占韶华》 《公子的落魄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