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胜者不胜,败者不败

    我心中保存得满满的境界,被老光这个贱人不打招呼就踹过来的一脚,给踢到了爪哇岛去了。
    那天红龙特种部队的一个小哥提醒我,说他们中队最恶心和难缠的家伙,莫过于老光这厮黑人跟吃饭一样,凡事都得防着他一点!当时我跟老光正打得火热,老跟他打听部队训练的一些事情来着,感觉他的眉目和善得跟打小的伙伴一样,是个实诚人。
    没想到,他居然一上来就耍诈,给我来这么一招。
    我一落地,立刻往旁边翻滚,然后一骨碌站起来,双手往前抵,立刻迎来了重重的一记黑虎掏心拳。
    我浑身巨震,感觉到这个家伙不但力量出奇的大,而且爆发力十足,用劲儿的法子,是硬气功的路子,跟李小龙的寸拳,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当我连着后退几步,稳住身形的时候,这个家伙居然双手抱拳,一本正经地向我行礼了。
    好吧,距杂毛小道之后,我再一次拥有了这么厚脸皮的朋友。
    果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啊,我脸上浮现了笑容,松了松筋骨,双拳封住了头部要害,开始紧盯着眼前的这个老小子,然后分出一小半心神,去感应空间中那无所不知的“炁”。霸王的落败自然引起了老光的警惕,他一见我面露凝重,思绪好像有一些飘忽,便知道我又要搞那个女孩“天人合一”的那大招,当下也不犹豫,抢身便扑将上来。
    倘若说霸王是一头猛虎,那么老光则是在丛林中奔行的猎豹。
    作为这个星球陆地上奔跑得最快的生物,用来形容老光,是再恰当不过。根本没有修过道家养生功的他天赋卓然,身子几乎如同闪电一般,刷得一下,身形一动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个家伙出手十分刁钻,拳打脚踢头棒槌,摔跤拳击无影腿,几乎所有的招数到了他的手里,配合他这惊人的速度,就变得神奇起来,让人目不暇接,哪怕是多喘一口气,都恐怕要跟不上他的攻击节奏。
    在格斗的领域,老光毕竟是厮混多年的大师,而我,则仅仅只是刚入学一年的菜鸟。
    不过有一点,他的手硬,但是我的手更硬。硬碰硬,好几下之后,我们两个都往后跳开,不断地揉手。
    疼啊,钻心的疼痛让我们两个都忍不住叫喊起来,喊完之后,再次冲上去打作一团。
    虽然是朋友,但是上了擂台,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倒对手,这样才能够让人信服,才算是对朋友的尊敬。再次交上手的我和老光,越打越猛,几乎是以一拳换一拳的方式在对耗,我们这么凶狠地打斗,引来了旁人们纷纷的侧目,原来对我敬而远之的同学们陡然发现,原来那个闷不做声的陆左,居然还是一个拼命三郎的性子。
    他们没想到我陆左这么能打,跟老光能打成了这种场面。
    红龙特种部队的领导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差。虽然以目前的局面来看,他们的胜出局面基本上已经定了,然而他们格斗第一的霸王被一个小女孩子给撂倒了,格斗第三的先锋给那个乖张的道士给弄倒了,唯一剩下来撑场面的老光,是他们挽回颜面的最后一根稻草要万一他也倒下了,兄弟部队一说起红龙,便会被打上“格斗前三都被一帮杂牌民兵给弄翻了”的标签,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
    红龙可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部队啊,它的前身手枪队,在旧中国的魔都,可是赫赫有名。
    领导的脸越黑,老光的进攻便越加凶悍起来,各种手段泼辣使出,水泼一般地招呼到了我的身上来,我顿时承受了莫大的压力,拙于应付,防线几近奔溃。
    老光瞅准我防守失衡的时候,一记“黑虎掏心”,重重地捣在了我的胸口来。
    虽然隔着厚厚的拳击手套,然而巨大的力道一传导过来,就将我打得腾空而起。
    然后,又重重地跌落在了地上。
    这一回我没有逃过老光的扑击,这个家伙就像缠郎的**,将我紧紧扭住,死劲儿压着,让我动弹不得。
    这个家伙人不高,但是块头很大,他身上充满了浓重的雄性气息,汗臭味直扑我的鼻子,要是个女人,也许会被这气息给迷得头晕,然而我却是叫苦不迭。这家伙在我耳朵边故意喘着粗气,说陆左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你的……说着话,他又去叫裁判赶紧十秒记数。
    在我被压的那一刻起,我体内的肥虫子立刻就有了反应,暴躁且疯狂地吱吱叫,想要给我帮忙。
    然而我压住了它的想法,沉心静气地思索着。
    在裁判不缓不急地报数声中,我开始感觉起老光施加在我身上的所有力量,然后通过炁的运转轨迹,推测我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会导致怎么样的后果……
    裁判还在数,当他数到了第八声的时候,我动了。
    浑身犹如一条巨蟒,我以身体的各处关节为支点,扭动,然后将老光的反应计算在内,顺势推舟。这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事情老光每一步的动作都落入了我的计算中,许多动作以大概率事件的可能性得到预测,并且发生,而我则以最快的速度提前一步解决。
    当裁判数到第九声的时候,我已然摆脱了老光的掌控,并且给了这个家伙的脑门上,重重打出一拳。
    邦!
    老光往后面连退几步,脚步错乱,神情恍惚,猜不透我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在瞬间就摆脱了他的控制要知道,他的这制服手法,可是最标准、最严格的擒拿术!在他失神的那一刹那,我抓紧机会,重拳再次出击,一连三拳,将老光的脑袋给打得晕乎,天旋地转。
    按常理他并没有这么菜的,然而在我那如同王小加一般奇迹的逃脱之后,他愣神了。
    所以我得手了,毫不犹豫。
    老光在我最后一连串叶问式小幅度、多频率的攻击中倒下,而我虽然没有真正融入环境,但是已经初步学会了如何利用炁,融入到格斗的进攻和闪避中去。这对于我来说,才是真正的胜利。
    裁判高高举起我的手,再宣布我赢了的时候,我收获了大多数人真诚的掌声和欢呼。
    而我和王小加的表现,也对慧明一开始对我们走关系、混资历的斥责,给予了狠痛的回击。
    我们让他见识到,插班生也可以是十分优异,甚至比他所说的原定名额者,更加厉害。
    接下来的结果我并不关心,但是除了两个来自豫南陈家沟的家伙,和之前在第一堂课中自言行走西南数省、最后于乐山大佛处顿悟的赵兴瑞,宗教局以大败的成绩,彻底地输掉了这一次所谓的友谊对抗赛。
    不过取得这样的成绩,红龙特种部队的几个领导,依然是一副别人欠了他几百块钱的表情。
    我猜想一会儿老万他们将赢来暴风骤雨的痛骂,估计这几天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了。
    而慧明这边的脸色也不好看,他甚至没有对我们进行任何训话,只是黑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返回了他的办公室去。比完赛后,我们集中在了梅花桩前,僵尸脸对我们一通暴喝,说看看你们,一个二个拽得二五八万一样,现在输得裤子都没了,你们好意思么?那些都只是些学得硬气功的普通人,而你们呢?自诩是学得天地至理的有道之士,现在呢?我真替你们感到脸红啊!全体都有,还能够动的人,向左转,围着操场跑十圈,中午十二点没跑完,不要吃饭了……
    我勒个去,好像我是赢了的吧,为毛也要跑?不过没等我发作,一直得意洋洋的黄鹏飞举手,说拔教官,我们打赢了的人,也要跑么?
    僵尸脸眉毛一瞪,凶神恶煞地骂道:“你赢了,但是我们输了,你明白么?集体意识,懂不懂?不懂么?加跑5圈!”
    看着黄鹏飞像吃了翔一般的表情,我心中狂笑,顿时就感觉脚步轻快了许多,尝试着将自己融入到这环境中,让缓慢流动的空气将自己的身躯推动,感觉十分的轻松。不过这一次的对抗赛,让很多集训营的学员开始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差距。他们来这里之前,是原来所在环境中的翘楚,然而当自己被普通人(其实是排名前十的特种部队)所轻易击倒的时候,一直藏在心中的骄傲,也开始动摇了。
    惟有打开自己的内心,方能够接受新鲜事物。
    对抗之后,我们身边的这些人都开始发生了看得到的变化,他们更加积极了,在僵尸脸主持的搏击格斗课上面,更加主动了,求知欲也变得格外强起来一个月的集训并不能够让人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但是可以让人的意识和心态,以及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得到矫正和提高。
    当天下午,老光他们部队除了部分受伤人员,其他人都被拉到山谷外去进行生存训练,营房顿时一空。
    老光走之前过来跟我告别,泪水涟涟,说他们这回惨了。
    特别是霸王、先锋和他,可能要被操弄死了。
    我一阵窃笑。
    这次对抗跟以前发生在这附近的中法战争结局一样,胜者不胜,败者不败。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