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初步考核

    集训营的考核分成两个部分,其一是技能的初级考核,其二是之后即将要进行的试炼部分。(138看书,小说更快更好.138看书.)
    初级审核就在为期十五天的百花岭集训营结束之后,是对我们这段时间的集训成绩进行考核,分为三个项目。
    第一项目为“铁人三项”,也就是身负30公斤重物,全副武装地在山路上进行25公里越野长跑(这个分两次进行,一来一回),中间在江中进行无间断5000米武装泅渡,接着跑回,最后是蛙跳一千米,此为其一;第二部分为实弹射击考核,分别是手枪和自动步枪;第三部分则是案情模拟推演,这里面囊括了我们学习的所有理论课知识要点问答,以及我们遇到事情时所需要表现出来的业务能力。
    这三部分的考核成绩将会和我们平日的表现,以及后面的试炼成绩一起叠加,成为我们在集训营中的最终成绩。而这成绩将会落入我们的档案中,成为以后升迁的重要依据。
    成绩最好的人,将有机会直接加入位于帝都的总局,成为宗教局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我对第一项表示完全没有压力,而第二项,作为一个摸枪不多的人来说,没有枪感实在是硬伤。
    至于第三项,我简直就有放弃的冲动虽然那个长相可爱的女教官尹悦主讲的犯罪心理学、跟踪、逻辑推理、化妆学以及办案程序讲义等,比僵尸脸拔志刚的格斗搏击课要来得享受,但是对于我这么一个编外人员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用,所以我当时就偶尔会开一下小差,脑子一直还停留在了别的课程上面。
    枉尹悦还常给我开了小灶,时不时抽我起来提问。
    我惭愧了,又十分发愁。
    一想到若第三部分考砸了,尹悦脸上那杀气腾腾的怒火,我心中就有些露怯。别看那个妮子是个柔柔弱弱、开朗阳光的女孩子,比我还小一岁,但是她可是将厉害到没有边的小黑天给围困住的七剑中,其中的一员啊!这个母暴龙发起飙来,我想我多半是扛不住的。
    在进行考核的头天下午,最后一堂讲课结束后,教官们给我们放了一个小假,没有再在晚餐之后让我们负重五千米奔跑,而是给我们留下了充足的时间,享受这难得的悠闲。
    我想这应该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一丝短暂宁静吧。
    因为没有了饭后运动,我们待在食堂的时间便显得有些多了起来,迟迟不肯走。朱晨晨和白露潭愁眉苦脸地坐在我们的对面,抱怨明天的考核。和我这个家伙不一样,她们大部分人都对第一部分的铁人三项十分头疼这种强度,别说是我们这些杂牌军,就算是红龙的那些牲口,估计也要累得够呛。
    更可恶的事情是,后面的实弹射击,就安排在“铁人三项”完成的半个小时之后,一点儿喘气的功夫都没有。
    这加了料的铁人三项是什么概念?
    几乎每一个能够完成的人,估计连手都会抬不起来,那还拿什么力量来握枪?双手都快不属于自己了,还拿什么东西来保证自己能够在实弹射击中,取得好成绩?朱晨晨一边吃饭,一边狂抱怨设计这个考核项目的人,或许是个天才,但更有可能是个变态。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角落埋头吃饭的一个男人抬起头,然后朝这边望了过来。
    他脸上那全然瘫痪了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来继续啃着盘中的卤酱猪蹄。
    那一瞥,让人感觉心中寒光一现。
    朱晨晨浑身直打哆嗦,看着我们,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拔志刚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于是她看了看那个低头吃饭的教官,又看着一脸无奈的我们,鼻子抽噎一下,眼眶中的泪水就滚落出来,吓得白露潭和王小加等人连声安慰,好是一番手忙脚乱。
    那一夜,很多人在恐惧和担忧中度过,而我,则八字一摆,睡得跟头猪一样,呼噜呼噜。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天边仅仅只有一抹白,我们就被紧急集合的哨声给惊醒了,一群人在操场上集合,然后在僵尸脸的带领下,开始了第一部分的考核项目。
    经过一段时间科学的锻炼,这里的每一个人无论在意志,还是在耐力上面,都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在调节一些力量输出的方法后,并没有一开始那么吃力了,咬着牙,在太阳初升的时候,我们已经陆续来到了河边,将身上的背包绑上了许多木棍,然后推着开始了武装泅渡。
    这里面的艰辛自不必言,每一个人都在跟自己心中的软弱和懒惰在抗争着,到了后面的游泳和折回,以及千米蛙跳,几乎已经不是体能上面的因素起主导作用,而是关乎于意志。
    其实这里前面的每一项,都能够将我们每个人身上的体能给榨压干净,何况是连续不断地行进呢?
    二十多人的教官和后勤团也一起出动了,河面上有浮艇来往,朱科长在上面神情紧张地四处望,唯恐学员的体力不支,就一声不吭地沉入了江底去。
    极限的体能较量中,唯有意志强悍者,方能够夺得头名。
    在没有依靠金蚕蛊的情况下,我也遭受了平生最疲倦欲死的挑战,我每一秒钟,都在告戒自己,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就必须要经得起考验;然而肥虫子这个小畜生却不断地勾引我,来啊,来啊,我可以赐予你力量……
    它的意识如同魔鬼,让我泪流满面,终于被表面憨厚地它给欺负了一次。
    最后的结果,第一名被西南行者赵兴瑞夺得,这个似乎是个居家的道人在结束之后盘腿打坐,不悲不喜;第二名,八极拳高手陈柯,这个年轻人虽然打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但是耐力却是一等一;而我,则是第三名,没有依靠任何外力,一步一步地咬着牙苞谷,硬顶了过来。
    后面的人陆续到达百花岭基地,虽然时间长短不一,但是没有谁中途退出。因为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培训,大家都知道了如果运用自己的气感,来维持如此高强度的体能消耗。我在休息了半个钟之后,就被一个黑脸教官揪着,拖到了靶场,然后给我枪,让我立刻进行速射。
    长的是95式自动步枪,而手枪则是通用qsz92式半自动手枪。
    这两款是我国列装的常用装备,而我们训练时用的,也正是这两款。我平日很喜欢射击这门课程,然而现在拿起来,却感觉手里面拿着千斤铁块,怎么也举不起来。手颤抖,两臂发酸,三点一线的对焦,总也完不成,然而旁边的教官却并不管你这么多,不断地大声叫嚷,让你在一分钟之内,将弹夹里面的子弹倾泻出去。
    我一瞬间,有一种将子弹射入这个黑脸教官脑袋的暴戾感。
    这情绪不知从何而来,然而却瞬间被我的理智给掐灭。
    总共射击了45弹,我获得了三百环出头的成绩,不好不差,排在了所有学员的中等偏后。而后是午餐时间,饭后则开始了案情模拟推演和行为辩论环节,这个是我的弱项,所以成绩基本排尾。当综合成绩最终出来的时候,我有些羞愧,当初说好要让慧明和尚大吃一惊的,结果自己的成绩,只能算是中等。
    不过对于我所得到的那些收获,我个人认为还是蛮值得的。
    这所有的一切,比慧明和尚这个让我并不喜欢的人的悲喜而言,更加重要,更加让人高兴。
    不过王小加倒是给我们插班生挣了面子,在三项考核成绩出来之后,我发现她居然排在了第三名,而白露潭因为后面两项的分数比我都高了好多,居然也排在了第十五名。我在集训营结交的诸多好友里面,成绩比我差的也就只有秦振一个,连朱晨晨都比我高了两个名次。
    当然,这跟她们之前就已经有这样的基础有关。
    比如第三项,作为从来没有出过宗教局正经任务的我,实在没有什么代入感。
    所以我在学习的时候,遇到感兴趣的东西,还算认真,不感兴趣的,精力就有限了。
    考核结束之后,我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管成绩如何,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在。食堂里少了霸王、老光这一票跑去野地里吃昆虫的家伙,伙食也改善了许多,那天晚上居然还提供了桶装黑啤,让我们由不得庆祝了一下。当天晚上教官们也参加了饮宴,在结束的时候,慧明和尚宣布第二天休息一天,第三天,开始正式的试炼过程我们最重要的成绩展现,便在这此试炼中,具体内容,明天下午的时候会有宣布,初步决定是小组对抗。
    虽然知道这试炼就要来临,但是在宣布的那一霎那,我们都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这情绪莫名,似乎是期待,也似乎是失落,至今我也回忆不起。
    而小组,是怎么分?自由组队,还是抓阄?还是教官随意摊派?若是后两者,我只有祈祷黄鹏飞这个让我心情郁闷的腌臜货色,不要跟我分在一组了。

猜你喜欢: 《百鬼众魅图》 《主神公敌》 《十二州歌》 《印加帝国的覆灭》 《武侠之父》 《今天你撒谎了吗》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