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见血封喉,潜伏中的福妞

    秦振的惨叫让我的心头一阵狂震,我本就知道队伍间的斗争定然会很激烈,但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138看.)
    我让身边几人以防御队形前进,而自己则快速越过林间草丛,接近事发地点。
    在一棵香樟树下面,我看到了被倒吊起来的秦振,还有挥舞桃木剑驱除黑雾的老赵。见我跑过来,老赵眉毛一跳,说小心机关,话音一落,我便感觉到自己触碰到了某根绳线,一支既短又细的木箭从暗处“嗖”地一声,朝我的大腿处飞来。
    我右手反握的虎牙匕首立刻果断下挑,将这只短箭给格挡弹开。
    这短箭仅仅只有二十多厘米,乍一看制作得稍微粗糙,但是上面蕴含的力道,却是十分大,让我手臂一阵发麻。也在这个时候,老赵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布囊来,左手掐诀一拍,被他桃木剑分割得齐整的黑雾立刻被收进了里面去。
    朱晨晨和白露潭等人也陆续跟了过来,而王小加和滕晓则并不用吩咐,便在周围小心搜索。
    我摸到刚才发出短箭的那个地方,看到一个用树枝和弹力绳构置出来的简单弹射装置,虽然表面粗糙,但是却给人十分精巧的感觉。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我前跨一步,问怎么回事。老赵将手中那个绣着八卦阴阳鱼图案的布袋收拢,说刚才秦振踩中了一个机关,然后为了躲避暗箭,移动时绊到了绳套,并且触碰了设置陷阱者在此处放的一团未成性型的带翅虫瘿。
    我眉头一皱,敢情刚才的那团黑雾,竟然是带翅虫瘿。
    这种东西我曾经在缅甸萨库朗的首领善藏法师处见过,中者如泼热油,难受至极。不过见老赵如此容易便将这东西收下,说明它并没有经过炼制,起不了多大的危害。当然,赵兴瑞这个家伙确实厉害我们在集训营所学的只是一个方面,学员们真正厉害的,依旧是自己的本事。
    两个女孩已经将缠在秦振腿上的藤蔓砍断,将他小心放了下来。
    我走上前一看,只见秦振的右腿膝盖往上两寸处,钉着一根短箭,军裤被鲜血染湿,乌黑一片。朱晨晨懂医,将这裤子剪开出一个口子,看着伤口周边的皮肤乌紫青黑,浓汁发臭,脸色剧变,转过头来说不好,这箭上有毒,好像是那“见血封喉”。
    我们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了,见血封喉是生长在滇南山中的一种高大桑木,又名箭毒木,内含剧毒,中毒者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民间传闻“七上八下九倒地”,跟七步蛇的命名道理,是一样的。而根据个人的体质不同,人通常会在中毒的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就会毙命。
    如此厉害的毒药,竟然会用到同期学员身上来,果真是狠毒。
    “布置这陷阱的人,是个高手!”
    秦振那浓密络腮胡子遮盖的脸有些苍白,他自认为在广南山地里行走多年,身怀异术,并不惧怕这等陷阱,却没想到没走多久就中招了,十分懊恼。我们自然知道精心布置这个陷阱的人,在丛林中,恐怕是个难得一见的敌人,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这么笃定我们一定会经过这里,使得他在此处下了这血本,耗费许多手段。
    朱晨晨检查了一下随身所带的急救箱,然后摇头,说不行,我们解决不了,为了秦振的性命着想,我们还是让尹教官联系基地,派人过来救治他吧?
    用这法子,秦振就要被淘汰出局了。
    旁人皆以为然,虽然知道一开始就折损队员,对我们今后的任务十分不利,但总不能为了这次试炼,白白浪费了秦振的小命。不过王小加倒是看向了我,满含期待。金蚕蛊本身就是玩毒的大行家,见血封喉虽然厉害,但是并不在它的话下,于是我否定了朱晨晨的提议,让所有人在外围警戒,帮我清场。
    待人走光了,我笑着拍了拍秦振,说老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能帮我保守我的秘密么?
    秦振点点头,说陆左,我欠你一条命。
    我摇头笑,说不至于,小事而已。
    这话刚一说完,我趁着他不注意,右手已然将那支短箭给猛地拔了出来,鲜血飙射。秦振猝不及防之下,一阵剧痛之后,便感觉大腿一凉,原本火辣辣的疼痛就减轻了许多,如同敷了薄荷叶一般,然后又有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游动,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眼睛一瞪,说陆左,你这是……
    我含笑不语,拿着手上这支短箭瞧。
    这是一支近二十厘米的木箭,用桦树制成,箭身修长,圆润无痕,而箭头则削得尖锐,用火将黑色白浆的毒液烤干,显得十分专业。我在思索,除了我们之外的那二十四个学员中,到底是谁有这等本事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并不知道,不过在经过了一番换位思考之后,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东西剧毒,那个在此布置的人,就在这附近观察。
    因为即使是比斗,他应该也不敢做得太绝、太过分,一定会在附近观察效果,并且随时准备支援。
    一想到这里,我立刻朝着远处的几个队员打手势,让他们扩大搜索,小心防备。
    任由肥虫子在秦振体内清毒,我站起身来,朝着四处望去。我们处于高黎贡山的低海拔地区,跟滇南的许多地方一样,这是一片茂密的热带雨林,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将我们的视野占据,高大的乔木、茂密的藤蔓以及低矮的草丛,满眼皆是。
    我们在林中,前方则是一条小溪,再往前走,则是一条茶马古道的支线,下一站的必经之路。
    我缓慢移动步伐,思索着如果是我在这里潜伏,哪里会是我藏身的地方呢?
    它首先要干燥、隔离蚊虫,其次要视野广阔、明了四周,再则还要能够有足够简单的退路,让我见机不对,能够第一时间撤离。在进行了一会儿的淘汰之后,我终于发现了斜坡二十米远的一个荆棘草丛里,跟我这三点要求似乎有些契合。而在那里,王小加瘦弱的身影已经在缓慢靠近了。
    显然她也感觉到了那团草丛中,有一些不对劲的东西在。
    不,王小加虽然身手不错,但是她未融入气场之前,反应力并不是很快。她一个人会有危险,我快步抢了上前去,想要赶在那个有可能存在的人暴起之前拦住她。然而也就是在此时,一道黑影从林中窜出来,手中的匕首朝着王小加的腿上抹去,动作利落之极。
    好在王小加本来就已经有防备,立刻往后疾步退去,避开这一下。
    那人也只是虚招,在逼退王小加之后,迅速往后方的树林中退去,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我已然冲到了近前,看到那个穿着吉利服的身影,正想前追,却被王小加一把拉住:“小心……”我一愣,这才想起那人最擅长布置陷阱机关,此时现身,除了被我们发现的原因外,更多的,也许是想引诱我们跌入陷阱吧?不过留这么一个人跟我们耗上,既延误时间又耗费精力,我定然是不能放走的。
    于是我聚精凝神,仔细地回想起那人刚才撤退的路线,然后按着追去。
    不过凡事总有差池,我追了十几米,便感到左耳风声一响,来不及反应,我急忙蹲身,一截腰身般粗大的树干就被藤蔓荡着秋千,斜斜地砸下来,从我的头顶几厘米处,刷地一下刮过去。
    吓得我一身的小米汗,全部都冒了出来。
    后面跟进的王小加果断挥出一刀,将系在木桩子上面的一截藤蔓给斩断,失去平衡的树干跌落下来,砸起了一堆青草碎屑。
    我站起身来,看到那个身影即将要没入了幽绿的丛林中去。
    不过早在变故发生的那一霎那,所有的队员立刻就行动起来,在外围搜索的滕晓幽灵一般地出现在了那个潜伏者的逃路上,在接近时,一把抓住了她,使出了学自军中的格斗擒拿手。这个来自广南民族大学的高才生虽然面相老实,而且脖子上面还长了一颗大痦子,但却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家伙,他虽然没有一招制服,却将其死死缠住,给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就这短短的十几秒,我们已经将这个家伙给围堵在了狭窄的山道里,而滕晓也承受住了对手近乎疯狂的进攻。
    当看到这个被我们围住的人时,我们都不由得一阵诧异。
    出乎我们预料之外,潜伏者居然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身形略为肥胖,脑袋上盘着一条油黑粗亮的大辫子。她在集训营中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人,我都不知道她的全名,只听人叫过她“福妞”,好像来自鲁东。没人想到,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员,居然是弄得我们焦头烂额的丛林战高手。
    我的心情变得很复杂,似乎是期待,又似乎是担忧,而我周围队员的脸色,也变得奇怪起来。
    因为福妞所在的队伍,其中的一员,就是黄鹏飞。

猜你喜欢: 《极品大魔法师》 《萌妻火辣辣》 《互动之完全失控》 《祖师保佑》 《系统之重生这件小事》 《我的系统是咸鱼》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