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驼背老头,神通恶鬼

    天幕如盖,四下漆黑,乌麻麻的,有山风从林间穿过,发出如泣如述如鬼啸的怪声。
    登仙岭上,我们都在阵法各处挖了一个个可以容纳自身的小坑,将里面挖出来的蚯蚓、肥蛆、马陆和蚂蚁等寄生在泥土里的小东西,全部赶走,接着打理平整,蹲身在里面,用毛毯包裹自己,然后在上面覆盖着一层草毯,贴上老赵给的镇宁安心符,收敛锐气,静静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我的耳朵贴着坑壁,静静等待,终于等到了从西方传过来的脚步声。
    这脚步轻且碎,踩在腐烂的树叶和草皮上,发出一种“沙沙”的断断续续之声,让人心中生寒。我看到左侧方不远的一个隐匿角落里,白露潭在给我们打手语,表示来人有三个,一个老者,两个少年人,皆身手利落,脚步如风。
    白露潭设在外围的预警一个又一个地被触碰到,突然,她的脸色一变,双手在头顶划出了一个波浪形状来。
    这代表的意思,就是说来的并不仅仅只有这三个人,还有一些不可捉摸的东西。
    什么是不可捉摸的东西?比如灵体。
    细细索索地声音已经不用伏地,听觉灵敏的人已经能够正常听到,我们都收敛身形,尽量让把自己的身子缩成一团,也不敢直视来人的方向,而是用余光去打量。王小加盘坐在一排野香椿树下,这枝叶间已经吐露了嫩芽,有白色的花骨朵儿冒出,有一股芬芳在空气中漾动。
    她闭目静坐,不喜不悲,整个人的姿势与这身处的这个生态系统,达到了完美的和谐统一。
    倘若不是要身为诱饵而将自身的印记暴露,王小加甚至可以利用自己这种与身俱来的能力,将其分摊变薄,让标记者根本无从找寻,或者迷失在这莽莽林原里。
    从虚空中,突然有一道怪风刮起,腥风扑鼻。
    在王小加身前十米处,传来了一下树枝断裂声,在这个静夜里格外响亮。我放目看去,只见在那里出现了一个身高两米,头上双角的人形怪物,手提阴森鬼缭的狼牙棒。那生物身形魁梧,浑身毛绒绒,面相丑恶至极,周身有白光游弋,阴气森森,让人心中不由得生来畏惧。
    我快速地回想着这东西该是何物,很快便从鬼道真解中,找到其出处和来源。
    神通鬼!
    此物乃鬼中精灵,并非无中生有,也非生灵所化,而是那传闻中所谓的“鬼使神差”,也就是中国人所熟知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之类比较有名的鬼灵大拿,与人世间那残留的女鬼行淫秽之事,吸求阴元,孕育而得。此鬼名列三十七正鬼行列,专门假借人之灵气,说神话,做鬼事,诱惑世人入迷崇邪,渐离人道,而行鬼道。因为父辈都是鬼道大拿,天生的优良血统,所以本事通常很大。
    每一头神通鬼,都是绝佳的法器幡灵。
    然而这东西极其难炼,因为其性情暴戾诡诈,刚烈不屈,实力又强横,除非是在其幼年时期,将鬼母超度,引其上幡,日夜磨炼,不然绝对不会归人所用。然而常言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东西到底还是被人炼制,成为了为虎作伥的爪牙。
    我的心不禁揪了起来,捏了一把汗,担心王小加会扛不住这鬼东西的攻势。
    因为那三人并没有都进入我们的伏击圈,我们忙活大晚上的布置,定然不能够发挥最大的功效,而能够拥有神通鬼的家伙,也未必是能让我们简单拿捏的菜鸟。
    那头生双角的神通鬼动了,它大步冲上前,手中的那狼牙棒高高扬起,准备朝着王小加砸去。
    这通体乌黑的狼牙棒看着似乎很沉重,然而在它手中轻巧如无物,不知道是实体,还是鬼力所幻化而成,反正那遍体的尖锐狼牙,着实恐怖。王小加身旁的那些阵法开启,皆在她的一念之间,不过当神通鬼袭来之时,她并没有启动,而是睁开眼睛,瞪向了这头形容恐怖的传奇鬼灵。
    那狰狞的狼牙棒榔头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运行线,从后到前,高高扬起,重重落下,最后砸在了王小加的身上。
    轰
    泥土飞溅,那狼牙棒砸在了王小加刚刚盘坐的草地上,榔头与地面作了最暴力的接触,连不远处的我们,都能够感觉到炸雷一般的震动。不过这狼牙棒到底是落了空,在最后的那一刹那,王小加身子微动,就如同那日与霸王比武的神奇情形,再次重现,身形摇动,幻影重重,凌波微步一般地诡异出现在这神通鬼的身后。
    她的双手缠着开光持咒过后的细密红绳,丝线紧密,结印如拳,死死地印在了这神通鬼宽阔的腰间。
    身高一米六七的王小加站在如同姚明一般高度的神通鬼面前,就如同一个孩子。
    所以她双手往前一印,便正中了这神通鬼的腰眼往下处。
    这鬼凝化形,又或者依附人体,最恐惧的地方莫过于三处,一为头顶百会穴,二为胸部膻中穴,三为脐下三寸处之关元穴,如此正好对应道家内丹学中的上中下丹田之位,便如同蛇的三寸、七寸,是天然受克制的地方。
    王小加饱受道学熏陶,自然知道攻击何处最为有效,也知道如何与之搏斗。
    神通鬼受到王小加盘坐小半天、集聚精力的狂猛一击,顿时竟然有站立不稳的趋势,朝着后面连退了数米,轰然撞到了香椿树上,那半围粗、十几米高的大树竟然承受不住这力道,力量延伸,从中而断,哗啦啦,居然就这般倒了下来,砸得周围一片动静。
    这一下,是王小加从傍晚盘坐到凌晨,汇集所有精力的致命一击,凝聚了整个炁场的至理,普通鬼物妖属,早已灰飞烟灭便是一名真实的大汉,也会因为全身承受不住如此的力量,报毙而亡。然而这头神通鬼却仅仅只是身形摇晃不稳,灵体在崩溃的边缘游走了一番,又恢复了过来。
    不愧是牛头马面这类鬼道大拿的后代,神通鬼果然不一般。
    受到如此重创,那神通鬼往后疾走几步,稳住身形,防备着这个诡异的女人趁势追击。不过王小加并没有动,因为她的目光,已经盯上了前面出现的一个驼背老头。月光静幽,照在这个头上包裹着蓝色帕子的驼背老头脸上,将那些图形诡异的老人斑,都通通映照在隐藏在暗处的人们眼中。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他穿着山民们常用的粗布衣服,脚底踏着半旧的解放胶鞋,驼着背,手上拄着一杆破烂的黑幡旗,脸上满是受尽一辈子苦楚的老年人,所特有的迷茫和小心翼翼。
    他走到了王小加身前五米处,手中的黑幡旗朝着靠近而来的神通鬼刷去,每刷一下,那毛绒绒的恐怖大鬼怪,身形便稳固一分。王小加眼睁睁地看着这头被自己出手重创的神通鬼渐渐回复,却不敢动弹一步,因为她已经被那驼背老头儿的气机,给紧紧锁定住。
    所谓气机锁定,就如同你被一把开启保险的手枪给遥遥指着,不敢动弹,不然就会很危险。
    这样的比喻或许有些不恰当,但是多少也能够说明到了其中的凶险。
    这个驼背老头很强,强得让我们都不敢直视他的身子,生怕不小心一瞥,就会被其发现,然后立刻暴起。若要比较,在所有对我产生杀意的敌人中,不算鬼灵邪物,单说人,我觉得他跟青虚的师父望月道人的水平相近,又或者有过之而无不及望月道人在道门顶尖的门派龙虎山天师教中,也能够排得上前五。
    可想而知,这个驼背老头并不是我们这些新生代的修行者,所能够比拟的。
    不过我们却并没有太多的恐惧之情,因为我们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围殴,我们从来都很拿手。
    “哎哟,你这个女娃娃,当真是凶老火哦!我的‘索魂’啷个厉害,都被你一掌打得直发抖哦。”
    这个驼背老头用一口并不标准的川味普通话,开始跟王小加攀谈起来,就像街坊闲聊时,看到了某个相熟的故人之后,十分自然和亲切。然而王小加瘦弱的身子却越发地紧绷起来,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派这鬼来害我?
    驼背老头呵呵地笑了笑,说你是不是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在前面那边的坡岩(念ai)那边碰了什么东西?
    王小加点头说是。
    驼背老头又问,说你是不是宗教局09届集训营的学员?
    王小加点头称是。
    驼背老头叹气,说挺好的一个女娃娃,怎么就入了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官衙门里头了呢。他摇头叹气,然后手上的那杆黑色破烂幡旗不断地在颤抖,似乎有某种无形的力量在承托牵扯着它,而那头神通鬼的身上,也开始长出了更加茂密的黑毛来,根根尖锐,如同刺猬。
    那驼背老头突然动了,幡旗一扬,七八道鬼影弥漫,朝着王小加射去。
    也就在此刻,王小加突然往后一跳,大叫一声:“破”

猜你喜欢: 《神医小逃妃》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尽欢》 《超品狂医在都市》 《雾岚》 《一婚两制:土豪老公惹不起!》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