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索魂燃命,天降巨鬼

    中医认为,五脏六腑气滞血淤,便会使得脸色晦暗萎黄,形成老人斑。
    然而这个驼背老头的老人斑竟然是一种厉害的皮肤符文,一经游动,就会变成了摧拉枯朽的大招,将我们在登仙岭阴面中布置的迷幻雾障给如同十级飓风一般吹散,一时之间符纸纷飞、石块移动,大部分构建法阵的符纸、石块和令旗,都在第一时间受到了大尺度的偏移,导致整个法阵都崩溃。
    我们纷纷往后推却,紧缩着身子,避免被吹飞而起。
    在这飓风之中,唯一站着的只有驼背老头。他不到一米六五的身材佝偻着,在那一刻却显得无比伟岸。
    在气爆完成之后,见到狼狈趴在地上的我们,这个驼背老头哈哈大笑,说看看你们这些娃娃,个个都凶老火,不过,倒是蛮有意思的,还想着在这里伏击我,想法蛮天真的。
    说着话,那杆黑色幡旗终于停止了猎猎的舞动,周身都是黑气萦绕。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黑夜之中,那幡旗的黑气让我们感觉周边似乎都光亮了一些,仿佛那种黑色,便是最纯粹、最黑暗的色彩,能够吸收所有的亮光,如此一番对比,倒显得旁边更加光明一点。
    我咬着牙,往前一站,问你到底是谁?前面岩地上的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
    这老头儿摸了摸下巴,那里光洁溜溜,没有一点儿胡碴,略微一思考,竟然回答了我:“我,自然是过来杀你们的人。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听说是有人看了你们这一届培训的名单,觉得也许可能是黄金一代,如果茁壮成长,说不定大家混江湖、讨生活的苦哈哈,就没有活路了,于是我就被派过来,当个清理者,收拾收拾而已。至于那边死的人嘛,倒不是我干的……”
    我接连着问,说是谁派你过来的?
    老头儿笑了,说这么多问题,不如留着问问阎王吧?他话音刚落,朱晨晨突然在我后边大喊:“陆左,小心左侧……”我身子并没有动,只是一伸手,掐住了左边冲来的一头游离不定的魂幡恶鬼,它张牙舞爪,然而脖子被我死死卡住,却也动弹不得。
    我的左手寒冷如铁,一经发力,那虚无缥缈的恶鬼就变成了苍白惨淡的颜色,凝结成霜。
    驼背老头笑了,说早听说这一届的插班生里,有一个男的是黑手双城亲手安插进来的,能够让那个修罗魔王走后门、批条子的,肯定是不凡之辈,现在一看,果然是个有趣的小家伙。若我看得不错,你这一双手,是经受过小恶魔级别的地下灵界生物诅咒之后,淬炼而成的恶魔巫手吧?
    我看到那老头儿浑身有些发颤,显然刚刚那一招,似乎有些损耗了他的体能,所以才会在这里跟我瞎扯。不过我也正等待外围人员摆平两个少年之后过来增援,于是也不急,呼吸之间,气劲运转,将那头从朵朵战团中溜过来的魂幡恶鬼给骤然湮灭。
    一缕缕寒劲飘散,我冷笑,说不敢当,机缘巧合而已。
    而就在此刻,刚才一直在持续的杀猪般尖叫声已然停止了,驼背老头眉头一挑,大声叫道好胆!双手一搓,黑色幡旗上面又跳下一个黑甲铁武士,身着明光铠,手上一把长剑,如同一台坦克般朝我冲来,而也就在这时候,王小加、朱晨晨和两个朵朵,已然又战成了一团。
    因为没有退路,所以更加拼命。
    像这个黑甲铁武士一般的东西,我曾经见青虚玩过几次,然而就感觉而言,几乎如同拖拉机和坦克的区别。它厚重的铠甲中,蕴含着让人恐怖的怨力,似乎生前便是一个修行者,只是魂魄被这驼背老头所炼化而已。
    果然,那黑甲铁武士冲到我的面前,一剑刺来,气势汹涌,朱晨晨手有木棍,横空一拦,竟然被一剑削断中间,顺势一绞,差一点儿将她的手掌给削去。
    我连忙从怀里掏出看家法宝震镜,一声无量天尊,将这个黑甲铁武士定在当场。
    然而这家伙几乎如同人类,并不受震镜金光的影响,稍一停顿,就朝着朱晨晨追去。朱晨晨心思聪颖,也知道不可力敌此物,转身就朝着林间岭上跑去。而这东西也似乎有着自己的想法,并不随驼背老人的意志来攻击我,反而使朝着朱晨晨追击而去。
    我在收回震镜的那当口,已然拔出虎牙,再次朝着驼背老头冲上去,想要利用年轻人的优势,将其体力活活耗尽。
    我与这个驼背老头以及其身边的几道黑灵触手战成一团,而这家伙最重要的帮手终于开始发威了。作为传闻中鬼使神差的后裔,不知道在这世间存活多少年、被驼背老头称为“索魂”的神通鬼,它并不是刚从麒麟胎中孕育不久的小妖朵朵,或者仅凭着通灵之体吃饭的王小加所能够比拟的。
    再次交锋之后,身上藏有印记的王小加被驼背老头一扬手,身形一顿,便被索魂给将双手捉住,黑乎乎的鼻孔张得可放鸡蛋,现出许多吸力,似乎要将她的神魂吸入体内。
    王小加面露痛苦,双足蹬地,勉力不被其撕裂。
    小妖朵朵立刻突前,双手集聚了一种有着洪荒气息的恐怖力量,朝着这头猛鬼后背印去。
    那家伙被一击而中,口中突然发出了惊天的嚎叫。
    这叫声底蕴雄厚,如同猿啼,抱着王小加就朝着地上倒去。王小加也是机灵之人,身形一伸一缩,就如同游鱼一般,从索魂的手中挣脱出来,背部肌肉挪动,竟然躺在地上就朝着后面爬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听到了一声清喝:“搏魂**!”
    正在与驼背老头相搏的我也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正在与五六条身形迅速、游动如飞一般的幡魂鬼影周旋的朵朵,她一声高喝,鬼妖之体几近虚幻,通体都发出了幽蓝明亮的光华来,小胳膊挥舞,竟然出现了十数道手影,朝着围绕在自己身旁的那些袅袅黑烟抓去。
    一股莫名而凝重的吸引力出现在朵朵的手心处,如同天体物理学中的黑洞一般,将那些时而淡薄如烟、时而黏稠如浆的鬼东西,给全数都吸到了手心处,一大坨形如篮球一般的污秽之物积累形成,竟然熏臭得要命,四处飘扬。
    而就在朵朵大展神威的时候,我却在节节败退。
    这个驼背老头年纪虽大,但却不是一个年老体虚的家伙,浑身有如钢铁,而且身泛邪气,让人有心中发麻的负面效果。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我们这一队里,除了我,还有不明实力的老赵外,没有谁能够支撑五分钟以上。
    突然,从林子后方踉踉跄跄地跑来了一个瘦小的身子,是一个挽着道髻的少年子,年纪不过十二三岁,手持一把青光七星剑,锐利非常,上面还沾有血迹。他一出现,看到正在追杀我的驼背老头,顿时急得大声哭泣,说师父、师父,师妹她死了,被一大堆蜈蚣和黑头蚂蚁给咬死了,呜呜……
    驼背老头顿时大骂,说哭甚,死就死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与我对了一掌。双手一对,我感觉有排山倒海的力量朝我卷涌而来,脚步便不稳,身子便腾空而起,朝着后面飞跌而去。在空中,我看到了小妖朵朵已然撸起袖子跟神通鬼索魂拼命,两者都打出了火气,小妖也不管不顾,一拳换一拳,简直就是亡命的打法。
    一道身影闪现,插入两者之间,一剑西来,青光浮动的剑尖点中了索魂的中丹田。
    是一直在外围的老赵赶了过来,而滕晓和秦振正在朝着那个身形不稳的少年冲去。索魂浑身剧震,朝后飞跌,见此情形,刚刚把我击飞的驼背老头恼羞成怒,一边朝着岭上跑动,逃出这个包围圈,一边凄厉地大声喊叫:“你们这些该死的,你们这些挨千刀的,等死吧!索魂,燃烧生命,召唤……”
    匆匆赶来的几名男队员看到面前这个庞大的长角巨人,心中震撼。而跌倒在地的索魂爬起来,一边追随驼背老人,一边发出了牛一般“哞哞”的叫声,漆黑的身子突然泛起了清冷的红光。
    见到此情形,一向淡定自若的老赵突然像被人攻击菊花了一般,发疯大叫,说阻止它、阻止它,不然我们都得死了!
    老赵这人向来稳重,从不打诳语,见到他如此紧张,言之凿凿,除了秦振外,所有人都朝着那巨汉冲了过去。然而那家伙身高腿长,我们限制敌手行动的法阵又被驼背老人所破解,根本就阻止不了那两个家伙的逃逸,唯有在空中的小妖和朵朵,朝着岭上奋力追去。
    我猛追,老赵在我后面狂奔,一边念念叨叨,说死了、死了,不要跑出去,千万别……
    当两人翻过小山岭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暗处窜了出来,拦住了驼背老头。
    而就在此刻,前方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股雄浑的、荒凉的、庞大的气息,这气息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一个牛头人面的巨人从虚空的一个圆弧中,探出头来。

猜你喜欢: 《腾龙噬空》 《不只是骷髅》 《都市绝世兵王》 《绯闻影后》 《一朝仙歌》 《论系统的男友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