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溪边恶斗的黑袍人

    那少年身中一刀,艰难地抬头望了我们一眼,眼中尽是惊恐和难以置信。
    也许是见惯了大场面,也许是怀着一身的好本事,这个少年胸中有着滔天的傲气,他或许是算计我们因为身份的原因,并不敢对他怎么样,而所谓的催眠**,对于经过训练、意志坚定的修行者来说,几乎是很难实现的比如我以前催眠李德财这种普通人,便需要诸多的功夫,更别说是他这种年少成名的天才型修行者。
    所以他很嚣张,认为我们对他没有办法。
    然而他却并没有想到一点,就是既然没用,我们就可以像宰狗一样,将他给毫不犹豫地干掉。
    现在的情形十分的紧张,刘罗锅的血箭附信既然已经发出,那么昨天杀死赵磊男等人的那个所谓的鬼面袍哥会白纸扇,必然会收到。一旦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定会带着大队高手过来围剿我们。带着这么一个累赘行走,我们简直就是嫌自己命长,所以既然什么价值都没有,还不如将其杀死,以壮军心呢?
    要知道,我们也是人,从昨天积累下来的愤恨,终究是需要发泄的。
    不是我们残酷,而是这少年一开始,就选择了这种残酷。
    他虽然本领高强,但终究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子,不懂得收敛,不知道说大话的下场,有时候就是这样。
    所以说,人要像某种东西一样,能伸能屈,可硬可软,方能活得长久。
    只是,王小加是不是太冲动了?我们或许可以通过其他手段,逼问出什么呢?
    这少年浑身发冷,体温随着血液地流出而迅速降低,在死亡即将来临的那一刻,他终于知道了自己将死的现实,忍不住凄厉地嚎叫起来。这声音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鸡叫,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古怪感。最后,他将舌头嚼得稀烂,狠戾地望着面前的王小加,含糊不清地骂道:“你这个贱人,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旁边的老赵冷冷一笑,说想化身为厉鬼?简直是鲁班门前卖斧头,若成功了,让我们这一伙人情何以堪?
    说完,他的桃木剑已然挥舞开来,口中的超度咒快速念起,将少年用最后一丝心力凝聚的怨力,给缓慢驱散。王小加将手中的虎牙缓缓收回,看着这个死去了都还面带怨毒的少年,愤恨逐渐消失,回头望着我们,说我是不是太冲动、太狠辣了?
    朱晨晨和白露潭走上来安慰她,说这少年也是满手血腥,太过仁慈反而成了纵容,人的善良总是要分清对象的。
    其他人也纷纷安慰,我没有说话,经过邪灵教多年的培养,这个少年的心理其实已经扭曲了,他心中没有对生命的敬畏,所以才会如此张狂,认为全世界都应该围着自己转动,王小加将其杀了,一是给同学报仇雪恨,二是给我们减轻负担,其实怪罪不得。
    不过此时却也不是纠结这少年的生死之事,刘罗锅死前曾经用血箭传书,相信报复很快就会来临,而我们在这里的一番布置,早已经七零八落,便是威力最强的紫薇融阳炎火阵,也一经用过,威力全无了。如若想再用,还需等几个星期。
    我们几个聚拢在一起来商量接下来的事情,我问王小加身上的印记还在不在,她闭目自查了一番,说不在了。我皱眉,如此看来,那三颗头颅的布置是刘罗锅布置的,但是他又不承认是自己杀的,那么将赵磊男等人杀死的高手,另有人在。
    接下来的方向,我们应该去哪里呢?
    我们围着防水地图,做了十分钟简短的讨论,大家的意见不一,主要是因为不知道敌人会在哪里等待着我们。依照刘罗锅三人前来的速度,很有可能会在后路伏击我们,如果返回,必然就落入了敌人的算计里。
    老赵面露忧色,说还不如卜一卦吧?
    他从怀里拿出三枚泛青的铜钱,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将这铜钱往空中抛去。
    当散落在地上的时候,两枚朝上,一枚朝下,散落两边不均等。这等卦数我们都有过研究,瞧这分布的位置,是太岁凶煞,十面埋伏,唯有南方有一丝生机。当看到这个卦象的时候,我们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十面埋伏的卦象,表明鬼面袍哥会投入到这里的人手,肯定十分多,而且强悍,如此不顺,果真是让人头疼。
    我在地图上面研究了一下,手指向了我们南边的一个红点上面来。
    这是靠近边境的一个边防站,那里有至少一个连的部队,如果我们能够翻过南边这几座根本无路可走的崇山峻岭,到达那里的话,就能够联系到上面了,并且得到保护。这条道路虽然是更加麻烦,但是却也跳出了鬼面袍哥会的伏击圈,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可以在三天之后,到达边防站。
    要是路上遇到人家,我们或许还能够跟上面取得联系。
    只是……百花岭基地的联系方式,到底是什么?
    而且我心中还隐隐有一些担忧,倘若慧明万一丧心病狂,和鬼面袍哥会勾连到一起来,那百花岭基地也许可能就不再安全了,这事情,还需要通知到大师兄那里才行就体制内的人而言,有能力解决这事而又值得我信任的人,莫过于黑手双城了。
    这条路线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肯定,虽然是南辕北辙,但也算得上是出人意料,也符合卦象,所以最终敲定下来。商定这些后,我想起与鬼面袍哥会大供奉刘罗锅一同前来的,除了这个死去的少年,还有一个人,问怎么了?
    秦振答我,说不是被你放蛊虫给毒死了么?五六条蛇钻进肚子里,哪里还活得成?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用一种敬畏的目光打量着我除了极少一部分人,大多数人都不喜欢那些长相凶猛、湿滑丑恶的毒物,而长期与这般东西为伍的人,则向来被视为神秘的所在,即使是老赵、秦振他们,也一样。不过就我而言,我也不喜欢,所有的一切,都是肥虫子这家伙干的。莫看这家伙整日憨态可掬,然而毕竟是蛊中王者何为蛊?将虫置于器皿中,自相残杀,相互争斗而得成,自然是有其暴戾的一面。
    所幸的是,直至此刻,它还是能为我所用,像雷锋同志一样,对待同志有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才会如冬天般的冷酷。
    不过即使如此,我还是叫人去确认那个少女的死亡,并且利用这三人的尸体作了布置。
    白露潭虽然没有刘罗锅那般的神通,能够在对手身上种下印记,但却也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门道,能够知道这尸体什么时候被人翻动,使得我们有足够的应对时间。在这次伏击战的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拖着略为疲惫的身子,摸黑朝着高山险壑的山南,艰难爬去。
    同样是深山老林子,但是有路和无路,差别真的是云泥之别,我们之前所走的,大部分都沿用茶马古道的支线,虽然同样艰辛,但是并不用把太多的心思放在这行路上面,能分出更多的精力在警戒沿途。
    然而此刻,我们却完全是从无路之中行走,穿林过坡,走的几乎都是兽径,有时候突然就碰到绝路了,十几米的天堑,根本无法前行。
    不过这个时候,我家两个宝贝的优势就完全显现出来,将我们背包里的登山绳给接起来,在这天堑两壁间捆得结实,然后一个个地攀爬而过。这种境况我们碰到了几次,摸着黑前行,但是心中的安全感其实在不断地累积,因为越是难行,后面的追兵便越加头疼。
    在丛林女王小妖朵朵的带领下,我们在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登仙岭,逃离茶马古道,翻越高山险境,朝着边境的边防站那里行去。
    在差不多凌晨五点钟的时候,行走在一片野芭蕉林中的我得到了白露潭告知的消息,说我们留在登仙岭的尸体,已然被人翻动。至于是谁,无从得知。这距离我们离开登仙岭已然有了近四个小时,莽莽林原中,如此快的反应速度,已经足够让我们重视了,而且道家巫术的各种神秘手段,也让我们心有余悸,不敢掉以轻心,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这里的气温,越靠近南边,便越潮湿暖热,林子里的小动物也越发地多了。
    不过有这金蚕蛊这个小肥虫子在我们队伍前后游弋,如同虫虫界居高临下的君王,那些让人惧怕的丛林血蜢、蚊虫一律都退避三舍,不敢前来,就连那些毒蛇蜥蜴,都远远地多开。
    一路疾行,集训营中带给我们的高强度体能储备终于起了作用,除了几位女士脚步轻浮外,其他人都还算是抗得住。然而突然前方传来了消息,说有情况。我来到队伍间,滕晓摸了回来,说前面有三四个身穿修道士一般黑袍的男子,正在小溪的旁边打成一团,老赵在那里盯着呢。
    我们面面相觑,这么偏僻的地方,飞鸟难过,居然还会遇到人?
    不会是鬼面袍哥会的吧?

猜你喜欢: 《回到明朝做塞王》 《升棺发财》 《九天道祖》 《终极兵王》 《巨灵战纪》 《炼丹笔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