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老友相见,不胜嘘唏

    这个黑袍人牙床上下一对犬牙尖锐,雪亮,比旁边的牙齿超出足足一大截,上面似乎有着极大的魔力。 
    我将头一扭,然后使劲而将虎牙匕首往里面捅,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这个家伙脖子处的伤口居然开始收缩起来,血管如同蚯蚓一般扭动,发出让人牙齿发酸的声音,血是紫黑色的,将我的匕首给死死地卡在了那里;与此同时,他的手指甲开始变得修长锋利起来,有着如同有机玻璃一般的材质。 
    不过很快,在我的身边很快就伸出了好几双队友的手,将这个家伙的手脚给抓住,小妖朵朵及时出现在我和黑袍人的中间,白嫩嫩的拳头高高扬起,然后朝着他张得巨大的嘴巴里砸去。 
    砰、砰、砰…… 
    小妖朵朵的拳头坚硬得如同玉质,击打在他的脸上,如同打铁一般,发出古怪的响声,仿佛这并不是人脸,而是组织细密的皮甲。这个家伙手脚被缚,顿时变得疯狂,使劲儿挣扎。他在这三个人里面是最厉害的一个,应该也是头儿,力大如牛,我们竟然有压制不住地感觉。 
    不过在众人七手八脚地攻击下,那个家伙终于喷出了一口腥臭的鲜血来。 
    这口鲜血吐完之后,他抵抗的力量就开始减弱了,秦振是玩sm捆绳的老手,将其快速捆起来,连挣扎的空隙都没有。然而就在他兴奋莫名地捆绑之时,一把剑从旁侧倏然刺出,直指他高高撅起的屁股菊花处。 
    这一剑若是刺中了,秦振估计以后每次如厕的时候,都要眼含热泪了。 
    不过那个相机男及时出现,将那把刺剑主人的手给一下打飞,这速度,简直是一道幻影。 
    秦振被我们大声提醒,回过头来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跌坐在地上,那个被捆着的家伙奋力挣扎,似乎在运气,然后张嘴朝着他大声一喊,我们的耳膜一阵轰鸣,天旋地转,顿时口鼻就流下了血来,而正面的秦振受伤最重,仰面朝天,跌倒在地,人居然就昏迷过去。 
    在一旁周旋的滕晓一刀子捅进了这个黑袍人的胳膊处,也卡住了,看着这个白面獠牙的老外,惊恐地大声叫道:“这家伙是我们老师曾经讲过的吸血鬼,杀不死的,谁有桃木,钉在他的心脏位置上面……不然他一发动起来,我们可扛不住!” 
    我怀中的百宝囊中,还有杂毛小道制作雷罚时剩下的边角料做成的三根雷击桃木钉,在朦朦胧胧间听到了滕晓的提醒,震惊之余,快速掏出其中一根,然后刺向了挣扎不断地黑袍人。他胸前穿着厚实的衣服,桃木钉被织物挡住,刺不进去,一旁的朱晨晨看得着急,突然飞起一脚,重重地踩在了我扶着的桃木钉上面。 
    咔…… 
    桃木钉应声而入,插进了这个家伙的心脏处,突然一股麻酥酥的电流从他身上传出来,我的双手一麻,立刻往旁边退去。只见这个家伙浑身一阵颤抖,原本就惨白得不似人的脸上,显得更加没有血色了,胸口上面的桃木钉也开始冒起了黑烟来,不时有蓝色的闪电弧在闪耀。 
    黑袍人全身开始松弛,四肢无力伸展,呈现出虚弱无力的濒死状况来。 
    那两个被相机男、王小加、白露潭、老赵和朵朵缠住的黑袍人见到同伴被我们给活活耗死,立刻大声地嚎叫起来,说着一大串听不懂的英文,双手抓胸,划拉出好多血液来。我见他们这是有放大招的节奏,怕又有人像秦振一样中招昏迷,急忙联络人妻镜灵,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口呼道号,抬手就朝着这两人兜头照去—— 
    “无量天尊!” 
    又一大篷蓝光朝着缠斗成一团的黑袍人罩去,变异之后的震镜从单个照耀,变成了群体攻击。 
    两个黑袍人都僵立当场,连那个加入我方的相机男,也僵直住,动弹不得。 
    见此时机,大家纷纷一拥而上,我收起震镜,又摸出一根雷击桃木钉,冲向了已经被王小加和老赵给死死压在地上的那个白面黑袍人。与此同时,小妖朵朵和白露潭已经将另外一个家伙给击倒在地,在朵朵的指引下,无数野草藤蕨蔓延上来,将他们给死死缠住。 
    眼见着我手中的桃木钉就要打进了这个黑袍人的胸口时,那个家伙突然大声叫唤起来。 
    他说的是英语,叽里呱啦,我哪里听得懂?于是不管不顾,奋力往前插去。 
    王小加拦住了我,大声在我还在耳鸣的耳朵边叫喊,说他说他投降了,他想要得到俘虏的优待,他的家族会以合适的资金,将他给赎回去的。 
    听到这话,我使劲儿摇了摇头,感觉头晕晕的,见到这个家伙仍在叫嚷,恨恨地给了他一巴掌,说你他妈的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说中文?是不是瞧不起我! 
    这个被扇了一巴掌的老外很无辜地嚷嚷,仍然在大声说着话,急速地叫嚷着。 
    王小加笑了,说你饶过他吧,他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他说他是布鲁赫家族的,他要求得到公正的待遇。说话间,训练有素的小队成员们已经将这两个家伙给五花大绑,连嘴巴,都被从西服里撕下来一团破布给塞上,这时我才有时间抬起头来,打量胸口挂着照相机的老外。 
    当我们两个四目相对的时候,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和意外。 
    “威尔-岗格罗?” 
    “陆……陆左?” 
    我们两个齐声叫出对方名字来——虽然这个俊朗挺拔的老外将脸颊上的络腮胡子给刮得干净,但是我却一眼,就瞧出了他便是我以前在萨库朗基地是的老友,某个自称是来自英国某杂志的摄影师,一个很厉害的搏击高手——当时我们一同从监管森严的萨库朗监狱逃脱,结果这个家伙半路失踪,害我们找了好久。 
    本来以为这小子死在了萨库朗黑巫师的手里,却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碰面。 
    多日不见,他似乎更加俊朗了,长得跟汤姆克鲁斯有得一拼的他,身手也厉害了许多。 
    我们两个也算是有过命的交情了,刚才拼斗正酣,也瞧得不是很分明,此刻一见,不由得有些老友重逢的感觉,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抱在一起寒暄,也算是热烈。旁边的队员看着我和这个帅气的老外居然认识,而且一副相熟的表情,都不由得惊讶万分,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实话,我很想知道,我在他们的心中是更加神秘、更加伟岸还是更加恐怖了? 
    寒暄过后,我问起了上次他为何突然失踪的事情来,他略微有一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他当初见逃跑无望,于是就跳身躲入了那血池里面。没曾想那血池竟然另有暗道,他顺着进去,结果被吸到了一处幽暗的深潭中,挣扎了好久,一路寻找,终于通过地下的暗河,从一个叫做福龙潭的地方出来,逃脱生天。 
    他试图回去找我们,结果发现萨库朗基地一片狼藉,已然被封住了,而后他又惹到了附近一个寨子里神奇的巫婆,于是潜身北逃,后来也没有再回去…… 
    我听着威尔讲述着分别之后的情形,也讲了我们如何逃出的萨库朗,都有一种尘封已久的感觉。 
    熟悉之后,我便不再绕弯子,直接了当地问他,说威尔,你是不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他眉毛一跳,看着我,说嘿,伙计,你能不能不用这么种族歧视的称谓,来叫我们血族?好吧,你并不是常人,所以我也不瞒你了,如我所见,我是血族,不过我并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种血族,抛除这个身份,我还是一个艺术家,画家、摄影师以及慈善家,同时我还是一个基础物理的研究员,当然,我在生物学上也有着高深造诣…… 
    这家伙一连串的头衔抛出来,我摇头苦笑,说没见过这么狠劲儿夸自己的,你不吸人血? 
    他一愣,说噢,哪有血族不吸血的?不过我从来不咬人,向我们这样的贵族,更喜欢把血库里面买来的鲜血倒进高脚杯中,对着月亮小酌。放心,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哦,我是说,主动杀人!我耸耸肩,说这么说来,你算是一个好人咯?好吧,我原谅你当初的不辞而别,那么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威尔岗格罗告诉我,他们岗格罗氏族的天性,就是喜欢孤独的荒野和丛林,跟野生动物为伴。不过他来到这里,是想要找寻一种基因突变型的粘菌复合体,这东西是黄色的,有着奇妙的香气。 
    我眉头一跳,问他找这东西干嘛?他回答我是用来做科学研究——主要的目的,是里面含有一种奇妙的物质,或许能够改变他们血族的体质,变得不那么惧怕阳光。说到这里,他闻闻我的身上,说你遇到这个东西了? 
    我耸耸肩膀,说擦肩而过,然后将刘明和日本人的事情告诉他,威尔一脸的痛苦,大骂日本人。 
    套完话,我不再理会这个曾经的牢友,而是蹲下身来,盘问起这两个黑袍人来。

猜你喜欢: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魔女冕下》 《纸上谈婚》 《不正经侦探指南》 《龙血玄帝》 《穿越到修真世界》 《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