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内奸

    当这两头满身皮质鳞甲的畜牲朝着我和老赵前扑过来的时候,滕晓第一时间发起了警告。
    因为早就已经在准备转移,大部分人都通过洞子,来到了后面的悬崖平台处,所以并没有造成很大的惊慌。我腿上的虎牙匕首第一时间被拔出来,朝着这凶猛的畜牲砍去。
    昏暗的光线中,刀锋与它坚韧的鳞甲相撞,擦出了些许火花来。
    这东西瞧着模样,似乎是鲮鲤,但是却比寻常鲮鲤要凶猛许多,也诡异得紧。
    它虽然厉害,但是并不算可怕,真正恐怖的是随之蔓延而来的黄色浓烟,如此沉重的烟雾,似乎是积聚了许多怨力,倘若不堵上,只怕会很麻烦。滕晓持刺剑,我则拿着虎牙匕首,一边与这不断前冲而来的盔甲畜牲拼斗,一边往后退却。老赵和尹悦提前一步退到大厅中,见到陈启盛和方雨生跌倒在地,那黄色的烟雾已经往两人的口鼻处蔓延,慌忙将他们扶起,强行拖入后面的洞口去。
    我看着仍在忙碌布置炸点的老光和黔南兵许磊,问好了没有?
    老光说还欠四个,只怕到时候会有漏洞。
    我见那黄烟已然快要蔓延到了后面的洞口处,心中焦急,大声说够了,你们两个赶紧过去,听我命令引爆。老光似乎有些犹豫,然而他旁边的那个兄弟却猛地一把拉住他,两人急匆匆地往后面跑去。正在这时,有头畜牲横扑过去,滕晓突然一声大喝,前跨一步,疾走如风,手中那把缴获而来的刺剑如同一条走龙,直接贯穿到了那畜牲的口鼻之间,顿时鲜血飙射,洒落在地上来。
    那头畜牲被一剑贯通,居然没死,一番挣扎,又跌落在地上去,不过这一回,倒是没有再冲上前来。
    尹悦将昏迷过去的方雨生交给老光,见地上的黄烟如同有意识一般,朝着我们后面的洞口蔓延而去,知道定是有高人在场。她秀眉紧皱,双手一搓,竟然出现一张青色的符箓来。这黄色的符箓寻常能见,青色的倒是少闻,我一边退,一边奇怪地瞧,只见尹悦轻咬舌尖,一口鲜血就喷在了符纸上,手掐印记,口诵经诀,那符箓飘飞落地,立刻一道青色的光芒如同焰火,绽放开来。
    两者接触,一时间,那黄色烟雾里顿时分析出许多具象的骷髅头来,无数鬼哭狼嚎,顿时在我们的耳畔响起。
    青色符箓化作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长城,将那些黄色烟雾给阻挡在了我们的面前,但凡有靠近的,都化作了惨淡的白色怨力,在空中飘散。尹悦大声叫,说退,疾退,然后把这里炸塌了。
    我回身快跑,很快就来到了洞口,发现旁边居然还残余着一些黄色烟雾,并没有被尹悦这青色符箓所转化,而此时石符中还剩下我、滕晓和尹悦三人。
    眼看着青光有崩溃的迹象,我的胸口一动,留着西瓜头的可爱朵朵飘飞出来,她一出来之后,就趴在了洞口,本来渐渐变得尖俏的脸颊突然鼓得圆圆,肥嘟嘟的,然后一口鬼气吐出,那些黄色浓雾顿时被中和消解,不再呈现。
    这小丫头三口两口,竟然将通道里的所有黄色烟雾给中和不见,我大喜,连忙招呼尹悦和滕晓先行进洞。
    和上次一样,我又是最后一个进洞,刚一爬进去,就感觉到一阵劲风朝我扑来。
    古之名将,擅使拖刀计,我却独善“黄狗撒尿”一招,见劲风临体,估摸着时机,猛地朝后一蹬,重重地踢在了一头前扑而来的畜牲身上。我的右脚一阵发麻,而那东西却惨叫着往后跌倒,机不可失,我好是一通爬,三十几米曲折的路程,我连滚带爬出去,当见到太阳光的时候,后面轰隆隆的一声炸响,却是老光引爆了**。
    巨大的冲击波沿着曲折的洞子传出来,威力就减小了很多,不过山体一阵摇晃,烟尘冲出,吓得我们紧紧抓着山壁垂落的藤蔓,生怕这平台都倒下去。
    过了一会儿,震动停止了,我们这才坐倒在地,抹了额头那一把汗水,感觉惊险之极。
    谁也没有想到,外面邪灵教的那个主事人居然找来了两头如同鲮鲤的畜牲,快速挖通掩埋了的土洞,并且通过这个通道,将那股充满了怨力的黄色烟雾,给灌涌进来。那东西,又有剧毒,又有鬼魂怨力,只怕这里面除我以外的大部分人,都扛不住。
    倘若不是我们提前有所准备,只怕此刻都已经躺在了那个石府地穴之内,静待死亡了。
    高人就是高人,四两拨千斤,就这么轻轻一出手,便将我们弄得欲死欲活。
    不过这石府一塌,一股烟尘往外面翻涌冒出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从曲折长长的洞口里冒出来。
    我摸了摸胸口的槐木牌,能够感受到里面两个小家伙的喜爱。这时间非常短暂,原来就在外面的人并不清楚情况,纷纷围上来问个究竟。我惊魂未消,滕晓倒是口齿伶俐,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出,然后挽着手上沾着如鲮鲤般畜牲的鲜血,惹得旁人一阵赞叹。
    当然,除了赞叹,还有一些人和我一样,对外面的那个主事人层出不穷的手段感到后怕,只想着赶快离开,走得越远越好。
    在我们出来的之前,威尔已经在跟提前出来的众人讲解攀爬下去的注意事项这崖壁平台距离谷底,足足有近三百多丈,合起来也有一千米左右,对于普通人来说,其实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别的不说,光那高度,便让人十分头疼,要倘若是脱力松了手,**跌落山崖去,这可不会像传记话本里的主人翁一样,还有着一段奇遇,十成十的肉饼饼,妥妥的。
    因为是白天,天空虽然阴沉,但是还是有着一些阳光的,威尔穿着黑色厚实的长袍,脸遮住,连双手都包裹得严实,不停地搓着手,不厌其烦地讲解着用登山绳,给自己做安全绳套的法子。
    然而当石府中的事情发生之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纷纷关心起我们的安全来。
    威尔很无奈,将身子佝偻着,躲在了阴影里。
    我在歇息完之后,走到地上躺着的那两个人面前。因为离开得晚,陈启盛和方雨生都被那黄色的浓烟所浸染,昏倒在地,好在老赵和尹悦及时地将两人扶起,然后连拖带拽,弄了出来,一阵掐人中、润心肺的动作后,两人悠悠醒来,问话也不答,有些头晕晕的,似乎十分不适那远山传递过来的太阳光。
    见到这情形,尹悦十分担忧,说这两个人的情况,肯定是下不了谷底的,要不然你们先下去一部分,我留在这上面照顾他俩,等到情况好转了,我们再顺着下来?
    老光心有余悸地瞧了一眼那个洞口,略微担心,说我们还有四个炸点没有布置好,万一留下来空隙,那些家伙说不定就能够摸着赶过来了呢。老赵摇头,说不可能,他们这次主要是利用了鲮鲤快速挖掘泥土的天性,突然袭击,然后用那黄色烟雾的杀手锏来袭击。这次我们把石府给炸塌了,别说是人,就是那死得只剩一只的鲮鲤,也爬不过来的。
    尹悦也很自信的点头,说她的那张青菱驱邪符,乃是当代著名制符师、龙虎山天师道望月真人的作品,一旦有那符在镇压,黄色烟雾定然是蔓延不过来的而且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拥有的黄色烟雾,也并不算多。
    那东西是什么,是有鬼木之称的槐树,而且还是蝶形花科的金叶刺槐,将十二名冤死的尸体埋葬在树下,底下的树根直接吸收尸体的养分,茁壮成长十二年,选一个阴风细雨的鬼节,从三月三、清明节、七月十五到十月初一,遑论哪天,用钝刀磨树皮,渗血了,就砍伐之,取其树芯。燃烧这树芯,就能够激发出这种黄色烟雾来,也叫做“鬼木怨”,如此多的工序,你们看看,有多珍贵……
    尹悦到底是跟这大师兄走南闯过北的人,见识自然比我们都要高得多,一眼就将这东西瞧了个透彻。
    由这东西,以及之前的那伪铜甲尸群,可以看得出邪灵教的财大气粗,以及心狠手辣来。这些,并不是寻常组织所能够比拟。老赵心思重,也有些不敢放心,便在洞口里布置起驱邪的阵法来,以免得真要出事,措手不及的好。
    大家接受了尹悦的提议,在威尔的指导下,开始分批地往下行进,这样子可以错开一些人,免得到时候相互牵连。
    说实话,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爬,确实是十分挑战人的心理极限,作为一个以前坐过山车都有些忐忑的男人来说,我实在是有些彷徨。不过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倒也不是很害怕了,站在悬崖的旁边,看着大家陆续攀着藤蔓往下爬去,小妖浮于空中,不时地给予照顾,心中安然。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布置阵法的老赵突然发疯一般朝我大喊:“陆左,小心……”
    我一扭头,瞧见一个家伙朝我飞扑而来,试图将我给推落下山崖去。

猜你喜欢: 《竹马男神不正经》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重生之古代术士》 《倾城虐恋:致还在挣扎的你》 《重生之逆天狂少》 《庶女毒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