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恐怖深潭,青铜棺樽

    我和威尔像两个呆头鹅,傻傻地看着那深潭上面的图像转换。
    出现在我们视野中的,是一处陡峭的坡崖下坡路,一个嘴唇上面留得有两撇整齐胡须的眼睛男缚手而立。这年头留出这么整齐胡子的人并不多见,如同武侠小说里面陆小凤的那四条眉毛一般,让人看上一眼,就记忆深刻。这个“陆小凤”看不出年纪,或许三十,或许四十,反正就是一副睿智而精干的模样。
    而在他的旁边,一个矮瘦的黑袍男子正在跟他说着话,那个男子长得丑陋之极,如同钟楼怪人,有一个头上包裹着蓝布的后生子在给黑袍男子打伞遮阳事实上,他们头顶的天空,阴沉沉的,并不见半点阳光。
    一群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动作僵硬地跳动着,在这陡峭的下坡路中,走得让人格外揪心。
    有许多头上包蓝布、脸上带着川剧变脸面具的人在照顾着黑衣人下山,其中间杂着几个脸上抹着白灰的东南亚黑巫僧,以及一个眉毛极浓的中年妇人。这妇人脸色苍白,额头起着褶皱,年纪似乎也才四十多,然而嘴角的法令纹却将她勾勒得苍老而严肃,让人看一眼,就不由得想起武则天或者慈禧太后这样手握权力的女人。
    我的瞳孔急剧收缩,不过一会儿后,我心中释然了。
    既然远在新加坡的艾瑞克等人都被借调过来围剿我们,那么就在缅甸附近的黎昕,这个萨库朗的余孽,自然也极有可能会出现在此处。毕竟之前听人提过,说萨库朗跟邪灵教的关系十分铁,之前她们掳来的诸如古丽丽这般的可怜中国女人,偷渡渠道,似乎还是依靠邪灵教提供的。
    原来那些铜甲尸,竟然是黎昕所练就是啦,是啦,也只有在缅甸的深山老林子,也只有像萨库朗这种没有下限和人性的邪教,才会有如此的“大手笔”,才会做出将滚沸的铜汁,生生灌注进活人身体里面去的事情来。
    这个圈子并不大,所以我的仇人还真的是云集至此啊虽然他们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我而来。
    这支队伍人数超过了50,似乎正在从上往下地行走,而真正的主事者,似乎就是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眼镜男。这个时候,老赵等人也被这番奇景吸引过来,这个居家道士皱着眉头看向这个男人,说竟然是他?
    我回过头来,问这四条眉毛的家伙,到底是谁?
    老赵说这个人,应该是鬼面袍哥会的二号人物,白纸扇罗青羽。照理来说,像他们这样的组织,一般头面人物都是很低调,很神秘的,不过老赵曾经认识一个叛出鬼面袍哥会的袍哥子,故而知道一些内幕。据闻白纸扇是个很厉害的修行者,他或许不如大供奉那般诸多手段,然而智近乎妖,鬼面袍哥会的壮大,有一半的功劳是来自于他,而不是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张大勇。
    听到老赵说起此事,我来了兴致,问鬼面袍哥会的实力如何?
    老赵沉着脸思考了一下,说强,很强!西川自古以来便是天府之国,然而却也是一个悲惨之地,全国鬼故事最多的省份,是哪里呢?就是西川,这得益于西川历史上几次著名的血腥的大屠杀,上千万人被杀得只剩六十万,这是什么概念?所以,西川的邪灵教分舵,是自立门户的组织,实力最是强劲不过,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自建国以来,西南局也是最强盛的,即便如贾老这般的人物,也只能屈居副职至退休,豪雄济济,方才能镇压宵小。
    不过呢,也难,之前在西川数次传出来的僵尸咬人事件,便与鬼面袍哥会脱不得干系,由此可窥一斑。
    我们几人说着话,那深潭上面的“海市蜃楼”已然消失无踪,大家听到了消息,已经都集中到了潭边来,得知追杀我们的人是鬼面袍哥会的二当家带队,而且实力卓著,尹悦的脸色凝重得不行。她虽然是七剑之一,但到底比不上林齐鸣那等经验丰富的老家伙,心里也藏不住事情。
    我见大家都有些沮丧,然后笑了笑,说不过是个二把手,他们的大供奉刘彧,还不照样被我们给弄嗝屁了?只要我们布置妥当,到时候无非是给我们多送几条性命而已。
    大家纷纷称是,在这密林之中,最合适的就是小范围的游击战,打不过就跑,跑完了接着打,大家比的无非就是耐力而已;而且有心打无心,诸般布置对付埋头硬闯,这门生意妥妥的不亏本。
    我们开始商量着如何在这一片区域里布置陷阱和阵法,大家各取擅长的部分实施。
    老赵、滕晓和秦振几个自然是择地布置阵法,而这地方最受到欢迎的,还是红龙特种部队出身的老光等人,他们所在的部队,全**区大比武中,丛林战中排名前三。带着闲杂人等,他们在条条小路和林间,用最简单的方法预设陷阱,直接而有效,阴狠歹毒,极尽缺德之能事。
    我并没有参与这些陷阱的制作,而是将金蚕蛊放出,让这个小肥虫子去召集手下,并且让它顺便吃上几口。
    得到我的指令,肥虫子领命,欣然而去。
    从刚刚挖坑埋葬刘明他们的那情形来看,这里似乎十分符合长虫毒蛇的生活环境,肥虫子应该能够召集到更多的手下来我很期待它能够给我惊喜。
    我和威尔来到了这个神奇的深潭边,想瞧一瞧这个水潭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能够将谷外几个出口处的情形,用海市蜃楼的方式,通过阳光折射到这里来。然而这水潭跟普通的水潭相比,也就是水面泛青,黑黝黝的,我伸手摸了一下这潭水,寒战入骨,沁人得紧。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不同。
    威尔不敢靠近这口深潭,他十分敏感,说这潭里面,有让他恐惧的力量。
    他越是这般说,我就越发地好奇,绕着潭水走了一圈,终于发现在这口深潭四周的隐秘处,各有一根长长的黑铁锁链,婴儿手臂粗,我伸手进去,死劲儿一拉,死沉死沉的,提不起来,我回头叫威尔过来帮我,谁知道这个吸血鬼脸色惨白,不断地往后退却,我牙齿咬得咔咔响,终究还是拉起了一点儿来,透过幽幽的潭水,看到里面,似乎有着一副巨大的青铜棺樽在。
    我吓得一松手,轰隆隆,那铁锁链跌落潭中,砸起许多的水花来。这水花印在刚刚那一米阳光之中,我看到了很多细微的小鱼儿,在凌空飞舞。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莫名感觉那水花中有着十分恐怖的东西,而手上则是凉凉的。
    我低头一看,原来右手正好按在了一只癞皮蟾蜍上面。这个家伙十分大,而且造型古怪,如同牛蛙,浑身疙疙瘩瘩,尽是黄绿色的癞皮。我看着恶心,顺手将它丢入潭中,然而那癞皮蟾蜍刚一落入深潭中央,身体立刻消失,只剩一副骨架。
    我被这景象吓得膛目结舌,眯着眼睛看,这才发现居然是那些细小若微尘的鱼儿在作怪。
    这时候我才回想起来,自己似乎也碰过那潭水,抬起手来,发现有好几条纤维丝一般的红色小鱼儿,正咬开表皮,钻进了我的血管中,不觉得疼,似乎有一些麻醉的效果。急得我立刻唤回金蚕蛊,让它帮我把体内这些恶心的小鱼儿,全部清理干净。
    等一切结束,我找到离得远远的威尔,跟一脸惨白的他讨论将敌人引入那个深潭中的想法。
    威尔摇摇头,说那个深潭就是我大部分恐惧的来源,那是个不祥之地,你最好不要靠近它。我奇怪,说是那些如同鱼蛊一样的牙签鱼,还是莫名的青铜棺樽?威尔不说话,我则笑,说既然是不祥之地,那么就让敌人为它而哭泣吧,到时候,我们把白纸扇这些大人物通通都引入潭中,弄死他们。
    在得知这口二十几个平方大的深潭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大家都发动脑筋,开始了一场头脑风暴,务必要把敌人都引到这里来,将其消灭。
    只可惜,此处整体偏阴,我们搜寻了好久,并没有找到如同登仙岭那样的环境,而且材料也有限,故而也只是布置了几个移花接木、掩人耳目的小迷阵,供认逃脱而已。一整天,我们都在忙忙碌碌地布置着战斗的准备,小妖和白露潭负责外围的警戒,然而直到日头偏西,我们都没有瞧见邪灵教的人到达我们这里来。
    此处山貌地势复杂,道路处处,他们若是进入谷底,需得绕很长的路程,并不如我们直接从悬崖上面攀爬下来这般省力。
    我们到了傍晚的时候,再次汇拢到一起来,将我们今天的成就做了沟通和交流,免得敌人没来,倒是将自己人给祸害了。
    随着夜幕的降临,我们脸上的神色也越发严肃了。因为我们知道,邪灵教的手段大多都是些祭鬼炼魂之物,都是晚上才会事半功倍的东西。
    待到九点过一刻,白露潭突然朝我们传音,说有人闯入了我们的警戒圈中来。

猜你喜欢: 《召唤系主宰》 《捉鬼小神仙》 《魔界之红莲》 《巫神纪元》 《都市风流狂医》 《绝地氪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