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初次交锋,林中处处是高手

    白露潭传递过来的话语,让我们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其实在看到鬼面袍哥会的白纸扇罗青羽带着大队人马,走下山谷里来的时候,我们心中就不由得多了几分忐忑,故而除了对陷阱机关的设置外,由教官尹悦带队,对我们的退路做了一定程度的探索和规划,如果遇到太激烈的抵抗,或者局势不利,我们随便阻击一下,还是要撤退的。
    边打边走,在运动中消灭敌人,这才是真谛。
    因为是采用丛林中的陷阱机关来对付敌人,每个人负责的区域都比较多,我们基本上是采用两人一组的结合方式,各负责一片,然后设置几个集合点,来达到相互联通的作用。
    在这场伏击战中,老光他们三个特种兵成为了最主要的布置者,因为相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他们才是丛林战的专家级人物,而且装备着长短枪的他们也是重要的火力输出。虽然他们小队的狙击手在来路的时候就被暗算了,但是老光他们的枪法个个都是军中翘楚,到时候照样可以对敌人起到最致命的威胁邪教再厉害,脑壳也不可能比子弹硬,这是历史进步的必然趋势。
    我对老光他们布置的诡雷阵和诸多粗糙而实用的陷阱,充满期待。
    当然,就分组而言,每个特种军人都与一位女士合作搭档,长短结合,优势互补,尽力发挥最大的攻击力度。
    白露潭这边一示警,我们就各就各位,开始在黑夜中潜伏起来。
    威尔并没有得到大家足够的信任,于是我和这个帅气的吸血鬼被分在了一组。就实力而言,我们两个算是强强联合,所以也就承担了更多的责任,比如猎杀敌人的头目,以及充当救火队员,坚守最危险的正面战场,而教官尹悦和老赵,则负责居中,统揽全局。
    在此之前,尹悦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一张隐蔽气息的符纸,从而能够更好地阴人。
    而我看家的“虫蛊驱避精元”,也给每人分发完毕。
    黑蒙蒙的夜里,林中有虫子的吱吱叫声,头顶处乌鸦在哀叫,再之上,是一层薄薄的雾气,将我们整个的天空给遮挡,月亮一直在,只是不明显,那淡淡的月光如同透过毛玻璃照射进来,有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迷离之感。
    在白露潭发出信号之后,我便一直蹲身在水潭右边三里路的一处草丛里,而我的搭档威尔,则静立在我对面十几米一棵大树的树冠中,彼此都看不到对方,只是在心中相互信任。
    这是在伏击圈的最外围,我们属于第一批接敌的人员之一。
    过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我看到远处林间的一个草甸子处,有东西在游动,缓缓的,阴寒湿滑。这里的视野并不是很开阔,而且光线黯淡,瞧得不是很分明。我深吸一口气,借着朵朵的鬼眼再次瞧去,只见在黑暗中,有一道忽明忽暗的气息在草甸子上流淌,通过观察,这气息逐渐分明起来,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来。
    我看到这个人影,心中突然不由得一阵狂跳。
    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个人曾经伏尸道边,他的堂弟在今天早上的时候中了邪,跌落山崖之间,给集中营的死亡名额里,又添加了一笔这道气息竟然是陈启昌,一名来自陈家沟的集训营学员。看着这道游离不定、脸色阴霾的灵体,我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地上的青草,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太可恶了,人死也就算了,居然把他们的灵体拘禁,再用来对付我们!
    而我们倘若是死在了这里,是不是也会被炼制成这等毫无意识、只有邪恶的鬼魄,不由自主地去害人,日日饱受那阴风洗涤的痛苦呢?
    不过我终究还是冷静了下来,采用灵体来探路,这法子我们之前是有预料过,只是不知道他们居然将这没死几天,头七都没过的亡魂直接炼制过来,显然是急躁于将我们找寻,完成任务。不过这等灵体,是不能离人太远的,否则若是没有足够禁制的手段,很容易成为孤魂野鬼,飘落散去。于是我也不慌,蹲身观察着,等待着敌人露出面容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安静等待了差不多三分钟后,有三个头包布巾,脸上覆盖着鬼脸面壳的人出现在了草甸子前,聚拢着,小声地探讨着什么。
    跟我们守株待兔的目的不一样,鬼面袍哥会白纸扇带队的这一伙五十余人,需要搜索偌大的一片山谷地,人员自然会四处分散,不过他们人多势众,却也并不忌惮,只要找准我们的方位,便能够召集部众,呼啸而来。
    不过显然他们也并不确定我们是否下到了这谷中,故而应该也有一些人手留在了山崖之上。
    见到才仅仅三个人前来,我不由得兴奋起来,这般缓慢消磨敌人实力的方式,是我的最爱。
    只可惜,一旦交上手,我们便不能够阻止敌手的层层推进了,所以,这便宜能占一点,便占一点。
    三人一鬼在一阵张望之后,顺着林中小径,小心翼翼地朝着我们这边摸过来。
    我紧绷着身子,尽量让自己能够在第一时间便冲出去,瞧着敌手三十米、二十米、十米这般,缓慢走来,我心中满是静待猎物的宁静。当那陈启昌转化的幽魂从我身前的草丛中飘然行过的时候,领头的那个鬼面人便离我只有了六七米的距离。
    他小心行走着,突然脚下一动,一只削制得尖锐的利箭,悄无声息地射到了他的腿上来。
    这个领头的鬼面人也是个常年在刀头舔血的家伙,反应迅速,立刻往旁边一躲闪,突然脚下一空,踩到了一个深坑的陷阱中,人立刻重重地摔在了遍布竹签的坑底去,哇哇大叫。旁边两个青衣鬼面人立刻四处张望,双手各自抓出一根墨绿色的竹棍舞动,有着呼呼的阴风出现。
    他们终究抵不上大供奉刘罗锅的那般感应力,于是便着了道。
    当哀叫声喊起的时候,在我左边几里远的地方,火光冲天,一阵巨大的雷鸣声响起来那是老光他们布置的诡雷被触动,爆炸声响,不知道有多少人丧失了性命。我和威尔依旧按兵不动,只见哀声没响一会儿,那跌落坑中的鬼面人突然跳出了陷坑中,身上鬼雾缠绕,好多隐约的骷髅头在旁边飞舞。
    能够被派过来追杀我们的鬼面袍哥会成员,自然都是高手,我也并不指望些许陷阱能够弄死他们。
    不过能够造成一些伤害,却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听到了左边的爆炸声响后,个子最高的那个家伙大声呵斥,说龟儿子,有埋伏。老四,日你个铲铲的,没事吧?那个被唤作老四的鬼面人从坑中跳出,携着鬼雾回身大喊,说走,回去叫人!三人回身就准备跑,我哪里答应,立刻发动机关,暗箭朝着这三人嗖嗖地射出去。
    这些暗箭都是经过老光手把手地给我指导而成,用一个贬义的形容词说起老光此人,端的是“阴狠狡诈”,经过他的一番布置,这暗箭自然是算计了诸多反应和路线,当第一通机关放完,已经有两个家伙中了暗箭,而其中一个更是脚踝被绳套给圈住,人就被拽着往对面荆棘丛中拖去。
    拖人的正是一直隐而不发的威尔,那头由修行者转化的怨鬼也朝着那个方向冲过去。
    在我面前的,仅仅只有一个伤者,以及那个浑身骷髅头黑雾的老四。
    两人跌跌撞撞往回跑,突然一个梳着马尾辫儿、一米多高的小女孩子站在他们面前。这个小女孩外貌清纯精致,不施粉黛,眉目间却自有一股别样的妖媚,黝黑的眼睛仿若那天上的星辰,看着弱小,然而老四两人却僵直地停住了脚步。
    “啊……”
    被拉进荆棘丛中去的那个青衣鬼面人传出了一声尖厉至极的尖叫声,让人心底里发颤。这叫声也使得这两人下定了决心,一人耍竹棍,一人将手心里的黑雾凝聚成团,朝着小妖朵朵扑上前去。
    我已然在小妖出现的那一霎那,就如同猎豹一样飞扑上前,朝着那两个伤员冲了上去。
    一朵纯白的火焰升起,鬼面人中的高个子竹竿一耍,顿时冉冉鬼火出现,这火焰安静而腼腆,却有着让人恐惧的业力,让往前疾冲的小妖朵朵心生顾忌,拼斗了两下,便往后退,将青木乙罡洒落,欲图将这两人拖延。然而那朵火焰竟然能够将那青木乙罡给燃烧殆尽,不留痕迹来。
    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冲到了两人的近前,如同猛虎出闸,将两人冲撞倒地,那朵白色火焰朝我烧来,被我将震镜祭起,一声无量天尊,几近于无。
    情形危机,我也顾不得许多,举起虎牙匕首,便朝着那老四刺去,突然一阵风起,一道尖锐如同玻璃钢的指甲,突然从黑暗中冒出,朝着我的脖子间横切而来。

猜你喜欢: 《超武文娱》 《气吞寰宇》 《神皇座》 《都市雷电掌控者》 《家有猫妻》 《首席老公,强势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