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金蚕蛊,蜒蚰蛊,蛊蛊相斗

    那个标枪男跌入陷坑之中,时间不过短暂的三五秒钟。i^
    然而就是这短短三五秒钟的时间里,蓄积已待的虫虫大军已然充分地利用上了这个机会。因为毒虫与毒虫之间,本身也会相互冲突,所以统帅肥虫子将它们按种类,分片布置,此刻附在标枪男身上的,除了有几条黑背狼斑红蜈蚣在他的脸上蜿蜒爬动之外,大部分都是些拳头大的山老鼠。
    这些老鼠体格并不健硕,然而却是油光水滑,牙齿锋利如刀,等待已久的它们附在标枪男身上,疯狂地啃咬着,被拉出来的一瞬间,就像一大串黑乎乎的葡萄,那密集的程度和吱吱的叫声,让人头皮发麻,忍不住用大声的叫唤,来疏解自己内心的恐惧。
    事实上这陷阱口的所有人,都已经大声地尖叫起来,声调变形,像公交车上被人摸了屁股的少女。
    整个一片林子里,这惨烈的声音停在人的心头,尤其襂得慌。
    那个让人恐惧的标枪高手,此刻他却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无数的山老鼠附在他的身上,尖锐的爪牙抓着他的皮肤,使劲儿地啃噬着他的*,无论旁边的人怎么拍打,都绝不松口;那几条黑背狼斑红蜈蚣布满了他的脸庞,百十双节肢短脚游动,留下了黄津津的黏液痕迹,有一条甚至在他嚎叫的时候,从张开的口中,往里面奋力爬进去。
    这种行为当然行不通,标枪高手使劲一咬,将这条勇敢的黑背狼斑红蜈蚣给咬死,浆汁四溅,剩下的半截身子滑落到了脖子旁,犹在奋力地扭动着残躯。
    那个标枪高手在地上奋力地滚动着,他没有再敢张嘴嚎叫了,然而沉闷的嘶吼声,却越发战栗。
    旁边的人也并不好受,当他们帮忙拍打无效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众多毒虫和长蛇的包围,无数毒物潮水一般狂涌上来,顿时就吓了一大跳,纷纷往后退去。然而此刻哪里能够退得了?在空中,那些蝶叶上有着剧毒粉末的绚烂魔眼蝴蝶、由山上树林间的毒菌经雨淋后腐烂而化为巨蜂、密密麻麻如黑云般的蠹虫,树枝上倒挂下来的各类五彩斑斓的毒蛇长虫;在地上,一层层蠕动的白色肥蛆、棕黄色蚂蟥还有许多难以辨识的毒物,层层叠叠,堆涌在周围而来。
    这等恐怖的景象,别说是身处其中,便是我们这些远处的围观者,也止不住地全身直冒鸡皮疙瘩。i^
    突然间涌现的毒虫让追击者惊慌失措,有人往后跑去,结果被数条毒蛇咬中,倒地不起,瞬间被蚂蟥群淹没;有人往树上爬去,结果那手刚刚一碰到树干,原本黑色的树皮立刻化作了一大堆黑头蚂蚁,沿着手臂就往身体里攀去;有人捂住头,结果一大堆的马蜂和蝴蝶将其层层围绕,没一会儿,脑袋肿得跟猪头一个模样……
    短瞬之间,就有五人倒地不起,剧烈地翻腾着,那嘶嚎声惊心动魄,让人听着胆寒。
    然而却也有三人,并没有受到这些毒虫长蛇攻击到。
    这三个人里,除了那两个手持着嘎巴拉碗大声念咒恒言的东南亚黑巫僧外,还有一个佝偻着身子、往身边播撒白灰的青衣鬼面人。
    这个鬼面人似乎对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他不慌不忙地从兜里面抓出一把白灰,然后往四周均匀地洒落,而这些白灰也有着神奇的效用,不但挥发着刺鼻的臭味,让那些蛇虫回避,不敢上前,便是那些涌上前来的毒物,沾染到这些白灰之后,也纷纷蜷缩着身子,抖动一阵后浑身冒烟,悲催死去。
    在经过最开始的惊慌之后,这个佝偻矮小的鬼面人果断地将场面给镇住,他也不去管地上那五个翻腾哀嚎的同伴,居然盘腿坐下来,从脖子里掏出一面挂着的神像牌,然后双手合十,大拇指挂着项链,念念有词起来。
    我的瞳孔急剧收缩,因为相隔不远,我能够瞧得清楚,他双手依托的,竟然是一面五瘟神像。
    何谓五瘟神像,此乃养蛊人炼制蛊毒的时候,需要早晚叩拜,祈求成功的精神寄托。
    这个人,竟然是一个蛊师?
    果然,在十几秒钟的咒文过后,这人面具下面的嘴巴突然张开,有一坨粉红色的肉块从里面爬了出来。这东西大拇指粗细,呈长条软体形状,前方有好几条柔软的触须,如同蜒蚰,也便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鼻涕虫,浑身光泽闪亮,粉红色的身体上面点缀着许多眼睛形状的斑点,每一块斑点都有着不同,炯炯有神,栩栩如生,泛着种种的邪恶和滑腻,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中膈应,如同吃了两斤翔一般。
    这条蜒蚰蛊从他的嘴巴中爬出来,攀到恶鬼面具上去,留下了一道津津亮的路径。
    然后它开始叫唤起来,这声音如同夜莺在啼叫,婉转悠扬。
    我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尼玛,别的不说,光这声音,就比我家那头小吃货的吱吱声,好听一万倍。
    在这样的叫声中,周围堆叠的毒虫长蛇竟然都停止了攻击,止步不前。
    在后面的毒物们往前蠢蠢欲动的时候,前方的那些爬虫们竟然恐惧得连连后退。这些处于食物链下端的毒虫,本来都是些充当炮灰的角色,不知畏惧、不知恐怖,并不知那生与死,然而在它们生命的烙印中,却深深地恐惧那些经过残酷斗争而成就的蛊虫,金蚕蛊能够驱使它们,但是这条蜒蚰蛊,也一样能够让它们改弦易辙。
    关键就在于,谁能够击败谁,成为唯一的毒蛊。
    这条蜒蚰蛊看来不比寻常蛊毒,当它从自家蛊师的口中爬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也是一种本命蛊的存在。我自己就有一条本命金蚕蛊,知道这样的蛊虫,自然是一等一的厉害。在我们的注视下,它骄傲地站立在佝偻鬼面人的面具上面,叫声越发清亮了,仿佛蕴含着莫大的威严和魔力,地上和空中的那些墙头草动摇了,在这种奇怪的声音中,调转了矛头,朝着我们藏身的岩石这边,蜿蜒游动而来。
    看到这一大群黑压压毒虫长蛇猛扑而来的场景,威尔一阵紧张,抓着我的肩膀大声问陆、陆,怎么办?
    我不理他,在思考:谁是蛊中的王者,难道真的是通过叫声来角逐了么?
    这个说法显然得不到肥虫子的认可,于是一道暗金色的亮光出现在了我们身前六七米处,在我的炁场感应当中,一股莫名的威严以肥虫子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播开去。这个小家伙平时憨态可掬,被小妖欺负的时候还委屈得黑豆子眼睛直冒眼泪,然而那是它对朋友之间爱的表达方式。
    而此刻的它,犹如一个位高权重的帝王。
    好歹也是脑门顶上长痘痘的王冠金蚕蛊,而且还是敦寨蛊苗独有的本命蛊,它自然有着固执的骄傲。
    这是一场肉眼所见不到的交锋,事关双方蛊虫的尊严。
    场中一片寂静,两者静立,唯有虫子走动的沙沙声响。
    相持不过一分钟,突然那条蜒蚰蛊动了,它似乎承受不了这种沉默如死的巨大压力,开始拱起了肥硕的身躯,蜷缩着,如同一道圆圈。突然间,它的尾巴一弹,身子便如同闪电一般,朝着空中的金蚕蛊射去。这速度肉眼根本就无法捕捉,当我反应过来之时,才发现两者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然后一同跌落在草丛中。
    那草丛以肉眼所能够看到的速度,开始萎缩下去。
    朝向我这边的全部都是枯黄一片,朝向对面的,则全部都是灰白如霜。
    方圆二三十平米的空间里,所有的活物都停止了动弹,没了生息。
    平静的草丛里面,暗斗激烈,过了一会儿,胜负分晓那个佝偻身子的鬼面蛊师突然跪倒在地,双手往喉咙里面伸去,使劲儿地掏弄,嘴巴里面流出了许多腥臭的浓痰,然而他依然不自在,最后活活把自己的嘴巴给撕裂成了两半,口子开得老长。
    一个得意洋洋的肥硕身子浮在了半空中,嘴里面还叼着半截蜒蚰蛊的身子,在咀嚼着。
    毒虫群回转身子,将那个蛊师给淹没,继而又朝着那两个身泛黄光的东南亚黑巫僧爬去。那黄色光明是从两人手上的嘎巴拉碗中溢出,这碗乃用密宗高僧的头骨做成,天然带着一股佛家正气,那些毒虫虽恶,却也畏惧,蠢蠢欲动而不敢冲上前来,僵持当场。
    正在这时,后方又来了一群人,影影绰绰不知多少,只见到一个女人冷哼一声,然后往前方丢来一物。
    这东西一落地上,立刻爆发出幽蓝色的火焰来,朝着所有堆积着的虫子身上附燃而去。
    无数的鬼火将黑暗的林间映染得阴气森森,怨力大盛,而吃得舒爽的肥虫子浑身一震,竟然有些恐惧的意识出现,闪电一般射入我的体内来。

猜你喜欢: 《快穿之永生》 《菜刀通天》 《机械狂兵》 《窑神》 《重修之我是真神》 《爱丽丝战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