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翻脸无情,黎昕终毙

    我的世界里一片雪白,感觉有无数光芒乍现,将这天地给填得满满。i^
    然后,我看见了一副奇怪的景象:从尹悦的身子里,突然爆发出一股苍凉的、洪荒的、原始若千年前的雄浑力量来,在她的身后,形成了一头巨大无匹的长毛畜牲,栩栩如生。这股力量若用颜色来说,是纯粹的青色,但是映照在我的眼帘中,却是一片雪白,如同小时候黑白电视机收不到频道的那种雪花。这股磅礴至极的力量显然并不属于尹悦,而她的脸色一片铁青,衣服被撑得膨胀到了极致,如同巨人,威风赫赫。
    那畜牲头尖而尾蓬,耳尖而嘴长,通体上下皆为白毛,似乎又印染着些许火红发梢,如那内外焰火。
    它的灵体足足有两丈多高,如同洪荒妖族,引颈长啸,林海生涛,排山倒海,鼻子抽动,立刻有巨大的吸力出现,漩涡转动,周遭那些黑色的幡灵厉鬼皆被迫化作一道道黑线,被吸入了它粉红的鼻腔中,无一能够幸免。
    见到这恐怖的情形,黎昕疯狂地尖叫着,从背上费力地抽出一根黑色骨头做的小剑来。这小剑的剑柄为脊椎骨制成,前端磨制得尖锐,剑身遍布着稀奇古怪的花纹,散发出了一种恐怖而邪恶的气息。
    黎昕就这样一边嘶嚎着,一边拔剑朝着膨胀的尹悦刺去。
    旁边两个黑巫僧也将手中的嘎巴拉碗高高祭起,里面的佛光被急剧催动起来。此等佛光,并非那高僧大德,小乘佛教的道义,而是那佛教分支格朗教派的真意,光也是佛光,黄灿灿,霓虹生成;而与此同时,那个疯狂起舞的持幡少年却在忙不迭地疾退,然而他最得意的那头护幡猛鬼,却来不及回归幡面,却是被那头灵体畜牲,给吸入了鼻腔之内,再无声息。
    我的心中狂震,不由想起杂毛小道摆龙门阵的时候,曾说过有人或者有心,或者无意,将那妖或精怪的灵体,融魂入体,学那本命金蚕蛊一般的法子,来改造身体。他说也就是这么一说,却没曾想到这尹悦的体内,居然住着这么一位妖灵大拿。
    被三人夹击的尹悦根本就没有在意附加于身的攻击,她的双手一抬,长袖如刀,只这么一挥撒,便将那两个黑巫僧的佛光卷入袖内。i^这佛光本就不是什么大成境地,嘎巴拉碗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制成圣物,故而脆弱得一塌糊涂,尹悦的双手指甲,在这一刻居然长了三两寸,如同匕首,锋利生寒。
    她在挡住了这一记佛光之后,轻松地绕着两个黑巫僧的脖子,一划,然后身子往后面飘飞,躲过黎昕的这舍命一剑。
    两具头颅呈45°角,斜斜落下,跌在潭边的泥土中,骨碌碌,一阵滚动,竟然又滚落进了那黑潭之中,引得无数潭水沸腾冒泡,咕嘟咕嘟。
    黎昕不管不顾,硬着头皮、咬着牙就往前一阵前冲。那把骨剑上面,黑雾萦绕,摩擦出许多红色的火花来。而那个持幡的少年却是惊魂失魄,仓惶地往后面跑去,黑暗的林子里,还几个身影也正在落荒而逃,有犬吠的声音传来,显然那个训犬师也跟着逃命去了。
    到底是邪教,抛弃同伴的行为做得行云流水,不着痕迹。
    我已然快步向前,想配合着尹悦,一是分担她的压力,二是若有可能,去追击一下那些逃走的家伙,痛打落水狗。然而刚刚靠近她,正在躲闪黎昕攻击的她突然转过头来,一张脸竟然如背后那畜牲一般,脸容尖尖,尽是白色绒毛,眼眸子里有着红色的火焰,竟然跟往日有着截然的区别。她似乎并没有认出我来,一挥手,巨大的音爆传来,指甲如风似刃,朝着我的脖颈间,就果断划来。
    我吓得连滚带爬,蹿进了旁边的荆棘林中。所幸有黎昕在缠着尹悦不放,导致她也顾及不得我,回身与黎昕战成一团。
    黎昕之所以不走,并不是愚蠢,而是有着自信和把握。她的那把骨剑,似乎能够让爆发之后的尹悦,十分忌惮,别说是剑身,就是围绕着剑身散发的那黑气、那如同火炉里的高温,都畏之如虎,不断地闪避,哪怕是瞅准机会,挠上一爪,也需小心翼翼,如同一头小猫儿。
    从始至终,尹悦的眼睛都是火一样的邪恶红色,根本就没有一丝冷静,完全是在凭借着身后那个妖灵的战斗意识,在为之争斗。
    我在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开始理解起尹悦的这招式,和我以前所见到杨操、白露潭等人的请神,道理大概是一致的,只不过那些人所请的,是虚无缥缈的所谓神灵,而尹悦所请的,是具象的大妖更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头恐怖的畜牲,或许就是居住在尹悦的体内,如同金蚕蛊与我的关系一般。
    只是……这个家伙,六亲不认啊,她是不是不能够控制这股力量啊?
    不过见到尹悦被黎昕的那一把骨剑逼得不住后退,就如同大象对老鼠,毫无办法,我心中就有些焦急,不知道尹悦的这恐怖爆发能够持续多久,也不知道她能否战胜黎昕,我想了一下,计从中来,掏出那把还染着鲜血的虎牙匕首,朝着不断跳跃的黎昕瞄准。
    这个可恶的老妖婆,且看我的“小陆飞刀”。
    我心中默念着,手高扬起,重重甩飞而去。这一刀如若闪电,转瞬及至,许是我人品大爆发,本来是射歪了,结果黎昕在腾挪移动当中,右边大腿正好中了这一刀,刀锋死死地扎入了她的腿中去,当下一声惨叫,腿就那么一软,前扑在地。尹悦见此机会,如同灵猫,飞扑而去,准确地压在了黎昕的身上,那把萦绕着黑气红光的骨质短剑,被她使劲儿一拍,给击飞脱手,竟然也跌入了潭水中去。
    黎昕的短剑一脱手,浑身巨震,使劲儿地想要摆脱尹悦的压制,然而她力量再强,却生不逢时,并不是此刻尹悦的对手。于是她绝望了,朝着出手阴人的我,投来了怨毒的目光,张开嘴巴,大声喊道:“陆左,你阴我,我不服啊,我就是到了黄泉路上,也不喝那孟婆汤水,必定返回人世,过来报复于你……让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我要……”
    她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诅咒,便被尹悦双手捉住了脖子,给使劲儿一扭,脑袋和脖子便已然分离开来。
    我呵呵地笑,甚为畅意。这个老妖婆,阴人阴了一辈子,竟然反被我给暗算了,含冤而死,果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然而正当我笑容开怀的时候,杀完人、溅得一脸血的尹悦突然扭转过头来。她身后的那个畜生灵体,已然消失不见了,然而此刻的她仍然十分恐怖,一脸铁青,长得跟个野兽一般,毛茸茸的,一笑,似哭一般,眼睛通红而泛光,似乎装尽了邪恶。
    我心中咔嚓一响,总算是知道为何尹悦老是催着我们赶紧离开,不要回来了。
    她……她这是要无差别攻击么?
    我心中忐忑,被她看得发毛,终于不再淡定,往着左边的林子狂奔而去,后面一道风,竟是那尹悦大踏步,狂奔而来。我并没有朝着退路跑,而是下决心祸水东引,朝着敌人逃跑的地方冲去,倘若是能够借助尹悦的这股劲儿,将敌人给再弄死几个,我们也不用再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往那深山子里面钻了。
    然而就在我绕着圈子,发足狂奔的时候,突然从树林的另外一个方向,跑来了好几个人影,我转头看去,竟然是我之前在水潭上面的第一幅海市蜃楼中,所看到的那些日本人。此刻的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优雅和轻松,除了认识的武田直野和背负着加藤亚也的中年妇人上衫奈美之外,竟然再也没有其他人。
    看他们那仓惶的模样,显然是遭遇到了邪灵教的追杀,我不知道他们好好地,怎么就跑到这里来趟浑水,也不知道基地为何没有将这些人给管制住,然而当看到那个武田直野慌不择路地跑到了潭边,跌跌撞撞地就要踩到那深水黑潭前方的浅显溪流中时,顾不得身后的追杀,大声示警,说别跑了,停下……
    那武田直野听到前方突然有声音传来,吓了一大跳,冲势却没有停止,踩过潭边的浅溪流,直直地冲到了我们刚才拉网的草地上来,终于看到了我,惊喜地大喊:“陆桑,怎么是你?陆桑,救命啊,我们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追杀,你救救亚也小姐吧……”
    他还没说完话,突然双膝就跪倒在了地上,黑西装里渗出了许多黑色的血浆来,然后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地叫喊:“啊,疼!这是什么东西……”前半句还是中文,后面就是叽里呱啦的鸟语了。
    见到武田这般的景象,那个背负着加藤亚也的妇人停止了脚步,呆呆地看着武田直野在地上奋力滚动着,浑身发抖,不敢动弹。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过来的路上,又有一票人马,踏草而来。

猜你喜欢: 《凶灵偷渡师》 《百鬼全书》 《远走高飞》 《重生九零之一程山路》 《重生之妖孽横行》 《三千位面大抽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