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险恶时分

    来人其实并不算多,总共也就三个。i^
    然而当那个让人记忆深刻的男人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时,我的瞳孔仍然忍不住地急剧收缩我不知道自己的瞳孔已经收缩了多少次,然而我可以保证,这一次,简直就让我的眼睛都差一点瞎掉来人有三,为首者便是那个四条眉毛的鬼面袍哥会白纸扇罗青羽所谓白纸扇,这是洪门的黑话,原意乃狗头军师,妥妥的文职人员,然而这个家伙的实力,听老赵讲,却比金牌红棍还要厉害,不可小觑。
    除了鬼面袍哥会的白纸扇外,追击者还有两个青衣人。
    这两个,并不曾带着制式装备的变脸鬼面,一个白胡子老头,眉心有一颗肉痣,一个美貌妇人,眉目如春,含情脉脉,风骚媚人,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三人寻迹追击而来,当看到围着黑水深潭绕圈圈,一追一逃的我和尹悦,皆倏然地停住了脚步,惊疑不定。
    能够成为白纸扇,罗青羽自然是高明之辈,眼光刁钻独到,当他看到潭边那一地的尸体,看到满地哀号打滚的武田直野,以及这四周的情形时,眼珠子一转动,便已然知晓了个大概。他举目朝这边望来,手势一打,身边那个白胡子老头和美貌妇人便立刻散开,隐隐朝着这边围拢过来。
    此时的我,正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变脸过后的尹悦根本不讲究半点旧日交情,没有意识,仿佛我和她有着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凶猛异常,穷追不舍;而这陡然出现的三人,光是那个白纸扇,都是能够堪比大供奉刘罗锅的大拿,旁边的那两位,看着气势,也绝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金牌红棍……
    这等场面,我一个人自然是对付不了的。
    不过此时的尹悦却是无比强大,我倘若是能祸水东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这主意一打定,我立刻不管不顾,朝着东边站定的白纸扇罗青羽箭步冲去。
    那家伙不慌不忙,从袖间滑落一把精钢折扇,“刷”的一下打开,折扇上面绣有数只精致的猴儿,面目如人,浑身金毛,唯有那鼻子,如同茄子一般巨大,让人感觉甚是可笑。%&*";他清一清嗓门,正待唱个肥诺,自报一下家门,却不曾想我竟然连个打招呼的话都不说,埋着头朝他狂奔而来,顿时恼羞成怒,折扇卷出了数种漂亮的花式,然后朝我轻轻扇来。
    这折扇似纸如绸,上面一阵黑雾卷动,当其往前扇动的时候,从地面的腐质层中,竟然爬出四头身高一米、膀大腰圆的红色猴子来。这些猴子大腹便便,鼻子几乎占了面孔的一半,目光凶悍,爪牙尖锐,一经出现,便大声嘶吼,朝着我飞扑而来。不知道怎么了,我一见这玩意,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青山界的矮骡子,当下骤然停住脚步,然后点燃恶魔巫手,朝着领头的那一个抓去。
    我这恶魔巫手,自试炼以来,由于用的次数过于频繁,且来不及用万三爷所给的方子温养,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不过我这厢强行催动起来,左手严寒似冰,右手火热发烫,那猴子刚从泥土中钻出,浑身湿漉漉,被我这一把抓住,顿时吱吱叫唤,口中腥气扑面,双手胡乱往我脸上抓来。
    这畜牲看着瘦小,然而力道却甚大,冲击力如同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我吃不住劲儿,倒头往后面跌去,而在我后面追逐的尹悦已然冲到了近前,高高抬去左腿,毫不留情地朝着我踩过来。
    我抱着怀里的这阴鬼灵猴,往旁边翻滚,一阵天旋地转。
    当我停缓些,猛然回头,只见剩下那三头长鼻猴已然攀到了尹悦的身子上,一边吱吱凶叫,一边放手地抓挠。被这三头畜牲骚扰,尹悦顿时大怒,从口中发出一声如同野兽的呐喊,浑身一震,一大股恐怖的青色气息就从全身三万六千窍穴中狂喷而出,眸如烈火,将附身的这些宵小给全然震飞,然后朝着始作俑者狂奔而去。
    见到尹悦大展神威,我心中大喜,这才得闲将手中的这猴子使劲儿拨开,往着那边的水潭扔去,然后翻身跳了起来。
    白纸扇见到一直追逐我的这个奇怪女孩,突然运劲震开自家弄出来的阴鬼灵猴,又掉转矛头,朝着他扑来,自然知道是中了我的计策,不过他也不慌,以他的眼光,自然知道面前的这个少女是请灵上身,持续不了多久,一边轻点草地,提身后退,一边将手中折扇挥舞,数条游动的黑雾鬼影出现,围绕着他身边,缠绵不休。
    止步溪间不远的上衫奈美已然被那个白胡子老头给敲昏在地,加藤亚也平躺在草地上,双手放于心间,正好形成了一个祈祷的形状。那个白胡子老头见武田直野翻滚嘶嚎,知道此人定然离死不远,也并不补刀,而是一脚跨过浅浅的溪流,朝着我这边大步奔来。
    这个家伙气势汹涌,然而见到了刚刚那几具同伴的尸体,却也是十分小心,在他的身后倏然出现了两个惨白透亮的骷髅头骨,眼中的鬼火游动,诡异非常;另一边,那个二十七八岁、熟女御姐范的美艳女子已然绕到了我的退路方向,双手一抖,两束红艳似火的一米绸带,在她身边飘飞,上面附着着许多哭泣的亡魂,幽幽呜咽,然后朝着我席卷而来。
    看到这天上地下、无所不包的围攻之势,我的眼泪顿时就有一种狂涌出来的冲动。
    尼玛,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这就是所谓的杀鸡便用宰牛刀么?
    这么厉害的高手,有本事去单挑慧明那老和尚去,过来欺负我,算什么真本事?然而当见到死去的黎昕和地上、潭里的这一大片尸体,他们两人显然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把我当成了慧明这般厉害的人物,一出手,就用上了自己最得意的杀招和绝技。
    我与这两人在僵持了一秒钟之后,也使出了自己的必杀技:跑路。
    我并不是什么成名已久的高手,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半调子,我也没有什么荣誉啊、脸面的觉悟,见到尹悦跟白纸扇的拼斗还算是势均力敌,于是调转着屁股,就朝着林中一阵狂奔。那两个红棍级别的打手见我竟然如此干脆地掉头就跑,不由得一愣,然后大声叫骂,让我别跑。
    这句“别跑”,基本上就是一句笑话,不过由那个美艳女子说来,却有着十足的魔力,倒是让人心魂荡漾,让我这个久旷之身也不由得色授魂与,脚步都慢了许多。
    也就是这一停顿,已然跑入了林间的我后心突然一阵剧痛,喉头一腥,一口热血就喷了出来。
    踉跄往前奔走的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惨白的骷髅头骨正浮在我的身后,一双空洞的眼窝子里有红色的火焰燃烧,下巴是活动的,正在大大地张开,朝着我撕咬而来。人的恐惧总是有一定惯性的,这骷髅头骨远远要比黎昕或者什么白纸扇要来得吓人,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狂震一番,这才想起拿手去拍,结果那骷髅头骨往回闪动,继而往前一冲,把我的右手一口咬住。
    一阵零度以下的阴寒之气,从这骷髅头骨的牙齿处漫延过来,将我灼热的右手冻得一阵清凉,好是舒爽。
    相比之下,这骷髅头骨嘴巴里传来的咬合之力,让我疼痛得有大叫的冲动。
    而就在这一耽搁之下,一条红色的彩带飘飞而来,将我的左手给紧紧缠住,然后往旁边摔去。这力道甚大,我被一扯之下,重心失调,跟旁边的树干重重地亲密接触了一下,浑身疼痛。我在跌落悬崖的时候,本来就有些伤痛,这一会儿,更加剧烈起来,紧接着又一道红绸席卷而来,将我的双脚给束起。
    这两个鬼面袍哥会的家伙,定然是供奉级别,出手行云流水,暴风骤雨一般。
    我死劲儿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右手握紧成拳,将恶魔巫手的热力积蓄,准备在关键时刻,将操控这骷髅头的一缕幽火,给瞬间点爆。
    然而他们根本就不给我时间,将我往后面疾拖而去。就在这危急关头,我的耳朵边突然传来了一声稚嫩的娇喝:“不许欺负我陆左哥哥,不然打死你们……”我抬头,只见朵朵裹着一身黑色癸水之力,从林中冲了出来,双手结印,朝着我身后的那两个青衣供奉甩出一记冰蓝的光芒来。
    那美艳女子咯咯地笑,说哇,我看到了什么,竟然是一个百年罕见的鬼妖?真有趣,要是我给她炼化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
    她嘴上说着话,双手不停,摇动双手,将我往她那里拉扯而去,旁边的白胡子老头咧开没牙的嘴巴,笑容猥琐,平推手掌,与朵朵发出的这一大篷蓝光对拼一记,在光华大盛之间,他的脸色剧变。
    黑暗中突然蹿出了一群人,脚步稳健,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猜你喜欢: 《凤倾美人谋》 《偷菜系统》 《追击男神99次》 《阿媛》 《我不当明星》 《天才神医混都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