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

    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
    总共八头长鼻子的阴鬼灵猴,凶猛前扑,又咬又抓,然而就在几秒钟的缓慢行走之间,慧明将这些家伙给轻松地消灭,尸体不存,化作如沙子一般的黑气流到了草地上来,悄无声息。正在跑过去将尹悦扶起的我看得瞠目结舌,没想到刚才还弄得我们麻烦到死的那些鬼猴子,竟然就这般轻松被搞定了。
    这简直是大学教授来做高中数学题,麻利得让我们这些费尽脑浆的家伙,自惭形秽。
    慧明将这些烦人的小喽啰给清理干净之后,那串佛珠化身为鞭,左三下右四下,在他的身边挥舞除了一道如同高僧大德一般的黄色佛光来,宝相庄严,濯濯发亮,白纸扇身周散发出来的那些黏稠的黑雾,纷纷往回收缩,不敢缠绕上去。慧明朝着白纸扇冷冷地笑着,似乎还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这十几年来,就学会了这些玩意儿?用鬼魂怨力来提升修为,之所以被称作是邪教,是旁门左道,其一是残忍而无人性,其二,却是会将人的心理和身体扭曲成,不出十年,你必然死去,何必呢?”
    听到这话,白纸扇将身上的袍子一掀开来,露出穿着短衫的上身来。
    让我恐惧的一幕发生了,这个外表干净整洁的男人,只见他袍子下的身体,已经有大部分开始腐烂,里面有无数苍蝇蚊子在叮咬,腐烂的皮肉流着黑黄色的脓水,熏臭的味道四处飘扬。
    他把那袍子一把扯下,然后丢落到后方的水潭中,美美地伸展了一下身子,脸上的神色十分奇怪:“师父,你或许说得对,修这鬼魂怨力,总是会有一些副作用的,但是你却遗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续命之道。有了这法门,我甚至可以再活五十年,一百年,而我也有了足够的信心,来超越你的力量。来吧,多说无益,打一架就知道!”
    白纸扇脚步一错,人便如同幻影,出现在了慧明的左方,手腕一转,那把沾染了我许多鲜血的折扇,便朝着慧明的脖子间削去;与此同时,白纸扇身边的无数恶鬼亡灵,也随着他的行动,朝着慧明横扑而来,根本就不顾忌那冉冉的佛光普照。
    白纸扇厉害,纵横西南的慧明却也不是虚负盛名之辈,这个高大威猛的老人性格刚强,见这叛出门墙去的徒弟亮出杀招,哈哈大笑,大叫一声来得正好,双手快速结了一个不动明王印,身形稳固,然后将缠绕着佛珠的右手朝着这精钢折扇的扇骨,一拳猛击。
    两者交碰,到底是白纸扇的法门天然被慧明所压制,在旗鼓相当的力量前提下,竟然被逼得往后倒退三步,脚跟不稳,差一点就跌落入了那深水黑潭中去。
    他回头瞅了一眼那咕嘟嘟冒开锅的潭水,一股凉意生上心头,还未有何反应,慧明便不依不饶,大步冲上前来。白纸扇往旁边平移几步,将攀爬上自己脖子上面的几条肥硕白蛆给拍到一边,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来,将瓶塞拧开,仰头就往喉咙里面倒去。
    就这当口,慧明已然抢身来到了他的旁边,双手又结大金刚轮印,微妙至极,当胸印向了白纸扇。
    轰
    根本没有半点留情的慧明一掌印在了白纸扇的胸口,半边胸腔都塌陷了下去。当刺耳的骨头断裂声,从场中传过来的时候,我的眼皮忍不住地跳动慧明的战斗方式,跟我竟然是基本相同,都是通过“九会坛城”的真言加持,将那九字奥义融于身体与精神之中,磁场共鸣,意志叠加,然后达到己身为佛的境界,战斗的时候如同佛前罗汉,厉害非凡。
    我观慧明这行云流水的一套打法,想来应该是进入了华严宗里妙觉次第的境界,恐怖如斯。
    他就如同降龙伏虎的罗汉,自己就是一方世界,根本不惧任何邪魔外道。
    看到他的这功力,我心生羡慕,不知道他所谓的欢喜禅,到底是如何修。不过作为鬼面袍哥会的白纸扇,也并不是些许杂鱼所能够比拟的,他的胸腔骨头被震得碎裂,却并不大叫,反而是迎身而上,一双干净洁白的手攀上了慧明的脖子上去,指甲倏然长了一截,就要往老和尚的动脉大血管里掐去。
    我眯着眼睛瞧,心中焦急,这个白纸扇像僵尸,比像人更加多一些,若是慧明被掐破大动脉,估计我也逃离不了。然而我怀里的这震镜仍在回复,无论我如何催动,都没有任何迹象;有心上前相帮,却发现这种等级的争斗,浑身伤痕的我脆弱得如同一个生鸡蛋,难保自己就被波及到,伤及了无辜。
    虽然我并不喜欢慧明,但是看到他在这里拼命,我却也走脱不得,故而心中开始默念起金蚕蛊之名,让这个暴菊未遂的家伙赶紧过来,我好找机会相帮。
    然而慧明既然支使旁人离开,一是不想别人知晓太多的秘密,二也是有着足够的信心,见白纸扇凭恃着自己如同腐尸一般身体,要与自己两败俱伤,口中大喝一声“裂”,全身肌肉顿时一阵铁青,气血停滞,如同铁板一般。白纸扇尖锐的指甲,非但进不了半寸,反而有一股刺激的电流,朝着他腐臭的身子里沿袭而来,让他浑身一阵狂震,心魂失移。
    白纸扇不急反笑,恣意地狂笑着:“你这老狗,几十年过去了,都是这几招,真的以为自己要成佛么?”
    他的嘴唇苍白,不断地抖动着,脸色越来越黑,如同抹了锅灰烟儿,慧明一击而中,并不言语,双手结印又想朝着塌陷的胸口打去,然而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前进不了一步,人被白纸扇给紧紧缠住,这一对旧日的师徒,就如同缠绵悱恻的好基友,紧紧相拥在一起,腾挪移动,就是不能攻击对方。
    这两人紧抱在一起时,也有专门的武学套路,譬如柔道,又或者小擒拿手,以及其他,皆是那方寸之间杀机交锋的好门路。两人师徒一脉相承,又走的是文武双修的路子,既能动武,也能修术,故而对彼此的手段都通晓个大概,于是一时间两个人一边打斗,一边放倒身子,在潭前的草地上,滚将起来。
    这一滚不要紧,白纸扇罗青雨体质异于常人,整个人除了脖子以上的脸面外,各处都腐烂起来,上面有白色的肥蛆、黑色的尸蟞以及绿油油的大头苍蝇附着,如同养蛊的陶罐。他倒是习惯了,并不觉得不自在,然而他师父慧明,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正常人,也没有练就那罗汉真身,不说是细皮嫩肉,那尸蟞咬一口,也要疼一下。
    目前的情况并不是一只尸蟞,那三五十只虫子已然从白纸扇的身上爬到了慧明身上去,好几只绿毛苍蝇,已然飞到了他的鼻孔前,奋力拱身往里面爬。
    白纸扇一边与师父滚草地,一边快乐地呐喊着:“哈哈……哈,我的恩师,你可知道你的藏私,让徒儿受了什么罪过?我这些年受过的苦楚,让您老人家消受一会儿,你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吧,哦?”
    慧明怒发须张,大声咆哮:“你这畜牲,当初捡到你,我就应该直接把你扔进那茅坑里面去,淹死的了,免得在这里祸害世人!”
    白纸扇继续撩拨慧明,说恩师,你知道么,我想要强大,不仅仅是因为我的**,还是因为我想要逃离。你知道么,我在十四岁的时候,就被你那丑陋的女儿给……我含辛茹苦,卧薪尝胆地这么些年,就是想让我那藏私的师父,刻薄寡恩的师娘还有我那让人作呕的师姐,让你们一家人,都声败名裂,成为世人的笑柄,只可惜啊,那贱人还没等我报复,就死了,我恨啊……
    听到白纸扇的一番表白,慧明浑身一震,眼睛亮了起来,里面蕴积着无比的愤怒,双手一撑地,怒火冲顶,头发都飘了起来,缠在他们身边的缭绕黑气,一片摇晃。他看到了正拖着伊悦往远处退去的我,不由得气愤地怒吼:“陆左,你还不赶快上来帮忙,小心我治你个见死不救的罪名……”
    他的声音洪亮,小半里地都能够听得到,我不由得叹一口气,将昏迷的尹悦放倒在地,然后捡起一块碗口的石头,朝着在地上翻滚的两人冲了过去。
    见我犹豫一阵,终究是冲上前来,白纸扇脑门青筋浮现,怒目圆瞪,说你是在找死!
    这话音刚落,他们后面一直在翻滚的深潭突然一阵波动,我之前看到的那口青铜棺樽突然在无数血肉尸骨地堆积托举下,慢慢地浮上了潭面,开始往着上方托起,那四根长长的黑铁锁链逐渐被绷得紧紧,深埋在潭壁里的那一段,有着无数金光浮动。
    随着青铜棺樽被那些伪铜甲尸的肉块托举上升,黑铁锁链被撑到了极限。
    突然,咔嚓一声,左边的那根锁链终于断开来。

猜你喜欢: 《活人祭祀》 《畅游无限世界》 《二次元之路人觉起》 《村野小神农》 《重生之练习生[娱乐圈]》 《请叫我领主大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