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那一抹红色

    这青铜棺樽十分巨大,相比我们乡下常见的那种黑漆棺材,要大上好几个尺寸。
    它表面上附得有很多古朴而奇怪的花纹,似乎是人,又或者是某些景物的描写,当然,还有许多细碎的符文,聚集这口棺樽的表面,布置成了一种奇妙的法阵来。
    那黑铁锁链本来紧紧扣住了它的四个角,然而左边的那一根突然断裂,顿时一阵剧动,往着反方向晃荡而去,下面的累累尸块也都重新跌回了潭底去,溅落无数水花。然而那青铜棺樽并没有随之而落下,它悬空着,下方似乎有黑色氤氲在盘旋游绕这些黑色氤氲,全部都是那些伪铜甲尸所携着的亡灵怨气,此刻正被青铜棺樽里面的某种东西吸纳着,聚集在了下方处,继续往上面浮动。
    喀、喀、喀……
    黑铁锁链被那些怨气托举的力量,绷得紧紧,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的境地。
    看着这阴森诡异的情形,站在潭边七八米远的地方我遍体发凉,浑身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过电一样地冒了出来,心中不由得懊恼不已威尔曾经数次提醒过我,这个山谷中有大恐怖,而这恐怖的大部分缘由,皆来自于这黑水深潭之中。我早晨的时候见到过这青铜棺樽,只觉得奇怪,然而在敌人追杀的压力之下,却又放在了一边,不作理睬。
    我们甚至因为那潭水中无数恐怖食人的红线牙签小鱼,而将这里作为敌人的埋葬之地。
    刚刚这深潭将黎昕所倚仗的伪铜甲尸群给吞没,我还洋洋得意,自以为是一件以少胜多的战绩,然而我却忽略了那些鱼之所以存在,有很大的可能,是将这青铜棺樽禁制在潭底的那人用来防止野兽或者人类进来,误将其打开的布置。
    现在想来,正是那些死去的生灵怨气,给了这青铜棺樽足够的动力,让其浮出潭中,重见天日。
    只是,这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呢?是一具积年日久的僵尸么?还是……
    这诡异的场景,也让在草地上生死决斗的师徒二人停止了拼命。他们两个在做了一番思虑之后,几乎同时放开了对方,都朝着相反的方向退去。
    慧明翻身起来之后,在自己的身上不断拍打,并且使劲儿吐口水,扣鼻孔,试图将身上那些虫子都弄出来。然而那些小东西哪有那么好摆脱,有的甚至于更加深入了,他却也有些着急,连念了两遍“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然后双手合十,结内狮子印,一声真言怒吼,曰“洽”,这才将身上的所有虫子给悉数震死。
    做完这一切动作之后,他竟然连招呼也不打,闷不吭声地朝着来路,大步撤离。
    我望着这个魁梧老人飞快的身影,这才知道他之所以能在宗教局隐秘战线的那种危险部门,能够安然活到八十岁,其惜命的功夫,却也是十分值得小辈学习的。然而他刚刚跑出近十米,脚步骤然一停,不再前行了。我往远处看去,夜色中,只见原本清晰可见的树林草木等一应景物,都变得模模糊糊,淡薄得紧,根本就瞧不出分明来,而慧明犹豫不前的样子,让我很快就确认到,我们已深陷于一个恐怖的阵法中。
    这阵法或许是在这具青铜棺樽浮出水面的那一刹那,便已然启动开来。
    在这个黑水深潭所处的一片低洼地上面,景色分明,而再往远处瞧,便已然如同隔绝于世,走脱不得。慧明的脸色阴晴不定,踌躇了一下,竟然不再前行,而是返转过来,离我四米远,如临大敌,紧张地看着那深潭上空的青铜棺樽,一点一点地脱离开黑铁锁链的拘束。
    白纸扇已然闪身跑到了昏迷不醒的上衫奈美和躺倒在地的加藤亚也旁边,他也没有离去,而是神情凝重地望着前方。经过与慧明的一番搏斗,他的脸色越加苍白了,胸口凹陷的位置开始缓慢地回鼓起来,那些黑色的鬼影雾气,正围着他旋绕不定,最后停聚在了他手中的那把折扇之前。
    我们都挺住了呼吸,翘首以盼,看着这潭中升起的青铜棺樽,持续往上升起。
    在两分钟之后,我们听到了几道让人牙酸的金属扭曲之声,突然之间,喀喀喀,几声爆裂沉雷一般的炸响轰然出现,那三根束缚住那青铜棺樽的黑铁锁链,全数寸断,高高抛洒而起,散落各处。
    骤然的炸响,让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嗡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到了我的耳朵中来。
    我胸中沉闷,躲开头顶上面砸下来的铁锁链,感觉喉咙痒痒的,使劲儿咳嗽,结果吐出了好几口浓黑的血痰来,跟那豆腐一般,粘结成块,一股腥臭就扩散开来。
    这东西是如此的邪门,竟然还没有出现,就将我震得出现内伤,呕血几口。
    那青铜棺樽脱离了黑铁锁链之后,往上抛出六七米,然后在空中翻滚一几周,重重地砸在了慧明身前五米处水潭边。这东西分量很沉,砸在草地上面,根本就没有翻滚,而是直接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中,将整个平地都轰击得一阵颤动,山崩地裂一般。我的脚底抖了几抖,脚板心一阵发麻,抬头看去,只见那口青铜棺樽的盖子在这一番震动之中,开启了一条缝隙来,而之前承托着它的那些怨力,则疯狂地望着那道口子,狂涌而去。
    看到这幅场景,我不由得莫名想起了在青山界的耶朗石殿之内,似乎也有这么一口棺樽。
    不过那一口是用那黑曜石做制成,装着一具不知道沉淀多久的古尸,而且还是一个女人,顶级飞尸,几乎就要成就了旱魃的境界。当时若不是杨操请神上了我的身,估计我们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化作了枯骨,命丧幽府,不在人世。那么这一口棺樽里面,究竟会藏着怎样恐怖的东西呢?
    我想着威尔一谈及这深潭中的东西,脸色发白的模样,也不由得跟着发抖,拳头紧紧攥着,手心全部都是油津津的汗水。
    仿佛是记忆中吻合的事情一半,潭边,水花四溅,那口沉重的青铜棺樽里面有一股力量,在缓缓地推动着那棺材盖子,咔……咔……咔!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面,格外地让人寒冷,而里面仿佛有个黑洞一般,那些怨力已然全部都被吸收进去,就连隔着深潭、在旁围观的白纸扇,他身边周围的那些黑色怨灵都在摇晃不定,似乎有被吸进那棺樽里面的可能。吓得他再也不敢如此拉风,折扇一卷,将其收归入内。
    见到那青铜棺樽的盖子即将就要掀开起来,慧明的脸色数变,终究还是决定挺身而出。
    他紧紧握着手中的佛珠子,几步上前,从怀里掏出了好几张金光闪闪的符纸,也不见什么动作,手指仅仅一搓,有两张符纸就开始“噼里啪啦”地燃烧起来,逼发出恐怖的气息。而另外两张,他啪啪两下,全部都贴在了棺樽的首尾两处。
    这一番张罗,那棺樽停止了摇动,似乎沉睡了过去一般。
    慧明松了一口气,围着这青铜棺樽走了一圈罡步,然后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准备把棺材盖子合拢封印。
    然而就在此刻,一直悄无声息的那棺材盒子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慧明往前伸出的手一停顿,猛然上前,将那盖子给推得与原来的地方平齐。然而这刺耳的“吱”的一声刚刚响起,突然更加沉重的一声响动,轰
    那棺材盖子被推起来,竖直,然后如同一片树叶般轻巧地往后飞去,跌落在水潭中去,溅起了许多水花来。
    月光如水,这个时候的我猛然感应到,那些恐怖的红色牙签鱼虽然还在,但是已然没有了生命。
    棺樽里面的那东西,竟然在刚才出水的那一瞬间,将潭水里数以亿记的小鱼儿,悉数震死。
    在那棺樽骤然打开的那一霎那,慧明狂吼了一声:“镖……”
    然后他的手指间夹着的那两张符纸,往棺樽里面给扔了进去,双手则紧紧抓着那串黄色的佛珠,运劲,激发里面蕴含的力量,护住自身。一道飓风以那青铜棺樽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吹去,我猝不及防,往后面跌了一个跟头,抬起头,但见一只手,攀在了棺樽的边缘。
    这是一只瘦而滑腻的手,上面似乎长着很多苔藓一般,有些发绿,像是脱水的鸡爪。
    接着是另外一只。
    然后,在我心惊胆战地注视下,一个黑影从那里面,扶着两边的棺樽边缘,坐直了起来。在看到这玩意的第一眼,我觉得怎么那么眼熟它是一个干枯的人,肌肤皱巴巴的,紧紧地包裹在颅骨上面,头发像水草一般,一缕一缕的,顺着脸廓黏黏地粘着,看不出年纪,因为实在是脱水得厉害,就如同一具骷髅上面,蒙了一层皱巴巴的人皮子;它的眼睛根本就已经睁不开了,缝隙里面露出了一缕白色,变成了两个黑洞的鼻孔一阵抽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突然,它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猛然睁开了紧紧沾连的眼睛。
    红色,诡异的红白相间。
    啊

猜你喜欢: 《恶魔少爷轻一点》 《异梦传》 《未来动物城》 《正义的使命》 《系统之主播奇才》 《豪门霸少的独宠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