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诸般算计,反误卿卿性命

    这世界永远都是残酷的,而我们通常只能够看到其表现出来温情脉脉的一面。
    事实上,慧明并没有相信白纸扇的赌咒发誓,白纸扇了解他,他也了解白纸扇,师徒两个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相互之间的脸面都已经掀开了,那么这里就只能有一个人,能够离开。至于我,夹杂在这两巨头之间的人,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必须死一个知晓太多秘密的人,是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当白纸扇自以为把慧明哄骗得逼尽所有的力量,去与那头黑潭魔尸同归于尽的时候,殊不知慧明已经在心里,给自家那不孝逆徒,和我这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给判下了死刑。
    所以慧明在发出宝瓶印的一瞬间,将自己那串黄澄澄的佛珠法器给借势引爆,一大股能量朝着白纸扇飞去,而剩下的一小股,则朝着我的胸前射来。
    刀头舔血六十年,慧明的眼光毒辣精准,审时度势,知道多少力量能够将我们给分别杀死。
    就他能在危机关头的那一招分封桃李,其精妙绝伦之处,已经可堪宗师之名。在他看来,他这谁也意料不到、同归于尽的招式,定能够让白纸扇和我与这头黑潭魔尸陪葬至于他,或许会虚弱无力一段时间,但是魔尸死去,这阵法消失,已然在这一片形成优势兵力的宗教局定然能够掌控场面,并且将他给救出来。
    一切均在算计之内,我这个“害死”他女儿的心头刺、喉头鲠也已经“为国牺牲”了。
    大不了,发几张奖状、一副锦旗,还有一些微薄的抚恤金,如此而已。
    引爆手上那串神秘佛珠的一瞬间,慧明脸上含着高僧大德淡定从容的惯有笑容,将手印抵在了迎击上来的黑潭魔尸,宝瓶印神秘玄要,有“我心即禅,万化冥合”之奥义,顿时有无数的力量汇聚于他的双手指间,以此为契引,从莫名的空间中有无数力量狂涌而来,不断地凝聚、汇合、压缩,最后重重印在了黑潭魔尸瘦骨嶙峋的胸口,天地都为之一震,有白色莫名的光华在其间大放光彩。
    原本如滔天恶魔的黑潭魔尸被这么一击,身子一顿,一大股绚丽夺目的光华被一印,逼出体内。
    这光华层层叠叠,跟那佛光极为相似,此时更如同一种觉晓的生命形式一般,流转潋滟。
    它被逼到了半空中,离地上躺卧着的加藤亚也,只有半米之遥。
    一直安静躺在草地上,双手合十作祈祷状的加藤亚也此刻突然浑身一震,一股看不见的吸力从她的心腑之间,源源不断地产生,将那股魔光朝着自己体内缓缓拉动;而黑潭魔尸体内也有一股本源的力量,使尽全力地在争夺着魔光的控制权。
    与此同时,腾飞于空中、几欲死去的我,胸前突然爆发出一大篷幽蓝如海的光芒来。
    这光芒对于我来说,如同就行于沙漠、干渴欲裂的旅人所梦想的清甜之水,它甫一出现,就将那佛珠中爆裂开来的力量给全数中和,并且把我受损严重的身子,给紧紧包裹住,承托到地上来。
    正在往外面狂喷鲜血的我有种长舒一口气的快意,往心口一摸,方才发现慧明了结我的佛珠,正好打在了我怀里的驱邪开光铜镜上面,外界的刺激,终于将一直在度化先前登仙岭所遇力量的人妻镜灵,给刺激得提前完成了任务。
    不过虽然有这镜灵力量的缓解,我的身体依然承受了那让人不堪抵御的力量。
    跌飞在地上的我甚至连爬都爬不起来,双手放在地上,感觉骨骼寸断,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一般。
    我焦急地往场中看去,发现白纸扇竟然跌落进了黑水深潭中去。那潭水里的红线牙签小鱼虽然已全数被震死,但是里面却危险依旧,我见他直愣愣沉入其中,不再浮起,想来这家伙也是受到了难以抗拒的破坏力量;慧明和尚结完印法,果然是连一丝力量都没有了,像煮熟了的软面条,往后面倒去,如同死了一般,而他的对手,那头毛发已然变成短毛黑鬃的黑潭魔尸,竟然被轰击得双手双脚都断了,身形浮空而起,几乎就没有了声息。
    巅峰状态的慧明是如此厉害,那九会坛城的最后一式,宝瓶印,竟然会是这般威力,让人惊叹。
    黑潭魔尸悬浮于空,它和加藤亚也之间的魔光在游转回动,相互拉扯着,争夺这源源不断的能量来源。
    加藤亚也安静地躺着,如同天使,外界发生的一切拼斗,对于她来说都只是一场梦。
    她长长的眼睫毛弯曲朝上,樱唇自然噘起,有着美好的弧形。
    最后,还是白纸扇的眼光赢了那具黑潭魔尸终究还是敌不过加藤亚也天生的吸引力,或许是天意,或许是无为而为。黑潭魔尸的所有意志都停滞住了,跌倒下来,重重地砸在了慧明的身上来,再无动弹。随着它的死亡,灵魂飘散入幽府,四周那模糊的景物就开始变得清晰自然来,那山也是山,水也是水,无比的真切和清晰。
    我躺在地上,仿佛身处于传说中的阎罗地狱,浑身没有一丝儿气力,感觉巨大的疼痛如潮水,将我给淹盖。突然,有一物涌入我的身内,然后有源源不断的暖流,温润着我的身体。
    我笑了,千呼万唤的肥虫子终于及时赶到,并且给我提供了足以行动的力量。
    在远处,人影憧憧,似乎在朝着这边高声喊叫,不过也许是黑潭魔尸并没有死多久,这空间大阵还没有完全消散,使得他们根本就进不过来,肥虫子之所以能够出现,想来也是找到了些许空隙,方能够及时地出现。
    我强忍着周身的疼痛,勉强站起来,朝着慧明、加藤亚也和黑潭魔尸倒伏的那个地方,缓慢走去。
    我需要看看,那魔尸到底死了没有。
    还有,慧明此刻的状况如何,若还活着,我是否要趁着他此刻虚弱无力的时候,给他身体里种下一份蛊毒,免得这老小子好转过来,又来阴我呢?要知道,他既然已经过撕破脸杀我第一次,就不会收手,必然还会再次杀我要知道,他老婆客氏勾结鬼面袍哥会,将我们这集训营的大部分学员给杀害,这罪名,最次也是一个玩忽职守,助纣为虐,足够让他锒铛入狱了。
    至于他深爱的客老太太,简直就是吃花生米的节奏,妥妥的。
    然而我没走几步,脚下突然被扯住,差一点就摔个狗吃翔。
    我低头一看,竟然是最开始就被那红线牙签小鱼折磨得早无声息的武田直野。
    此刻的他也已经是意识模糊,奄奄一息了,虽然他体内的那些食人小鱼被震死,但是五脏六腑均已经被吃透,嘶吼的嗓子也沙哑得不行。他拉着我的裤脚,无力地恳求道:“陆桑,陆桑,求求你,救救亚也小姐,救救她……她是那么善良,就像个天使,她不能够死啊!”
    我看着潭边那个美丽到极致的睡美人儿,有些发愣,问为什么让我救,我怎么救她?
    武田直野拼尽生命中最后的一丝力气,说道:“织田神官说救小姐的事情,只能找你,只有你能够救亚也小姐,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是他是伊势神宫的大阴阳师,他说你可以,你就可以的,求求你,求求你,陆桑,救救亚也小姐吧,她是天底下最美丽、最善良的姑娘,求求你啦……”
    说到最后一句话,武田直野的口中冒出了一股一股的鲜血,将他口中的乞求给淹没。
    直到他的眼中再无神采,他都没有放开抓住我裤脚的手,他是用自己的生命在请求帮助,如此倔强的日本人,让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加藤原二。虽然他们之中的一些人,浑蛋得让人发狂,但是另外一些人身上的品质,却让人尊敬。这尊敬无关于民族,而在于人性,民族是隔阂的,但是人性是共通的。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挣脱开武田直野的拉扯,踉跄地走到潭水那边来。
    只见那黑潭魔尸已然没有了生息,而慧明还有一息残留,但是因为用力过度,已然昏迷过去。在确定大事已了的时候,我这才回过头来,看向融入了魔光的加藤亚也。此刻的她紧闭着眼睛,脸上居然有了表情,十分痛苦,在强自忍受着什么,似乎有魔变的迹象。这是一个多么可爱而美丽的女孩子,我心中忍不住地疼,突然好想有力量,能够将她给救醒过来,解脱痛苦,就像童话里面的王子。
    就这样想着,我体内的肥虫子突然浮现在空中,飞临到了加藤亚也的头顶,缓慢沉下来。它暗金色的肥硕虫躯不断收缩,最后吐出一滴薰香四溢、黄津津的液体来,滑落进这美少女的唇间去。
    而就在我惊奇莫名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风声,猛回头,只见一身烂肉的白纸扇突然从潭中蹿出,指甲如刀,十指插入到了慧明的胸腔之中,鲜红的血,将他的双手染得分外妖艳。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